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軍事歷史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49節 擼貓蘿莉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49節 擼貓蘿莉字體大小: A+
     

      只可惜自己年齡太小了一些,再是“早熟”,在官場上,也很超越這年齡限制。

      不過總的來說,大周王朝對于讀書人來說,特別是能過科舉的讀書士子來說,在年齡上反而放得比較寬。

      嗯,只要你能中舉,基本上保證你能入仕無憂,當然職位優劣另說。

      如果考中進士,最不濟都相當于中央黨校青干培訓班結業,可以混個州府太尊了。

      在大周朝當官,沒本事是肯定不行的,但是光有本事也是不夠的,有背景,最好還能經濟無憂,那才能立于不敗之地,但這一切都得靠你去努力。

      對馮紫英來說,現在他就需要開始規劃了,幾方面要素自己都遠遠不夠。

      背景,要說自己算是官二代,但是這大周朝武官不吃香啊,文官鄙視你,御史言官盯著你,錦衣衛隨時可以折騰你,自己老爹現在連個總兵官復起都還沒能謀劃得手,祖輩的余蔭正在慢慢消失,再這樣下去,再沒有改變,自己這一輩弄不好都要混成破落戶。

      本事,這要看什么本事,如果不想過科考,可以說無論如何你都難以真正進入大周王朝的政治權力中心,這個態勢相當長一段時間內不是某一個人能改變的,馮紫英覺得自己也不能。

      你不能,那就得去適應。

      經濟無憂,現在看上去馮家還過得去,但是京中為官消耗大,看看賈家怎么入不敷出最終黯然跌落神壇的?

      家中子弟沒出人才,難以在政治上支撐偌大兩府,經濟上營生不善,兩府闔府上下上千人人吃馬嚼,誰能支應得起?

      支應不起就只能撈偏門出歪招,賈赦結交邊鎮做生意,王熙鳳放高利貸乃至為錢財通過說和干預司法,不都是沒錢的過么?

      或許還有啥站錯隊,自己作死等等原因,但馮紫英覺得那都是次要的,即便是沒有這些因素,光是最主要的那兩條你實現不了,一樣也只能慢慢破落下去。

      這一次事件其實已經就能看出來自己是多么的虛弱,整個這一局大棋,若非假借林如海女婿這個名頭打動了喬應甲,這是棋眼,那么一切都是空談。

      拿現代的話來說,要干大事兒,或者說要混得好,庇護一家平安,首先你自己得有本事,嗯,比如三甲進士就是基礎,再說得上其他職位。

      再其次,你的要人脈背景,除開家庭自身的,你自己也要經營,這個年頭,人脈背景真的就是生產力,足以轉化為政治資源,讓你如魚得水。

      再其次,說句時髦的話,你得實現財務自由,嗯,這一點很多人或許要忽略,覺得這年代好像授受各種孝敬不是很正常的么?不一定。

      那得看,得分,看人分人,看事論事,甚至看時間分時間。

      如果你自己家資豐厚,起碼就可以很大程度避免了一些高風險的傷害。

      有些利益,你可以很淡然的處置,游刃有余,而不必像有的人那樣患得患失。

      馮紫英覺得自己需要好好捋一捋思路,尤其是對自己的下一步規劃,不能再像之前那樣渾渾噩噩了。

      對自己來說,看起來時間似乎還很充裕,但人無遠慮,必有近憂,這是他前世中為官的格言,未雨綢繆才是節節高升的先決條件。

      那么就要從現在開始。

      就在馮紫英獨自沉思的時候,趾高氣揚的左良玉正在炫耀無比得意的炫耀著這一行的驚險故事。

      “我和馮大哥泅水而出,……,那糧幫的人就在東水門外把我們給堵住了,那弩箭險些就掃射過來,若是不我們反應的快,只怕就會被當場射殺,……”

      “……,我不知道馮大哥是怎么辦的,我只知道馮大哥去了那位陳總兵那里,后來又和我去了總督衙門,……”

      對于馮紫英具體是如何操作這一場游說李漕總的過程,左良玉就說不清楚了,他只知道跟著馮紫英去了哪里,干了啥,如何總兵官大人就掛帥了,錦衣衛百戶又如何與自己一道入城了,其中最關鍵的關節,他卻一無所知了。

      讓賈雨村、薛峻乃至馮佑最感興趣最關心的,左良玉說不清楚,但這件事情無疑是馮紫英一力而為促成,光是這份本事,也足以讓人側目而視了。

      一干人在馮府歇息了一晚之后,賈雨村他們終于要啟程北上了,而薛峻則打算再留下來觀察一下。

      臨清城經此一個風波,也幸虧漕兵來得快,但即便如此,整個臨清城商業也受到了重創,沒有一年半載無法恢復過來,尤其是不少街鋪被燒毀,相當多的貨物被洗劫一空,而且人氣的影響更是致命的。

      馮紫英也想盡早離開臨清返回京城,但是這邊的事情還有不少,要解決好他還必須要留在這里。

      比如王朝佐的最后結局,還有左良玉的安排,以及另外一些事情。

      “那就祝賈先生、林家妹妹一行一路順風了,等到回到京師,我再到赦老爺和政老爺府上拜會。”馮紫英還真有點兒不太適應十二歲少年那種做派,要想一下子將四十多歲男人的心態扭回來有些難度,但他還是竭力讓自己再適應。

      “你說的,你會到我舅舅家來?”小丫頭的目光清冷中多了幾分不舍。

      畢竟這兩天的“患難與共”還是給從未出過門的小丫頭以太大的刺激了,這兩日里馮紫英自然不會去炫耀自己的所作所為,但左良玉卻哪里忍得住,略顯夸張的繪聲繪色描述,無疑讓少有接觸同齡人,尤其是一個異性少年的林黛玉對馮紫英多了幾分與有榮焉的親近感和崇拜之心。

      當然最拉近林黛玉和馮紫英之間關系的無疑是抱在少女懷中的那只獅貓了。

      這是馮紫英想辦法替林黛玉弄來的一條臨清獅貓。

      這貓通體雪白,慵懶膽怯,鴛鴦眼一藍一黃格外迷人,馮紫英覺得似乎還真有點兒符合林黛玉的性子。

      看見少女愛不釋手,隨時都抱著小貓擼貓的樣子,馮紫英總是沒來由的想起一些二次元動漫的畫面,真的很唯美。

      沒有哪個小孩子是自小喜歡孤獨的,作為巡鹽御史的嫡女獨女,林黛玉在揚州也是孤寂的,既沒有兄弟姐妹,林家也是單傳,又遠離自己母家,沒什來往,加之母親去世,林黛玉一直是郁郁寡歡的。

      這也是賈雨村為什么會帶其上岸想要買一只臨清獅貓作為玩物來逗林黛玉開心,他也實在是看著林黛玉一個人孤寂無聊,有些憐憫對方才如此。

      賈雨村和薛峻自然不會太關心這些,但是對于瑞祥和林黛玉這種年齡段的人來說,一個比自己年齡大不了幾歲的同齡人卻能夠有如此輝煌耀眼的表現,那“出生入死”,又“深入虎穴”,那才是他們最關心的精彩故事。

      這兩天馮紫英和林黛玉接觸多了,倒也沒有覺得這丫頭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聰慧敏感,言辭鋒利,如一頭刺猬,稍微不對,就要豎起猬刺保護自己,至于說嬌若病西施,現在還看不出來,的確身子骨有些瘦弱倒是真的。

      見到這樣一個流傳數百年的人物原型,多少還是覺得有些錯位感,有點兒不敢相信,唯一可能做解釋的就是現在對方委實太小,也許三五年之后,就要在賈府那腌臜的所在慢慢出淤泥而不染了。

      “我自然是會去的,我們馮家和你舅舅家是世交,嗯,我父親和你舅舅們也算是熟識,論理逢年過節我都該到府上拜會的,只不過我原來一直在大同,今年才回京里讀書,這幾個月也沒有太多時間,所以就去的少了。”馮紫英溫言而笑,耐心解釋道。

      “那我們可說定了,你一定要來。”林黛玉又有些黯然的把頭扭開,“京里我也沒有朋友和熟悉的人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