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軍事歷史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46節 風卷殘云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46節 風卷殘云字體大小: A+
     

      臨清外城已經逐漸安頓下來了。

      伴隨著漕兵的入城,教匪逃竄,而城里的那幫子渾水摸魚的無賴潑皮也紛紛作鳥獸散,巡檢司的人這個時候開始大肆出動,開始挨家挨戶的檢索漏網的蟊賊。

      內城衛所殘存的一個百戶衛軍也分成幾個小旗出來開始巡邏,維持城中治安。

      總之,城中的社會治安已然穩定下來。

      當然出了這么大一樁事兒,里里外外城內城外死傷人數超過千人,即便是漕軍在這場戰事中大獲全勝,一樣有幾十人陣亡。

      戰爭就這么殘酷,這種推枯拉朽的橫掃,看起來讓人血脈賁張,但最終一樣會帶來傷亡。

      臨清叛亂以一種前所未有而又摧枯拉朽之勢橫掃解決,無論是陳敬軒還是錦衣衛這邊都覺得驚訝。

      陳敬軒和趙文昭他們想到過會比較順利,畢竟雙方強弱易勢,在官軍尚未反應過來時,亂匪可以憑著一時血氣之勇而禍亂一方,但是當真正成建制的軍隊碰上的時候,他們很快就會為意識到單純的血氣之勇不可恃。

      亂匪們這一次為他們的稚嫩付出了血的代價,但是或許下一回就沒有那么簡單了。

      這是馮紫英和張瑾分別得出結論,但是誰也不在意這一點,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也許三年,也許五年,到那個時候,誰還在哪兒,誰能說得清楚?

      馮佑一干人幾乎是用一種難以表述的眼神看著馮紫英踏入馮宅大門的。

      如此不可思議的一幕幾乎是一天一夜之間就做到了,馮佑都覺得自己以前是不是太小瞧了這位鏗哥兒。

      但看到錦衣衛的這一位小旗都亦步亦趨的跟隨著馮紫英身后,一副保駕護航的模樣,馮佑是真心弄不明白,一夜之間,鏗哥兒是如何做到的?

      馮佑固然是百思不得其解,而賈雨村和薛峻心中就更是震驚莫名了。

      尤其是賈雨村。

      他本來就對名利仕途極為熱衷,此次進京就是抱著無論如何都要在搏一回,所以才不惜一切代價討好林如海,最終獲此機遇,沒想到眼前這個十二三歲的少年郎竟是這般本事,連錦衣衛都甘愿為其護衛。

      哲這里邊究竟有什么古怪他不清楚,但是毫無疑問這個少年郎來頭背景不小,只是那神武將軍別說是武勛之后賦閑總兵,便是現在在位,也不可能讓錦衣衛這般恭順啊。

      賈雨村還是知曉這些皇家鷹犬的,眼高于頂,除了面對京中文官尚有幾分收斂,尋常地方官員,都要忌憚這幫人幾分。

      至于說薛峻就更不用說了,商人,哪怕是皇商都一樣是這幫錦衣衛借勢找茬勒索的主要對象。

      薛家在金陵時也沒少被這類人盯上,雖說都沒有大礙,但是這種時不時來這么一遭的事兒,總是讓人心驚肉跳,而現在錦衣衛現在居然成了這一位的護衛了?

      甚至連馮紫英自己都有些懵懵懂懂,不知道為什么局面就會變成這樣。

      他不知道這是不是自己狐假虎威有些過了,但即便如此,起碼錦衣衛不至于如此這般吧?

      真要被戳穿,不知道會引發什么后果。

      但是現在他也是騎虎難下了。

      馮紫英所不知道的是他之前的一手騷操作卻誤打誤撞的讓幾方都對他有些高深莫測了,不知道他背后究竟站著什么人。

      被其他幾方都視為其最大“靠山”的喬應甲刺史也在琢磨馮紫英如何會與錦衣衛牽上線?而那原本對事兒不是推就是拖的漕運總兵官陳敬軒為何一下子對此事又如此積極起來了?

      陳敬軒一樣心生忌憚,喬應甲的突然轉變心性讓人莫測,錦衣衛的介入是不是馮家小子的牽線?

      同樣,對張瑾來說,當查悉是馮紫英先后出入陳敬軒和喬應甲府邸之后,陳喬二人就態度大變,聯手做局陰了李三才一把,讓李三才大損顏面,馮紫英的形象就一下子深不可測起來。

      甭管實情如何,現在馮紫英都只能挺著。

      “鏗哥兒,就這么結束了?”一席人在廳堂里坐定。

      那位錦衣衛把馮紫英送到,打量了一眼馮佑,便告辭離開了。

      經歷了這一波,雖然也就是兩天兩夜,但是對于這群人來說,就算是生死與共同舟共濟過了,那份感覺多少都還是有些不一樣了。

      而且大家都算是知根知底了,馮家也是勛貴之后,而賈家和薛家也馮家都勉強算得上是通家之好,有了這樣一番情誼,自然就不一般了。

      “差不離吧。”馮紫英點點頭,“佑叔,還有福伯福嬸,辛苦你們了,賈夫子、薛先生,你們也沒事兒吧?”

      幾個人都趕緊道謝。

      “宅子里的這些教匪是什么時候逃走的?”

      “昨天白天就走了一些,剩下一些今早一有動靜,這些家伙就像被捅了蜂窩的馬蜂一樣,立即爬起來就跑出去了,那個時候城里邊已經亂了起來,大家都猜到應該是官軍來了,但的確沒想到來得如此之快,……”

      馮佑遲疑了一下,似乎想說什么,但是最終還是搖了搖頭,沒有說,大概是覺得這種場合下不合適。

      “大家沒事兒就好,所幸官軍來的及時。”馮紫英也沒有多說什么。

      不過誰都知道這一天兩夜里肯定發生了很多事情,漕軍能夠以如此迅猛之態出擊臨清,已經超出了苦守在密室中這幾個人的最美好期望。

      按照他們的討論結果,如果能夠在三天之內官軍趕到那就是再好不過了,而這密室中的飲水和干糧都是按照七日來準備的。

      但僅僅兩日,一鼓而下。

      他們都很好奇馮紫英是如何說服了漕運總督出兵,又如何還能與錦衣衛拉上了關系,而且這層關系似乎還不淺。

      之前在馮紫英離開之后,賈雨村、薛峻相互探討過都覺得難度太高,可能性很小。

      漕運總督不是那么好見的,要說服對方出兵,更是難上加難。

      他們更希望是這幫賊匪能自己呆不住而離開馮府,當然這同樣希望不大。

      未曾想到這種覺得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卻如此順利的實現了。

      “賈夫子,目前城內還有些亂,如果你們要進京的話,最好能緩上一兩天,碼頭上的過往船只都被暫時停航了,主要是防止教匪通過水上逃脫。”馮紫英介紹道。

      已經發現有不少教匪來自魯南,這也是一個比較蹊蹺的情況。

      錦衣衛安設在亂匪內部的眼線也映證了王朝佐的一些交代,這一次白蓮教匪的安排有些混亂而草率,似乎根本就沒有做好造反起事的準備,或者說根本就沒有這個想法,而更像是一次炫耀性的嘗試。

      當然這可能有稅監的苛索給臨清周邊的織工、窯工、力夫和商賈們帶來了太大的影響有很大關系,這是引火索。

      據說教匪內部高層對下一步怎么行動也有一些分歧爭議,最終導致了遲遲未能做出任何決定,這才給了官軍的可乘之機,否則他們如果昨日趁勢攻下內城,情況就完全不一樣了。

      “多謝馮公子提醒了,只要現在城中治安沒問題了,我們心里也踏實了,多呆一兩日倒也不打緊。”賈雨村微笑著應道:“只是需要和還在船上的人說一聲。”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