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軍事歷史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41節 點到即止,心照不宣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41節 點到即止,心照不宣字體大小: A+
     

      “晚輩拜見喬公。”見一名身著青色便袍的男子進來,馮紫英知道這就是喬應甲了,趕緊躬身行禮。

      “賢侄不必多禮,坐吧。”喬應甲也在打量馮紫英。

      他覺得自己長隨說對方有十二三歲怕是說笑了,雖說這面容稚嫩,但是那雙眼睛卻是恁地沉穩,十二三歲的少年郎怕是沒有這等氣度的,或許就是此子面相偏嫩罷了。

      “我也有好幾年未見令岳了,近來可好?”喬應甲含笑問道。

      “家岳情況尚好,但岳母已然過世。”馮紫英故作黯然,輕輕嘆了一口氣。

      喬應甲一怔之后也只能安慰一番,然后才道:“賢侄既然在國子監讀書,為何卻來山東?我記得當下國子監祭酒是周公吧?他鐵面無私,你如何能輕易出監?”

      馮紫英趕緊起身又是一禮,“回稟明公,家中有長輩去世,我父親患病不起,特遣我代他回臨清吊唁,只是未曾想到昨日臨清民亂,白蓮教匪亦卷入其中,……”

      喬應甲微微一驚。

      臨清民亂他已經知曉,估計午間李三才便要就此事商議,臨清內城有漕糧三倉,關系重大,但亂匪卻只是在外城擄掠,并未進攻內城,加之臨清衛軍和東昌府衛所兵盡皆南下兗州剿匪,所以局面也是頗為不利。

      “賢侄,你是從臨清城來?”

      “是。”既然開了頭,馮紫英便抓住時機一氣呵成的把情況和盤托出,“我父和家岳已然有意約為婚姻,但是因為年齡緣故,所以尚未訂親,先前小子妄行,還請明公恕罪。”

      喬應甲沒想到這個小子如此膽大妄為,居然敢拿林如海獨女的聲譽來打誑語。

      這要傳出去,林氏清譽受損,只怕這小子和他父親也脫不了干系,連自己恐怕都要背些罵名。

      至于說一個武勛之后的神武將軍還根本不放在他這等文官御史眼中,內心雖然惱怒,但是念及對方的苦心孤詣,若非打著林如海的招牌,自己恐怕根本就不會見對方。

      “哼,你卻是如此大膽,這等毀人清譽之事,縱然有些苦衷,卻如何行得?”

      見喬應甲雖然聲色俱厲,但是卻沒有將自己逐出的意思,馮紫英內心稍微舒了一口氣。

      這一關終于過了,林黛玉作為林如海的嫡女,現在又被自己這么一造勢,喬應甲恐怕還真需要好好掂量一下。

      不過喬應甲還是奇怪林如海怎么會同意和馮家這種武勛之后結為婚姻?

      放在士林中來看,那無疑是一種自降身份,但一想林如海的岳家賈家也是武勛之后,喬應甲又釋然。

      這賈家大概和馮家也是世交,若是有這種層關系,倒也勉強可以接受,只是委屈了這林家女了。

      “馮賢侄,你說那白蓮教匪和城中無賴匪類糾合在一起為亂,為何林家小姐又會在馮家府上?”不問清楚這些問題,喬應甲是不會輕易做出判斷的。

      馮紫英最怕就是對方什么都懶得問,只要發問,就說明對方是在認真考慮這個問題了,也意味著對方還是很重視林如海的這層關系或者說這條線的。

      他又把情況簡要介紹了一下,九真一假,“誰曾想到如此湊巧,他們本是進京到其舅父家中,順帶要過臨清,剛巧到我家府禮節上的過訪,就遇上這種事情,……”

      一切都是真的,唯獨這么巧就趕上了,虛晃一槍就蒙過了。

      林如海和賈家關系喬應甲也是知道的。

      賈家一門二公,也算是武勛中的翹楚,而且賈家也是出過進士的,寧國公之子賈敬便是比喬應甲早一科,元熙二十三年的進士,只不過這賈敬好丹道,居然辭官隱入道觀修行,倒是讓很多人大惑不解。

      “當下臨清城中匪勢日大,明公怕也是知曉一些的,宮中來人苛索過甚,民間困苦不堪,這怕也是教匪趁勢而起的引子,若是任由教匪作大,先前或許他們還在懼怕衛軍,但是若被其窺出虛實,只怕那臨清內城難保,而三倉若是被毀,只怕……”

      馮紫英沒有再說下去。

      喬應甲輕輕哼了一聲。

      宮中稅監在臨清設卡苛索來往客商的情況他自然是知曉的,但圣上此舉倒也并非完全為私,九邊軍餉欠餉日多,戶部庫中空空如也,這也不是什么秘密了。

      若是繼續這般欠餉,只怕邊軍就要生變了。

      喬應甲雖然一直在外,但是對這些情況還是了如指掌,朝中為此事已然爭吵不休,但是涉及到太上皇的故往,誰又敢較真非要折騰個底朝天?只怕圣上臉上不好過不說,還得要惹來太上皇那邊盛怒吧。

      “馮賢侄,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只是這漕務乃是李漕總掌管,旁人是難以置喙的,我雖是肩負巡按漕務職責,但也不能越俎代庖,……”喬應甲清了清嗓子。

      “明公所言甚是,只是這剿匪平亂之事關系重大,而其中又與宮中來人有些瓜葛,晚輩擔心……”馮紫英也沒有說下去。

      “哼,也未必。”喬應甲臉色一板,“漕務關乎京師大計,漕臺自有定計。”

      “是,是。”馮紫英心中一喜。

      見喬應甲抬手拿起茶碗,馮紫英便知道這就是要送客了,趕緊起身。

      從喬宅出來,馮紫英覺得自己背上衣衫都被汗水打濕透了,到現在他也沒有真正拿穩那喬應甲的心思,只能說約摸猜測到對方一些意思,但這也就足夠了。

      ****

      “這一位便是馮公子?”齊云齋外,馮紫英見到滿臉興奮自豪的左良玉,便知道這一趟差事左良玉辦得自我感覺不錯,既是對完成了自己交辦的事情,估摸著還在對方那邊也贏得了些許認可,方才有這般表情。

      這一趟也的確是馮紫英有意要鍛煉一下左良玉,接洽一下山陜會館那邊的人而已,縱然真的辦砸了也沒有太大關系,大不了就直接找陳敬軒出面了,相信在搞定了喬應甲這邊之后,陳敬軒也要掂量一下自己背后是否還有其他的因素了。

      不過現在看來似乎不需要了,王紹全并沒有欺瞞自己,他在山陜會館里還是有些話語權的。

      這份善緣看來還真的要結下了。

      “正是。”馮紫英沒有客氣,會館來人自然就是山陜商人的代表,大不了日后自家老爹在大同鎮那邊關照一下便可,現在自己要渡過難關,可沒有那么多精力來浪費時間。

      “馮公子有什么需要盡管分派。”來人也頗為知趣,不廢話,直奔主題,“若是需要拿得出手的骨董,這家齊云齋便是東昌府翹楚。”

      “唔,我需要一方古硯,勞煩尊駕替我選好。”馮紫英語氣溫和,但是話語中流露出來的意思卻是不容置疑,“最好是唐宋名家所制,錢銀多少不論。”

      來人也倒吸一口涼氣,這制硯名家本朝倒也不少,前明亦有,但這唐宋要稱得上制硯名家的卻真的少見了,而這家齊云齋雖說名氣不小,但是卻未必能找得出合適的物件來。

      這一位手持王紹全的名刺來,點名要人來陪同辦事,先前自家倒也沒太在意,無外乎就是一些官宦子弟有些不方便的事情需要處理,商幫見得多了,只要是值得,都不是事兒。

      但后續得聞一些消息之后,方才知曉非同小可,所以他也才親自前來。

      “馮公子,唐宋名硯這齊云齋一時半刻未必能有,若是本朝……”話語為出口,來人就被馮紫英打斷:“想必足下知道我的來意,若是尋常物事,我也不必求上你們山陜會館。”

      見馮紫英如此斬釘截鐵,來人便閉口不言,徑直帶著馮紫英入內。

      好在這齊云齋委實算得上東昌府的頭號骨董鋪,倒也找出一方北宋呂道人親手制作的澄泥硯。

      三百兩銀子不二價,饒是馮紫英已經做好了被斬一刀的思想準備,依然咋舌不已。

      這還是看在了山陜會館來人的面子上,打了一個折扣,幾乎是以收購價加了點兒傭金售出,否則便是五百兩銀子的天價了。

      不過趕到總督衙門時卻吃了閉門羹,無論如何厚言卑辭,那門房管事都是淡然拒絕。

      這排隊候著想見漕總的人如過江之鯽,豈會因為你一個小小國子監貢生便能入眼?

      紅包和名帖都收下,但是卻根本不給一個準信,知道沒戲,馮紫英果斷離開,直奔山陜會館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