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蓋世雙諧 » 第21章 “龍王爺”

  • 蓋世雙諧 - 第21章 “龍王爺”字體大小: A+
     

      陳家村,位于八里河以南一個叫螞蟻山的地方,屬于潁上縣管轄范圍。

      和大朙許許多多離縣城比較遠的村莊一樣,陳家村是比較閉塞和落后的;平日里,村中最高的行政長官就是村長,其次就是一眾年紀比較大、口碑也還好的長輩們。

      村里要是出了什么事兒呢,一般就是由村長和這些“長老”來商量對策,由他們得出的結論,便是最終的執行方針,不會再改。

      當然了,像這種村子,也出不了什么大事兒……

      要說錢,陳家村最富的人家跟城里的富戶一比,也就是個種田的罷了,甚至還不如路過做買賣的行腳商人;要說美女,這山野之地,村里的女娃從小就風吹日曬還要干農活兒,也根本沒機會接受什么文化教育,所以長大以后相貌氣質普遍不會多好。

      這么個地方,除非你附近正好有山賊的寨子,否則就算是強盜和采花賊都不會特意來光顧。

      因此,這村子的日子,過得也還算平靜。

      直到……永泰十七年的某天。

      那日,雷雨交加,從白天一直下到晚上,絲毫不見小。

      這鬼天氣,不管是種田、砍柴還是打獵,啥都干不了,村民們自然也就早早地歇了。

      就這樣,到了第二天一早,雨停了,但是有很多戶人家發現……家里的孩子沒了。

      這山村里的孩子,頑皮是頑皮,但沒有晚上不回家的,再者,昨夜那么大的雨,外面又黑,小孩兒不太可能自己跑出去。

      能咋辦呢?大伙兒幫著找吧。

      可全村人一起在村子周邊地帶找了大半天,連個影兒都沒找著。

      眼瞅著天又要黑,這下,大人們可急壞了。

      其一,丟的孩子有九個之多,且都是男孩——那個年頭,說句重男輕女,算是客氣的;說難聽點,很多人家、尤其是窮人家,根本不把女兒當人……窮到不行了把女兒賣給大戶人家當丫鬟甚至賣到青樓去的不在少數,能惦記著給女兒找個好婆家的已經算有良心的了。但是男孩兒就不一樣,再笨再壞,也被家里當塊寶。

      其二,不見的那九個男孩兒之中,有三個是長老們家里的后代,還有一個是村長的曾孫,那就是村兒里的“貴族”了,丟了能不叫事兒嗎?

      其三,這次的事情非常蹊蹺,村里還有很多家沒丟孩子的,也都在擔驚受怕,害怕明兒一早醒過來自己家的孩子也不見了。

      當夜,一種恐怖的氣氛在村中蔓延著……

      村長甚至已經在考慮明天就派人到去縣里跑一趟,到縣衙門那兒使點兒銀子,讓上頭譴人來查。

      就這樣到了第二天,一大早,村口那兒就有人咋呼了起來,說什么“出大事兒啦!有妖精啊!”

      村民們聞聲也是蜂擁而至,議論紛紛;待村長聞訊趕到時,幾乎全村男女老少都已經圍那兒了……

      人群讓開一條道兒,讓村長走上前去,他湊近一看,也不禁倒吸一口涼氣:但見,那村口的泥土地上,竟斜插著半截兒比碗口還粗的木樁子。

      再仔細看,這還不是一般的木樁子,是船上的桅桿。

      當然了,比碗口粗點兒的,肯定不是主桅,但在常人的概念中,這也已經不是靠人力可以硬插進地里的東西了。

      “村長您看,這上面還有字!”不多時,就有好事兒的在旁邊提醒了村長一聲。

      村長其實也看見了,那木頭的柱體上確實刻著些字;他作為村里識字最多的人,上去看看也是應該……

      “水界神君降山中,黎庶無識怠西風,若欲九子還家去,獻供村北龍王洞。”村長把那些字念了一遍,皺眉沉思片刻,大致是理解了其中的意思。

      接著,他就跟村民們翻譯了一下:就是說呢,這兩天有位龍王爺來到了咱們螞蟻山下,前天的大雨就是龍王來的征兆,但因為我們這些村民太不懂事兒了,沒有好好接待龍王爺,龍王爺就生氣了,所以村里才丟了九個孩子,現在龍王爺說了,只要我們去村北的“龍王洞”給他老人家獻上供品,孩子們就能回來。

      這番話……從現代人的角度來看,那基本就是段綁匪宣言,核心思想是給錢放人。

      但在這些村民眼里,這套強盜邏輯很順。

      他們就覺著,能在雷雨交加的夜里神不知鬼不覺地擄走九個小孩兒,還能把船的桅桿插進地里的,肯定不是人啊……

      越是缺乏知識和能力的人,越是喜歡用他們更易理解的一套理論來解釋眼前未知的疑惑,以此來消除恐懼。

      追尋真相,便要面臨困難和危險,但從眾如流……就很簡單,大家都這么說、這么做,我也就跟著說、跟著做;哪怕錯了,也是大家一起錯。

      于是村民們趕緊張羅,什么雞鴨魚肉,米面錢糧,東拼西湊整了幾籮筐,敲鑼打鼓挑著擔子就給送到了村北的山洞那兒。

      那個洞,很深,連著地下河,洞內岔路眾多,地形復雜,本地人都知道這兒不能進,因為進去之后很容易迷路出不來;本來這洞窟也并沒有名字,但眼下既然“龍王爺”說了這里是龍王洞,村民們也就這么叫了。

      午時,他們便已在龍王洞前擺了個簡易的壇,點上香,把“供品”在洞口邊碼放好了,然后由村長帶著村民們三跪九叩;拜了許久,他們才恭敬的離去。

      結果,還真管用,第二天一早他們又來到這里,發現丟失的九個孩子都在供桌底下躺著呢,不過昨天的供品都不見了……

      村民們這下可就更相信這是龍王爺顯圣了——這綁匪他說到做到啊。

      后來,村里又出了幾件類似的事兒,套路都差不多,此處就不逐一贅述了;那些被龍王爺擄走又回來的孩子呢,一般都還小,話說不利索,被大人問起看見了什么,也都說不清。

      久而久之,陳家村的村民們就都被那“龍王爺”給調教好了;如今這龍王爺已不用再搞那綁票的勾當,村民們自己就知道每個月初一十五送批“供品”過去,也不用送錢,米面酒肉即可;另外,每個季度,還得送個姑娘去,說法是“跟龍王爺的兒子冥【防屏蔽】婚”。

      其實看到這兒,想必各位看官也都能看出來,這伙假扮龍王的賊人也不算多聰明,想的這借口實在是牽強了點兒,但他們也是沒辦法……因為大姑娘和小孩兒不同,姑娘有可能會逃跑,而且萬一她看到了什么,回去亂說,這“龍王洞”的事兒就要穿幫。

      所以,他們就想到了“冥【防屏蔽】婚”這個點子,這樣便可順理成章地讓村民們在天擦黑時把人送來;黑夜里姑娘看不清東西,而且想跑也跑不遠,只要村民一走他們就出來拿人,對方便跑不了。

      總而言之,這種鬧劇,至今為止已持續了一年多。

      陳家村這幫村民呢,也很會自我安慰,就跟某些信教的一樣:但凡生活中遇到點兒什么好事兒呢,他們就會說這是龍王爺保佑的,咱們這供品給得確實值;但凡遇到點兒不好的事兒呢,就覺得還是咱心不夠誠,下回出供品咱家得多出點兒。

      直到……這天傍晚,村口來了兩個人……

      …………

      孫亦諧和黃東來進了陳家村后,隨意找了個茶棚坐下,立馬就打聽起了方才在村口看到的一幕。

      村民們也沒隱瞞什么,因為在他們的概念里龍王爺已經是這里的信仰了,沒啥不能提的;于是,連小二帶周圍喝茶的茶客,七嘴八舌的互相補充著就把上述的內容就都給講了一遍。

      聽完,孫哥和黃哥這倆穿越過來的現代人腦子里的第一反應也是可想而知——這特么絕逼是人扮的啊,不就是綁票勒索嗎?

      不過他倆也沒當著村民的面說什么,因為通過察言觀色,他們已看出這里的村民都已經是斯德哥爾摩癥候群了,要是你當著他們的面說那“龍王爺”的不是,沒準人家還會翻臉。

      這時候天也差不多黑下來了,兩人趕緊去找了戶人家借宿。

      進了房間后,孫亦諧便給了老鄉幾個錢,讓對方別來打擾他們,接著就關起門來,開始跟黃東來商量……

      “孫哥,管不管?”黃東來張口就問。

      孫亦諧和他很默契,自然知道他問得是什么:“管啊~”他面露囂張之色,還抬眼瞟了眼自己的三叉戟,“走馬寨那種明目張膽的咱都管了,還怕這幫裝神弄鬼的?”他頓了頓,“再說了,哥現在已經今非昔比了好嗎?憑我的功力,殺幾個山賊還不是如同砍瓜切菜?”

      “行行,孫哥,可以了,啊。”黃東來道,“我承認你現在是有點進步,但你不要產生自己‘很有實力’這種錯覺好不好?到時候你被人追著砍還不是要我來給你斷后?”

      “你給老子閉嘴~”孫亦諧拉長了嗓門兒道,“我什么時候被人追著砍過了?你就說吧,你是不是慫了?”

      “我慫什么?你都不慫。”黃東來道,“我只是讓你謹慎一點,別他媽到時候又一個大意遭重了。”

      “謹慎那我當然還是會謹慎的咯。”孫亦諧挑眉道,“哥有智力的好嗎?”

      “哦?”黃東來從對方的神色中讀到了什么,嘴角微揚,“這么說來……孫哥你又有計劃了?”

      “嘿嘿……”孫亦諧猥瑣一笑,“你且聽我慢慢說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