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蓋世雙諧 » 第5章 孫門秘寶

  • 蓋世雙諧 - 第5章 孫門秘寶字體大小: A+
     

      看到那暗門的瞬間,孫亦諧立刻就明白,父親并不是要給他上家法什么的,而是要把某種家族的秘密傳給他。

      有了這個推論后,孫員外剛才的舉止和話語,也就不奇怪了。

      那暗門后的密道也不長,稍微饒了幾步,父子二人就來到了一間位于地下的石室中。

      孫老爺隨手拿出了事先準備好的火折子,點亮了墻上的幾盞油燈,火光照亮了這間不算大的石室。

      孫亦諧用他那仿佛睜不開的小眼睛掃視了一下周圍的環境,發現這整個石室內除了幾個嵌在墻上的銅制燈架外,只有三樣東西。

      一把兵刃,插在一個陳舊的武器架上。

      一件軟甲,擺放在一個石臺上。

      一個石棺,相當大,占了這石室近四分之一的空間。

      “亦諧。”片刻后,孫老爺背著雙手,沉聲開口道,“你可知,我孫家是何人之后?”

      孫亦諧聞言,眼珠子一轉,當即答道:“我孫家世居江東,家世顯赫,源遠流長……莫非是那三國時期,孫堅孫文臺的后人?”

      “嗯……不錯。”孫老爺滿意地點點頭,“為父早有耳聞,亦諧你雖然大字不識、學問不精,但見識卻也不短……想來你是沒有念八股的天分,但雜學方面還是有些建樹。”他停頓了一下,接著道,“你說得很對,我孫門正是那東吳武烈皇帝之后,可惜……因為時隔太久,孫氏開枝散葉,又歷幾度興衰,我們家十五代之前的家譜,實在是查不到了,所以為父我也不知道我們家到底算是嫡出還是旁系。”

      “沒事兒,當年劉備也不明不白的,不也混了個皇叔的頭銜么?”孫亦諧道,“我以后出去就說自己小霸王孫策嫡傳玄孫,難道別人還能證實我是假的不成?”

      “呵呵……”孫老爺被兒子逗樂了,“行吧……總之,我們孫氏祖上,可說是人才輩出,其中有憑安邦定國之策位極人臣者,自然也有憑蓋世武功縱橫江湖者……”他說著,就指了指那三樣東西,“而這三樣,就是祖宗們留給想要從武的子孫的三件‘秘寶’,我今天就把它們都傳給你,日后你行走江湖,也好有個仰仗。”

      “哦?”而孫亦諧聽到這兒的第一反應卻是,“那學文的老祖宗們就那么摳?什么寶物都沒留下來嗎?”

      啪——

      他話音未落,孫老爺又是一巴掌敲兒子頭上了:“廢話,‘文’的東西都在四書五經上呢,你要肯學,我還帶你來看這個?”

      “是是,孩兒錯了。”孫亦諧捂著腦袋,“爹您接著說。”

      孫老爺撇了撇嘴,先是走到了那件兵器前:“此物乃天下奇珍,由天外隕石打造,長七尺二寸(朙制,換算成我們熟悉的單位約為240厘米),僅重20斤(同樣是朙制,比現在的20斤略重一些),輕、堅、利、韌……叉尖透鋼如紙、削鐵如泥,叉身輕盈柔韌、百折不斷。”

      孫亦諧看著眼前那三叉戟,嘴角抽動了兩下:“父親……為什么祖宗得到了隕石這種珍貴材料,卻非要打一把三叉戟出來啊?刀槍棍棒劍……哪個都比這好使吧?”

      “我怎么知道?幾百年前的人造的,我問誰去?”孫老爺的回答有理有據,說罷,他順勢挪了兩步,就走到了第二件寶物前,“再來說此甲,傳說為麒麟鱗片所鑄、以天蠶絲穿織而成,刀槍不入,水火不侵,輕如綢緞,冬暖夏涼,而且可以根據穿戴者的體型撐大或收緊。”

      “喔尻!”孫亦諧聽到這兒,眼睛都睜大了,“那我穿上豈不是無敵了?”

      啪——

      此言一出,他又被打了下頭。

      “江湖險惡,不要以為有寶甲護身就萬事大吉了,真正的高手要殺你,十件寶甲也保不住你。”孫老爺嚴厲地提醒道。

      “呵……我就這么一說嘛……”孫亦諧訕訕笑道。

      孫老爺看了看兒子,嘆了口氣,接著就走到了那個石棺前,用眼神示意了一下:“亦諧,你把石棺的棺蓋挪開,小心,不要磕壞了地。”

      “哦,好。”孫亦諧也沒多想,順勢就走過去推那石棺的蓋兒。

      不料……他發力一推,才發現這棺蓋少說也有一百多斤,用他常用的衡量標準來說,重得“一逼”。

      若是穿越前的孫亦諧,恐怕靠自己一個人是推不動的,好在他現在是十七歲,而且小時候多少也練過點武,這些年在魚市場也經常要搭手點體力活,打架也沒少打,所以他現在的體能,勉強還推得動這個重量的東西。

      “嚯,這什么呀?”孫亦諧把石棺蓋子推到一旁后,便看到了石棺里的東西。

      那里面如骨牌般整齊地堆放著一塊塊棱角分明、色澤呈銀白色的石板,每一塊都跟我們常見的墓碑差不多大,塞滿整個石棺,足有二十多塊。

      “倒轉乾坤。”兩秒后,孫老爺回了這么四個字。

      “哈?”孫亦諧顯然是沒明白這什么意思。

      孫老爺隨即便解釋道:“這些石板上記錄著我們孫家歷代習武的祖先練就的武功絕學,其中那第一塊石板上記錄的“倒轉乾坤心法”,是我們孫家不外傳的上乘內功心訣,也是所有這些獨門武功的基礎,故而就以其名來統稱這里所有的功夫。”

      “什嘛?”孫亦諧當時就激動了,“爹,有這么厲害的東西,你怎么不早點拿出來啊?”

      “誰讓你小時候不好好學武的?”孫老爺道,“你當年若是肯認真習武,也不用太久,只要你能堅持個一年……我可能就帶你到這兒來了,誰知你拜了那么多師父,沒一個能從初一堅持到十五的,我把這些交給你,豈不是害了你?”

      “那……爹,您現在怎么又肯把這些傳給我了?”孫亦諧道。

      “當然是怕你出去吃虧啊。”孫老爺道,“再說,你也這么大個人了,這些年你把魚市場打理得蒸蒸日上,可見你為人處世還是有分寸的,眼下這個時機給你正好。”

      “嗯……”孫亦諧也知道,這是實話,父母總是疼孩子的,哪怕孩子再不爭氣,也不可能看著他吃虧。

      沉默了數秒后,忽然有個困擾了孫亦諧多年的問題閃過了他的腦海,他趕忙又開口問道:“誒?對了,我們家的字兒倒著排,是不是也跟這‘倒轉乾坤’有關啊?”

      “沒錯。”孫老爺道,“就是那位創出‘倒轉乾坤心決’的祖宗留下的祖訓,從那一代開始,我們孫家后代取名時就都是倒著排字兒的。”

      “那有什么意義嗎?”孫亦諧又問道。

      “大概是為了好玩兒吧。”孫老爺很隨意地答道。

      “啊?”這個答案可是出乎了孫亦諧的意料。

      “我不是說了嘛,幾百年的事兒了,你問我有什么用?”孫老爺說的很有道理,很多所謂的“傳統”,究竟為什么傳下來,以及其最初的面貌、流傳的動機,可能早就已經產生偏差或者無人知曉了;一些僅歷百余年的事物都是如此,何況數百年乃至上千年的呢?

      孫亦諧見此,也只能作罷,復又問道:“那么……祖宗們又為什么要把武功寫在石板上呢?這看起來多不方便啊?”

      孫老爺好似早就知道他會這么問,不假思索便回道:“竹片、羊皮、紙……這些東西年月久了都會爛掉、發霉;遇上水火,還可能直接付之一炬;而讓人背下來呢,很容易會出偏差……”他頓了頓,“祖宗們高瞻遠矚,才選了這些經過熔煉的金剛石板來記錄孫家的絕學,這樣就算再過一千年,也能很好的保存下去。”

      “哪嚕HODO~”孫亦諧煞有介事地點了點頭,也不知從哪兒下意識地蹦出一句日語來。

      孫老爺并不是第一次聽到兒子說這詞兒了,他大概知道這是“原來如此”的意思,所以他也不怎么在意,接著道:“亦諧,距離中秋還有兩個多月的時間,算上路程,你五十天后差不多就該出發了……有道是臨陣磨槍、不快也光,這五十天,你就不要再去管魚市場的生意了,好好練練武功,不懂的地方就多跟黃世侄請教,我看你倆挺投緣的……希望他能多幫幫你,免得你出了江湖被人欺負。”

      “哈!”孫亦諧笑了,“爹您放心,向來只有我欺負別人,哪兒有別人欺負我的事情?有了這三樣寶物傍身,孩兒在江湖上絕不會給孫家丟臉。”

      “真若如此……那便最好。”孫老爺還是有些擔憂,不過也只能往好處想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