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蓋世雙諧 » 第22章 偷天換日

  • 蓋世雙諧 - 第22章 偷天換日字體大小: A+
     

      盤踞在“龍王洞”的這伙賊人,其實人數并不多,總共就六個。

      這六人,姑且算是結拜的兄弟,但那交情嘛……這么說吧,不比桃園三結義,卻似瓦崗一爐香。

      也就是那種……到了危急關頭為了自己可以果斷出賣兄弟的類型。

      當然了,沒遇到什么事兒的時候,他們自然還是一副義字當先、同生共死的樣子。

      武功方面,老二到老六這五人的功夫都差不多,也就是比走馬寨那些普通山賊要厲害些許的程度,若遇上真正的江湖俠客,哪怕是二流的,他們也是被吊打的份兒。

      而他們大哥“亢海蛟”的武功呢……還行,不過依然比不上前文中的馬四就是了。

      可能有人會奇怪,為什么“亢海蛟”這種頂著江湖綽號的人物,竟然還沒有馬四這種沒有綽號的厲害?

      其實很簡單,馬四沒綽號是因為他一出江湖就是一種滅了師門到處流竄作案的狀態了,既沒正式出師、也沒頂著真名在江湖上行走過,自然也就沒名沒號……

      但實力上來說,馬四可是正經跟著“徽州百斤刀”學了十年、盡得真傳,后又經過了多年實戰歷練的。

      而這“亢海蛟”呢,八里河上游一帶水賊出身,自幼蠻力過人(不過還沒到天生神力的程度),于是就仗著把力氣欺行霸市;二十歲時,他在漕幫里混過一段日子,期間學了點功夫,后來因得罪了幫里的上級,自覺混不下去了,就拉了兩個和自己關系好的兄弟,即如今他身邊的老二老三,三個人一起逃出了漕幫,干起了老本行。

      又過了幾年,他們又收了三個弟兄,結成了現在這個六人團伙;因主要在廬州和潁州交界地區的沿河一帶活動,日子久了,他就得了“亢海蛟”這么個兇名。

      然而,江湖并不是那么好混的,既然你可以靠作惡混出點名氣來,那自然也會有人試圖通過干掉你“為民除害”來獲得點聲望。

      前年,亢海蛟他們就遇上一個來找事兒的,自稱“滄州小俠林元誠”。

      此人不過十五六歲年紀,武功卻俊得很,一把快劍,三招兩式就把他們六人全給收拾了。

      但最后林少俠卻也沒殺他們,理由是他初出江湖還沒殺過人,而這幾位實在不配當他劍下的第一批亡魂。

      就這……亢海蛟他們還得跪著磕頭,謝小俠不殺之恩……

      最后,在這六位拿全家發了毒誓,宣稱不會再作惡后,林元誠就把他們給放了。

      毫無疑問……這姓林的,太天真了……

      畢竟人家是真正的十五六歲,成長過程中見得也都是德高望重的長輩,所以對人心的險惡太過無知,以為別人聲淚俱下地拿家人賭咒發誓就真的會遵守承諾了。

      這要是換成孫亦諧和黃東來,絕對會斬草除根——發誓?發誓對他們來說是一種比放屁還要下賤的行為,類似于放屁的時候還要大聲說出來,誰愿意聞誰聞,反正他倆是不會信的。

      言歸正傳……

      總之,那次之后,亢海蛟他們六兄弟的確是稍微消停了一陣兒,好幾個月都不敢再出來活動了。

      但他們這種人,終究是很難改邪歸正的。

      做慣了奸淫擄掠的買賣,你讓他們改做正行?哪兒有那么容易。

      轉眼,到了去年,他們覺得風聲也該過了,便盤踞到了龍王洞,盯上了附近的陳家村……剛好,他們中的老四讀過幾年書,他一拍腦袋便想出了那套裝神弄鬼的把戲。

      什么抓小孩,插桅桿,其實都是他們六個去做的:趁著夜色往村民的屋里放點兒迷煙,然后進去把小孩擄走,并不難;以亢海蛟的力氣,再加上幾個兄弟幫他事先松好了土,把一根碗口粗的副桅慢慢“鉆”進土里,也不是問題……

      就這樣,嘗到了“供品”的甜頭后,這幫家伙可樂壞了。

      這可比出去搶劫還省力,不用擔心會有人反抗,也不用頻繁地去尋找目標,每個月初一十五自然會有人把酒肉錢糧送上門來。

      但,人的貪欲,是沒有止境的……

      正所謂溫飽思**,這幫人解決了不勞而獲吃飯的問題后,就開始想著要女人,所以他們后來又去鬧了幾次,讓村民每季度都送個大姑娘給他們。

      不算今天被孫黃二人看到的那位,之前已經送來過四個了;其中,兩個自殺,一個逃跑時被殺,還有一個被他們凌辱致死。

      當然,亢海蛟他們對此是不在乎的,死了就死了唄,找個沒人的地方一埋就是了。

      …………

      今夜,又到了村民們給龍王爺的送兒媳的日子。

      陳家村的村民們是黃昏時從村中出發的,一行人吹吹打打還要抬轎子和供品,所以走得比較慢,差不多天色泛紫時才到龍王洞那兒。

      這還沒完,接下來還有“儀式”:大體就是扎個龍頭的紙人兒跟姑娘拜堂,村民們還要祭拜一下龍王爺啥的……反正他們也早有準備、都帶著火把,不怕天黑,就這么一直折騰到了戌時,村民們才離開。

      那姑娘呢,就跪在供桌兒前,穿著黑衣、頭上蓋著黑蓋頭,全程都默然不語。

      她也不反抗、不跑。

      因為她知道,在她之前被送來的那幾個,有反抗的,直接就被村民們打暈捆樹上了……她不干那徒勞的事兒。

      這位姑娘,比較聰明,她明白愣跑是跑不掉的,所以她從被選作祭品的那天起,她就一直顯得很配合,甚至表現出了非常期待和榮幸的一種狀態;這樣,也就沒人懷疑她、盯著她了。

      今天,她在身上藏了把大剪刀,心里已經下定了決心,不管來的是什么牛鬼蛇神,就算不能與其同歸于盡,至少也要保住清白自盡。

      “嘿!姑娘。”

      就在那姑娘將手攥在剪刀上,隨時準備出手之際,忽然,一個男人的聲音自她側后方響起,而且距離非常近。

      姑娘并不知道對方是怎么靠近自己的,因為她完全沒聽到腳步聲,但事已至此,她也不及多想,一剪子就刺了過去。

      “臥槽!”黃東來被她嚇了一跳,眼瞅著那剪子朝著自己下半身就過來了(因為姑娘是跪著的,攻擊的方向就比較低),臟話是脫口而出,同時人也一蹦三尺高,向后方躍起,躲過了這次“要命”的攻擊。

      “你是誰?”下一秒,那姑娘便自己揭下了黑蓋頭,隨手往地上一扔,并拿剪子尖兒指著黃東來厲聲問道,“龍王爺是不是你假冒的?”

      “誤會,誤會……”黃東來壓低了聲音,解釋道,“我們是來救你的……假冒龍王爺的人還在洞里呢,但馬上就要出來了,你說話輕點兒!”

      “我不信!”那姑娘又后退了半步,“你……”

      她那后半句話,只說出了一個字便戛然而止,因為,有某樣東西進入了她的視線……

      此刻,她只見得,一個小眼睛的男人,穿著一襲黑衣,腰配黑色羅裙,從樹林里鉆出,朝著供桌兒這邊兒就來了。

      “別怕,這是我兄弟,他來頂替你,你快跟我來。”黃東來這邊話還沒說完呢。

      另一邊,假扮成黑衣新娘的孫亦諧已經路過了那姑娘身旁,順手撿起了她丟掉的黑蓋頭,往自己頭上一蓋,跪到了供桌前。

      那姑娘愣了幾秒,想了想,還是朝著黃東來過去了,但手里的剪子并未放下。

      “你別碰我。”她還是保持著警戒心的,不讓黃東來接近到自己一米之內。

      “行行,你快跟我先到樹林里藏起來,要不然一會兒賊人出來就穿幫了。”黃東來也懶得跟她廢話,沖她招了招手,率先躲進了林里。

      姑娘緊隨其后,也找了片小樹林藏身;她剛藏好,借著月光回頭一看,便見得,有幾道鬼鬼祟祟的人影,探頭探腦地從龍王洞里出來了。

      來的,是那六人中的老三、老五和老六。

      他們在洞口稍微張望了一番,確定村民們都已走遠了,膽子便大了起來,大搖大擺低走到供桌前,說話的嗓門兒也是毫不加掩飾。

      “嘿嘿,小娘子~真乖啊,自己跟這兒等大爺呢?”那老五最為好色,看著跪在地上的“新娘子”,都有點兒急不可耐了,當時就伸手上去在孫亦諧的屁股上抓了一把。

      “唷~”抓完之后,他還頗為滿意地笑道,“今兒這個肉可多啊~嗯……仔細一看這身子骨兒也挺壯實的。”

      老三和老六也在旁哄笑了幾聲。

      隨即還是老三先正色道:“好了好了,別猴急,先扛進去再說。”

      “三哥,我~來扛唄。”老五一臉色相地笑道。

      “行,你扛就你扛。”老三應道,他頓了頓,忽又想起了什么,接道,“誒,你可別到了半路忍不住了亂來啊,按規矩,這人可得先給大哥送去。”

      “知道知道,三哥您放心吧,我有分寸……”老五迫不及待地回了句,一個箭步上前就把孫亦諧扛上了肩,“嘿呦!這娘兒們……吃什么了啊……這么重……”

      也就是這老五還練過幾年功,要不然他還真不一定扛得動孫哥。

      孫亦諧的反應也不慢,被扛起來的剎那,他趕緊用手壓住了自己頭上的蓋頭,防止自己的臉露出來。

      待老五扛著孫亦諧進了洞,老三和老六也開始查看并搬運那些供品。

      到這時,樹林里的那個姑娘才稍稍松懈下來,基本確定了黃東來和孫亦諧真的是好人。

      又過了一會兒,當那老三和老六也搬了一部分東西走后,黃東來才開口對那姑娘道:“姑娘,你先在這里待著,千萬別回村去,因為你現在回去肯定又要被村民們給抓住送來,那樣我們倆也遭重了。”他頓了頓,“我現在潛進洞去接應我兄弟,你就躲在這里不要出聲,等我們把那伙賊人收拾完了自會出來找你。”

      那姑娘稍加思索,點了點頭,回了句:“少俠請多加小心。”

      黃東來還沒等她說完,已將輕功一運,躍出樹叢,幾次蜻蜓點水般的踏躍后,他便無聲無息地沖入了龍王洞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