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軍事歷史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68節 斗嘴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68節 斗嘴字體大小: A+
     

      “想想也是,也不過就比我等大上幾歲,哪有如此本事?怕也是以訛傳訛的居多。”

      見自己這個表妹話里話外都是有些維護這馮家哥兒,雖說這年齡還不懂男女之情,但是這位寶二爺還是有些不忿。

      “我說的以訛傳訛是指他的個頭,但他所作的一切那可不是假的,在那臨清州里,漕運衙門和龍禁尉的人都是贊不絕口,先前老祖宗和二嫂子不也說連朝廷里都知曉了么?”

      林黛玉語氣越發素淡,搖了搖手中團扇,“莫不是寶二哥覺得小妹我也在信口雌黃不成?”

      語氣雖然沒有什么變化,但是聽在賈寶玉耳朵里卻是格外不得勁兒,但是見這位天仙般的林妹妹目光卻早已經望向老祖宗和二嫂子那邊,半點也不落到自己這邊,心里也越發覺得沒趣。

      若要拂袖而去,卻又有些舍不得,大臉盤子只得訕訕一笑的應道:“妹妹說的是。”

      旁邊在一旁的少女見自己兄長在這位林姐姐面前吃癟,心里好笑,卻也有些不悅,假意笑著插話。

      “二哥這話就沒的分寸了,馮家哥兒是林姐姐救命恩人,怎地這般說話?林姐姐,你也莫生氣,我二哥其實早兩年也是見過馮家哥兒的,我也見過,當初也沒見著他如何,沒想到如今卻做出這般大事來。”

      “我生哪門子氣啊,信不信也由人。只是那等事情擺在那里,朝廷自有道理。”

      林黛玉何等聰慧,自然聽出了這位探春妹妹維護自家兄長的意思,語氣也越發平和。

      “想想也是,那等年齡,一般人都還在父母膝下承歡,嬉笑玩鬧,何曾想過有如此壯舉?自是難以讓人信服。”

      前一句話有些刺人,但是后一句話卻又圓回來,但圓回來的話語里也隱含著幾分其他意思,讓人既有所悟,又難以多說其他。

      賈寶玉還有些懵懵懂懂沒聽明白,只能陪著傻笑,倒是探春卻已經聽出了這位林姐姐話語里的機鋒,眉頭一簇,卻又不好再接話,再要說下去沒準兒就要傷了二人情誼。

      她已經看出來自己二哥哥怕是對這位林妹妹極有好感。

      雖說現在年齡還早,但日后的事情誰也說不清楚,自己這個當妹妹的若是摻和其中,只怕反為不美,這對歡喜冤家也就由得他們去,索性就閉口不言。

      馮紫英到賈府時,已經是巳時了。

      賈璉親自到門口接到。

      要說馮紫英對賈家里也就是對賈璉最熟悉了,前兩年來賈家也是和賈璉接觸。

      當然那個時候馮紫英年齡太小,賈璉也未曾將馮紫英放在心上,但現在不一樣了,尤其是聽聞連朝廷都知曉了馮紫英的壯舉,而且這一兩年不見,馮紫英個頭猛長了一截,已然不比賈璉矮多少了。

      尤其是那股子淵渟岳峙的氣度,更是讓賈璉很有些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的感覺。

      一番寒暄之后,賈璉才算是真正接受了這個現實。

      現下看來這馮紫英言談舉止甚至比起隔壁府里比馮紫英還大上幾歲剛娶了親的蓉哥兒更見氣度,嘖嘖贊嘆之余也是先行道謝,也代表自家父親和叔父表達了心意,點明說老祖宗要見一見這位馮家三郎之子,小時候也曾經是抱過他的。

      馮紫英沒想到還有這一出,自己小時候居然還被那位史老太君抱過,這卻真是一件稀罕事兒。

      看樣子馮家原來的確和賈家還是走得比較近乎,只不過這么些年來才漸漸少了下來。

      賈璉代賈赦和賈政表示了謝意,而現在卻要引自己去見那賈家的老祖宗——史老太君,也不能說賈家沒給足禮遇。

      賈赦、賈政是長輩,且有官身在身,專門來見自己這個未成年的小輩,的確有點兒不合適,有賈璉這個捐官同知的平輩來表示謝意,另外還有府里的最尊長一見,倒顯得賈家在這方面很是講究。

      “璉二哥太客氣了,一晃有兩年了,二嫂子可還好?”

      馮紫英對賈璉印象不壞,起碼覺得他比賈寶玉強,好歹也能幫榮寧二府做點兒事兒,林如海病故之后也只有賈璉能幫著林黛玉回蘇州辦理喪事,換了向賈寶玉之流,便是年齡和賈璉一樣大,只怕也是束手無策的。

      “還好,待會兒你二嫂子也在,幾個姊妹都在呢。”賈璉也不經意。

      聽聞馮紫英要來拜會老太君,幾個女孩子都想要看看兩年前毫無耀眼之處的馮紫英怎么就能一下子如此熠熠奪目了,加上馮紫英年齡也小,又是通家之好,倒也無礙。

      “哦?”這年頭禮教大紡雖然不及前明前宋那么嚴格,但是在大戶人家還是很講究的,不過年齡還小,又是一大家子相見,有長輩在場,所以也沒什么。

      馮紫英只是沒想到賈家屋里的幾個姊妹都會在,也就是除了林黛玉外,三春弄不好都在。

      “走吧,老祖宗都等急了。”賈璉一揮手示意,“這邊走,大朗怕是許久沒來我們府里了吧?”

      “有兩年了,路都有些不記得了。”馮紫英一邊左右打量,一邊緊隨而走,“好像是兩年前跟隨父親來過一回,那時候年幼也還有些懵懂,不懂事兒,還是璉二哥帶我過去的。”

      “呵呵,你記得就好,日后若是大郎發達了,可莫要忘了你璉二哥。”賈璉笑呵呵的道。

      “璉二哥說笑了,再怎么也不能忘了璉二哥的情誼。”馮紫英也打著哈哈。

      從榮國府西角門進入榮國府大院,沿著青石板徑,偌大的正院怕是有一射之地,敞亮無比。

      和儀門平行有兩處小角門,再進入就算是進入二進了,但賈璉卻沒有領馮紫英進二進,而是沿著東面的一處院落外一直向前,沿著一處小門進了一段夾道。

      怕是走出了十余丈,方才看到一處垂花門,進去便是一處小院,又再過穿堂,又是一個格外雅致的院落,當面便是一處三間廳房,單從那窗欞木門的雕工漆色便能看得出端的不凡。

      馮紫英估摸著也應該到了,這一路行來繞得他都有些眼花,而且這明顯應該只是榮國府西面的一處,尚未真正進入榮國府的正院,這都走了好一陣,這算下來榮國府怕是占地不下百畝?

      馮紫英看見屋外游廊兩邊站著一大堆丫鬟婆子。

      婆子們藍衣烏布,垂頭屏息,丫鬟們卻是一色青綢掐牙白的裝束,但在花色細節上又各有各的不同,姿容俏麗,婀娜娉婷,單單是這一出就要比自家府里的氣象格局高出不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