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蓋世雙諧 » 第17章 再度啟程

  • 蓋世雙諧 - 第17章 再度啟程字體大小: A+
     

      那一刻,極度的恐懼讓曾粟徹底喪失了自制力,他的褲子瞬間就濕了。

      但見,他跪在地上,磕頭如搗蒜一般,磕得額頭上血跡斑斑,邊磕還邊反復念叨著諸如“我對不起你”,“求你放過我”之類的廢話。

      這樣的反應,對周捕頭來說,已足夠了。

      在周悟看來,此刻這案子就已經算破了,兇手也已經找到了,至于“讓他招供”這件事兒,反而是最簡單的。

      莫說是你曾粟,換成那宋公明又如何?到了公堂上板子一下來,有幾個人真能扛過去的?

      長話短說,當曾粟明白過來是怎么回事兒的時候,曾老爺、周捕頭、還有孫亦諧、黃東來都已經坐在了他的面前。

      二夫人的尸體被他們暫且放在了曾粟房內的榻上,那條琉璃魚也還擺在桌上。

      至于其他的家丁院奴,則都被命令在屋外等候,畢竟這事兒也算是家丑……不可外揚。

      “行啦。”周悟這時也擺出了他那捕頭的派頭兒,用一種恩威并施的語氣道,“你我也算有點交情,我就好言勸你一句……男子漢大丈夫,敢作敢當,只要你主動把事情說清楚了,讓我跟衙門口有個交代,我保你不會受多余的皮肉之苦,要不然……”

      他這,都是套話,但也的確是道理。

      有很多殺人犯,知道招了就是死,所以就抱著僥幸心理死扛不招;這種時候,官老爺是很少會親自屈尊來勸的,所以一般就得由捕頭這樣的人物上去跟犯人念叨幾句“大實話”。

      而這套說辭大體的意思就是:你死扛的結果,無非就是每天被拉出來過堂,每天打板子,傷口好了爛,爛了好……天天痛不欲生,最后因感染死在牢里,死得又痛苦又難看。

      但你要是招了呢,至少落一個敢作敢當的名頭。畫完押收監后,在牢房里也不用吃什么苦;等到秋后吃了砍頭飯,到市集上喊一聲“十八年后又是一條好漢”,讓劊子手給你個痛快,你也算走得體面;而我們衙門這邊,結案的公文也能做得漂亮些,老爺和差人們也都得了功績。

      上述這套東西,算是大朙司法流程中與“嚴刑逼供”相伴的一套的潛規則;其背后的整個流程,確有高效的地方,但很多時候也會導致冤假錯案。

      可惜,這已經算是當時最先進的制度了。

      在那個時代,所謂的“明察秋毫”,無非就是指縣太爺的斷案經驗,比如察言觀色的能力等等,有時一些案子的判決,甚至會取決于縣太爺在審案時的心情……

      所以,逍遙法外的惡徒,和活活冤死倒霉蛋兒,不能說非常多,但也的確有。

      好在,曾粟這件事上,并不存在什么錯漏。

      心理防線已經崩潰的曾粟,也不是那種會去死扛的人……

      他沉吟半晌,要了壺酒,坐在地上連悶了三杯,接著就一五一十地把事情都說了。

      曾老爺在那兒聽得臉色鐵青,青中透綠,身體也是時不時的顫抖幾下,但好歹也算克制住了情緒,沒有失態。

      待曾粟交代完了,周捕頭稍等了幾秒,隨即湊到曾老爺耳邊問道:“老爺……您看,這事兒該怎么辦?”

      周悟是個明白人,這個問題,的確是該問曾云。

      廬州城里誰都知道,在這廬州,是“流水的縣太爺,鐵打的曾老爺”——這事兒最后該如何定奪,知縣說了可不算,得聽曾云的。

      曾老爺稍稍平復了一下情緒,才開口道:“殺人償命,你們公事公辦就是了……”

      周悟知道這句話后邊兒理應有個“但是”,所以沒有應聲,而是等著。

      果然,短暫的停頓后,曾老爺又接道:“只是……我不希望我曾家這點事兒,鬧得滿城風雨、路人皆知……”

      “那……”周悟邊想邊道,“要不這樣……之前那幾樁命案,就按原先‘鬧鬼’的說法兒辦,只把最后那何大的死按在曾粟身上,就說他們倆本就不和,且何大離府后還在糾纏曾粟,想從曾家訛更多的錢,結果曾粟就起了殺心,下毒把他給害了……老爺您意下如何?”

      曾老爺聽罷,琢磨了一下,覺得對不知內情的外人來說,這套說辭已算圓全了,故而點頭道:“行吧,那就有勞周捕頭了。”他頓了頓,“我一會兒會起草一封書信,將此事知會給知縣大人,也煩請周捕頭轉交。”

      “應當的。”周悟應承道。

      把這話說完了,曾老爺又朝曾粟投去了一道冷冽的目光:“哼……到末了,我還給你留了個好名聲,算對得起你了吧?”

      曾粟趕緊改坐為跪,又給曾老爺磕了一個,但話他是半句也說不出來了。

      “對了……”這時,周悟又想起了什么,面朝曾云提醒道,“那二夫人的貼身丫鬟,還知道許多內情,曾老爺你若是不希望消息走漏的話……”

      就這一句,便看出周悟這人歹毒的一面來了。

      其實這事兒他就算不提,曾云心里也有數,事后自會辦了那丫鬟,但他現在就說出來,便是明著在提醒曾云要盡快斬草除根。

      孫亦諧和黃東來在旁聽著,也是暗暗心驚,心說……還好咱倆都是老油條,沒有跟這廝有太深的交情,否則哪天被他賣了都不一定。

      曾云聽完周悟的話,也是冷哼一聲,好似下了什么決心。

      隨即他便起身,到門口叫來了在屋外待命的幾名家丁,讓他們去把那丫鬟帶來。

      不料,過了幾分鐘,一個家丁連滾帶爬地跑回來回報,說那個丫鬟已經在房內自縊而亡了。

      這下……又是一條人命。

      不過這條,曾云就不是很在乎了,因為就算她不上吊,也是被活活打死的下場。

      當夜,周悟又去衙門調來了幾個值夜的手下,把二夫人的尸首搬回了廟里,順便給二夫人的丫鬟收了尸……對他來說,此案到這里就算是結束了;他已經得到了一個“兇手”,足夠他向上級交差請功,同時他也賣了曾老爺一個人情。

      但是對曾云來說,此案仍有一個重大的謎團——那個“無臉的女人”究竟是誰?她又是為了什么而在幕后教唆曾粟的?

      在解開這個謎之前,曾云依然無法對此事完全釋懷,所以,當夜……他就已想好了,要盡快找人從那個當鋪掌柜那里入手,試著去追查那個女人……

      …………

      第二天上午。

      曾老爺親自來給孫黃二人送行。

      而此時,孫亦諧和黃東來也已經不再扮道士了;昨晚案子破了以后,他倆就在曾老爺面前說明了自己的真實身份以及他們假扮道士的原因。

      曾老爺對這兩位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少俠千恩萬謝,在得知他們要遠赴洛陽之后,曾云二話不說,讓府里的家丁從馬廄挑了兩匹上等的好馬相贈。

      孫黃二人也沒怎么推辭,因為之前黃東來買的高鐵幫旅車票已經作廢,他們本來就得再去買馬,那還不如就收下算了,免得折了曾老爺的面子。

      巳時初刻,孫亦諧和黃東來就騎馬出了廬州城,繼續向西北方向進發了。

      周悟……沒有來送他們。

      雖然周捕頭昨晚的確有聽到他們說過今天什么時候走,但顯然他和這兩位“賢弟”的交情并沒有好到那個份兒上。

      而孫亦諧和黃東來對此也并不在意,畢竟他倆都是比實際年齡看起來大多的人了,昨晚他們就已看清了周悟是個什么人,和這種人若真的攀上了交情,反而麻煩。

      就這樣,兩人出離了廬州,快馬揚鞭,直奔下一站——潁州。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