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軍事歷史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58節 渾水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58節 渾水字體大小: A+
     

      馮紫英略微一愣,他以為這應該是太上皇遜位之前確保自己仍然可以控制局面之舉,但沒想到卻是新皇登基之后的任命,這卻有些意外。

      畢竟對朝中之事了解太少,但馮紫英還是可以肯定,這王子騰起碼現在應該不算是皇上的親信,太上皇時候能執掌京營三大營,那肯定是太上皇的心腹才對,除非他用實際行動向新皇效忠,否則他這個兼任兵部右侍郎不能說明什么。

      “然后皇上又任命了張景秋張大人接任兵部左侍郎?”馮紫英進一步問道:“那父親覺得這是什么意思呢?在蕭大人主要心思放在刑部上時,皇上先任命了王公兼任兵部右侍郎,然后又讓張公接任兵部左侍郎,這意味著什么?”

      馮唐沉吟不語。

      兵部尚書并未易人,但實際上兵部左侍郎已經主要負責兵部事務了,而京營節度使兼任兵部右侍郎更像是一個榮譽和安撫。

      事實上在左侍郎比較強勢且兵部尚書又不怎么管事兒的情況下,右侍郎是很難有多少發言權的,而且這還是一個兼任的右侍郎。

      大周規制,京營節度使例由武勛親貴擔任,但由文臣中的兵部尚書或者侍郎協理戎政,實際上掌握著京營三大營的實際調兵權。

      王子騰兼任了兵部右侍郎是一個比較奇怪的任命。

      以前的確有先例,但那都是兵部尚書或左侍郎協理京營戎政情況下,為了安撫武勛親貴給的一個兼職虛銜,以示榮寵,但現在兵部尚書目前明顯不可能負責兵部事務,而左侍郎需要負責兵部日常事務情況下不可能再協理京營戎政,王子騰這個任命就有點兒耐人尋味了。

      馮唐慢慢將頭轉過來,看著馮紫英:“你的意思是皇上有意如此,以示對王子騰的信任?”

      “我不知道。”馮紫英輕輕的道:“但兒子知道,需要特別向朝廷上下顯示的信任,往往就是一種不信任的表現,真正的信任往往是不用什么來證明或者昭示的。”

      馮唐目光一動,話語在嘴邊又咽了回去,兒子隱藏的話就是這是在做給太上皇看,安太上皇心,但皇上為什么要這么做?

      搖了搖頭,馮唐深深的吐出一口濁氣,手掌按在書桌上,“紫英,那你覺得我如果要復起重返大同,該如何行事?”

      這個時候馮唐終于相信了馮佑所言,自己這個兒子某些方面的本事似乎突然在經歷了這半年的種種之后開始迅速展現出來了。

      “父親,這我就不知道了,但我知道如果兵部左侍郎張景秋那里沒有說和好的話,那么您這個大同總兵不做也罷。”馮紫英很冷靜的道:“我知道您肯定有門路能找尚書大人同意,再有王公的支持,復任不是問題,但日后呢?您這繞過了張大人,而張大人卻是皇上欽點的左侍郎,以后您可能會更難熬,也許明年您就又得罷官,甚至結果會更糟糕。”

      馮唐臉色冷了下來,“那依你之見是如果我要出任大同總兵,就必須要讓張景秋點頭,但紫英,你不明白這里邊的情況,這很難。”

      馮紫英心中冷笑,這有什么不明白?

      馮家并不得皇上信任罷了。

      這種情況的確也不是一下子就能解決的,武勛歷來是太上皇的基本盤,現在新皇登基,自然也要開始培養屬于自己的基本盤,原來的要么投效,要么邊緣化,要么就成為眼中釘除而后快。

      要說投效不是不可以,問題是現在太上皇還在,而且皇上很多事情還要仰仗,很多人還在觀望,同樣對皇帝來說很多事情的處置上也就有點兒投鼠忌器了,所以這種尷尬局面才是最讓人煎熬的。

      不過馮家還暫時算不上要除而后快的眼中釘,因為層次略微低了一些,而且還是在太上皇在的時候就被罷官免職了,現在謀求起復也是沖著太上皇這邊的關系去的。

      只不過現在皇上已經開始著手培養自己的班底人手,恐怕任何重要一些的位置,尤其是涉及到軍權方面,就難免要慎重了。

      “父親,我的意思,咱們還是先緩一緩,您是在太上皇時候被免職的,太上皇那邊肯定多少對您有些不太滿意。”馮紫英斟酌著言辭,“雖然我不知道您因為什么緣故被罷職,但像九邊總兵這樣的位置,沒有太上皇點頭,內閣和兵部肯定是罷不了的。”

      馮唐被免職也是兩年前的事情了,那時候馮紫英也才十歲不到,自然不清楚里邊的實情,不過馮唐現在覺得有必要向自己兒子透露了,自家兒子今日表現出來的早慧,完全當得起神童了。

      “紫英,其實也不是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你爹我當大同總兵的時候,擋了某些人的財路。”馮唐冷冷的道:“邊墻內的有些人和塞外的韃靼人眉來眼去有些不清不楚這不是什么新鮮事兒,兵部職方司和錦衣衛也都知道,但大家心里都有一道線,都得守著這個規矩。”

      馮紫英心中暗嘆。

      “可有的人卻屢屢要破壞這個規矩,這幾年韃靼人雖然不及關外女真人那么猖獗了,但仍然不能掉以輕心,你不是說這次民亂也有白蓮教摻和么?板升那邊的白蓮教更是大患,若是放任這種情況下去,我擔心日后這大同鎮都快要成篩子了,哪天被別人徹底捅爛都不知道。”

      父親沒提是誰,但是馮紫英也大略能猜得到,這不是一個兩個人,背后肯定有一個甚至幾個很大的群體。

      誰都知道和塞外關外的貿易油水極大,塞外的馬匹、牛羊皮、金銀來換內地的鹽巴、茶葉、綢布、瓷器、鐵器乃至箭矢武器,以及其他一些生活消費品,關外的皮貨、金砂、野參和各色藥材來換內地的鹽、茶葉、絲綢、瓷器、鐵器乃至武器等,這一二十年里早已經形成了規模。

      但是按照朝廷定下的規矩,一般性的生活消耗品,沒關系,有些要控制數量,比如鹽、茶,還有些要嚴控,比如鐵器,還有就是嚴禁了,比如武器。

      只不過利益面前,總有人忍不住要想多撈一點兒,跨線也就是不可避免的事兒,一次兩次,也許還要更多。

      你這要擋人財路的,就免不了會成為有些人的眼中釘,馮紫英也知道自己父親也非那種拘泥不化的人,連父親都難以忍受,恐怕就真的是很嚴重了。

      免不了就有人覺得換你一個馮唐可能會更方便,找你點兒問題,安排一個御史言官告你一狀,而自己父親也不是什么纖塵不染之人,這年頭這種人也找不到,在九邊武將里這種人也不可能生存得下去,上邊順水推舟,自然你就下來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