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蓋世雙諧 » 第9章 殺人誅心

  • 蓋世雙諧 - 第9章 殺人誅心字體大小: A+
     

      白吉嶺上林間道,雙諧出世布奇謀。

      走馬寨這一役,至此,孫黃二人已算是贏下了九成。

      然,常言道——行百里路半九十,眼下那最后的一成,才是最難跨過的。

      馬四,雖算不上什么江湖上的一流高手,甚至能不能稱得上二流都不好說,但比起初出茅廬的孫亦諧和黃東來,他無疑是更強的一方。

      作為一個久歷江湖,殺人如麻,過慣了刀口舔血日子的人,馬四對這種賭上性命的生死搏殺早就習以為常。

      而孫亦諧和黃東來都只是剛開始在江湖上行走,即便他們的心理年齡或許比馬四還要成熟不少,但在拼殺的經驗上還是差太多了。

      此刻,只是一個照面,馬四就判定,這兩個人不是自己的對手。

      且不說這倆看起來才十七八歲年紀,在江湖上也沒有什么名氣,就只看這現場的狀況馬四也明白,他們的武功高不到哪里去。

      因為真正的高手,是不可能需要普通村民來幫他們殺人的……

      也別說沈幽然那個級別的人物了,就算是他馬四,也有自信可以單刀匹馬把走馬寨的五十來號雜魚全部殺光。

      說白了,這些走馬寨的山賊嘍啰也并沒有比一般村民強太多;像馬四這種自己滅了師父滿門的人,又怎么可能會教這些比自己還不堪的地痞無賴什么真功夫呢?他不過就是教了他們一些皮毛中的皮毛罷了。

      但馬四自己的武功,和這幫人可是天差地別,他有自信,就憑他一人一騎,完全可以把孫亦諧、黃東來、還有在場的所有村民屠個干干凈凈。

      況且,如今走馬寨已被端了,馬四也沒必要繼續留在白吉嶺了,所以他對殺多少人這件事已不再有什么顧忌,大不了殺完了跑路,換個地方另立山頭。

      就是在這種情況下,怒不可遏,殺意鼎沸的馬四騎著馬,從坡上沖了下來。

      “快散開!躲回樹林里去!”孫亦諧在危險面前反應神速,當即大喝一聲驅散村民,自己也是一個騰躍翻滾,順勢就躲到了一塊巖石的背后。

      他們的運氣不錯,因為地上倒著很多山賊的尸體,導致馬四騎的馬來到近前不得不減速,而且孫亦諧喊得也的確及時,所以村民們都順利逃出了馬四的攻擊范圍。

      結果……路中間,就剩了黃東來一人,仍站在那里迎敵。

      馬四見狀,冷笑一聲,勒馬急滯,并利用慣性從馬上飛躍而起,從天而降,手中的“百斤刀”若雷霆落地,直落黃東來的左肩而去。

      這招式雖是猛惡,但黃東來應對得還算游刃有余。畢竟他黃家的輕功舉世聞名,他自幼最先練的一門“三絕”也是輕功,所以像這種從空中襲來、無法變向的攻擊,對他來說是很好對付的。

      但見,黃東來右腳輕移,氣走大都(穴位名),足尖輕點,身形一晃,順勢就朝右側閃出了一丈(約三米一)遠;閃身之際,他手中寒芒一現,已有一支暗鏢逆著馬四落下的方向倏然飛出。

      锃——

      不料,馬四眼疾手快,臨陣變式,橫刀一擋,便輕松格掉了那支暗鏢。

      很顯然,黃東來的暗器功夫還不到火候,無論是投擲的力道、變化,都還差得遠;同樣的情形,要是換成個暗器高手來擲,必是一瞬三鏢,分三路九變,讓人防不勝防。

      “呵……就這點功夫,也敢出來管閑事?”馬四落地的剎那,自覺已從剛才的那一輪交鋒中大致摸清了黃東來的能耐,故而認定自己勝券在握。

      出言挑釁之際,馬四已傾身拖刀,疾步向前。

      一息之間,他已迫近至黃東來身前,只是刀華初綻,便殺得黃東來捉襟見肘,連閃帶退。

      這和此前黃東來在杭州城外遇到那蒙面的漕幫嘍啰時不同,那時對方以為黃東來不過是個多嘴的書生,毫無防備走到了離他極近的地方,被黃東來甩手一個毒鏢就干掉了。

      但這會兒馬四可是把他當成對手聚精會神在防備著的,黃東來被馬四的刀法壓制,根本沒有出手的機會。

      就在這危急時刻,突然……

      呼——

      勁風聲起,戟影陡現。

      馬四也是機警,迅速察覺到了危險,趕緊擰身一閃,堪堪避過了孫亦諧從背后發動的偷襲。

      “哼……”馬四緊接著惡狠狠地回頭,心中暗道,“幾乎沒內力的小子,敢跟我玩陰的?”

      念及此處,他一個旋身變式,刀身在半空劃出一個圓弧,斜著就朝孫亦諧的脖子砍了過去。

      孫亦諧可不是黃東來,以他目前的身法不足以完全避開這么快的刀法,他只來得及傾斜轉身,改為用后背去接刀鋒,不過……這也夠了。

      乒——

      馬四的刀斬在孫亦諧背上的時候,手上傳來的感覺就讓他覺得有些詭異,這不像是刀斬在人身上的感覺,反倒像是木棍敲在了棉花上,棉花的底下還藏著塊鐵。

      他哪兒知道,這是孫家那“護身寶甲”的作用——這孫門寶甲不但是刀槍不入,還能從一定程度上化散掉沖擊的力道,而且穿戴者越胖、防御效果越好。

      當然了……十七歲的孫亦諧還不算胖,所以這一下他受得也夠嗆,疼得他齜牙咧嘴的。

      但疼歸疼,杭州魚市場混過的都知道,他孫亦諧挨刀,從來不白挨……

      被馬四砍中的剎那,孫亦諧抓住了對方攻擊得手后防備有所松懈的破綻,猛地將三叉戟扎向了馬四的腳踝。

      這一下子,馬四可是真沒想到,因為孫亦諧的武器奇特,又不像那些會用武功套路的高手一樣按套路出手,讓人極難防備。

      結果,這一刀一戟相錯,孫亦諧沒怎么受傷,馬四倒是被捅穿了腳踝。

      “哈哈!你下面涼不涼快啊!”孫亦諧一看自己的陰招得手,當即一個打滾縱躍,遠離對方,并開口嘲諷道。

      馬四真的很想追上去把他砍死,但另一邊的黃東來又適時地甩過來兩支暗器。馬四腳上受傷,不敢拖大,只得再回頭面向黃東來那邊進行格擋。

      “色!慢慢風箏他!”接著,孫亦諧就來了這么一句。而且他一邊說著,一邊已隨手撿起了地上的一塊石頭,朝著馬四騎來的那匹馬扔了過去。

      石頭正好砸在了馬屁股上,把那馬給驚跑了。

      這時,馬四才后知后覺地感覺到了情況有點不妙……自己傷了一只腳,站在滿是尸體的林間小路上,馬也跑了,手里的兵刃是把大刀;而他的對手,不算那些村民,一個是拿長兵器的,一個是擅輕功和暗器的,他們要是一前一后拉開了距離夾擊自己,那可要了命了。

      然而……正所謂怕什么來什么。

      “好!”黃東來跟孫亦諧十分默契,一聽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他干脆也不用暗器了,轉而用地上的小石子兒去攻擊。反正對他這種練過暗器的人來說,石子兒丟中了人也能造成殺傷,打消耗戰的時候沒必要浪費有限的彈藥。

      而孫亦諧則是拿起了三叉戟,和對方保持著距離,利用長兵器的優勢在那兒挑釁馬四:“干嘛?瞪我干什么?有種你過來啊~”他說完這句,又抬高了嗓門兒喊道,“鄉親們,馬四已經動不了啦!大家快一起丟石頭砸死他!”

      像這么狠毒和不要臉的主意,就連馬四也是嘆為觀止,他氣得血灌瞳仁,心想著:“這小子是要把我往絕路上逼啊!”

      但他氣也沒用,很快他就被淹沒在了飛來的亂石之中,只能舉刀揮臂,狼狽地護住頭部和身上要害。

      村民們投來的石頭是砸不死人的,但被用力砸中也會疼,砸準了也是傷,關鍵是數量眾多,還把黃東來那威力較大的攻擊掩在了其中。

      馬四知道,這樣下去他兇多吉少,頓時急中生智,大喝一聲:“住手!姓孫的!姓黃的!你們也是江湖中人,用這種手段不覺得可恥嗎?有種就過來跟我在功夫上分個勝負!靠著一幫山野村民用石頭傷人,算什么英雄好漢!”

      他這話還真管用,說完后,那些村民們陸陸續續都停手了,并看向了孫亦諧和黃東來。

      孫黃二人隔著老遠,交換了一下眼色,緊接著,孫亦諧便上前半步:“好!那我給你個機會,你把刀扔了,我也不用三叉戟,我過來徒手跟你打,你要是贏了,我們今天就放你一條生路。”

      “此話當真?”馬四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趕緊言道。

      其實……這種弱智一般的問題,換黃東來就絕對不會問,因為黃東來太了解孫亦諧了——此話絕對是假的。

      “呵……現在我們優勢占盡,我有必要騙你嗎?”孫亦諧道。

      “好!來吧。”馬四把刀隨手往旁邊一丟,抹了把額頭上流下的血,氣勢洶洶地應道。

      孫亦諧見狀,也把三叉戟留在原地,空著手朝馬四走了過去。

      馬四心說:“這小子也太小看我了,我就算是只用一條腿,一只手,也不可能輸給你這種幾乎沒武功的人。”

      他正想到這兒呢,孫亦諧已經來到了他身前一米左右,正當馬四想擺出架勢的剎那,毫無征兆的……一把石灰粉就結結實實地灑在了他的臉上。

      這一手……他是真沒防備。

      馬四萬萬沒有想到,這年頭,行俠仗義的比他們殺人越貨的手段還臟。

      就在他喪失視力后的一秒,兩支淬了毒的暗器也悄然而至,打在了他的背上,他還沒來得及等到身體被毒素徹底麻痹,在他正面的孫亦諧又起一腳,踹在了他的心窩上,把他給踹趴下了。

      “媽個雞的,你一個搶男霸女欺壓百姓的山賊跟老子談廉恥?老子把你干死了就是英雄好漢!你管我是怎么干的?”孫亦諧理直氣壯地喝罵了一番,接著又道,“鄉親們!走馬寨的老大就在這里!大家有怨報怨的,有仇的報仇!”

      其實不用他說,那些村民們就已快按捺不住了。

      這些年,那些被掠去的錢糧就不說了,南鳶村有多少無辜的男女被走馬寨的人殺害?村中多少女子被他們抓去糟蹋最后連尸首都找不回來?甚至連小孩子他們都不曾放過……這種匪類,村民們恨不能生啖其肉,如今馬四落到了他們手里,那還能有好?

      孫亦諧話音未落,村民們就一擁而上,抄起鋤頭草叉和棍棒,對著那已經趴在地上、滿臉石灰粉、遍體鱗傷的馬四一頓招呼。

      “啊——”在生命最后的時刻,馬四發出了一聲聲充斥著憤怒和恐懼嘶吼,但那顯然也無濟于事。

      …………

      黃昏時分,喧囂的白吉嶺已再度恢復了平靜。

      南鳶村的男女老少們正在忙著把那些被山賊搬出來的錢糧搬回屋去,而孫亦諧和黃東來則是隨意挑了兩匹山賊的馬匹,拒絕了村民們的挽留,繼續上路了。

      與此同時,一道人影,出現在了已經人去樓空的走馬寨。

      此人四十歲上下,一身道士打扮,背背長劍,手挎拂塵。

      這位道長并沒有仙風道骨之貌,卻透出俠義正氣之容,想來是個“入世”的道士。

      “這……”他來到寨中,看著地上的尸體,還有那已經熄滅的柴火,撫須皺眉,若有所思地念道,“這么巧……竟有人先到一步,將這寨子給平了?”

      他又踱了幾步,仔細看了看地上的尸首:“奇怪……這些人也不像是死于武林高手之手,倒像是被普通人亂棍打死的,而且……馬四那惡賊不在其中啊。”

      出于謹慎,這位道長又在走馬寨里搜了一遍,檢查了有沒有密室暗道之類的地方,在確認真的已經無人后,他便走出寨門,準備去附近的村莊尋訪一番。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