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蓋世雙諧 » 第3章 重逢

  • 蓋世雙諧 - 第3章 重逢字體大小: A+
     

      雖然黃東來的模樣看著像個書生,個子也有點矮,乍看之下不似練武之人,但實際上,他是會武功的,而且學的都是黃門不外傳的上乘武功。

      至少在當今武林的同輩人中,黃東來可以算是“高手守門人”這一級別的存在,若非如此,他父親也不敢讓他一個人出來辦事兒。

      “呵呵……原來如此。”就在那蒙面人吐血倒地,其同伙們陷入慌亂的當口,馬車中傳出了一陣說話聲,“這位黃門的小兄弟,多謝你出手相助,不過……接下來還是由我自己來吧。”

      話音落,勁風起。

      電光石火之間,但見一道人影從馬車中倏然竄出,僅是大袖一揮,便有兩名離他較近的蒙面人倒在了地上。

      黃東來眼功不差,但也只能堪堪看出這人用的是“指法”——一擊封喉、瞬間取人性命的指法。

      當然,能看到這個地步也已不錯了,畢竟出手的這位可是當今武林最年輕的掌門級高手,洛陽“正義門”的少門主沈幽然。

      沈幽然今年剛剛三十出頭,生得儀表堂堂、器宇不凡,其身上的衣飾也是十分華麗。

      這人不僅是相貌俊,手上的功夫更俊。

      方才,就在馬車車輿那狹小的空間內,沈幽然僅用指功便輕松“夾”下了所有飛向自己的冷箭,莫說是受傷,就連他身上的衣服都沒被劃破分毫,其武功之高絕,可見一斑。

      果然,不消片刻,沈幽然就已經把圍住馬車的那幾個蒙面嘍啰都給收拾了;另一方面,與沈幽然的車夫纏斗的那名蒙面人頭目,也在看到沈幽然現身后便選擇了脫戰逃走。

      車夫知道此事有異,故而也沒有貿然去追,而是快步走過來向沈幽然請示。

      “不必追了。”沈幽然知道他要問什么,便直接道,“我已經知道那人是誰派來的了,此事我自有主張,眼下不必多言。”他邊說,邊給車夫使了個眼色。

      那車夫也心領神會,知道是因為黃東來在場,他們主仆說話不方便,所以只是諾了聲,便轉頭牽馬去了。

      “呵呵……”這時,沈幽然才走到黃東來面前,微笑著道,“這位少俠,適才多謝了。”

      “好說好說,我也只是‘正當防衛’罷了。”雖已穿越過來十幾年了,但黃東來的言辭間還是會經常蹦出些這個宇宙或者說這個時代沒有的詞兒來,當然了,這點……孫亦諧也一樣。

      沈幽然又把正在跟自己拱手行禮的黃東來上下打量了一遍,問道:“看少俠的年紀應該還不過十八,使得又是黃門的手段,若沈某人沒看錯……你就是黃家的少主黃東來?”

      “正是。”黃東來被人叫出名號,頗有幾分意外,他隨即就道,“但不知前輩你是?”

      “哦?你不認識我?”沈幽然也有些意外。

      “小弟初出江湖,或許是聽過前輩的名號,但認不得長相,還望賜教。”黃東來如果想這么文縐縐說話還是可以說的,這點也是他比孫亦諧強的地方,至少他在這個世界也認真讀過幾年書,不是“大字不識”那種水平。

      長話短說,沈幽然向黃東來亮明了身份,并簡單說明了他此次來杭州的目的——原來,他也是要去孫府拜會。

      兩人發現彼此的目的地相同,大家又都是武林正道中人,便決定結伴而行。

      為了避免在進城時引起不必要的麻煩,他們把馬匹從車上解下,讓車夫牽著,然后將那滿是箭孔的馬車送給了茶棚老板,至于老板后來是將其劈了當柴禾燒、還是別有用途,他們就不管了。

      此地,距離杭州城已是不遠,沈幽然、黃東來還有那車夫三人都是練家子,即使步行過去也花不了多久。

      當晚,他們成功趕在城門關閉前進了城,但為了避免唐突,他們沒有立刻就去孫府,而是先找了一家客棧住了下來。

      第二天一早,沈幽然的那名車夫便拿上了一封主人昨夜寫好的拜帖,送去了孫府,告知了沈幽然門主和黃東來公子會在下午前去拜會孫老太爺。

      孫員外拿到拜帖后,也沒多想,因為黃東來是故友之子,他便當作是自家人一樣;這沈幽然他雖然只是聽說過但不認識,不過既然是和黃東來一起來的,他估計也是同道的朋友。

      于是,孫員外吩咐下人,在家備下了洗塵的宴席,還把兒子孫亦諧一同叫上,準備迎客。

      下午,沈幽然把自己的車夫派了出去,說是要去置辦一輛新的馬車,而他自己,則與黃東來一同前往了孫府。

      這二位剛一進孫府大門,孫員外就親自帶著兒子從前廳迎了出來,沒想到……雙方還離著七八米遠(大戶人家前院兒大)時,黃東來和孫亦諧二人只一個對眼,就雙雙驚叫出聲。

      “啊!”他倆幾乎是同時張大了嘴、瞪大了眼,還舉起了一手指向了對方,“你……”

      很顯然,他們把彼此給認出來了。

      盡管他們現在一個是孫亦諧,一個是黃東來,但兩人的長相和他們在原本的世界時的年輕版完全一樣,僅是發型不同;這兩人認識這么多年了,沒理由認不出來。

      時隔了十七年,二人突然看到了穿越前認識的人,自是驚訝萬分,而且他們一看彼此的反應,立刻就明白,對方應該也是和自己一樣的情況。

      啪——

      “啊什么啊?”兩秒過后,孫員外一巴掌就削兒子后腦勺兒上了,“有你這么待客的嗎?”

      當然,孫員外也就是做個樣子,沒真用力打。

      孫亦諧被這一記“頭嗒”一打,也很快回過神來,堆笑道:“呵呵……是是,孩兒激動了。”他隨即就上前抱拳拱手,對沈黃二人道,“孫亦諧見過沈門主、黃公子……二位請。”

      沈幽然笑了笑,不動聲色地回了個禮,隨后又上前與孫員外寒暄了幾句,這才不緊不慢的與孫員外并肩進了前廳。

      而黃東來和孫亦諧兩個則跟在他們后面,一邊擠眉弄眼,一邊壓低了聲音像吵架似的說了一大堆話,但暫時也沒說出個所以然來。

      四人來到前廳,陸續落座后,沈幽然又稍微客套了幾句,緊接著便和孫員外挑明了來意。

      結果,沈幽然的話一出口,在場的另外三人全都愣了——他竟然是來邀請孫亦諧去參加“少年英雄會”的。

      這所謂的“少年英雄會”,是每四年一次,于中秋時節在洛陽城舉行的一次武林盛會。

      顧名思義,大會會廣邀天下武林的少年英雄來此一聚,并通過文武比試,決出這一屆的魁首。

      只要你是正派中人,且年滿十六、未滿二十,那無論你是初出茅廬、還是已在江湖上闖出了些許名堂的人物,都有可能被邀請。當然了,一般情況下,還是那些已經在江湖上留下一些事跡的少俠或者女俠獲邀的幾率比較大,那些沒什么名氣的普通弟子自然也不會有人想到去邀請。

      不過也有例外……比如,你若是名門之后,又是單傳獨苗,就像黃東來這種,那你即使完全沒在江湖上走動過,也是有可能被邀請的。

      然而……孫亦諧,似乎并不符合上述的任何一種情況。

      孫家雖然和武林中人也有一定往來,但本身已經好幾代都是經商的了,所以嚴格來說,孫亦諧根本就不是什么江湖人士,撐死算是杭州魚市場一霸;再退一步講,即使他勉強也算是“名門之后”,他也只會幾套跟莊稼把式學的王八拳,根本不會什么正經的武功,去了也是白給。

      “沈門主,你是否是搞錯了?”孫員外聽完沈幽然的話,也甚是疑惑,“我孫家已久不涉足武林,再說……犬子文不成、武不就……”

      “哎~孫員外過謙了。”沈幽然笑著打斷了孫員外,接道,“令公子的才華和事跡,莫說江南一代,放眼整個武林,又有誰人不知?”他頓了頓,“去年我與青州鹽幫的曹掌門聊天時,他還跟我感慨道……‘生子當如孫亦諧’。依我看,像令公子這樣年少有為的年輕人,完全有資格來參加少年英雄會。”

      “哦?有這等事?”孫員外這人耳根子軟,一聽人家這么夸自己的兒子,頗為高興,看起來態度已有些松動。

      沈幽然見此,乘勢再道:“千真萬確,我這次親自登門邀請,一來是邀約令公子出席,二來也是為了能跟您解釋清楚此事。”他頓了頓,接道,“今年的少年英雄會,正好輪到我洛陽正義門來主持;我作為正義門的門主,在各大派公認的那份名單之外,我有權憑我個人的判斷邀請任何我認為有資格來參與大會的少年英豪……而令公子,就是我認為可以破格來參加的人選之一。”

      “哈!”孫亦諧聽了這話,也是得意一笑,“沈門主不愧是人中龍鳳,真是有眼光啊。”

      他話音未落,一旁的黃東來可忍不住了。

      “沈哥,你想想清楚啊。”黃東來趕緊沖著沈幽然道,“我覺得你對孫哥這個人的了解還是有點偏差,你可不要偏聽偏信,引狼入室啊……”

      “你給老子閉嘴!”孫先生當年和黃先生互相吐槽的那種節奏感已深入骨髓,所以眼下孫亦諧幾乎是脫口而出,“老子憑什么就不能去?你說你是不是嫉妒?”

      “我嫉妒個毛!”黃東來也轉頭看向孫亦諧,毫不示弱地回道,“老子是怕你去了被人打死!”

      “呵呵……”沈幽然被這倆年輕人逗樂了,笑道,“二位少俠莫要玩笑,少年英雄會的文武比試,只是切磋交流、絕非生死賭斗;尤其是武試,向來點到為止,又豈會傷人性命?”

      言至此處,沈幽然好似是想起了什么,停頓了一下,又補充道:“哦對了,黃公子,你也在少年英雄會的受邀者之列;我們一個月前已向黃門發出過書函,想來是你在那之前已經離家,所以還不知道自己受邀了吧?”

      “是嗎?”黃東來離家已經幾個月了,他的確不知道,“哈!那可以啊,我正好也想去見識見識。”他說著,用手肘碰了碰坐在他旁邊的孫亦諧,“孫哥,既然如此,那你也來吧,實在不行我可以保護你。”

      “滾!老子還用你保護?”孫亦諧撇嘴道,“我自己能保護自己。”

      孫員外在旁見自己的兒子和故友的兒子莫名其妙就“自來熟”,好像關系很好的樣子,也是有點摸不著頭腦,只能當是好事兒吧。

      他又思索了一下,念道:“嗯……讓他去長長見識,倒也不是什么壞事。”

      “爹,就這樣吧。”孫亦諧見父親還是有點猶豫,便道,“您還不放心孩兒我嗎?不就洛陽跑一趟嘛,沒事的。”

      孫亦諧這會兒想去這大會,一是由于剛才被沈幽然吹捧了幾句,讓他有點飄;二也是因為他聽說黃東來要去,便也想去湊個熱鬧;至于三嘛……他來這個世界也十幾年了,還真沒怎么離開過杭州城,所以想出去開開眼界。

      孫員外見兒子都這么表態了,心想自己這兒子盡管大字不識、武藝不精,但腦袋瓜還是挺靈活的,有黃家的兒子陪著,應該吃不了什么大虧,也就答應了。

      事情就這么定了下來,不過此時距離中秋還有些時日,他們也不急著出發。

      沈門主事務繁忙,第二天就要走,不過黃東來沒什么事,所以他決定在孫家住一段時日,到時候和孫亦諧一同前往洛陽,他自己家那邊發封飛鴿傳書打聲招呼就行。

      當晚,眾人在孫府吃酒飲宴。

      孫員外在開席前已看過了黃東來捎來的書信,見到故友字跡,心情甚好,就多喝了幾杯,結果不勝酒力、早早歇息去了;在戌時將盡的時候,沈幽然也告辭回了客棧。

      于是,席上,就剩下了孫亦諧和黃東來兩人。

      這時,他倆終于可以說上幾句“穿越者”之間才能說的話了。

      “靠,我還以為這輩子也見不著原來那個世界的人了,早知道你也穿越了,咱哥兒倆還能早點見面。”黃東來這會兒也已多喝了幾杯,不過那個時代的酒因為蒸餾技術的原因并不是很上頭。

      “哎呀~都是好事兒。”孫亦諧道,“既然現在遇到了,以后咋倆又能一起混了。別的不說……那個什么少年英雄會,以你我兄弟的實力,絕對馬上就能揚名立萬吧。”

      “噗——”黃東來當時就把嘴里那口酒噴出來了,“孫哥你想多了吧?”他用鄙視的眼神掃了孫亦諧一眼,“我特么今天剛一坐定就發現了,你根本不會武功吧?”

      “毛!”孫亦諧嘴硬道,“我學過的好嗎?”

      “毛!”黃東來以毛對毛道,“老子才是學過的,所以一眼就看出你身上一點內力都沒有。”

      “神馬?”孫亦諧的嗓門兒更高了,“這個世界還有內力?”

      “廢話!你特么剛知道?”黃東來道。

      孫亦諧小眼珠子一轉,沒有回這個問題,而是反問道:“那你有內力咯?”

      “我當然有內力咯。”黃東來用理所當然的語氣回道,“哎,你說我好不容易來到一個有武功絕學的世界,而且又有學習的條件,我有什么理由不苦練一下?”

      “好!”孫亦諧聞言,一拍桌子,“既然如此,現在兄弟有困難,你是不是該傳個十年八年的功力給我,大家有福同享?”

      “滾!我傳你妹!”黃東來道,“老子五歲開始習武,練了一年才剛剛學會怎么讓呼吸走遍全身經脈,這才開始產生內力,我練到現在一共也就十年的功力,你特么要我傳你十年八年?你是不是人?”

      “那不要十年,我們兄弟一半,五年行了吧?”孫亦諧開始討價還價。

      “你去死吧!”黃東來又喝了口酒,“且不說我本來就不會‘內功外渡’這種操作,就算我會,像你這種連基本的呼吸法門都不懂的人,身上經脈全是閉塞的,根本無法接受傳功,人家把大量內力輸到你身上你特么就爆體而亡了好嗎?”

      “靠!”孫亦諧一聽沒戲,不爽地罵了聲,悶了口酒,“那就是沒什么捷徑好走咯?”

      “廢話,你特么電視劇看多了吧?”黃東來道,“練武本來就沒什么捷徑好走,除非你是天才,天賦異稟,那算你牛逼;否則你就是得從基本功練起,沒有底子你就算遇到想送你功力的老爺爺都沒用。”

      “那虛竹這種怎么說?他也沒什么資質啊,就是靠別人傳了幾百年功力變牛逼的啊。”孫亦諧不服道。

      “虛竹在被傳功以前好歹也練過兩年羅漢拳和韋陀掌,知道內功經脈是怎么回事的好吧?”黃東來道,“而且你確定他資質很低嗎?這貨學天山折梅手也沒學幾天啊。”

      “也是哦。”孫亦諧點點頭,“誒,那要不你教我點武功吧,憑我的資質,估計再練幾年就追上你了。”

      “呵……”黃東來冷笑一聲,“行倒是行,有什么好處么?”

      “神馬?教兄弟點東西,你居然還問我要好處?”孫亦諧搖頭道,“你這人真的是……”

      “好好,算了算了。”黃東來知道再說下去孫亦諧就要把他綁在道德烤刑架上燒烤了,趕緊接道,“我一會兒寫個基本的運氣法門給你,你先每天照著練起來。”

      按說他是不能這么做的,因為他們黃門的武功向來不外傳,但因為兩人是“兩世”的交情,也就沒那么多講究了。

      “可以!一言為定!”孫亦諧當即高聲應道,但說完這句,他想了想,馬上又補了句,“對了,你最好用簡體字寫啊。”

      “啊?為什么?”黃東來疑道。

      “防盜啊。”孫亦諧扯高了嗓子,“萬一你寫的東西丟了,用簡體字別人也看不懂。”

      “嗯,有道理。”黃東來點頭念道,但他馬上又意識到了什么,“誒?不對啊,孫哥你什么時候心思這么縝密了?這不像你啊?”

      “哼……”孫亦諧冷哼道,“這有什么?你只是還不夠了解我。”

      黃東來才不吃他這套:“我說孫哥你該不會是不認識這里的字吧?所以才叫我寫簡體字。”

      “毛!”孫亦諧的這聲毛,語氣就有點虛了,而且就一個字,沒下文。

      “我他媽真的遭不住了。”黃東來一看孫亦諧的反應就知道自己猜中了,“姓沈的絕對是瞎了眼,居然會邀請你這個文盲去少年英雄會,而且還特意自己來跑一趟。”

      話至此處,孫亦諧忽然神情一肅:“對了……色(黃先生以前的綽號,孫先生常這么叫他),說起這位沈門主……”他說著,左右看了看,好像是怕房外有人偷聽似的,壓低聲音道,“我現在事后想一想……他怕是有陰謀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