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軍事歷史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40節 大言不慚,老謀深算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40節 大言不慚,老謀深算字體大小: A+
     

      巡漕御史喬應甲的宅邸也就緊鄰著陳敬軒的居所不遠。

      這漕務衙門三大佬基本上都是圍繞著工部東昌府分司所在而居,所以走了一圈之后,馮紫英整理了一下衣冠徑直去門前道名遞貼。

      那門房上的親隨倒也是一個有些眼力的角色,并沒有因為馮紫英年幼又是親自來遞貼就小覷,特別是拿到錦紙裁制的封袋,又有一番掂量。

      馮紫英遞上名帖封袋的同時自然也要奉上一封銀子,那長隨倒也實在:“小郎君,來拜謁我家老爺怕是也有所知曉我家老爺規矩,名帖我可以替你送進去,但能不能見,嗯,我勸你盡早回去,不必在此多等。”

      馮紫英拱了拱手:“有勞足下了,喬公與家岳乃是同科,如今又皆巡按畿外,若非尋常,并不敢來叨擾。”

      長隨吃了一驚,上下打量了一番馮紫英。

      馮紫英這具身體雖然不過十二歲,不過武家出身,在大同也是常年打熬身體,長得倒也英挺不凡,看似也有十三四歲的模樣。

      這年頭十三四歲婚配者雖然不多,但是也不算少,訂婚者便是更多了,所以馮紫英這么一說也沒問題。

      “不知小郎君令岳……”長隨顯然也是多年跟隨自家主人在外的了,對家主情況也很熟悉,若是熟悉的同僚,斷無不熟之理,但他還真想不出自家主人有哪位熟悉的同科還都在京畿之外巡按。

      “家岳林公,忝為揚州巡鹽御史。”馮紫英提起“家岳”時,也還是很謙虛的一禮。

      “哦?”長隨頗為吃驚,趕忙回禮,然后延請對方入內,在外房稍事歇息,“請小郎君稍候,我家老爺還在后房看書,我這邊去稟報。”

      長隨疾步入后,揚州巡鹽御史林海的確是老爺同科,但是往來并不多,老爺也沒怎么提起過。

      雖說同為巡按御史,但是巡按漕務和巡按鹽務還是頗有差別的,漕務事務繁雜,卻責任重大,頗為勞心,而那位李漕總又是一個不省心的,若非朝中安排,自家老爺其實并不太愿意和李漕總共事的。

      那巡按鹽務就不同了,想想駐節之地那是天下一等一的繁盛之地——揚州,那和漕運駐節之地淮安簡直沒有可比性,那大周朝鹽商的豪奢更是天下聞名,這巡鹽御史何等美差,那林海如何能坐上這個位置,自然非比尋常。

      “你說是林如海的女婿登門?”坐在官帽椅中的喬應甲沉吟不語。

      這封袋倒是精致,居然用錦紙,足見對方也是有心了,拆開名帖,胭脂球青花鳥格眼白錄紙,這是花了心思的,一筆瘦金體更是讓喬應甲連連點頭。

      這筆字端的不凡,豐瘦適度,力道遒勁,側鋒如刺,委實有些讓人賞心悅目。

      “嗯,小的也問過,他沒說,只說希望拜謁老爺,不過觀其形貌,倒也有些氣度,但其鞋冠亦有……”長隨是跟了喬應甲多年的老人了,話語未吐,喬應甲便已明白:“是否有些倉促唐突之意?”

      長隨猶豫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

      馮紫英本就是泅水而出,便是有水靠換了,又坐了一夜的小艇,哪里可能還能收拾打扮得多么利索?

      能有這形象已經是花了心思了,在那文墨紙品坊中,那位掌柜還專門提醒了馮紫英收拾了一番,否則還要不堪一些。

      本來對方還想借此機會請馮紫英入內稍事收拾,但是時間是在來不及了,馮紫英婉言謝絕并感謝了一番才算脫身。

      喬應甲一時間也有些吃不準這位“林如海的女婿”來拜會自己所為何事。

      要說大家雖然同殿為臣,又皆為都察院體系之人,甚至一并巡按地方,更有同科之誼,再怎么也該是有幾分交情的,但這林如海卻是三鼎甲探花,自己不過是一個三甲進士,散館之后卻未能進入翰林院而是到了工部,然后輾轉才到了都察院。

      他自己也清楚自己的性格,不愿意去阿附誰,所以和一甲進士乃至那些個庶吉士們都有些隔閡。

      這林如海雖說也進了翰林院,但是后來不知怎的卻也在戶部遷延甚久,后來雖然從都察院巡按揚州鹽務,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卻有些成了圣上的私臣。

      這朝里朝外誰不知道這巡鹽御史意味著什么?

      但現在太上皇遜位,當今圣上對鹽務這一塊尚未插手,也不知下一步會如何,這林如海未來的前景也有些不好判斷了,這也讓喬應甲頗費思量。

      “去請張先生來。”喬應甲略做思考便道。

      很快一名清瘦老者便到了書房中,喬應甲擺擺手,那長隨知道這是家主要和張先生商量事情,便知趣的出門去候著。

      “這么說那林公的女婿以前和東翁也從未交道,可知其來歷?”張姓老者捋須沉吟道。

      “他本人未提,不過喬懷說其身長體健,卻自稱在國子監讀書,一口京里口音。”喬應甲回答道。

      “唔,這倒是不好估測了,國子監里現在龍蛇混雜,觀其年齡不太可能是貢監,舉監更無可能,若是例監,林公豈會如此不堪?只有蔭監方有此可能。”張姓老者抽絲剝繭,分析得很細致。

      “唔,我也是如此想法,只是我有些不解此子為何如此突兀來登我門,我與那林如海雖然是同科同僚,卻素無交情,而且先生亦知現今圣父隱退,圣上新政,朝中盡皆觀望,那林如海貴為巡鹽御史,格外引人矚目,……”

      張姓老者自然知曉自家東翁的心思,他給這位東翁當幕僚也是十多年了,對方什么事情也從未避諱他,所以也清楚對方的擔心。

      略做思考之后,老者才道:“東翁,以我之見,這巡鹽御史一職若是遲遲未動,要么就是圣皇和圣上已有計議,要么就是林公已入圣上法眼。聽聞林公巡按揚州為圣皇分憂甚多,當下戶部虧空甚大,可圣皇方退,許多事情只怕也不好深究,九邊要餉甚急,這等時候只要誰能替圣上分憂,怕是就會獨得圣眷吧?”

      喬應甲眼睛一亮。

      “再說了,這林公女婿登門拜謁,若是東翁避而不見,日后傳出去,怕是也會有礙東翁清議的。”張姓老者微微一笑,“不妨一見,若是一些小事兒,不妨順手為之,若是為難之事,亦可挑明,這等子侄輩的后生小子,東翁自有辦法應對才是。”

      喬應甲點頭首肯。

      這話在理,對付這等晚輩少年,對他來說,易如反掌,說實話他對此子這般精心準備登門還是頗有好感的,雖然對林如海并無多少好感。

      “也罷,就見一面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