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軍事歷史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60節 馮府生活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60節 馮府生活字體大小: A+
     

      馮紫英對自己父親的觀點很是不解,怎么還老是抱著這種囿于小圈子的故步自封心態?

      他對林黛玉針沒興趣,這丫頭現在看來純粹就是一個學齡兒童,半點都看不出姣花照水弱柳扶風的妖嬈風流,以他現在的心態也委實沒那個興趣。

      但是他對自己父親的這種自我封閉心態很反對,忍不住插嘴道:“父親,恐怕不是吧,賈家去了的珠大哥好像就是找了金陵國子監李祭酒的女兒吧?賈家怎么就能如此開通?”

      馮唐卻想偏了,皺著眉頭道:“紫英,你莫不是真的看上了林家小姐?只怕是人家林家也未必愿意同意這門親事,你別看到賈家女兒嫁了他,那不一樣,那個時候林如海也不過是一個舉人,祖上也不過是沒落的列侯,現在他官居巡鹽御史,便不一般了,要么就是和朝里某位同僚結親,要么就會尋個有出息的文人士子招贅為婿,……”

      “父親,你想太遙遠了,那林公也未必如你所想這般狹隘。”馮紫英也懶得多分解,“這事兒就不必再提,我現在的心思就是讀書,還有兩年時間,我打算好好的去尋個好老師,讀讀書。”

      在父親書房了呆了半個時辰,馮紫英才出來。

      他能感覺得出來,老爹對自己的一些意見不太認可,但這已經是一個很好的變化了,起碼已開始正視和重視自己的意見了。

      萬事開頭難,前世中他對紅樓中的這些家族和人物還是略有知曉,馮家似乎是和四大家族同氣連枝,結果都不太妙,尤其“鐵網山打圍”事件更是成為紅學中的一個爭論焦點,衍生很多版本。

      但今日他已經看出來了,老爹依然堅持武勛貴族這一個群體不放,哪怕是這個群體內部其實嫌隙甚深,馮家也有點兒被邊緣化的感覺,但老爹還是沒有跳出這個窠臼的意愿。

      這可能是已經養成了習慣,難以擺脫對這個群體的依賴性了。

      老爹最后欲言又止的神情讓馮紫英意識到恐怕這里邊還有一些隱情,老爹也非那種毫無頭腦的粗漢,從自己的感覺來看,他其實也意識到了一些東西,但不知道為什么卻不愿意做出改變,或者說還對有些東西抱有希望,這也是馮紫英最疑惑的。

      不過現在他也沒太多心思來像這些,四大家族也好,武勛群體也好,短時間內還不會一下子就垮下去,自己還是忙自己的前途才是正經。

      記憶中的馮府印象在船上的時候都有些模糊了,但是一回到府中,很多印象就一下子清晰起來了。

      馮府規模不大,但是格局依然沿襲了許多貴族大家的架子,畢竟都是傳統武勛家庭。

      石獅子大門,兩邊也都有角門,平常出入都是從角門。

      東角門進去靠右邊就是就是馬房和車院,用一順桶脊青瓦檐的白墻隔開,外邊更是栽了一排一丈多高的青檀樹,一個拱形大門可供進出車院,平素要出門套車便是在這里。

      西角門進去之后是一順廂房,則是夜里輪值守夜的仆役們的臨時歇息之地,在往后便是一處雙扇木門,這是馮父的書房院,背后這一片便是馮氏宗祠。

      馮紫英對此印象頗深,小時候犯了大錯便會被父親拎著到宗祠里好生教育一番,免不了皮肉之災。

      正面大門一個半箭之地的儀門,進入之后便是二進院了,正對著的是大廳,正廳背后處有暖閣,穿過暖閣,便是內廳。

      這一處內廳便是先前馮父馮母召見馮紫英的所在了,這是馮家主要人物商量重要事情所在,尋常仆役一般是不允許隨便進入內廳的,只有馮父長隨親隨和馮母的貼身丫鬟以及馮紫英身邊人和專門負責打掃的人才能進入,其他人都只能從內廳兩側小門繞行。

      再往后就是三進院,內儀門旁邊有一處穿堂,可以直通右面的側院,馮母、三位姨娘的居所都在這側院里,除了馮母有一處規模較大的院子外,三位姨娘亦有自己的小院,其中最疼馮紫英的段姨娘,也就是馮母堂妹的小院緊貼著馮母的院落。

      馮紫英的居所也是一個小院,在母親和姨娘們院落的前面,與仆役們的院房隔著一道狹窄的夾道。

      “你就聽任少爺去瘋?走的時候我怎么和你說的?你耳朵里塞棉花了?”

      一個清脆的聲音正在小院里斥責著誰,“枉自少爺平素對你那么好,這種事情你為什么不去?連人家一個小乞丐都知道知恩圖報舍命一行?你呢?”

      “云裳姐姐,連佑叔都被少爺給說服了,我,我真的……”瑞祥的聲音顯得狼狽不堪,甚至還有點兒哭腔了。

      “你,你什么你,你就是膽小如鼠,怕死!少爺都能去,你不敢去?你不是平素上樹掏鳥下河撈魚啥都敢么?怎么這個時候就縮著腦袋了?”

      那個悅耳的聲音在空氣中蹦跳著迸發而出,讓整個小院里沒來由的多了幾分清涼爽利的感覺。

      “專門讓你守著少爺別出事兒,這可倒好,出去一趟,就弄出這么大動靜來,佑叔都被老爺責罰去城外守莊子去了,我看你甭想在府里呆了,趁早打發出去,城門洞里去要飯吧!”

      “云裳姐姐,真不是我不去啊,我去了也不行啊,佑叔說多一個人就多一分暴露的危險,那小乞丐是本地人,他地頭熟啊,沒他少爺也出去不了啊。”瑞祥真的著急了,幾乎要哭出聲來,“我不是沒想陪著少爺去,但根本就不行啊。”

      馮紫英也有些好笑,這瑞祥其實就比云裳小月份,平時在外人面前可是吆五喝六,人模狗樣,但是在云裳面前幾乎就像是老鼠見了貓。

      云裳也比自己還小一個月,但是這教訓起人來可是半點不饒人,馮府里邊是有名的潑辣精細。

      “哼,我看你是根本沒膽去,怕是早就嚇得瑟瑟發抖了吧?”少女語氣里充滿了輕蔑,“你就是嘴尖皮厚腹中空,平時鬧騰比誰都厲害,真要上陣了卻是半點兒都幫不上忙,少爺這一次也是所幸沒出事兒,若是出了點啥差池,我看你還有臉回來不?”

      “云裳姐姐,我知道錯了,下一次無論如何我都要跟少爺走到一起,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皺皺眉頭就是小鱉養的!”見少女口氣略有松動,瑞祥趕緊遞話:“云裳姐姐的話我已經記在心上,再也不會忘記,哪怕少爺打死我,我也得跟他在一塊兒。”

      “這次就繞過你一次,再有下次?根本沒有下次了,你記清楚了。”少女心里又有些擔憂起來,“聽太太說,少爺又被老爺叫去書房了,這么久都還沒出來,莫不是老爺還在責怪少爺?”

      “云裳姐姐,不至于吧?少爺不是平安回來了么?”瑞祥也有些惴惴不安,馮佑都受了懲罰,他這個隨身小廝只怕也跑不落,云裳姐姐罵一頓都是輕松的,老爺太太要懲罰起來,那就難受了。

      “你以為平安回來了就行了?少爺這一次如此魯莽行事,這一次僥幸沒事兒,下一次呢?哪有每一次都能幸運的,我倒是覺得老爺好好教訓一下少爺也是好事兒,……”少女聲音突然提高幾度,“誰讓他和你一樣都是不聽話不省心,……”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