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蓋世雙諧 » 第2章 專業解說

  • 蓋世雙諧 - 第2章 專業解說字體大小: A+
     

      初夏,某日。

      夕陽漸斜,杭州城郊的大路上,行來了一車一馬。

      車,是好車,軸堅轂挺、軫闊輿華。

      馬,是好馬,眼明鬃亮,肢雄體健。

      就連那趕車的車夫,也是虎背熊腰,目光灼灼,一看就是個習武之人。

      不用說,那坐在馬車里的人必定是非富即貴,亦或者是在武林中有頭有臉的人物。

      馬車快速的行著,不多時,行到了一個茶棚的附近。

      這茶棚很是簡陋,茶具不干不凈,桌椅又破又舊,頂上那茅草棚子也跟篩子似的,別說擋雨了,光都擋不住。

      此時,因為已是黃昏,城門即將關閉,大路上也沒什么人了,所以茶棚里也就只有一位客人。

      他獨自坐在那兒,不緊不慢地喝著茶。

      茶棚的老板則是一邊收攤兒一邊用嫌棄的眼神瞪著那位客人,就差直接開口趕他走了。

      “老板,再給我續一碗。”黃東來,也就是那位客人……卻是不以為意,仍舊厚著臉皮讓老板續水。

      這個“黃東來”,不是旁人,正是和孫先生一同穿越的那位黃先生。

      他雖然是和孫先生同時穿越的,但他在這個世界出生的日子和孫先生稍微差了幾個月;地點也不一樣,孫先生是生在江南杭州府,他則是生在了蜀地富順縣(也就是自貢)。

      當然了,黃先生也沒有生在普通人家里,他也是生于名門之中。

      在大朙,蜀中黃門,也就是黃東來現在的家,一直都是赫赫有名的武林世家,素以“黃門三絕”聞名于天下。

      這“三絕”,即輕功、暗器、和使毒。

      鼎盛之時,黃家人靠著這三門功夫橫行天下,武林中人提及黃門三絕,無不聞之色變;那時節,黃門無論是名聲、勢力、產業,在巴蜀一帶都是數一數二的。

      可惜,到了黃東來父輩這一代,已然是家道中落,不復當年之輝煌。

      不過,正所謂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至少黃東來的童年過得還是相當優渥的生活。

      至于他這個名字“東來”,是取“紫氣東來”之意,因為黃東來在這個世界的父母在他出生前一天晚上雙雙夢見了一大團紫色的云(毒)霧從東方而來、一直飄到了他們家上空,他們覺得這是吉兆,所以他出生后就順理成章有了這個名字。

      幾個月前,黃東來奉了父親之命,讓他到杭州來拜會一位孫員外,順便捎封書信過來;黃東來也是那時候才知道,原來黃家家主和孫員外年輕時便是好友,奈何西蜀和江南相距太遠,走動實在不便,且兩人都有家業要打理,所以一直都是書信往來。

      本來這送書信的事兒并不需要黃東來特意跑一趟,找他們本地的“飛鴿幫”分舵幫著送就是了,但黃家畢竟是武林世家,黃東來今年也滿十七歲了,所以黃家主想找個理由讓他離開家鄉出來走動走動,也算積累點江湖經驗。

      于是,今天,這個黃昏,黃東來才出現在了這里。

      咻咻咻——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茶棚老板準備趕黃東來走的那一刻。

      茶棚前的大路上,異變突生。

      伴隨著一陣颼颼的破風聲,半空中陡現數十支利箭,從四面八方朝著那輛正在前進的馬車傾瀉而下。

      霎時,車轔戛止,蹄亂馬嘶。

      趕車的車夫并未因此而慌亂,只見他傾身一踏,躍上馬背,單手穩住韁繩,另一手從馬鞍邊抽出一把單刀,揚臂翻舞,輕松擋下了從正面襲來的那片箭雨。

      他,沒有中箭。

      馬,也沒有中箭。

      不過他身后的車輿可是被射出了十幾個窟窿……只是,從這車夫淡定的神情來看,他好像根本不擔心車里的人會有什么不測。

      “啊呀!”待那陣箭雨停下,茶棚的老板才后知后覺的反應過來,當即驚叫一聲,抱頭竄到了茶棚邊上的一個水缸后面蹲下。

      這個世界的老百姓,對那些江湖中人的打打殺殺見得還是比較多的,所以他們也都知道這種時候能躲就躲、能跑就跑,免得被殃及池魚。

      “嚯~看這陣仗,起碼埋伏了七八個人啊。”黃東來倒是沒那么大反應,他不但沒從椅子上站起來,還順手拾起了老板剛才丟在桌上的大茶壺,又給自己的茶碗里添了些茶水。

      “小砸!你不要命啦?還不躲遠點兒?”茶棚老板一看黃東來竟然還坐在那兒一副悠哉樣,出于好意,低喝著提醒了他一句。

      “哎~老板,你不要慌嘛,這箭又不是沖著我們來的。”黃東來說著,又喝了口茶。

      就在他倆說這句話的功夫,果如黃東來所料,有八個蒙面人從道路兩旁的樹林間飛躍而出,轉眼就把那路中間的馬車給圍上了。

      “哼……哪里來的鼠輩?”那車夫見自己被包圍了起來,依然毫不畏懼,冷哼道,“知道車里的是誰嗎?”

      一息過后,那伙蒙面人中有一人上前一步,冷笑著應道:“呵……你說呢?”

      看來,這個回話的人,就是這群偷襲者的頭目了。

      常言道擒賊先擒王,這個道理那車夫自然也懂,所以他也沒考慮太久,幾乎在對方回完話的剎那,他就從馬上躍起、運勁于腕、凌空劈下,使了一招力劈華山,直奔那頭目的天靈蓋而去。

      “好刀法~”黃東來在一旁觀瞧,不禁出聲叫好,“這一招雖是簡單,但還真不是那些二三流的貨色接得下的。”

      他話音未落,那蒙面人頭目就已經把車夫的刀給接下了,而且還不是用兵刃接的,是用“空手入白刃”的法子接的。

      “喔尻!有點東西啊。”黃東來驚嘆道,“陰三路的內勁加軟功的底子吧。”

      他說話間,車夫和頭目二人又已過了數招,前者刀法剛猛,后者拳掌飄忽,看起來這兩人的武功差得不多,五十招內恐怕也難分勝負。

      另一方面,剩下的那七個蒙面人并沒有去管自己的頭目,而是朝著車輿逼近了過去……看起來,他們是想確認一下馬車里的人到底死了沒有。

      “哎呀~你們慌什么嘛,就算里面的人還活著,你們那么多人,要干他也是輕而易舉啊。”黃東來看那幫人謹小慎微、遲遲不敢出手挑開馬車的竹簾,便忍不住在旁念道。

      “嘿!小砸!你瘋啦?你瞎摻和什么呢!有你什么事兒啊?找死啊!”這下連茶棚老板都有點看不下去了,又壓低了嗓門兒在幾米外沖著黃東來喝了句。

      “不是,我就是解說一下怎么了嘛?”黃東來回頭看著茶棚老板,理直氣壯道,“我這人就是喜歡看到什么就吐槽兩句,這又沒關系的咯?我又不動手參與,難道帶節奏還要罰我錢嗎?”

      說到這兒,他好像還來勁兒了,又重新轉過頭去,看著馬車那邊的蒙面人們,抬高了嗓門兒道:“喂,我說你們倒是上啊!七個人打一個的情況下怎么輸你們告訴我?直接A臉就贏了,怎么可能輸嘛?”

      “住口!”終于,有一個蒙面人被他煩得實在忍不住了,回頭惡狠狠地瞪著他,怒斥了一聲。

      “干嘛呀?”黃東來卻一點都不怕他,繼續說道,“媽的老子是專業解說好嗎?你看不懂局面所以我才給你分析一波……”

      “肏!”那蒙面人被他煩得忍無可忍,怒罵了一聲,干脆就轉身朝著黃東來沖過來了,“我讓你多話!”他一邊說著,一邊已抬起一手,想要一掌把黃東來呼死。

      然而……

      “噗——”

      他的手還沒落下,一口老血就已從他嘴里噴了出來,噴在了他蒙面用的黑布上。

      緊接著,他就這么仰面朝天地倒了下去,再也沒有起來……

      “呵……想殺我?想多了吧?”黃東來坐在原地動都沒動,那蒙面人甚至不知道他是怎么出手的,就已死在了他的手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