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軍事歷史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51節 我的生活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51節 我的生活字體大小: A+
     

      “我的生活?”馮紫英揚了揚眉,“我么,自然要走一條不同尋常的路,那種靠著父輩余蔭成天在自個兒家里混日子肯定我是無法接受的,現在我在國子監讀書,或許下一步我還會找一個書院讀讀書,參加鄉試和會試吧,人生這一輩子總要去搏一把,不去奮力一搏,怎么對得起這一輩子呢?若是能考中,也能上不愧于朝廷,下不愧于父母家人,還能按照自家的想法去做一些事情,……”

      沒再說下去,但林黛玉其實已經明白了,這位馮大哥是想要像自己父親一樣,科考高中,然后為官一任,為民一方,所以言語間對自己那位表兄大概也是很看不起。

      “馮大哥,那可說好了,你要回京里,定要來看我。”小丫頭也不為己甚,見那邊賈先生已經等候許久,便咬著嘴唇道。

      “唔,若是有機會,我自然會來看你。”馮紫英也不確定,回去之后再去登門看望這樣一個小丫頭合適不合適還真不好說,再說是通家之好,再說年齡還小,但也有男女大防,馮家和賈家也沒有熟絡到如賈史王薛那般姻親程度。

      “哼,馮大哥不想來看我就直接說,不用找借口。”小丫頭嬌俏的撇了撇嘴,臉又冷了下來,不過倒是把馮紫英的話記在了心上。

      “喲,怎么說翻臉就翻臉呢?”馮紫英也笑了起來,“好,說會來就會來,不過我要晚幾日才回京里,到時候自然要到你舅舅府上拜會,嗯,要說我好歹也是救了你一條命吧,你舅舅是不是該表示一下?”

      和小丫頭逗樂倒是也挺有意思的,馮紫英盡量讓自己這個四十歲的靈魂去適應十二歲的心態,不過有些可以,有些事情上卻是不能。

      “施恩望報,非君子所為。”小丫頭這些方面倒是很是傲嬌,聳了聳小鼻子,“不過你要來,我舅舅自然會有所回報,我也會給我爹寫信。”

      寫信自然就是要說這事兒了,沒準兒巡鹽御史也會有所回報。

      “可別,那我可真的就成了施恩望報的小人了,我可不想破壞我的光輝形象。”馮紫英眨巴著眼睛。

      若是林如海知曉了此事,萬一要寫信問起同科的喬應甲,喬應甲會信里免不了就要提起這“未來女婿”,那可就麻煩大了。

      從現在看來喬應甲和林如海似乎沒多少交情,兩人要碰面的機會也不多,起碼近期不會,這等事情便是拖得一日算一日,也許拖上幾年,很多事情也就隨風而逝了。

      “馮公子可是還要在臨清這邊處理一些后續事情?”賈雨村終于過來了。

      他其實很好奇馮紫英居然和錦衣衛以及漕務總兵官之間的特殊關系,這兩日里錦衣衛來這邊很頻繁,而連那漕務總兵官陳大人也遣人來和馮紫英說些事兒,這讓簡直覺得難以理解。

      “嗯,賈先生也知道出了這么大一樁事兒,我們馮家在臨清也算有頭有臉,我父親也不在,只有我勉為其難應酬著了,這城中燒毀的房宅甚多,一些人流離失所,州府有意賑濟,也希望大家支持,我們馮家自然義不容辭。”

      馮紫英笑著應道。

      他自然沒有提王朝佐的事兒,這才是他留下來的關鍵,如果他不盯著幾日讓事情有個結果,只怕錦衣衛的人又要出幺蛾子,這是他對左良玉、王培安和王朝佐的承諾,也是他來這個世界上對外的第一個承諾,自然要做到。

      賈雨村也知道對方恐怕多有未盡之言,但也深問:“那就預祝馮公子心想事成了,嗯,賈某到京可能要寓居一段時間,若是馮公子回京,賈某也打算到府來拜會令尊……”

      馮紫英才十二歲,賈雨村自然不可能去拜會,但作為三品神武將軍的馮唐,他拜會就沒問題了,尤其是他現在還是閑人一個,攀上這份交情,日后沒準兒也能用得上。

      “賈先生太客氣了,您是進士出身,縱然一時蒙塵,朝廷遲早也要大用的,若是賈先生要在京中暫留,那晚輩回京之后自然要先來拜會您才對。”

      馮紫英的應答很得體,也表現出了幾分親近的態度,這讓賈雨村心里很舒服,臉上的表情也生動了許多。

      此時的賈雨村已經完全把馮紫英當成了一個可以平等對話的成年人,絲毫沒有意識到對方實際上連十二歲都不到。

      馮紫英很清楚這賈雨村未來得王子騰的庇護,又善于鉆營,也是要大用的,現在結交好自然沒壞處。

      一直把戀戀不舍的林黛玉和賈雨村一行人送上船,馮紫英方才回到府中。

      薛峻已經在等候著他了。

      這兩日里薛峻也在不動聲色的觀察著馮紫英的行事。

      馮佑已經完全退回到了一個隨從的角色,取而代之是馮紫英完全以馮家下一代家主的身份在馮家在臨清這邊的事務了。

      安排福伯去找人選些丫頭小子,很順利。

      今年春旱,從北直隸那邊逃難過來的人不少,德州、臨清這邊城外不少流民,要買幾個丫頭小子小事兒一樁,另外也安排福伯在馮家旁支中的小門小戶里選了些人手來幫忙。

      馮家在臨清一百多年來早已經開枝散葉,林林總總也分成幾大家了好幾十戶人了,全族起碼也有好幾百號人,只不過沒聚居在一起,有些在城外,有些在城里,真正成器的沒幾家,所以聽得選人,日后更有進京的機會,自然是歡呼雀躍。

      幾百兩銀子暫且足夠使用了,而山陜糧幫的人也專門登門拜會馮紫英,而且明顯是一名主事者,這也讓薛峻怦然心動。

      雖然馮紫英沒說什么,但是薛峻還是能感覺到對方應該是想要和自己接觸一下,或許是有什么事情相托,又或者是自己錯覺。

      不過在接到馮紫英的邀請時,薛峻知道自己這不是錯覺了。

      “請坐,叔父。”敘過交情,薛家雖然和馮家之間的關系不及馮家與賈家、史家那么密切,但主要還是因為薛家從大周遷都北京之后就開始跟不上趟的緣故,但淵源還在。

      紫薇舍人這個管制本身就與其他三家相差一截,再加上后續薛家基本上都是走皇商的路子,而不像這三家多少還在官面上,也就有點兒黯淡的味道,而馮家一直在軍隊體系里拼搏,要論倒是和王家瓜葛多一些。

      “我就托大叫你一聲鏗哥兒了。”薛峻坦然落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