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軍事歷史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36節 求救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36節 求救字體大小: A+
     

      “二郎,很多事情咱們也不清楚里邊底細,毛貴他爹為啥挨板子而倉大使沒事兒,輪不到咱們這些外人置喙,他們自個兒心里明白。”馮紫英淡淡的道:“你還年幼,日后長大了就能知曉一二了。”

      左良玉似懂非懂,只能點點頭,馮紫英的話對他來說還是深奧了一些,但他隱約也能覺察出對方說的話里似乎隱藏著很多東西。

      對這個意外“撿來”的名人左良玉,馮紫英還真沒想好怎么來處理。

      大明的一代軍閥,現在還是一個小萌新,雖然也露出了一點兒乳虎氣象,但還差得太遠。

      如果左良玉真的能成長起來,馮紫英是不愿意去揠苗助長的,聽憑其野蠻生長才是最好的。

      但馮紫英又怕這世界已經偏轉,歷史已經改變,這左良玉還能如那一個時空中那樣茁壯成長一躍化龍么?

      沒人能確定。

      正因為如此,馮紫英需要考慮清楚,這有點兒算是本時空中自己收到的第一個小弟,而且有那個時空的模板,說明這左良玉是有這個成長底蘊的,那么自己憑什么就不能好好培養一下呢?

      沒準兒他這一世還能有更好的造化呢?

      “二郎,日后你打算干什么?”雖然現在說這些還有些為時過早,但是馮紫英還是忍不住想要問一下。

      “日后?”左良玉有些茫然,搖搖頭,“沒想過,馮大哥,我現在白日里就跟著我二叔打鐵,閑一點兒有機會就跟著碼頭上的人出去看看,要不我能干啥?”

      這個問題對左良玉來說顯然太復雜了一些,這個年齡的少年,以他現在的家世條件,似乎也沒有什么能供他選擇的,就是混日子,填飽肚皮,能順利的長大成年就算是阿彌陀佛了。

      思考了一下,馮紫英也覺得有些棘手。

      若是自己已經長大成人,倒也可以替對方安排一下,問題是現在自己都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要想替左良玉如何安排一下,家里鐵定不會答應。

      而如果讓左良玉變成和瑞祥一樣當自己跟班兒,這是馮紫英絕不愿意的,那沒準兒就會耽誤了左良玉的成長。

      “二郎,若是可以的話,這一次事了之后,我希望你能去讀讀書,未必要去考中秀才舉人啥的,但起碼你要能看懂兵書將策吧?”馮紫英沉吟著道:“你家是軍戶,你現在年幼暫且不說,待幾年后你也許就要入軍,……”

      左良玉有些興奮,“馮大哥,我早就想入軍,可就是年齡太小,入軍打仗可用不著讀書識字,……”

      “混賬話!”馮紫英怒聲打斷:“你不讀書識字,如何能讀懂兵書將策?莫不成你就指望著靠刀槍過活,一輩子當個戍卒?”

      馮紫英的怒斥卻讓左良玉內心感受到一絲暖意。

      他當然明白對方是為他好,只是他從小久未讀過書識過字,而且也沒有這個條件,現在驟然要讓自己去讀書識字,一時間也難以接受,而且也沒聽說當兵吃糧還要讀書識字,這臨清衛里上千號人,有幾個人識得字?

      至于說兵書將策,這就有點兒遠了,根本不是左良玉現在能想的。

      孤燈如注,伴隨著搖曳的燈焰,掛在棚頂上的氣死風時不時的搖晃一下,讓兩個人的面部表情若隱若現,左良玉的一臉不服氣也看在馮紫英眼中。

      “二郎,你若是只當個戍卒也就罷了,但日后你若是當上了小旗總旗,百戶千戶,難道你也當個睜眼瞎,大字不識?”

      左良玉還真從未想過自己能當啥百戶千戶,在他看來,怕是一個總旗都能讓人羨慕不已了,但馮紫英的話卻讓他內心的某些念想頓時瘋漲起來。

      百戶千戶看似遙不可及,但是想想馮大哥的老爹是神武將軍,日后自己若是入了軍,只要肯搏命,沒準兒還真能混出頭,當個百戶千戶也許就不是白日做夢了。

      見左良玉不做聲,但面部表情卻出賣了他,馮紫英也不多說:“你自個兒好好想一想,過了這一樁事兒,找個法子,去私塾里去讀讀書識識字,日后從軍也能博個出身。”

      “哥,可是我叔父怕是……”糾結了半晌,左良玉才幽幽道。

      “哼,我會和你叔父好好說一說,想必他也樂意見到你有出息,日后你要出息了,未必不能給他們一份照應。”馮紫英其實也想到了這些問題,這在以前可能還是個事兒,但如果過了這個坎兒,那就不是事兒了。

      山梭小艇速度很快,巳時三刻,小艇便已經停在了聊城碼頭上。

      馮紫英和左良玉便徑自尋那漕運總督所在。

      如何去面見漕運總督,馮紫英也一直在琢磨。

      這事兒不那么好辦,漕運總督不管地方事務,這等造反民亂和漕運無關,但你要說一點兒關系都沒有,也不完全對。

      臨清內城里三倉關乎漕運大計,若是被毀被洗劫,這對整個漕運來說都將是一大災難。

      當然現在各地的糧食尚未送至,三倉里可能也就是一些存糧,新糧尚未運入,所以對漕運總督來說,哪怕是真的臨清內城被叛亂教匪攻破,三倉被洗劫甚至被毀,他的責任也不算太大。

      畢竟這地方教匪叛亂,責任更大的應該是山東都司和臨清兵備道以及東昌府和臨清州這些地方官員。

      王紹全還是提供了一些有價值的消息,和漕運總督李三才一道同行的還有二人,一個是漕運總兵,一個是漕運御史。

      漕運總兵陳敬軒,合肥人,合肥陳氏子弟,乃是前明漕運總兵官陳瑄的后裔,后大周建立之后,陳氏并未受到影響,依然頗受重用。

      漕運御史喬應甲,陜西猗氏人。

      思考再三,馮紫英還是決定先拜訪陳敬軒。

      陳敬軒曾經在天津衛擔任指揮使,和自己父親有過交情,這一點也是馮紫英從馮佑那里獲知的。

      元熙三十五年,韃靼騎兵寇邊,馮紫英父親馮唐時任大同鎮總兵率兵應戰,幾番血戰,損失慘重,雖然擊退了韃靼騎兵,但是大同鎮折損不少,后從內陸各衛所抽調衛軍補充九邊,天津衛便抽調了八百人補充大同鎮。

      在獲知馮紫英登門拜會時,陳敬軒也吃了一驚,但隨即便將其代帶入后堂。

      東昌府也是漕運重鎮,論理漕運除了在淮安府清江浦駐節處有官衙外,其他地方是沒有的,但實際上在東昌府、臨清、德州、濟寧、徐州等地,皆有工部的分司,而這些分司雖然名義上也受工部管轄,但實際上漕運總督在分司里已經有了自己的常駐地點。

      漕運總兵官自然也就有一處并不算太大的官邸了,小巧而精致,前面臨街小院是辦公廳堂,后面兩進院落則是臨時居所。

      “賢侄為何如此形象?”見馮紫英一臉疲憊憔悴情形,身上的青衫也是狼藉不堪,陳敬軒皺起眉頭,一邊命令看茶。

      他和馮唐有些交情,但是遠談不上多么深厚,對方是武勛之后,和自己這種出身地方軍鎮世家并不屬于同一體系,不過就是打過幾次交道,覺得馮唐此人倒也是一個精明人物,只是名利心重了一些。

      “唐突拜見,還請叔父恕罪。叔父救我!”

      按照規矩拜訪長輩都是要拜帖的,但馮紫英此時哪里有?所以他一進門就深躬作揖,連連懇求。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