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軍事歷史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70節 吊打,碾壓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70節 吊打,碾壓字體大小: A+
     

      馮紫英也沒料到賈寶玉這廝居然還能如此臨場發揮一下,給自己來一招背刺陰招,若非自己對此事早就有打算,一時間恐怕還真的不好分說。

      “寶兄弟說得也是,這國子監不比二三十年前了,嗯,用一個詞兒來形容吧,龍蛇混雜,祭酒大人還是很敬業的,只是這國子監里生員來歷復雜,不少捐監蔭監和貢監的確都不是沖著來讀書的了,不少舉監也是心不在焉,所以請假者眾,很大程度也淪為了一個混日子的所在。”

      馮紫英很坦然的回應讓廳堂里的一干人都吃驚不小,連賈璉也是側目而視。

      “不過,我倒是覺得,這在哪里讀書其實主要還是在于個人本心,若自家心中全無讀書心思,只圖廝混享樂,便是把三鼎甲請來日日守著陪著授課教書,只怕也是無濟于事,若是自身志存高遠,心有忠君報國之念,我想那便是荒郊野地,鑿壁偷光,囊螢映雪,那也是能讀出來的。”

      若是要玩心靈雞湯和高大上這一類的玩意兒,馮紫英上輩子可真的是沒輸給人過,隨便信手拈來也能吊打十個賈寶玉。

      這還沒說賈寶玉自己本身就持身不正,成日廝混嬉玩,哪有資格來說別人。

      馮紫英這一番話說得恢弘大氣,無暇可擊,連史老太君都忍不住輕輕點頭,那邢氏王氏也是默然無語。

      如李紈、迎春、探春和惜春幾女都是目放奇光,望向馮紫英的神色都不一樣了,至于說林黛玉更是一雙妙瞳已然鎖在馮紫英身上難以放開了。

      倒是那王熙鳳的目光里多了幾分耐人尋味的意思,似乎是覺察到了這番話好像也有點兒針對賈寶玉的味道,嬌笑一聲打破有些凝滯的氣氛:“看樣子大郎是準備在國子監里好生讀書,日后也要考個功名出身?”

      “考個功名出身固所愿也,只是卻也未必一定要在國子監里讀書,我去國子監也是父親的意愿,但如今國子監情形,允許各自回家或者到書院里讀書,只需每月月考和需要歷事時再回去便可。”馮紫英淡然笑道:“所以我此次回來之后有意就近尋個書院,好生讀書。”

      “哦?大郎也要尋個書院讀書了?”賈璉不愧是好兄長,立時來一記神助攻,“先前二叔也在說要為寶玉尋個讀書的合適地方,在家里塾師始終不盡人意,……”

      “是么?寶兄弟這個年齡也的確可以讀書了,不如與愚兄一道,愚兄先尋個合適書院,你我兩兄弟一并入院讀書,你看如何?”馮紫英一臉期待,笑著關心的道:“到書院里,你我兩兄弟亦可懸梁刺股,并肩苦讀,沒準兒也能成為一番佳話,不如我去稟告政世伯,……”

      賈寶玉背心一陣惡寒,他是自家知道自家事,這也要讓他關在書院里苦讀,還不如直接殺了他,他聽過璉二哥蓉哥兒說起讀書的苦處,哪里有日日在府里和姐妹們頑耍來的舒心?

      只是這等情況下面對老祖宗和母親的目光,他又不敢直接拒絕,心里更是把馮紫英恨得咬牙切齒,你要去當個餌名釣祿的祿蠹,為何卻要把自家拉上?

      倒是王熙鳳心思剔透,一眼就看出了臉色煞白的賈寶玉心里想什么,再看到自家姑母臉色復雜卻又不忍的表情,自然明白姑母所想,笑著插言道:“馮家大郎怕是都要十三歲了吧?這寶玉尚未滿十歲,這也太小了一些,若是到那書院里去苦讀,只怕身子骨弱了點兒,一旦染個時疫瘡病,這身子骨也吃不消啊,還不如等幾年,再來安排,……”

      王熙鳳的話無疑給了賈寶玉一個極好的下臺臺階,只是面對馮紫英和林妹妹,他自己卻不能慫了,昂著頭道:“我身子骨倒也沒大病,若是去那書院也不是……”

      “那寶兄弟真的愿意去?我可就去向政世伯稟說了,……”早就看穿了賈寶玉色厲內荏的底子,馮紫英也知道此時賈府是不可能讓賈寶玉外出去書院讀書的,便是走讀都不可能,所以也只是逗笑戲弄對方。

      賈寶玉臉一白,身體一僵,還真怕這馮紫英不依不饒的去找上自己父親說道此事,自家父親希望自己讀書的迫切心情賈寶玉再清楚莫過了,萬一真的要讓自己跟著去書院讀書,那才真的是裝逼不成日了狗了。

      瞥了一眼賈寶玉,馮紫英內心狂笑,讓你裝,再敢裝逼,自家就真的涎著臉去找那賈政說和一番,定要把這賈寶玉嚇個半死才行。

      還是王熙鳳出面解圍,她倒是這個表弟兼小叔子十分看顧,“寶兄弟快莫說這等渾話了,這身子骨的事兒豈能當兒戲?真要有個頭疼腦熱的,豈不是讓老祖宗擔驚受怕?”

      史老太君何等人,自然也明白其中故事,擺擺手道:“寶玉讀書的事兒還是等兩年再說,這兩年還是就在府里讀書吧,讓他老子再去請個好些的先生便好,……”

      這一番暗含機鋒的說話下來,無論是王熙鳳和幾個老的,還是幾個年輕小姐妹都見識了馮紫英的厲害。

      想想也是,這等人能在臨清民變危難之際處變不驚的應對下來,而且干得如此漂亮,豈是一番言語能難倒的?

      賈寶玉在他面前裝逼挑釁也不過是自取其辱罷了,而馮紫英似乎也完全感覺不到這內里的其他,仍然笑著和賈寶玉拉著家常,勉勵他待幾年大一些便一道來書院讀書,這份氣度倒是讓史老太君和王熙鳳都更高看了馮紫英幾分。

      面對馮紫英居高臨下卻又“親和熱情”的“鼓勵”,賈寶玉再無復有先前的挑釁姿態,只能唯唯諾諾的勉力應和,其內心的苦澀卻是無人能知。

      這個話題扯開不提,老太君問起了當日的情形,馮紫英也實實在在的簡單介紹了當日情形,他倒也沒有刻意夸大自己如何勇武過人,只說當日那種情形下,若是不去尋救兵,那教匪若是長久不走,只怕密室里的人要么就得要餓死,要么就只有屈身從賊,所以他也是迫于無奈只能這般冒險。

      至于說到了東昌府如何說服漕運衙門一幫人,馮紫英就沒有多說,只說找了與自己父親有交情的總兵官,說動了總督和御史,便出兵了。

      這廳中都是婦道人家,自然不太清楚朝廷尤其是漕運衙門中的運作,而賈璉也從未在衙門里干過,一樣不清楚內里的實情,所以馮紫英這番話倒也合情合理。

      馮紫英也提及了那薛家的薛峻,免不了也引來了王氏的一陣詢問,了解到薛家近況,不無唏噓感慨,大概也是在為那喪夫的妹妹薛王氏擔心。

      幾個婦人七嘴八舌的問了一些事情之后,老太君才讓林黛玉正式起身道謝救命之恩,免不了又是一番推讓,終究還是讓林黛玉正式的行禮致謝,馮紫英也只能受了,畢竟這救命之恩非比尋常,再是通家之好,也要另說。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