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軍事歷史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73節 只為朝廷,對事不對人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73節 只為朝廷,對事不對人字體大小: A+
     

      盧嵩遲疑了一下。

      張瑾有報告送來,也詳細介紹了此次臨清民變前因后果以及處置情況,盧嵩也能大略了解其中情況,如何既要基本如實的向皇上報告這一情況,又要適度考慮皇上現在的心情,這也讓盧嵩頗費心思。

      “回稟陛下,根據張瑾所報,此次民變時,雖然亂匪未曾傷及漕運諸倉,但那臨清三倉也在亂匪威脅之下,李大人和喬大人也是心憂國事,陳大人勇于任事,……”

      “嗯?”張慎似笑非笑的瞥了一眼這個一直跟隨自己長大的幼時玩伴,“盧嵩,什么時候你也學會了和朕來這一套了?”

      盧嵩脊背一陣汗意,趕緊躬身一禮:“陛下恕罪。”

      “說吧,究竟怎么一回事?”張慎瞥了對方一眼。

      “李大人和喬大人雖然往日有所爭執,但在此次平叛事務上的確較為合拍,據臣查悉,其中亦有一些緣故,……”很顯然皇上已經從其他渠道獲知了一些情況,盧嵩也就不在遮掩。

      “那馮鏗乃是神武將軍馮唐之子,……,冒險潛出見了喬大人,……,陳大人應該是與馮唐有些交情,……”

      “你的意思是這馮鏗說動了喬應甲?”張慎意似不信,“十二歲的少年郎,這般勇武大膽?喬應甲為御史,這等事情本該是李三才統管才對吧?為何他不找李三才卻找喬應甲?”

      “回稟陛下,臣以為,此等情況或許是有人指點,……”盧嵩沉吟著回答道,言外之意也很清楚,有內行點撥了總督和御史之間的關系,不解決御史這一關,此事便難為。

      “喬應甲不是輕易被人說服打動的人吧?”張慎還是對喬應甲有些了解的,這般都察院出來的御史,都非易與之輩,豈是能輕易說動的?

      “臣聞喬應甲雖然為御史,但自稱他為人行事,只為朝廷,對事不對人,……”盧嵩回應道。

      張慎略微一怔,細細咀嚼這句話,若有所思,卻不知道這句話乃是馮紫英在告辭喬應甲時所言,而喬應甲也有所感,便在某個場合下酒后說了出來。

      “些許情況,陛下可以等到李大人、喬大人入京之后,當面詢問便可知曉。”盧嵩也不敢把話說死。

      畢竟這也是張瑾他們從各方渠道打探而來,若是這些人在皇上面前又換了一番說辭,那倒還真不好說了。

      皇上御極不久,朝中班底基本上還是太上皇留下來的老臣,盧嵩觀皇上目前的做派,基本上還是大事都要送本到大明宮那邊去,所以許多事情皇上也是難啊。

      “朕記得那馮唐可是馮朝宗之子?”殿中安靜許久,張慎才悠悠的問了一句。

      盧嵩一愣之后,才道:“回陛下,馮大人正是前一品耀武將軍馮殿倫之后,馮朝宗三子,其長兄馮秦元熙二十二年戰死韃靼人寇邊的呼倫塞一戰中,二兄馮漢在元熙二十八年因病歿于大同鎮任上,馮唐方才襲爵,前年因御史彈劾其驕橫跋扈,擅其邊釁,所以免官,現賦閑在家。”

      張慎臉上露出回憶的神色,目光也變得有些悠遠,“呼倫塞?這么一說我倒是有些印象了,當年我奉父皇之命巡邊,正趕上了呼倫塞一戰,韃靼七萬鐵騎席卷塞外,朝廷邊軍寡不敵眾,多處關隘被突破,那馮秦率軍阻擊韃靼人精銳三日,所率八千勁旅僅存兩千余人得以回返,但全賴這一戰擋住了增援韃靼鐵騎,朝廷大軍方才能擊退意欲突破的韃靼人主力,……我記得此役馮秦雖然戰死,但是朝廷也是賞賜了其一爵位?”

      盧嵩在來之前就已經對馮家情況做過專門了解,他知道這位主子素來精細,這等細枝末節恰恰是這位主子最愛詢問的,以顯示他體貼下情,所以便徑直回道:“當初朝廷賜其子云川伯,只不過其子當初年幼,后也不幸夭折,所以……”

      張慎微微皺眉,這等絕后而導致爵位未能承襲可謂是最可惜的了,只不過一般人家都會從兄弟那里過繼一個過去庶出子,“那馮家難道就沒有過繼一子給馮秦?”

      “回陛下,馮漢無子,馮唐亦只此一嫡子。”盧嵩回答道:“馮漢元熙二十八年病歿時,朝廷也曾追封,只是馮漢無子,后便由馮唐承襲神威將軍并晉升為三品將軍。”

      張慎也有些感觸,邊塞宿將往往都是子承父業,但瓦罐不離井口破,將軍難免陣上亡,這等事情也是難免,只不過馮家一脈三兄弟,兩兄弟都死于疆場,現在只有唯一一個健在,而且只有一個嫡子都還尚未成年,還是難免讓人有些唏噓。

      “那馮鏗現在國子監讀書?”張慎又道。

      “是,今年初開始在國子監讀書,聽聞此子讀書還算刻苦,有意要參加后年鄉試。”作為錦衣衛的指揮同知,盧嵩對這些情況的打探早就做到了前面。

      “唔,朕知道了。”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搖了搖頭,張慎遲疑了一下,“你查一查,馮唐此人在大同那邊口碑,不,算了,等等再說。”

      *******

      馮紫英回到家中時就明顯感覺到了府中的氣氛不一樣。

      書院一事是當務之急,后年便是秋闈大比之年,對自己來說,只有兩年時間的讀書時間,雖說自己從六七歲時家中就聘請有塾師教授自己四書五經,但是鄉試的競爭程度在前世中馮紫英也就知曉,相比于現代的高考,不可同日而語。

      雖說這個時代的讀書人數量很小,但是仍然是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的陣勢,因為在這個時代,真的是考過了鄉試,中了舉人,基本上就是魚躍龍門了,縱然考不起進士,但是一個舉人身份,足以讓一個人,乃至他的家庭發生徹底變化,直接從普通人進入了特權階層。

      這比起考起一個北大清華都更足以能改變一個人的一生。

      馮紫英這具身體的記憶力和思維都不算差,五六年的四書五經學下來,基本底子還是有的,現在無外乎的就是要尋找到一個優秀的老師來有針對性的進行學習和復習,目的就是一個,為鄉試做準備。

      而且在順天府還有一個優勢,那就是京師城下,鄉試名額相對較多,主要是針對在寄籍在京的士人不少,這些人多是官宦子弟,亦有部分通過其他渠道來寄籍,這等情形下,順天府每一科的名額就比其他要多不少。

      京師書院不少,但以城外居多,像順天府的宛平、大興兩縣地處京畿,有幾家書院都頗有名氣。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