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軍事歷史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34節 呸,登徒子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34節 呸,登徒子字體大小: A+
     

      這丫頭先前還好,瑞祥也有些怵對方是什么巡鹽御史林公之女,不敢放肆,所以說話也是小心翼翼。

      倒未曾想這丫頭卻是舌尖嘴利,懟人也是不留情面,動輒冷笑蹙眉撇嘴,看得人沒地生出氣惱,所以才會想要抬出自己主子來炫耀一番壓一壓對方。

      未曾想這丫頭卻恁地尖酸刻薄,雖說不明對方話語中的意思,但是察言觀色便也知道那肯定不是什么好話,而且更讓人郁悶的是自己還完全聽不懂其中奧妙。

      “喲呵,小丫頭嘴巴挺硬,那為何卻要蜷縮在這里要我家大爺冒著性命危險去替你們求援?你為何不去?”

      被這小丫頭給噎得實在忍不住,瑞祥也終于爆發,開啟了毒舌功能。

      “還巡鹽御史之女呢,好歹也是官宦人家吧,怎地卻如此不知好歹?我雖然沒讀過書,但是也知道受人滴水之恩,當以涌泉相報這句話,莫不是以德報怨倒成了林家祖訓?”

      這瑞祥六歲就跟隨著馮紫英,從大同到京城,不說親如兄弟,但二人也基本上是形影不離了,馮紫英在家中就學,他也跟在一旁,幾年下來,也識得不少字。

      他還在大同便經常跟隨馮紫英和一幫子武勛子弟四處廝混,到了京城之后更是如此,這嘴巴早就操練得鐵齒銅牙。

      先前也是礙于小丫頭年齡太小還有巡鹽御史嫡女的身份才不敢放肆,但這會兒被對方給懟得頭腦發熱,也就顧不得許多了。

      林黛玉也沒想到馮家一個小廝也敢如此放肆,而且口齒伶俐絲毫不弱,搶白起人來半點不饒人。

      想一想先前那馮家哥兒出行求援的確讓人動容,她之前也有些感動,連賈夫子都一直稱對方不愧是虎父無犬子,果然膽力過人。

      “哼,不過是暴虎馮河,徒逞蠻勇,……”

      話雖這么說,小丫頭也知道自己這話不在理,受人恩惠卻要背后非議,非正人君子所為,聲音也低了下來。

      更何況之前馮紫英和幾人對話她也聽得清楚,雖然不是太明白,但是也清楚連賈夫子和薛家叔父都贊嘆不已,絕非自己所言的“暴虎馮河徒逞蠻勇”。

      見對方墮了氣勢,瑞祥倒也不為己甚。

      當然最主要原因是他先前就發現自家主子時不時的偷窺這小丫頭,臉上神情也甚是怪異,而這丫頭又是巡鹽御史林公之女,而林公和賈家又是姻親,馮家與賈家乃是世交,他不得不多留個心眼兒。

      在來臨清之前老爺就已經和夫人在商議主子的婚配之事,若是主子真的對看上了這丫頭,雖說這年齡尚幼,但卻也可以上門先行議親。

      雖說婚姻之事乃是老爺太太做主,但京師馮家一脈三房僅此一個嫡傳獨子,視若珍寶,尤其是太太對主子更是言聽計從,日后真要和這小丫頭成了一家人,那自己就慘了,想到這里瑞祥心里反倒是有些發虛了。

      見原本氣勢如虹的小子這會兒突然又一下子慫了,小丫頭片子也有些奇怪,瞥了對方一眼,覺得自己之前一句話好像并沒有多少攻擊力,怎么對方反而就頹了?

      見對方突然不吭聲了,小丫頭抿著小嘴琢磨半晌,才又道:“你家鏗大爺在國子監坐監多久了?”

      “有小半年了。”瑞祥越想這種可能性越大,說話也就更加謹慎,他年齡雖小,但卻是馮唐專門物色來替馮紫英照顧尋常生活的,馮家也是專門調教過的,所以在這些方面也格外精細。

      “那你家鏗大爺可是要去鄉試還是肄業后直接授官?”小丫頭見對方其實弱了許多,也沒有再咄咄逼人,只是想要多問一些對方情況。

      “這卻不知,大爺才去半年,這半年里讀書頗為辛苦,原來在大同亦有塾師專門教授,稱我家大爺篤學不倦,囊啥雪,……”想不起詞語,瑞祥有些尷尬,撓了撓腦袋。

      小丫頭也是一愣,但隨即笑了起來,“怕是囊螢映雪吧?”

      “對,對,就是這個,……”瑞祥嘿嘿笑起來。

      “囊螢映雪那是形容窮苦人家讀書的辛苦努力,馮家何以至此?牛頭不對馬嘴,也不知道是哪個讀書人會這么阿諛逢迎你家那一位?”小丫頭聳了聳鼻子,“那個塾師有意討好神武將軍也不至于如此吧,想讓神武將軍多給他點兒束脩?”

      瑞祥急了,“怎么可能?我家大爺在大同府便是以好讀書著稱,便是書院里的教諭都對我家大爺贊不絕口,我家大爺是肯定要去參加會試的。”

      “哦?會試?你家鏗大爺這般有信心?”林黛玉顯然不太相信。

      國子監里出來的監生們幾乎都是奔著肄業授官而來,要么就是捐個好名聲。

      她聽父親說起過,現在國子監是一年不如一年,若是二三十年前倒也能有幾人能從順天府鄉試里考上舉人,但現在怕是一科都未必能有一人了,真要有意參加鄉試的,要么在府學里,要么就是自己聘請塾師。

      “我家大爺昨日里還在說,胸藏文墨懷若谷,腹有詩書氣自華,所以他要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圣賢書。”瑞祥昂首頗為自豪,他以為這兩句詩是自家公子所作,卻不知其來源。

      林黛玉眼睛一亮,那“腹有詩書氣自華”這半句句她自然是知道來歷的,但那半句話“胸藏文墨懷若谷”卻不知道是何人所作,似乎是有意與蘇東坡那句相對,而后面那一句就有些俗了,雖然情通理順,但卻沒有什么韻味。

      “這可是你家鏗大爺所作?”林黛玉含笑而問。

      “那是自然。”瑞祥搖頭擺尾,滿臉得意,“我家大爺讀書六年,老爺為其聘請塾師皆是飽學之士,其中還有一名落第舉人,豈是尋常人可比?”

      林黛玉撲哧一聲笑出聲來,這個馮紫英的小廝倒是挺有趣。

      她素來早慧,在家中求學,那賈雨村倒也驚訝于她的慧黠,加之林如海珍愛過甚,除了閨閣規矩外,其他方面倒很有點兒散養的意思。

      這丫頭也喜歡看雜書,疑問頗多,賈雨村也未將其視為等閑小丫頭,時常向她提及其他雜務,所以她才這般大膽機敏。

      “喲,那看不出你家那一位大爺還真的挺好學啊。”林黛玉抿了抿嘴,“四五歲就開始讀書,莫不是讀成了一個書呆子?”

      “哼,林姑娘你這可就說錯了,先前你也該看到我家大爺和你家夫子、薛先生商議,書呆子有這個本事?”瑞祥輕輕哼了一聲,一心要維護自家主子的形象。

      說實話這幾天鏗哥兒病了一場之后似乎人變化不小,不但性子變得沉穩了許多,話語也少了,但每一句話出口好像都挺有道理,連馮佑都要琢磨一番,這放在以前是根本沒有的。

      這么些年馮佑雖然對鏗哥兒很看顧,但是大事情上是絕對不會任由鏗哥兒胡來的,這一次讓鏗哥兒獨自出門,鏗哥兒居然把馮佑給說服了,這就太讓瑞祥覺得不可思議了。

      自己原本要阻攔,但是被鏗哥兒眼睛一瞪,感覺就像面對老爺一般,讓他一時間竟然說不出話來。

      “一般人遇上這種事情,只怕都嚇到瑟瑟發抖,不知所措了吧?我看連你家賈夫子都臉色發白,話都說得不利索了,那薛老爺還說走南闖北見過世面呢,不一樣沒了抓拿?但看看我家大爺,怕過么?那得用啥詞兒來形容,運籌帷幄,決勝于千里之外吧。”

      瑞祥一副與有榮焉的得意模樣,讓林黛玉很是不屑。

      不過林黛玉也要承認,先前自己不也是嚇得六神無主?自家婆子更是哭哭啼啼抹淚不止,賈夫子和那位薛老爺也是完全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倒是那馮紫英一副氣定神閑,泰然不懼的樣子,也不知道是天生木訥,還是真的大將風范?

      呸,怎么可能?!也不過比自己大上三四歲,卻一副老氣橫秋的小大人模樣,尤其是在賈夫子介紹了自己身份之后,更是賊眉鼠眼的盯著自己看,讓人生厭,真想把他那雙目光灼灼的賊眼珠子給挖了。

      想到這里,林黛玉只覺得自己俏靨發燙,呸,登徒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