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軍事歷史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35節 天生就是吃這碗飯的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35節 天生就是吃這碗飯的字體大小: A+
     

      登徒子卻早已經在連夜南下的山梭小艇上輾轉反側了。

      雖然小艇烏蓬下有一升鋪可供人歇息,但是且不說汗酸味兒、咸魚味兒加上那朽爛得難以入眼的破褥子,馮紫英此時那里還有多少心思睡得著。

      看似逃出生天了,但是馮紫英卻明白,李漕總那邊這一面怕是不好見。

      雖然只是簡單介紹,馮紫英也能大略聽出這位李三才李漕總好像是個不怕事兒但是卻也不愿意惹事兒的精明人。

      感覺這勢力不小的山陜糧幫好像和對方關系處得并不太好,甚至可能被打壓,但具體是否真正如此,什么緣故,卻不得而知。

      按照那王紹全所言,李漕總只管這漕務,其他和漕務無關的一概不論,但誰觸碰到了他的權力范圍,那就不會好過,都察院右僉都御史這不是虛職,等閑地方官是招惹不起的。

      兩個劃槳壯漢是糧幫專門提供的,顯然是久走這條水道的好手,兩人劃槳,整齊劃一,氣息悠長,完全看不出多費勁兒,而小艇速度卻是相當迅捷。

      如無意外,辰時就能趕到聊城,但估計早就有消息從臨清這邊傳到聊城了,只不過不知道東昌府那邊會有如何反應。

      按照王朝佐的說法,東昌府千戶所的衛軍也一樣被兵備道柳憲臺與臨清衛衛軍一道都帶到兗州去了,這就意味著東昌府這邊一樣是空空如也。

      這等情況下,東昌府是根本無力也不敢來臨清的,唯一能做的大概就是飛報濟南,看省里怎么應對了。

      李漕總是元熙十四年的進士,據說深得太上皇信任,但卷入南北之爭之后被擠出京師,到南京擔任參政通議,元熙四十年方才正式啟用擔任漕運總督,不過當時的元熙帝現在已經是太上皇了,這李三才和當今圣上永隆帝關系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這些消息都是馮紫英結合了賈雨村和王紹全一鱗半爪透露出來的消息綜合起來的。

      來這大周王朝的時間還會是太短,而這具身體以前好像也從未對這些方面有過多的關注,老爹那邊是走的軍方體系,和朝中有瓜葛,但好像暫時還夠不上,文官體系這邊就更是一無所知了。

      但話說回來也是,一個十二歲不到的少年郎,到國子監都靠蔭監,哪里對朝中這些事情會感興趣?

      也是自己這個穿越過來的老官迷才會對這方面的事兒如此感興趣。

      呃,馮紫英發現自己似乎代入感真的很強,尤其是對這些方面很感興趣,起碼在這些方面,幾乎不需要任何人帶,就能入門了。

      想到這里馮紫英都有些羞慚,難道自己真的天生就是吃這碗飯的?

      “馮大哥,你也歇息一會兒吧,到府里怕是要辰時了。”左良玉一直坐在烏蓬口子上。

      這不是他第一次去東昌府,這么些年來,他在這碼頭上打滾,東昌府少說也去過七八回了,對東昌府并不算陌生。

      “嗯,睡不著啊。”馮紫英嘆了一口氣。

      估摸著這條命現在是保住了,但是看這大周王朝的形勢是真的不太好,他這個外來人都跟著著急。

      這個時候他還真有些后悔當初沒多看看明史了。

      雖說這大周和大明不是一回事兒,但是從自己所見所聞來看,大周體制和大明基本一致,也就是說,若是要在這大周朝里混得開,就得要明白這大周朝廷里的政治和政權運行模式是如何運行的。

      怎么樣才能混成像另外一位馮家名人——馮道那樣的不倒翁,這就是馮紫英的大目標。

      當然還有一些小目標,不是賺它一個億,而是如何能讓自己理直氣壯光明正大的過上在前世中屬于“驕奢**”但在這個世界屬于在正常不過的生活。

      比如想納幾個妾就納幾個妾,想梳弄幾個通房丫頭就梳弄幾個,甚至還可以為所欲為的養外室,想得有點兒遠,也有點兒羞恥,但男人好像一旦放開思緒還真的有點兒控制不住。

      呃,要說這在《紅樓夢》里似乎都是常規操作,想必這大周王朝都應當是如此才對,沒理由自己不能如此啊。

      想到這里馮紫英反而對這一次要去東昌府面見李漕總的心情更急切了,性命保住了,那么就該考慮如何更進一步,謀求更多的東西才對。

      萬丈高樓從地起,京師不是一天建成的,要想在這個世界混得好,那么就要從點滴細微開始做起。

      比如今日里自己所遭遇的,那賈雨村雖然自己知道是個擅長見風使舵的角色,但不得不說他能混的好也是一個高手,現在還是落魄時候,有機會也要好好先結交一番,沒準兒日后也能有用得上的時候。

      還有那薛峻,應該是薛蝌薛寶琴的老爹,皇商而已,還是二房,看似沒啥前途,但薛寶琴的未來公公梅翰林似乎也是一個政治人,哪怕可能會是十年后的事情,但未雨綢繆,先結交一番,也算打個埋伏。

      而且這年頭貌似資本主義已經在中國大地上萌芽,也就意味著資本的力量會越來越大,而且多了自己這樣一個外來變數,資本會發生什么樣的嬗變,還未可知,但是絕對是可資利用的一個因素。

      這商賈人家就是資本的代言人,皇商也不例外,尤其是這種現在混的不太好的皇商,更是有利用價值的。

      “馮大哥,你是怕李漕總不見你?”左良玉顯然沒有馮紫英那么多心思。

      “嗯,未必吧。”馮紫英一時間也好這廝說不清楚,心理年齡嚴重錯位,根本沒法解釋。

      哪怕這幾天里他不斷的調適自己的心理狀態,加之這具身體的記憶一股腦兒的灌入自己的腦海中糾纏在一起,再也難以分開,但是這種時不時冒出來的不適感,還是讓他經常有一種恍惚的狀態。

      畢竟,這十二歲和四十二歲之間的差距也太大了,要慢慢將原來的靈魂和今世的這具身體和記憶融為一體,還得要段時間。

      “那李漕總聽說也是一個不好說話的。”左良玉突然冒出來一句。

      “為何如此說?”馮紫英一愣。

      “去年李漕總十月到咱們臨清,七八個人挨了板子,毛貴他爹被打得渾身是血的抬了回來,差點兒丟了性命。”見馮紫英一臉疑惑,左良玉趕緊解釋道:“毛貴他爹就是常盈倉的倉副使,分明是那倉大使的過錯,那漕糧新糧保管不善,但那倉大使卻賴在毛貴他爹身上,那李漕總根本就不聽毛貴他爹的申訴。”

      不問可知都是些爛賬,陳糧新糧之間的轉換,每年的固定“漂沒”,免不了就是和那山陜糧幫勾結在一起做的手腳,誰有問題根本就說不清楚。

      沒準兒左良玉所說的那毛貴他爹也一樣不是好貨色,天下烏鴉一般黑,這三倉大使副使拉出去斬了絕對不會錯。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