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軍事歷史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75節 驚天秘密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75節 驚天秘密字體大小: A+
     

      “父親,您其實也應該感覺到一些才對,咱們武家勛貴太上皇那邊也還有些顏面,但是皇上那里恐怕就未必了。”馮紫英繼續道:“但就算是太上皇那里,我們馮家也擠不進場,排在咱們前面的四王八公之外,都還有幾個侯伯,他們可以優哉游哉的居高位享清福,子侄都能安排妥帖,但咱們馮家取得要去那性命去搏去換,縱使如此,也還要仰人鼻息,所以啊,……”

      馮唐臉色嚴肅起來,深吸了一口氣,“紫英,此話不必再提,為父不會阻止,嗯,支持你去讀書,能讀得出來考上,是你的造化,但你先前提到的卻不能,……,有些情況你未必清楚,……”

      這已經是父親第二次神神秘秘的說這種吞吞吐吐的話了,這讓馮紫英很是好奇又有些不耐煩,“爹,你我亦屬父子,我的性子你知道,不是那種嘴上不把門的人,只有你我二人,又有什么不能言?”

      馮唐看著兒子,猶豫起來,好一陣后還是搖搖頭:“此事我也不確定,不敢妄言,但是我只提醒你一句,縱使皇上對你青眼有加,你也需要把持好,莫要忘乎所以。”

      馮紫英一凜,抬起疑惑的目光看著父親:“爹,您這話什么意思?且不說臨清一事兒還不至于入皇上眼,若然皇上真的看重,這本是我們馮家的福氣,為何你卻這般說?就因為我們馮家是武家勛貴?”

      馮唐張口結舌,憋得很難受,吶吶半晌才道:“紫英,許多事請現在還輪不到皇上做主,哎,……”

      “爹,這我知道,皇上大事兒也還要請示太上皇,但太上皇和皇上亦屬父子一家,這太上皇千秋之后,皇上便能獨掌乾坤,……”馮紫英覺得這里邊應該有什么古怪。

      “紫英啊,太上皇龍馬精神,只怕皇上想要獨掌乾坤還有得等啊,況且,……,有些事情誰又能說得清楚呢?”馮唐最后一句話已經輕不可聞。

      馮紫英悚然一驚,想起前世關于《紅樓夢》故事的種種,盯著父親,“爹,莫不是義忠老親王……?”

      馮唐色變,環顧左右,這才厲聲道:“噤聲!此事你我心里知曉便可,日后休得再提!”

      馮紫英恍然大悟,迅疾連連搖頭:“爹,此事我們馮家決不能參與進去,……”

      “我何嘗不知?你以為你爹真的享受不了清福,非得要去那大同苦熬?”馮唐沉聲道:“這等天家之事,沾上便是禍福難料,馮家沾染不起,我才想要回大同,留在這京里,遲早脫不了身,……”

      馮紫英這才意識到自己老爹也非等閑之輩,早就看出了里邊的兇險,但卻不知道前世《紅樓夢》書中所提及馮家為何最終還是卷入了這等犯忌諱的天家奪嫡之事中去?

      義忠老親王便是前太子,這不是什么秘密。

      前太子是已逝的皇太后嫡子,而且還是嫡長子,原本穩坐太子之位,但皇太后逝去之后,諸子爭奪大位激烈,連太上皇都難以壓制,后來太子因惡了太上皇被廢,才給了其他諸子的機會。

      最終當今皇上在太上皇病重期間得傳大位,只不過未曾想到太上皇最后卻病愈而起,才形成了當下這種尷尬局面。

      這樣看來,只怕是那義忠老親王還有心有不甘,或者太上皇又后悔廢了義忠老親王?只是這等事情還有反悔的余地么?

      馮紫英心里發緊,他本以為自己現在已經可以握得一手好牌,進退裕如,未曾想到馮家與武家勛貴這一黨關聯如此之緊。

      看樣子書中所描述的也差不多,雖說馮家處于這一黨邊緣地帶,但是卻始終未能徹底擺脫,最終還是要被拖進去,但現在他就不能容忍馮家再卷進去了。

      但父親的擔心也不無道理。

      現在皇上很大程度都還只是一個傀儡,大事都還是需要請示太上皇,甚至太上皇還有了一些其他心思。

      前太子也就是義忠老親王在太子位置上坐了二十多年,在皇上登基之前無論是勢力還是影響力都遠勝于如今皇上,雖然因為惡了皇上被廢,但如今只消太上皇流露出些許其他意思,只怕阿附在義忠老親王身邊的勢力就會死灰復燃。

      那么這一局最終會變成什么樣,還真不好說。

      若是一味認定當今皇上才是真命天子,死抱當今皇上大腿,一旦義忠老親王最終翻盤,如同前明景泰帝一般,正統帝復位為天順帝,連于謙那等英雄人物都最終身死,其波譎云詭如何能料到?

      馮紫英可不想當什么像于謙那樣的大英雄,他只想好好的活下去,你別剛抱上皇上的大腿,那邊義忠親王又復位了,那可就慘了,或許不至于身死族滅,但沒準兒就會被打入深淵,終其一生難得翻身了。

      不過無論如何馮紫英都覺得歷史起碼還是《紅樓夢》有這本書的脈絡可循,義忠老親王在書中并未能翻盤成功,那么當今皇上穩坐皇位的可能性應該更大一些。

      若真的是迫不得已二選一,馮紫英覺得還是寧肯選當今皇上,他不認為自己現在就有能力改變什么大勢,起碼十年內都沒有這種能力。

      最穩妥之舉還是距離這場風暴遠一些,如果實在避不了,那就必須要站在勝利者一方。

      “父親,若是這般,那你這外任就真的迫在眉睫了,若是大同鎮去不了,其他鎮如何?”馮紫英問道。

      “大同鎮若是去不了,估計宣府鎮和薊鎮就更不可能了,山西鎮和榆林鎮有些遠了,而遼東鎮現在局勢日趨吃緊,女真人現在野心漸露,你爹我去還有些擔心吃不住勁兒啊。”馮唐在自己面前倒是很實在,沒遮掩什么。

      馮紫英皺起眉頭。

      大同、宣府、薊鎮是防衛京師的三大重鎮,無論是誰當皇帝都首先要把這三鎮軍權牢牢掌握在自己人手來。

      如今朝中仍然是太上皇當政,那么馮唐卻拿不到這個位置,其實也就意味著太上皇沒有把馮唐當成核心圈子里的一員。

      遼東鎮倒是手握重兵,但那里直接面對羽翼漸豐的女真人,老爹有些覺得吃不住勁兒,山西鎮和榆林鎮太偏了,估計老爹不想去。

      “爹,我倒是覺得,若您真的不想去遼東鎮,那么不妨謀一謀山西鎮或者榆林鎮。”思考了半天,馮紫英覺得哪怕是去遠一點兒,那也勝過在這京城里被渾水卷入,至于說自己反正年齡還小,倒是不怕這些,想那太上皇還關注不到自己這等人身上來。

      馮唐也點了點頭,“嗯,若是榆林或者山西,或許還有幾分機會,不過現在也很難說,且看吧。”

      說完了馮唐的事兒,父子倆又說起了馮紫英的事兒,既然打定主意要出去讀書,那么就要盡早物設好合適的書院,只有兩年時間,自然就要抓緊時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