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軍事歷史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44節 手腕,手段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44節 手腕,手段字體大小: A+
     

      回到內堂的李三才始終難以釋懷。

      雖說此事已成定局,而一直裝死的陳敬軒和從不對路的喬應甲竟然前所未有的聯手,還有張瑾這廝在其中有否扮演角色也未可知,這種失控的情形是他難以接受的。

      “來人。”

      “老爺。”

      “去查一查,昨日到今日,陳敬軒和喬應甲那邊見過哪些人,還有,山陜會館和徽州會館那邊也問一問他們,陳敬軒與喬應甲這段時間有無來往?如果有,誰在其中主事?嗯,錦衣衛那邊,也找人問問,張瑾和他們有無聯系。”

      李三才可以容忍一次失手,但是卻絕不會容忍自己被傻子一樣蒙在鼓里。

      事出反常必有妖,這里邊肯定有什么古怪。

      自己還是有些大意了。

      作為一任漕運總督,他自然也有自己的門道和人脈關系,哪怕是在都察院那邊,他也一樣有自己的底氣。

      事實上今日這事兒算不上什么,他只是不想蹚渾水,但是看陳敬軒的態度,他就知道這事兒應該是穩了。

      這廝敢出頭,肯定不會只是依賴于錦衣衛那幫人,而是有其他奧援,基本上是十拿九穩的事情。

      要說這也不算壞事兒,自己回京極有可能要兼管河道事務,今日之事,也算是一個勇于任事的姿態了。

      想到這里李三才心中略作安慰一些。

      “是,老爺,還有么?”

      “暫時就這樣,到臨清之后,再做計較。”李三才還是沒能壓制住怒氣,到時候倒是要好好看看是誰在里邊出了幺蛾子。

      在另一邊,張瑾微笑著和陳敬軒相談甚歡,都是武人出身,沒有文官那么多客套彎彎繞。

      “登之兄,那愚弟就在這里祝賀你馬到功成了。”張瑾微笑著與陳敬軒并行,“只是這教匪和亂民雖然不值一提,但是卻也人多勢眾,登之兄也要小心,愚弟這邊有些人手,希望能追隨登之兄一并殺敵。”

      陳敬軒自然知道對方的意思。

      對武人來說,唯有這等事情才是最容易得功的,不比文人這等事情除非上邊明令文臣掛帥,但那都是要潑天大事才輪得到他們,所以事情一敲定,李三才和喬應甲都是拍拍屁股走人,懶得多問。

      張瑾鉚足勁兒來這一趟,自然也是要有些想法的,下邊兄弟們都是伸長了脖子等著這個機會。

      這臨清城富甲一方,好容易等到這等機會,單憑他們錦衣衛自然是沒戲的,但現在有一營漕總親兵,那也是一等一精銳,拿下這等功勞,不敢說潑天富貴等著,起碼也能撈個缽滿盆滿,他這個千戶自然也得要為下邊百戶、總旗們出出頭。

      “老張,咱們都是一起廝混過的老兄弟了,你有啥想法趁早抖落出來,怎么,你不去沾點兒葷腥?”陳敬軒似笑非笑。

      “嘿嘿,巡按大人早就看我不順眼了,我就不去趟這趟渾水了,對了,老兄你是怎么把巡按大人那邊給說通了,我看漕總大人臉色不太好看,你們倆可是聯手把漕總大人給得罪狠了啊。”

      張瑾小眼睛里透露出精明,一門心思想要尋摸出點兒東西來。

      這大周朝的御史和武將是最難得合拍的,陳敬軒怎么這一次卻能把喬應甲這邊給搞定了?真的很讓人好奇。

      “得,甭給我說這個,巡按大人那邊我可高攀不起,他有什么想法我可不知道,真以為他不明白漕總大人的心思?帶著你來存著什么念頭,我估摸著巡按大人怕也是早就看出來了。”

      陳敬軒打了個呵呵,內里的底細就沒必要挑明了,你錦衣衛不是牛么?自個兒查去。

      見陳敬軒不接話茬,張瑾也不在意。

      對方不提,他也會安排人查,巡漕御史若是和漕運總兵官走太近了,那沒問題也會有問題,錦衣衛就是吃這碗飯的。

      漕運三巨頭,誰都不能和誰走太近,相比之下,漕運總督和漕運總兵官走近一些倒是說得過去。

      馮紫英見到陳敬軒的時候已經是兩個時辰之后了。

      大軍要動,再說兵貴神速,好歹也是幾百兵,兵器甲胄,糧秣船只,各色雜務都需要準備起來。

      陳敬軒是軍務老手,總兵官下邊自然也有幾個幕僚長隨,平素幫閑無所事事,關鍵時候立即就能頂上去發揮作用。

      這就是這些長期浸淫軍營的老手自帶的優勢,換一個文官來,光是這里邊的套路就能讓你兩眼一抹黑,一兩天都未必能開拔。

      總兵府內堂,陳敬軒眼光復雜的看著眼前這個少年郎。

      還真被他給辦成了,內里有什么稀奇古怪,他不想去多問,問估計對方也不可能撂實話。

      日后有的是時間來琢磨一下這小子,馮唐倒是生得一個好兒子。

      “戌時出發,卯時破城!”陳敬軒沒有多少廢話,“賢侄你和錦衣衛趙百戶他們幾個隨我一道出發,屆時如何聯絡那王朝佐,你有方略吧?”

      這個時候陳敬軒已經完全把馮紫英當成了一個成年人來對待了,能夠花這么大心思運作如此一局棋,沒誰敢小覷對方,便是站在陳敬軒斜對面的三十多歲的飛魚服男子也都忍不住挑了挑眉,打量著馮紫英。

      “叔父放心,我自有安排,要到臨清外城時,不妨安排一艘小艇送我的人帶叔父的親隨先行入城,舉火為號,……”馮紫英平靜的道。

      先入城者必然首功,尤其是去聯絡內應,更是如此,那趙百戶眼中閃過一抹艷羨之色,忍不住道:“總兵大人,不如由我帶人跟隨這位小郎君一道……”

      陳敬軒卻知道馮紫英是不會親自去干這種事情的,冒險的事情可一不可再,別看這小子年幼,這些方面卻考慮恁地周全。

      “這位是……”馮紫英其實知道對方是龍禁尉,那身飛魚服太明顯了,除了俗稱錦衣衛的龍禁尉會穿,沒誰會去套上這身招人厭的衣衫。

      “錦衣衛百戶趙文昭。”陳敬軒淡淡的道:“這位是神武將軍之子馮紫英,嗯,國子監貢生,此次臨清賊亂,全賴他孤膽突出,勾連策劃,方才有此奇計,趙百戶若是愿意先行入城也行,你帶個人,與我手下牛把總一道去如何?”

      趙百戶大喜過望,這是送個自己大功了,趕緊躬身道謝:“末將謝過總兵大人。”

      點了點頭,陳敬軒沒有再理睬對方,卻又扭頭深看了馮紫英一眼:“賢侄,這等安排你怕是早就預料好了?”

      “叔父,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嘛,我既然冒險泅水而出,若是不做好完全準備,豈不是對不起我自己的努力?”馮紫英的話讓陳敬軒和飛魚服男子都是忍不住微微點頭。

      對于馮紫英來說,接下來的事情反而和他沒多少關系了,無論是山陜糧幫這邊如何與陳敬軒甚至錦衣衛這邊勾連,迅速整軍北上,這都輪不到他來指手畫腳,現在的他就當一個安安靜靜的美男子。

      甚至和那王朝佐的聯絡,也是在來東昌府的時候便已經約好,自然有左良玉來代勞。

      這小子也可以借此機會立下一功,未來也能為他贏得對他叔父的主動權大有裨益。

      起碼他能在陳敬軒和錦衣衛趙百戶那里掛個號,日后再要有人想要干什么,他也可以有個倚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