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軍事歷史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64節 家族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64節 家族字體大小: A+
     

      “兒啊,怎么突然想起問這個,家里的事情我也沒怎么問,都是你姨娘在管,你蘇姨娘和謝姨娘也各管一攤,每季報賬,每年算賬,怎么了?”馮母笑了起來,“莫非準備讓娘要把家里這些交給你不成?就算是你要成親,那也得要兩年,新婦要接手,也要學學吧?”

      “不是,兒子是在考慮,咱們在京里坐吃山空,尤其是父親那邊近期消耗甚大,若是再不開源,怕是這等生活是難以維系太久啊。”馮紫英想了一下,還是和盤托出。

      “另外兒子這一趟回了臨清,發現馮氏一族在臨清已然沒落,雖說還名列三大家,但實際上與周家、任家相差甚遠,馮氏其他幾房已然淪為了尋常人家,從事賤役、幫傭者甚多,甚至不少子弟有雞鳴狗盜之行,臨清州府章府尊和何推官言談間都甚是遺憾,這還是當著兒子的面,沒準兒轉過背,恐怕就是輕蔑和不屑了。”

      馮母臉色頓時難看起來。

      馮家雖然離開臨清多年了,但是誰都知道馮家能名列臨清三大家,就是公公這一支從龍打下了偌大基業,但是公公已經去世,而大伯二伯都已經過世的情況下,馮家家門振興其實都落在了自家丈夫身上。

      這馮氏一族要振興其實不是那么簡單的事情,這就涉及到大量的開銷,祖宅的修繕甚至興建,馮氏宗祠的擴建,還有馮氏一族子弟的讀書求學乃至上進,這些都是事兒,可馮家在臨清那一兩百畝地和幾個商鋪哪里撐得起那么大開銷?

      馮佑回來之后已經隱約提起過自家兒子在臨清的所作所為,這讓馮母就很不高興。

      當然她不會怪自家兒子,而是怪馮佑為何不阻止鏗哥兒的行為,現在兒子又提起這事兒,不能不讓馮母感覺到有些不一樣了。

      馮母也知道這等情況下,怕是有些事情也是回避不了的,若是臨清三大家的名頭在自家丈夫身上失去,只怕日后丈夫走到哪里都是要被戳脊梁骨的,這也是不能接受的。

      見母親不語,馮紫英也知道自己的話是打動了她的心思,繼續道:“父親算是咱們這臨清馮氏一支的頭面人物了,大伯二伯都不在了,蘇州馮氏那邊太遠,我們好像也沒太多聯系,日后無論是臨清這邊還是蘇州那邊提起咱們北地馮氏,恐怕都會先把父親盯著,所以這事兒父親和母親還是需要斟酌一下。”

      馮母猶豫起來,似乎也覺得兒子的話語不無道理,這北地馮氏一族似乎就看著自己丈夫這一支了,若是馮氏就此沒落,日后怕是所有族人都要罵的。

      “兒啊,現在家里的情況你也清楚,你爹現在還賦閑在家,想要重回大同遙遙無期,這銀子水一樣的使出去,卻沒見個回音,若是單靠著現在家里這點兒支撐,怕都難以持久,若是再有其他花銷,只怕就更難了。”

      馮母嘆了一口氣,“要說咱們家里都算比較省的了,你看看人家家里,不說其他,就說錦鄉侯、壽山伯、景田侯這些家里,哪個家里不是一兩百號人養著?出門風風光光,哪像咱們家里這般省吃儉用,出門精打細算?我還琢磨著實在不行,就再放點兒人出去,也省幾個。”

      馮紫英無語,就自己家里這樣,還叫省吃儉用精打細算?

      當然你要和賈家王家這些家里比肯定不如甚多,但是人家枝蔓繁多,又是一門兩國公,或者人家現在就是京營節度使兼兵部右侍郎,你能比么?真不一樣啊。

      “母親,咱們也不能和別人比,俗話說好,看菜吃飯,量體裁衣,父親現在還賦閑,家里也有百十號人要養著,而且越是這個時候越是不能隨便裁減人,否則這流言蜚語出去,還得把咱們馮家埋汰得更不像話。”馮紫英趕緊道。

      這個時代可不比后世,打發人走人簡單,但是這背后酸話那可就真的相當毀人了。

      這要傳出去馮家連仆人婆子丫鬟小廝雜役都養不活了,那說明什么,只能說明你這家要垮了,尤其是你是簪櫻之家累世幾代的勛貴,不是某些想要沽名釣譽的文官,就更容易被視為家族沒落的征兆。

      馮母沒想到自己兒子居然想得這么深遠,好生一想,還真的是如此,讓她也是出了一身冷汗。

      她還真打過這個主意,家里八九十號人,吃閑飯的恐怕也不少,打發出去一些也說得過去,但卻沒想到這一層。

      “兒啊,以你之見,現在當如何?”段氏慢慢琢磨出來自家兒子怕是有些想法才會專門來找自己說這番話。

      丈夫不管事情,也只知道家里每年營生收入和開銷的大概,都是她和妹妹在管,但丈夫現在開銷大,營生卻不比原來有什么變化,這就不得不多考慮了。

      若是丈夫真能復起也就罷了,但現在看起來還沒有準信兒,而且兩三年自家兒子又說要面臨這議親成親的事兒了。

      若是娶了新婦,這宅院肯定就小了。

      原來也和丈夫商量過,把后邊再擴一擴,隔壁的那一處破落院子如果可以的話也買下來最好,加上重新修建布設,這一來二去花銷可就海了去,估計沒十萬八萬打不住。

      想到這里段氏也有些犯愁,這都是擺在明面上實打實的花銷,還沒算各種預想不到的支出,每年這一大家子的開銷那么大,收入卻始終不增,這就是大問題了。

      “母親,其實也很簡單,開源節流,但節流對于現在咱們家來說,很容易出問題,若是父親被朝廷大用的時候節流裁人都都還是個好事兒,但現在絕非合適,甚至咱們還得要適當添補的人手。”馮紫英不慌不忙的道:“最好的辦法就是開源,咱們不能老是守著這一畝三分地的營生上,還得要另外找些門路謀劃營生,才能維系馮家不倒。”

      “看來你是找到什么路子了?”門外傳來馮唐的聲音,顯然是剛起床就過來了。

      馮紫英趕緊起身行禮,“父親。”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