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蓋世雙諧 » 第8章 換家破寨

  • 蓋世雙諧 - 第8章 換家破寨字體大小: A+
     

      走馬寨,位于白吉嶺的山中。

      也不是深山,就是山。

      因為太深的山不好走馬,也不好行車,會導致山賊出去搶劫以及運輸物資都很不方便,所以其實大部分的山寨并不會選擇那種交通非常不便的地方。

      走馬寨是個標準的小山寨,圈地為寨,以石頭和木頭壘起簡易的寨墻,集結了幾十個土匪在里面打家劫舍。

      山寨自然和一般的村莊不一樣,他們不需要什么勞動工具和相關的生產設施,簡單的說……山寨里不種地、不生產、也不做小買賣;他們只需要吃飯睡覺的地方,還有擺放馬匹兵器以及存糧的倉庫就行了,故而占地也不是很大。

      寨里的物資用得差不多了呢,他們就出去搶;缺女人了,也出去搶。大部分女子被他們抓回來糟蹋個幾天也就死了,也有些當天就自盡的,這都是常事兒,反正尸體就被他們往山里一拋,半天功夫就被野獸給啃干凈了。

      而走馬寨也不僅僅是侵擾南鳶村這一個村莊而已,畢竟寨里有五十幾個山賊呢,那就相當于五十幾個只會吃喝拉撒卻不創造任何財富的大爺,憑一個小小的南鳶村是養不起的;在這白吉嶺一帶還有另外三個村子,遠近不一,也都經常被他們打劫欺壓,只不過南鳶村因為離得最近,受侵擾的情況最嚴重而已。

      這走馬寨之所以如此猖獗,原因是多樣的。

      其一,他們專門挑了個官府三不管的地界扎寨,這點就很聰明。

      永泰年間的朝廷雖說不上有多黑暗,但也絕沒有那么多愛民如子、嫉惡如仇的官員,在官場這種“閑事能不管就絕不管”的地方,很少有人會主動去管那種并不明確在自己管轄范圍內的事情……因為這種事,辦好了不會有人說你好,辦砸了反而會影響仕途。

      其二,走馬寨每次出去搶劫錢糧婦女時,也是有一定“分寸”的,他們很清楚老百姓的底線在哪兒,因為他們中的絕大多數人本來就是附近村莊里的地痞惡霸,他們明白,只要你別一次殺太多、搶太多,且每次搶完后給老百姓一段日子緩一緩,這些村民就反不了。

      偶爾有一兩戶人家出去報官,根本掀不起什么波瀾;山野村民,又請不起狀師,也不會寫狀紙,跑衙門口把冤鼓一敲,甭管有冤沒冤先得挨四十板子,一般人還沒告上狀就先被打死了。

      要是做得再絕點,把一家人的媳婦女兒搶了,丈夫老人和孩子都殺掉,搞絕戶了,就更沒人去告了。

      隔壁鄰居能冒著生命危險為你們去告狀么?不可能的事兒。

      這就是人性,只要自己還活著,火沒燒到自己身上,有些事就能忍下去。

      所以,今天,走馬寨的人也并不會真的把南鳶村的村民趕盡殺絕,這他們不敢,真要做了這事兒,那官府不想動也得動了。

      他們只不過是想嚇唬嚇唬這些村民,并且利用昨天王氏被孫亦諧救下的事兒當借口,多搶些東西,再殺掉幾個有意反抗的出頭鳥,給這幫村民“提提醒”,起到殺雞儆猴的作用。

      …………

      和昨日說好的一樣,未時將盡,寨主馬四就點齊了人馬,整裝待發。

      從前文不難看出,這寨主馬四,也算是個人物。

      雖不能說他智謀過人,但也是有點智力的,這走馬寨能在此地橫行多年,全都是仰仗他的規劃,要不然光憑底下那幫地痞無賴,早就被端了。

      而武藝方面,馬四也有一手,他十幾歲時便師從“徽州百斤刀趙泊釗”,學了整整十年刀法,盡得趙泊釗的真傳。可他師父絕沒有想到,這馬四人面獸心,早就貪圖趙家千金的美色,某天晚上馬四潛入小姐閨房,行奸不成,惱羞成怒將其殺害,之后他一不做二不休,趁夜偷襲,將師父一家八口盡數殺害,一把火燒光證據,卷著趙家的細軟連夜潛逃。之后他又在各地做下了不少案子,直到數年前來到白吉嶺,拉起了山頭,當起了山大王。

      走馬寨的這些山賊,在入寨之后,也都跟馬四學了一招半式,所以他們基本上也全是使刀的;這群人的戰力嘛……和黃東來預估得差不多,不算多強,但肯定比完全沒練過武的一般人厲害些。

      就這樣,四十幾個山賊,二十匹馬,朝著南鳶村浩浩蕩蕩出發了。

      為什么不是所有人都騎馬呢?因為給每個山賊都配馬,那成本太高了……能讓你騎著砍人的馬,那都是經過訓練的,和一般的乘馬不一樣,而且馬鞍和馬蹄也都是要定期去附近村莊的皮匠鐵匠那里維護的,很麻煩;你要是水泊梁山那種規模的山賊,那是有可能養得起,而一般的小寨子里能有二三十匹就不錯了,像電視劇里那種……一個百余人的寨子里,百余人全都騎馬沖出來,那絕對是扯淡,有這么專業的運營能力干脆轉行當馬販子算了,比當山賊好賺。

      又扯遠了……還是說回正題。

      申時,馬四帶著騎馬隊先到了村口,他一眼望去,一個人都沒看見,村里連一縷炊煙都沒有。

      看到這么反常的景象,馬四心里自然也犯嘀咕:“呵……這是跟我玩兒空城計啊?”

      馬四可不是司馬懿,他可不會因為想太多而扭頭逃跑,他只是在村口稍微等了一會兒,待后面步行的二十幾人抵達后,他便下令,讓五個嘍啰先進村探探路。

      那是五個山賊,不是什么正規軍,山賊執行命令的時候,是得看情況的……他們心里也明白,萬一村里有什么埋伏,那自己就是炮灰,死了也白死,所以他們這探路探得非常謹慎,可說是畏首畏尾,拖拖拉拉。

      過了大約一炷香的時間(約半個小時),這五個貨還在村口那塊轉悠呢,總共才破門查看了十來間屋子。

      馬四坐在馬上都有些乏了,最后終于是不耐煩道:“行了!別搜了!都給我進村,見有什么搶什么!誰搶得多分的就多!”

      此言一出,所有人,尤其是方才先進村的那五個,都跟突然打了雞血一樣,涌入村中,開始瘋狂掠奪。

      這番搶劫又持續了不少時間,這幫家伙都快把村里的存糧和百姓家值錢的東西搬空了;來時騎馬的那二十個人,除了寨主馬四之外,全都已從馬上下來,因為那十九匹馬的馬背上全被綁滿了沉甸甸的貨物……眾山賊的臉上也都露出了滿意的笑容,就連昨天被孫亦諧嚇跑的那兩個嘍啰,也已忘記了今天原本的來意。

      馬四心想:“興許是這村里的人被嚇怕了,為了保命全都跑山里躲了起來,覺得我們搶了錢糧也就不會再把他們怎樣了。”

      得到了這個結論后,他對這“空城計”也就不怎么在意了。

      不料,就在此時……

      “寨——主——”一聲嘶吼,忽從村外的路上傳來。

      不多時,只見一個灰頭土臉、渾身衣物都焦痕斑斑的山賊連滾帶爬地來到了馬四跟前,帶著哭腔道:“寨主!不好了!咱……咱寨子被人端了!您快回去看看吧!”

      “什么?”馬四聞言大驚,繼而怒意急升,大喝道,“怎么回事?”

      “哈啊……哈啊……”那嘍啰也是跑得急了,他猛喘了兩口氣,再道,“您……您走后不久,寨門前來了一個叫孫亦諧的和一個叫黃東來的,叫囂著要取您狗命……兄弟們見他們只有兩人,便開了寨門出來,想把他們綁了交給您千刀萬剮,誰知這兩人武功甚是厲害,兄弟們不是對手,死的死傷的傷,他們還在寨里放了火,小的也是拼了命才逃出來跟您稟……”

      “豈有此理!”馬四還沒等那嘍啰把話說完,就沖著周圍的人馬大吼著下令,“小的們!速速跟我回寨!東西先留在馬上稍后再來取!”

      山賊們這次可是真聽話,因為他們也是真著急……老家被人換了,能不急嗎?自己藏著的那點兒細軟沒了不說,山寨要是燒沒了他們去哪兒?

      于是,馬四一馬當先,快馬加鞭,飛奔著就朝山寨去了。

      而那剩下的四十幾個山賊則都把剛才搶的東西丟在了馬背上或是地上,急忙忙沿著路開始往回跑。

      這兩地離得說近不近,說遠也不遠,馬四行了片刻,便已見得前方的天空中有濃煙升起,他頓時是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心想著絕不能放過那姓黃的和姓孫的。

      然而,當他沖回山寨時,卻發現……這所謂的“火”,竟然只是一堆柴草,被架在寨子中間集中燃燒著,山寨的寨墻和屋子根本沒有起火。

      他再走近一看,發現寨門內的地上橫七豎八的躺著十具尸體,全是自己的手下。

      這一瞬,某個念頭閃過了他的腦海:“我只留了十個人在寨里,那剛才那個來稟報的是……糟了!”

      馬四知道中計,趕緊又調轉馬頭,朝著南鳶村的方向再跑回去……

      …………

      今日這個“換家”之計,是黃東來和孫亦諧一同商議著想出來的。

      首先,早在今天清晨,也就是山賊們還在睡懶覺的時候,南鳶村的村民們就已經集體出村。

      村里的老弱婦孺都在村長的組織下躲到了山里去,而剩下那四五十名農家漢子全都扛著昨天準備好的“毒爆彈”和武器,跟著孫黃二人一起朝著山賊們的必經之路去了。

      申時,當兩批山賊陸續通過道路時,那些村民就躲在山林里看著,按兵不動。

      待那些山賊都過去之后,孫黃二人才帶著十多個比較健壯的村民,摸去了走馬寨。

      以黃東來的輕功,要攀上走馬寨那種凹凸不平的寨墻輕而易舉,而且那十個守寨的山賊也就兩個人在門上放哨的,就算他們看著黃東來攀墻上來也攔不住他。

      進寨后,黃東來三拳兩腳就干趴了四個嘍啰,剩下那六個見狀,很知趣的就跪下投降了;接著,黃東來便命令他們打開了寨門。

      孫亦諧和那十幾個村民魚貫而入,苦大仇深的村民們見仇人們都跪在地上受伏,當時就跟發了瘋似的沖上去把那些已經丟掉兵刃的山賊亂棍打死。

      孫黃二人也沒制止這些村民——他們從來都不是什么圣母,他們也清楚自己沒資格去制止。

      待村民們消了氣,孫亦諧便指揮他們從山寨里收集了些柴禾(山賊每天也是得起火做飯的),點起了火,制造了“寨子被燒”的假象。

      而黃東來則去找了套山賊的衣服,并去灶臺那兒用鍋灰和柴炭給自己簡單“化了個妝”,緊接著就去“稟報寨主”了。

      他走后不久,孫亦諧就帶著村民撤出了寨子,回到了之前的埋伏地,和其他村民會合,準備進行下一步……

      他們等了一會兒,馬四便獨自騎馬過來了。

      孫亦諧很有耐心,他瞧見只有馬四一個人,故而決定先放他過去,再等一等,瞧一瞧。

      又過了一會兒,他們終于把那四十多個步行的山賊等來了;這幫人……來到此地時,也已看到了天上的濃煙,所以他們一個個都心急火燎,氣喘吁吁,而且由于他們之前在村里搶劫時搬東西耗了很多體力,此刻早已是強弩之末。

      孫亦諧見時機成熟,一聲令下,躲在路兩旁的村民陡然殺出,將數十個黃東來教他們配制的“毒爆彈”扔向了人群。

      那幫山賊本來就光顧著往前跑,無暇去注意兩旁的情況,因此被林間突然殺出的人馬嚇了一跳,很多人自己就腳下不穩,摔倒在地,繼而又絆倒了身后的人,互相踩踏……四十人轉眼間就亂作一團。

      而村民們,則全都用顏色統一的紅布蒙著面,將一一個用狗皮膏藥的底紙和細繩捆制成的、包裹著“黃氏獨門配方”的毒粉包往山賊們中間扔去;一時間,咳嗆聲、慘叫聲不絕于耳,山賊們有些吸入了毒粉,當場倒地,有些眼睛被毒塵給蒙了,淚流不止,慌忙間拿著手里的刀就沖著身邊的同伴亂砍……

      待那些毒粉漸散之時,那四十多山賊已有近三十個或倒地不起、或身上負傷,剩下的也都驚慌失措,看著周圍的蒙面人還以為自己被黑吃黑了呢。

      此時,孫亦諧抄起三叉戟,大喝一聲:“跟我殺!”

      那些莊稼漢子在他這一喝之下,士氣大振,從路的兩側抄著各種長兵器(主要是農具)掩殺而來,將多年積累下的仇恨和怒火宣泄在了這些已經潰不成軍的山賊身上。

      他們殺得正興起時,在村里洗干凈了臉,出于安全起見(怕被殺紅了眼的自己人砍死)還把衣服也換掉了的黃東來也趕到了。

      黃東來的加入,徹底撲滅了那些山賊反擊的希望。

      不多時,這些在白吉嶺一帶橫行多年的走馬寨山賊,便在此地全軍覆沒。

      也正是此刻……馬四,那一人一騎,出現在了路盡頭的山坡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