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軍事歷史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32節 爾虞我詐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32節 爾虞我詐字體大小: A+
     

      當馮紫英坦然的把自己的意圖和盤托出時,王紹全陷入了驚疑不定的沉思之中。

      這是一個十二歲的少年郎想出的辦法?

      縱然時有人為其出謀劃策,但是一個十二歲的少年居然就敢冒這樣大的風險,從東水門游泳而出,而且還成功的說服了王朝佐為其幫忙打掩護。

      這簡直有點兒神乎其神了。

      還有這個王朝佐,自己也早就料到此人怕是不穩,拖家帶口,還有魏家胡同那幫人幾百戶,只不過這么快就開始轉向,還是讓他有些不舒服,好在己方也早有準備,倒也不懼。

      而且事情發展到了這一步,本身也已經超出了先前的可控范圍,再下去未必是好事了,倒要看看此人究竟能有多大本事。

      馮紫英沒有隱瞞什么,在略做思考之后,便略作保留的把自己了解到的情況和意圖和盤托出,他認為對方或許會認可自己的想法,有一定合作空間。

      “馮公子,李督帥的確已經到了東昌府,但是你覺得能說服李督帥動用他的親兵營來行險一搏?”

      良久,王紹全才深吸了一口氣,雙手狠狠的搓揉了一陣道。

      “沒有太大把握,但是我以為如果糧幫愿意出一把力,也許可能性會大很多。”

      馮紫英語氣很淡然,但言語中卻透露出很強的信心,這讓王紹全很是郁悶。

      “馮公子,恐怕有些情況你不太了解,我們恐怕幫不上什么忙。”王紹全表情仍然很平靜,但是話語透露出來的意思卻讓馮紫英費解:“哦,山陜糧幫在這運河上下偌大名聲,且與漕糧關聯甚深,為何卻如此一說?”

      王紹全沉吟了一下,才緩緩道:“馮公子有所不知,我們糧幫和漕糧的確有些瓜葛,但正是因為這個緣故,李督帥才為了避免瓜田李下,對我們山陜糧幫一直頗多……”

      王紹全作了一個有些隱晦的守勢,馮紫英立即就明白過來,只怕這山陜糧幫和這位李督帥之間是有些齟齬的,至于說具體原委,恐怕也不是王紹全所說的瓜田李下那么簡單了。

      糧幫在城外依然很有勢力,這一處所在便是三里鋪的一處大宅,與鐘公祠隔河相望。

      見此情形,馮紫英也不廢話,“既是如此,小可倒是冒昧了,不過哪怕有一份可能,也當去盡力一番,小可決定去東昌府求見李督帥,懇請他立即發兵澆滅白蓮教匪,不知王先生能否為我二人提供一艘小船,送我等去聊城?”

      “馮公子客氣了,縱然公子不提,王某也會如此,從這里到聊城,若是以山梭不停歇疾馳,一日可達,請工資盡管放心。”王紹全立即拍了胸脯,“只是王某也想提醒一下公子,那李督帥乃是文臣,而且上任時間不久,其人素來對我等商賈輕視,如何說服他,馮公子恐怕還需要仔細琢磨,或許馮公子貢生身份能有所助益。”

      馮紫英又問了關于這位李漕總的情況,這方面王紹全倒是知無不言,提供了不少有價值的情況。

      把馮紫英二人送出門,安排了船只,王紹全才回到廳堂。

      “二叔,為何對此子如此看重?”一直跟隨在王紹全身旁的年輕人忍不住問道:“莫不曾二叔真的認為他能說服李漕總?”

      王紹全背負雙手在廳堂中來回踱步。

      “此次民亂有些出乎我們預料,這羅教中人竟然如此勢大,我們也未曾想到,而且還有外人摻和進來,讓我們始料未及,現在也需要認真應對,如今我等亦是騎虎難下,若然難以壓制下來,糧食損失倒是小事,若真是毀了這一切店面,傷了元氣,那該如何是好?”

      他身旁的年輕人也是沉吟不語。

      “而且我感覺這個少年恐怕遠非他表現出來的那么單純只想救民水火,馮家在臨清雖是望族,但是神武將軍一支其實已經很少顧及這邊了,他們的根基在京師,在大同,但此次此子甘冒奇險而出,而且先前我與他的交談中,他并非對此次民變因由一無所知,甚至可能還隱約察悉一些其他,這才是我有些擔心的。”

      王紹全的話讓青年男子也有些吃驚,但是隨即便又強硬起來。

      “那又如何?只是猜測而已,現下盡人皆知乃是稅監苛索引發民變,羅教借勢趁機作亂,我們糧幫也是最大的受害者,這城中店鋪商貨盡皆被洗劫一空,要論罪魁禍首,那也是那常公公,而羅教和力夫、編戶、窯工中的一些人當是附從為惡。”

      “三郎,你沒有明白我的意思,那馮家子雖然年少,卻非可欺之人,當然我們也不會承認。”

      王紹全目光閃爍,似乎是在細細掂量其中的分寸。

      “我只是好奇,這位馮家嫡子會如何來說服那位李漕總?那一位也不是好打交道之人,若是那馮家子自恃武勛之后,只怕要吃個閉門羹,沒準兒還得要被戲謔一番趕出來也未必,連我等想盡一切辦法要想見那李漕總一面也不得,這位馮家子還是太稚嫩了一些。”

      王紹全的話讓青年更是大惑不解,“那為何二叔不提醒他?”

      “為何要提醒他?成也好,不成也好,與我等有何關系?”王紹全目光在燈光下越發幽邃閃爍,“既然已經走到了這一步,無論如何都不可能這樣輕易湮滅,我等付出了如此代價,總要有一個結果才是,且看那李漕總如何應對吧。”

      “二叔,你是說那常公公和李漕總……”

      “哼,都不是省油的燈,我等就坐山觀虎斗吧,無論哪一方得手,都只會對我們有益,最好是……”王紹全輕輕一笑,似乎胸有成竹,但是卻又總覺得忽略了一些什么似的。

      這種感覺讓他很不舒服,凝神思索了一陣,還是覺得須得要謹慎一些。

      “嗯,我們恐怕也還要做一些準備,你再派人去東昌府走一遭,搶在他們前面。如果他們一到,那邊就安排人盯著,看看這這個馮家公子能有什么花招。”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