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軍事歷史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43節 4方云動,皮里陽秋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43節 4方云動,皮里陽秋字體大小: A+
     

      李三才出來的時候,喬應甲和陳敬軒相對無言。

      對喬應甲來說,陳敬軒沒有多大意義,他沒多大興趣。

      這等敬陪末座的武將,縱然將其掀翻也撈不到多少政治資本,相反還會激起兵部和五軍都督府那邊的激烈反對,一句話,意義價值都不大,當然若是對方露出什么破綻可以順手拿下,那另當別論。

      兩人也沒什么交情,而陳敬軒也對喬應甲是敬而遠之。

      跟隨李三才進來的還有一名錦衣衛千戶,他的飛魚服加松紋劍太明顯了。

      喬應甲就像是嗅到血腥味道的鬣狗,目光一下子就落在了那名錦衣衛千戶身上,目光驟然陰冷了不少。

      似乎是感受到了喬應甲閃爍的目光,那名錦衣衛千戶趕緊一拱手:“巡按大人,總兵大人。”

      喬應甲輕輕哼了一聲,卻沒有理睬對方,倒是陳敬軒微笑著點頭應道。

      “汝俊,我得到消息,臨清外城已然淪陷,被白蓮教匪伙同當地亂民所占,但所幸臨清內城尚好,現下臨清城中教匪亂民約有二三千人,裹挾的民眾也有五六千之多,內城衛軍加上漕軍不過千余人,……”

      “這邊是龍禁尉后知后覺得來的消息?”喬應甲冷笑著道:“出如此大的簍子,我聽聞龍禁尉無孔不入,兵部職方司和刑部山東司都瞠乎其后,為何卻未偵悉此事?”

      大周雖然沿襲明制,但是亦有變化,隨著大周外有虜寇襲擾,內有各類教匪滋生,所以龍禁尉和兵部職方司與刑部諸司在偵悉外寇內匪這些事務上都有配合,只不過各自側重略有不同。

      那位龍禁尉千戶似乎對喬應甲的風格早有領教,不以為忤:“巡按大人,您可就冤枉我們了,據我們所知,教匪活動我們是早就通報給了刑部,至于說刑部為什么遲遲未動,下官就不好妄測了。”

      喬應甲冷哼了一聲,不用想都能知道這又是一樁扯皮事兒。

      刑部自然也拿得出來一大堆他們行文給兵部的東西,畢竟若是尋常教黨傳教滋擾地方歸刑部偵察,但涉及到反叛那就是兵部和龍禁尉的事宜了,要說還是龍禁尉責任更大。

      他也懶得多問,“漕總大人,當下該如何?”

      李三才遲疑了一下。

      他原本是真有些不太愿意過問,但是錦衣衛插手了,雖說主動權仍然在自己手上,但是這畢竟有些影響了,不過反過來,有錦衣衛的人插手,喬應甲也要掂量一下。

      唱反調過頭,就意味著圣上也要知道這些齟齬。

      這是他和喬應甲都不愿意見到的。

      可錦衣衛這幫家伙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盯著這兒一副悉聽尊便的架勢,不表明態度。

      自己也提及這該是山東都司那邊出動營兵,但這廝卻說濟南那邊已經上報兵部,時間上已經有些來不及了。

      可問題是自家接手這破事兒,成了功勞也得被錦衣衛這幫家伙分走大半,而且關鍵在于風險極大,一旦失手,自己就要攤上大事兒了。

      可這又是一個態度問題,愿不愿意替君上分憂,愿不愿意勇于任事,沒準兒這就是京察的時候都察院那幫人咬住不放的軟肋,更重要會在皇上那里留下一個不佳印象。

      新皇登基時間不長,正處于一個觀察期,做不做事,做什么事,任誰都要仔細琢磨掂量一番。

      不做,態度有問題,可作了未必對的,甚至做得多,也許就錯得多,兩難啊,李三才躊躇不決。

      或許可以以進為退?他瞥了一眼一臉冷笑似乎和張千戶對上了的喬應甲。

      這廝是見誰都要噴幾口心里才舒坦,否則就顯不出他御史身份的不同凡俗似的,正好。

      至于說陳敬軒,以他對陳敬軒這個萬事不理的總兵官的了解,只要一說出兵,這廝只怕也是要找出各種充分的理由來推托的,尤其是這本身就不是漕務的事兒,真要惹上禍事兒,陳敬軒也跑不掉。

      那么問題就簡單了,思前想后,李三才覺得心里有了把握,這才啟口。

      “汝俊,張千戶也對臨清情況有所了解,現我等麾下尚有一營親兵,是否可以由登之親率進兵臨清?臨清面臨這等劫難,我等也需要替圣上分憂,那山東都司的援兵怕是近日里趕不上的,不能指望,你覺得如何?”

      李三才面色一肅,又把目光轉向陳敬軒:“登之,臨清三倉關乎我們漕運大計,今年漕運發送在即,出不得半點差錯,所以登之,怕是要有勞你辛苦一趟了,那賊匪不過是一群烏合之眾,張千戶那邊已有人潛入其間,屆時可以和你聯絡一二,為你策應。”

      面對李三才笑吟吟的表情,喬應甲自然清楚對方的意圖,他沒想到馮紫英居然還真的打通了李三才的門路,但據自己親隨所言,馮紫英并未見到李三才,莫不是這馮紫英和錦衣衛這邊還有瓜葛?

      自己倒是小覷了馮紫英這小子了,林如海還真的有些眼力,物色了一個這等女婿,只可惜是個蔭監監生。

      思念百轉,喬應甲表面上卻是漫不經心的道:“登之,你意如何?”

      喬應甲話一出口,李三才內心就是咯噔一響,糟糕,這廝今日為何如此?

      難道是畏懼錦衣衛威勢?

      怎么可能?

      以李三才對喬應甲的了解,別說來個錦衣衛千戶,就是來個指揮使,喬應甲一樣不鳥你。

      大周龍禁尉(錦衣衛)雖是沿襲前明錦衣衛,但是無論是太上皇還是當今圣上都對其控制很嚴,而御史言官更是只要找不到合適的對象,便會把龍禁尉(錦衣衛)拿出來作為靶子一陣狂噴。

      尤其是那些個新晉御史言官,更是把錦衣衛和武將當做練手的最佳陪練,想方設法都要“尋釁滋事”一番。

      這等情形下,縱然傷不了其筋骨,但也讓這幫在其他官員面前耀武揚威的角色要收斂幾分。

      先前張瑾找到自己時,他便已經在考慮此事,但張瑾再三表示自己只是通報情況,要把漕運衙門這邊情形上報,逼于無奈李三才才出此策,沒想到這第一步就踏空了。

      李三才暗叫不妙的同時也把希望寄托在了陳敬軒身上,這廝平素如彌勒佛一般啥事兒都不聞不問,這等事情只怕也應該推三阻四才對吧?

      陳敬軒也在喬應甲一開口的時候就知道事情真如馮紫英所言那般了,他真的搞定了一切!

      李三才那里馮紫英沒見著面,陳敬軒一樣清楚,都有人盯著總督衙門。

      李三才這態度也不過是表面文章,信不得,但錦衣衛摻和進來,已經讓陳敬軒覺得震驚了,沒想到馮紫英還擺平了喬應甲,這就真的太難了。

      看張瑾的表情,似乎他也不明白為什么喬應甲今日態度如此爽利?

      回想起馮紫英那稚嫩的臉上那股子沉穩自信,陳敬軒對馮紫英的話已經信了大半,比起那些個內應之類的許諾,陳敬軒更看重對方能讓錦衣衛出面和擺平喬應甲的本事。

      一幫烏合之眾,沒有內應,陳敬軒一樣有把握橫掃,自己老虎不發威,還真以為自己是病貓了。

      “若是張千戶那邊有些消息,那倒也不妨事,一幫烏合之眾,漕總大人吩咐下來,下官敢不從命?”陳敬軒長身而起。

      陳敬軒一起身遵令,此事便成定局。

      李三才內心無比憋屈,拂袖而去。

      喬應甲也再度對馮紫英刮目相看,陳敬軒和錦衣衛,這廝還真是好手段。

      同樣張瑾也是倍感驚奇。

      他已經做好了今日在這漕務衙門里盤桓半日的準備,甚至也考慮到可能真的要擱淺,而且概率頗大,誰都知道那喬應甲的尿性和

      若真是最終漕兵不出,那么他也要把這個情況如實向上報告,黑鍋也得要大家一起背,誰也別想跑。

      漕運總督和漕運御史的不對路盡人皆知,他久走山東,自然清楚,而陳敬軒這個漕運總兵官更是一個閉眼佛,啥事兒不問,沒想到今日實地一見,卻是恁地干凈利索,雷厲風行,哪里像其他人所言那般不堪?

      看來回去之后倒是要向指揮使報告,傳言不足信,這漕運衙門里三位的同心協力將帥效命勇于任事是實打實的,與外界傳言大相徑庭。

      或許是圣上新御,這般臣子都要在皇上面前掙個表現?只能用這個理由來解釋了。

      幾個人內心都百味陳雜,看對方的眼神又多了幾分不一樣的味道,一番寒暄之后端茶送客,卻又都是云淡風輕。

      接下來就是陳敬軒的事情了,張瑾自然要去和陳敬軒好好商議一番。

      既然確定了出兵,那就要兵貴神速,陳敬軒也是久經戰陣的宿將,在被打發到漕運衙門里投閑置散才讓他歇息下來,這個時候得到機會,自然不在話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