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軍事歷史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57節 復雜,漸入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57節 復雜,漸入字體大小: A+
     

      “父親,此事皆由我一人獨斷,與佑叔無干,佑叔之前也不同意,但是我一力堅持,佑叔無奈,方才不得已,……”馮紫英見自己父親雖然惱怒,但是也沒有太過于計較,便繼續道:“不過此次老家一行,卻讓兒子心中頗憂,常思長此以往,我們馮家怕是真的要一蹶不振啊。”

      馮唐對于自己兒子的話很不高興,但是先前馮佑就已經專門就此事向他做了一個細致詳盡的敘述,屢屢提及鏗哥兒的驚人表現,力陳鏗哥兒決不能再以往日的小孩子來看待,對馮紫英的表現更是贊不絕口。

      之前馮唐對馮佑的話還將信將疑,覺得是不是馮唐是為了減輕此次馮紫英自作主張的行為而免受責難,但之前這一番交談也讓他大為驚奇。

      自己這個兒子去了半年國子監,因為這段時間他忙于復起之事,也沒怎么管,然后是就這一趟臨清之行。

      回來之后卻像是變了一個人一般,話語條理清晰,而且句句都言有所指。

      雖然有些危言聳聽,但是卻和以前那種漫不經心或者言之無物完全不一樣了,這種感覺變化太大了。

      目光落在兒子身上,馮唐遲疑了一下,才道:“紫英,你這半年在國子監境況如何?我聽你母親說,國子監那邊情況也比較復雜,很多蔭監都不到校?掛一個號就溜回家?還有很多舉貢根本就不到監里?”

      “父親,這種情況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有些人耐不得清苦寂寞,有的呢本來就沒打算靠這個,賈家的蓉哥兒不也是在監里么?這半年我就沒見他去過一次。”馮紫英攤攤手,“這就要看個人了,這祭酒那邊還是看,對像蓉哥兒這種,可能也懶得管,但是若是想出監為官的,那你想要偷奸耍滑,那就別想了,到時候肯定不會給你開具文書的。”

      “看你的樣子,恐怕不是只想在監里混日子吧?”馮唐沉吟著道:“你娘打死也不愿意讓你再走我的路,才讓你走蔭監這條路,但你也知道蔭監在大周朝算是雜途,日后頂多也就是一個佐貳之職,看你這氣興,怕是不想在這條路一直走下去?”

      馮紫英到時沒想到自己父親這么快就看出了自己的打算,微微點了點頭:“父親,這國子監里呢,龍蛇混雜,太浮躁,不是一個沉下心來做學問的地方,但亦有些才俊,我們馮家世走武途,但恐怕您也看到了咱們大周文臣才是正份兒,以文馭武也是咱們朝廷心照不宣的規矩,連賈家都知道讓子弟讀書參加鄉試會試,我當然也想走這條路,便是考中舉人也能讓我們馮家不至于被視為粗鄙人家,……”

      馮唐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示意馮紫英坐在自己對面。

      他真正意識到自己兒子這半年多來變化太大了,簡直判若兩人,這國子監就這么不一般?

      還有這臨清之行怕是也給了他很大的觸動,先前他說的憂慮,自己還不在意,現在看來還得要問問。

      “紫英,先前你說此次回臨清有很多感受和擔心,說來聽聽。”

      馮紫英知道自己先前的一番話已經成功的在父親面前確立了一個不一樣的印象了,自此以后怕是不會再把自己視為孩童了,現在他就需要再好好給父親加深鞏固一下印象,讓他深刻認識一下子自己已經不再是原來的自己。

      從南下見聞開始,德州的民亂,稅監的苛索,商賈的怨言,百姓的困苦,還有白蓮教的蔓延,甚至也包括倭人的滲透,還有衛所軍的捉襟見肘,錦衣衛的力不從心,一一道來,聽得馮唐是心潮起伏。

      對馮唐來說,這些情況他并非一無所知。

      像衛所和錦衣衛的情況,他比馮紫英自然更清楚,而稅監的刻毒和白蓮教的勢大,他也有所聞,只是沒想到自己兒子這一趟才短短十來天,居然就有如此深刻的認識,這才是讓他最為驚喜的事情。

      傾聽良久,馮唐一直沒有插話,一直到最后,才站起身來,拍了拍馮紫英的肩膀,“紫英,你長大了,我真的沒想到,嗯,咱們大周朝啊,才短短幾十年,就變成這樣,內里原委一時間也難以說得清楚,但稅監的事情,沒得談,戶部空空如也,邊餉從何而來?”

      見馮紫英張嘴欲說,馮唐打斷:“我知道你想說什么,稅監收的稅銀不少都落入了別人腰包,你以為皇上就不知道?可現在朝里,……”

      又搖搖頭,似乎不想給自己兒子說這些亂七八糟的事兒,但兒子先前的表現又讓他心生期盼,也許早點兒讓兒子了解一下這些沒有壞處:“現在朝中的事情不太好說,皇上御極剛一年,嗯,很多事情都要請示太上皇,朝中大臣們也都……,所以……”

      馮紫英立即就明白了,“此次父親謀起復,可是因為這中間有牽扯波折?”

      “唔,有些瓜葛,兵部那邊右侍郎是王子騰,為父早就疏通好了,尚書蕭大人目前兼任刑部,主要心思在刑部那邊,但左侍郎張景秋那一關卻遲遲難以說好,為父打算想辦法再去疏通一下蕭大人那邊,若是蕭大人那邊點了頭,便是張景秋也難以……”

      “王公兼任右侍郎了?”馮紫英凝神思索,“張景秋可是皇上信任之人?”

      馮紫英后邊一句話就問到了關鍵。

      馮唐驚訝的一揚眉,他沒想到自家兒子居然連這個也知道:“王子騰是去年年中才兼任的,張景秋則是皇上年初才新近提拔起來的,原來是南京都察院右副都御史。”

      “父親,此事不妥。”馮紫英緩緩搖頭。

      “哦?”馮唐訝然不解,“為何不妥?”

      “王公不是一直是京營節度使么?為何突兀的兼任兵部右侍郎?”馮紫英冷靜的問道。

      “紫英,你有所不知,京營節度使兼任兵部右侍郎也早有慣例,并非罕有。”馮唐皺起眉頭:“不過……”

      “那是在太上皇遜位之前,還是遜位之后兼任?”馮紫英再問。

      馮唐竦然一驚,細細品味。

      他當然不是一個純粹的武人,自然明白兒子這話問的意思。

      “是皇上即位之后任命王子騰兼任兵部右侍郎的。”略作思索之后,馮唐很肯定的回答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