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軍事歷史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77節 看好,改變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77節 看好,改變字體大小: A+
     

      在馮紫英離開之后,喬應甲又招來自家幕僚細談。

      “東翁很看好此子?”捋著幾許山羊胡子,老者也在觀察著自己的東翁。

      這么多年,他還很少見到自家東翁向誰推薦什么人。

      青檀書院的情形他也知道一些,都察院各科道有不少人便是出自青檀書院。

      東翁雖然不是出自青檀書院,但是卻和目前青檀書院山長、掌院有著很密切的往來,山長齊永泰乃是喬應甲同科,擔任過吏部考功司郎中,掌院官應震則比喬應甲晚一科進士,同樣當過庶吉士,也在都察院當過御史。

      照理說像馮紫英這等武勛之后是絕不合適進入青檀書院的,那里生員一般都是選擇家世貧寒清白的北地士子,便是士紳子弟都篩選苛刻,也是這幾年官應震擔任掌院之后,才開始同意南方士子進入。

      “先生可知今日我覲見皇上,皇上問及臨清民變一事,對漕運衙門此次果敢擔當勇于任事十分欣慰,也詳細問了許多細節。”喬應甲沉吟著道:“皇上御極以來,此次是第一次專門召見,全年我是和李三才以及工部諸人一并覲見,但此次卻是單獨問談,我有一些感覺,恐怕皇上和太上皇對臣下的要求有些不一樣啊。”

      “哦?東翁何出此言?”老者也慎重起來了。

      “太上皇自元熙三十五年之后召見臣工日少,一切令出內閣六部,六科給事中封駁亦少,但六部和各省怠政情況愈多,朝廷規制運行日益疲慢,今日皇上便談到若是漕兵不果斷出兵,若是要等到山東三司上奏兵部再來議定,沒準兒亂匪便成了氣候,連東昌府甚至濟南府都打下來了。”

      喬應甲的話讓老者也是一震,連忙道:“這等事情莫不是皇上是在對東翁您和李漕總之間……”

      “怕也是聽到一些,只是我身為巡按,本身就是與總督并行而制,此乃定制,若是我一味聽任總督行事,豈非違背了定制不說,一旦總督獨行,何人能制?”喬應甲緩緩道:“我也向皇上稟明了我的擔心,皇上卻有些不以為然,提到漕運事務繁雜重大,須得要精細處置,不得貽誤,……”

      老者也是點頭,朝廷規制豈是能輕易改變的?但若是皇上對此等情況不滿,這又是一個難題。

      “那東翁認為……”

      “皇上所言也有其道理,當下各地從各省到州府,對上推諉,對下拖延之風盛行,內閣六部與都察院空談扯皮更是不堪,便是原來剛行銳進之士現在也是暮氣沉沉,只怕是皇上看在眼里所以才有這般看法,……”

      喬應甲心中亦喜亦憂。

      喜的是此次皇上破格賞賜,李三才不但兼任河道總督,而且還從右僉都御史升任為右副都御使,這一步可謂分量極重,也為未來李三才日后進一步晉升打下了厚實的基礎。

      自己此次雖然未有其他變動,但是他已經意識到自己這個巡漕御史怕是做不久了,不出三月,也就是今年漕運結束,自己恐怕就要右遷,至于到哪里,現在還不知曉。

      但從皇上對自己此次談話的態度來看,怕是會有殊遇。

      至于說最大得益者陳敬軒就更是喜出望外了,據聞兵部有意讓其出鎮薊鎮總兵。

      這薊鎮總兵和漕運總兵官雖然都是總兵官,甚至在品軼上也相同,但是論實權地位就不可同日而語了。

      “東翁的意思是皇上御極之后怕是會一改以往拖沓疲怠之風,只是東翁想過沒有,這等風氣恐怕也不是一日兩日形成,而朝中諸臣已然養成此等習氣,要讓他們改變,何其難?”

      老者倒是對朝廷上下的這等風氣看得很準,這么些年喬應甲也沒對他隱瞞什么,所以許多事情也是坦然而對。

      “除非皇上能獨掌乾坤,對內閣和六部乃至都察院諸位堂官的職位予以大動,否則便是難以持久,甚至反過來還會損傷皇上威信,甚至可能……”

      老者沒有再說下去。

      喬應甲點點頭,“我也就是擔心此等情況,不過我以為以皇上的性格,怕是不會倉促行事,他此次對李三才和我以及陳敬軒在臨清民變中的表現嘉譽有加,怕是也就是有意要向朝中諸人表明一個態度,且看朝中諸人如何來反應了。”

      “可東翁以為皇上這般態度,其結果會如何呢?東翁又當如何?”老者緊追而問。

      喬應甲笑了笑,“先生不是已經看到了么?我已經推薦了此子到青檀書院就讀。”

      老者也笑了起來,看來這位東翁已經打定了主意啊,只是這一路走下去未必平順,沒準兒還會波瀾迭起啊,但他相信自己這位東翁也能預料得到這些。

      ********

      在拿到喬應甲的推薦信之后,馮紫英心里就踏實了許多。

      順天府四大書院,大興那邊的浮翠書院略微遠了一些,而且主要以衛鎮軍籍子弟為主,宛平這三所書院明顯更適合來自北直隸乃至北地幾省的士子們。

      若是要以這些書院的教學質量和學風來說,青檀書院和崇正書院無疑要更好一些。

      但崇正書院已經比較難進了,青檀書院更甚。

      進書院需要先考試,考完試合格之后才成為預備生,一個月預備期學習之后,還有一次正式考試,合格之后才能成為正式學生,而一旦成為書院學生,就必須要嚴格遵守書院規矩紀律。

      相較于崇正書院和通惠書院更為優越的辦學條件,青檀書院更為簡陋,學生不但沒有多少補貼,而且還需要自己動手做一些農活來幫補書院經費開支。

      也不是沒有商賈或者士紳捐贈,但是青檀書院有很嚴格的要求,非青檀書院學子捐贈不得接受,也不接受外部商賈們的捐贈。

      正因為如此,青檀書院辦學就很拮據了,但艱苦的辦學條件反而更容易凝聚學生的心氣,砥礪他們心志。

      正因為如此,馮紫英選擇書院的第一選擇就是青檀書院,而其次才是崇正書院和通惠書院。

      但是要進青檀書院不容易。

      如果是貧寒士子,那么你去拿到一封本省本府的著名士人的推薦信還相對較為容易,但是如果是官宦士紳子弟,則反而不易了。

      那些士人們也很珍惜羽毛,如非真的是十分優秀的士子,他們也不會寫這封推薦信。

      喬應甲這一次居然如此主動積極的為自己寫了這封推薦信,連馮紫英都始料未及。

      他意識到這里邊肯定有些不一樣的內情,但是一時間也琢磨不透,但無論如何這都是一件好事,他都不會放棄。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