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軍事歷史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52節 營生,拉攏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52節 營生,拉攏字體大小: A+
     

      內堂里只有二人,馮家這邊老宅顯得有些素淡,雖然官帽椅和茶幾都是黃花梨的,但是屏風、燈飾這些都顯得有些不合時宜了,如果是大家祖屋,理論上這些每年四季都需要更換的。

      薛家也是大家族,珍珠如土金如鐵,哪怕是幾十年前的輝煌,但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氣象格局仍在,自然也能看得出馮家是真的沒怎么經營這邊了,這讓薛峻也有些可惜,以馮家在這邊的影響力,若是要做些生意,那收益應該是相當可觀的。

      雖說來這臨清兩天遇上這么大的事兒,但薛峻還是好生考察過臨清的,雖然來自全國各地的生意人都在這里云集,各行各業都相當發達,若非這稅監的影響,生意還要繁盛幾成。

      “薛叔父不必客氣,都是自家人。”馮紫英微笑著道:“我聽聞叔父有意在北邊來做些營生,不知道感覺這臨清如何?”

      戲肉來了,薛峻心中道,臉上卻是一臉平靜。

      “鏗哥兒,叔父我也算走南闖北十多年了,原來主要是在江南那邊,但這幾年生意不好做,薛家經營的一些行當也不太景氣,加上外邊競爭也很大,所以才萌生了到北邊來看看的想法,我看了徐州、濟寧和東昌府,才到的臨清,應該說這幾個地方都不錯,但是已經相對固定了,要想插足任何一行,都比較難了。”

      薛峻說的是實話,像運河沿線的生意基本上都已經形成較為穩定的市場,在沒有新的變動或者產業出現下,你要涉足肯定會壓力比較大。

      “那叔父有什么打算呢?”馮紫英這幾日里也和薛峻閑談過幾次,覺得薛峻總體來說還算是這個年代里商人中較為開通的,走南闖北見過不少世面,而且也有危機感,覺得薛家現在這樣下去恐怕會坐吃山空,長房那一支他管不到,但是二房這一支他還是想要擺脫這樣日益沒落的局面。

      “鏗哥兒,說實話,我也沒想好。”薛峻沒有遮掩什么,“以前薛家什么都能干,但是這幾年你可能也知曉,我兄長去世之后,薛家情況就不盡人意了,我那個侄兒惹了不少事兒,我大嫂也管不住,折騰下來賠了許多,不少生意已經歇下了,兄長在世的時候我們長房二房兩家也已經在生意上分了家,嗯,像京中和金陵城內的一些產業歸了我大嫂他們,我這二房也就落了一些在蘇州和揚州的生意,但總的來說都不太好,比如金銀鋪、首飾行、綢緞莊等。”

      “哦,薛家也還經營金銀首飾行當?”馮紫英略感驚訝。

      首飾行當可不簡單,一來壓貨重,投入大,二來對口碑要求高,也就是技術和信譽都要求高,三來要有穩定的高端客源,這幾點也決定了這個行業需要和官府有很密切的關系。

      沒有足有雄厚的官面人脈背景,稍微一個賊贓污水潑到你身上,就能讓你關張,甚至身陷囹圄。

      但首飾行業利潤高卻是都知曉的,江南富庶,士大夫的家眷們都喜好奢華,消費能力更勝于京城,所以歷來是首飾行業的重頭,薛家在金陵頗有聲名,經營這個倒也合理。

      像金銀鋪、首飾行、典當加上票號基本上都是連為一體的,也可以形成一個較為穩定的貴金屬與貨幣之間的交易鏈。

      馮紫英還不清楚大周王朝目前的票號、錢莊發展狀況,但是從臨清的情形來看,起碼已經有了一些初始的萌芽了,也就是說這類業態已經出現了,但是還不太流行,也許這未來會是一個機會。

      現在自己這點兒小胳膊小腿兒還撐不起這個行當。

      “嗯,薛家的豐潤祥也算是有些歷史了,從天平九年就開始經營,至今已經有五十載了。”薛峻沒想到馮紫英居然對首飾行當感興趣略感驚訝:“江南那邊女眷對首飾要求頗高,無論是材質還是做工都很挑剔,薛家能維系此行也不容易。”

      “那叔父可曾考慮過到北地來經營這一行當呢?”馮紫英挑明。

      這兩日里他也通過一些渠道了解了這首飾行當,山東這邊濟寧、臨清、東昌府加上德州和濟南,運河沿線主要就是這些碼頭城市,這二三十年來隨著運河發達,商業日趨繁盛,這些碼頭城市也云集了大量的商賈人群,一些本地士紳也紛紛遷移到城中居住,使得這些城市更為興盛,也帶來了消費的提升。

      但北地的消費水準和層次始終落后于江南,尤其是像這類高端消費更是落后江南甚多,無論是在時尚的流行還是技藝的精湛程度上都比江南如蘇杭甚至揚州、金陵這些城市相差較大,在馮紫英看來這就是一個機會。

      晉商和徽商現在更多的目光集中在大宗貨物的經營上,像這類消費性的生意尚未真正介入,這也許就是像薛家這種在江南面臨對手激烈競爭而舉步維艱,但是放在北地卻又有相當優勢的商家機會。

      薛峻鄭重起來,想了一想才緩緩道:“鏗哥兒,你的意思是我可以把豐潤祥搬到山東這邊來?”

      “論城市繁盛程度,北地這邊,除了京城只怕沒誰能和江南那邊比,但是如叔父所說,江南可不止只有一家豐潤祥,甚至和豐潤祥實力相當的,甚至高出豐潤祥的,都有不少,而且叔父也說薛家現在情況不太好,這年頭人嫌貧愛富趨炎附勢,豐潤祥肯定在江南那邊也很難,山東這邊這些城市比起蘇杭揚金這些城市肯定相差比較大,但是這邊城里對這方面的需求還處于一個剛萌芽的狀態,而這邊人對江南那邊的這些個花式樣式的金銀首飾也很仰慕,這種情況下,叔父為何不揚長避短,在這邊來落腳呢?”

      馮紫英可不是信口開河,之前他也是認真思考過,甚至也還和山陜會館那邊的有些人聊起過,現在山陜商人和徽商勢力都不小,薛家要想這邊來經營,起步階段你還只能避著點兒,那么就要好生考慮了。

      薛峻提起首飾行讓他想起了連自己母親都很喜歡江南那邊風格的首飾,甚至有時候不遠千里也要托人到江南一些名家坊店打造幾副首飾,由此可見江南那邊的時尚在北地是多么的受歡迎。

      薛峻點了點頭:“聽鏗哥兒的意思,馮家也有意在臨清這邊經營一些生意?這是令尊的意思?那為何之前馮家卻一直守著這樣的風水寶地遲遲未動呢?”

      “薛家叔父,我也不瞞您,這是我自己的意思,以前我沒怎么來這邊,這邊事情也大體是我母親在過問,您也知道我父親一直在大同,所以這邊過問的少,這一次回來,我覺得臨清的確是個不錯的地方,另外也就是覺得薛家叔父在這方面是有些經驗和人手,這才動了這個念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