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軍事歷史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31節 借力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31節 借力字體大小: A+
     

      剛來得及從水中爬上岸,就感覺到一點冰冷壓在了自己頸項上,緊接著就是一個略感驚訝的聲音:“是小孩子?咦,這不是琉璃井那邊的左家二郎么?”

      馮紫英沒想到左良玉在臨清城里還真有些名聲,這在城外都能有人認識。

      緊接著就是一陣吵鬧對話,然后就是一個渾厚的聲音:“怎么回事兒?”

      “回東家,這二人剛從水里上岸,應該是從城里東水門游出來的。”馮紫英已經被人緊緊壓住了肩部,他沒有反抗,自己雖然習過幾年刀棍拳腳,但那不過是強身健體之術,要么專門吃這碗飯的成年人來較勁兒,那就是自取其辱了。

      “哦?城里游出來的,這是左二郎?”那個渾厚聲音的中年男子應該是也認識左良玉,話語里似乎輕松了不少,“左二郎,為何深更半夜從城里潛水而出?莫不是你也加入了羅教?”

      “哼,爺從不和那些妖言惑眾之人為伍。”妖言惑眾這個詞兒還是馮紫英說的,立即就被左良玉記住了,現學現用。

      “喲,挺傲氣啊。”一個聲音調侃道:“那你為何如此行跡鬼祟的出城?”

      “小爺有大事兒。”左良玉話一出口便意識到不妥,立即住口不說,任憑周圍男子挑逗都不在言語,只是把目光放在馮紫英身上。

      這個時候馮紫英才來得及觀察周圍情形。

      幾名勁裝短衣的精悍男子各持刀劍形成了一個松散的半弧形包圍圈,拿住自己的是一名矮壯漢子,而站在圈外那名男子一襲灰袍,面若冠玉,一枚玉簪挽住頭發,背負雙手冷然注視著自己。

      這大概就是那個所謂的東家。

      左良玉帶著的魚皮包裝著二人衣衫,這是水上討生活的必備用具,二人一身短衣在這等情形下委實有些狼狽。

      不過馮紫英倒不在意,這幾個人明顯不是白蓮教的人,倒像是商賈人家和他們的護衛。

      略加思索,馮紫英就能猜測出一個大概,山陜糧幫。

      這是臨清城中勢力最大的商幫之一,幾乎壟斷了整個山東的糧食市場,甚至是北方糧食市場,九邊的軍糧提供也幾乎是由這些山陜商人壟斷。

      而且這些商人和漕運瓜葛不淺,在朝中也是人脈深厚,每年新糧陳糧之間的把戲總會在這些糧商和水次倉儲糧里邊上演,已然形成了一個大家心照不宣的默契。

      注意到那名錦衣男子上下打量自己,馮紫英倒也不怵,確定了對方身份之后,他反而不怕了。

      糧幫這一次恐怕損失也不小,雖然不確定白蓮教這幫人意欲何為,但是對糧幫肯定是不利的,這倒是一個機會。

      自己和左良玉兩人要這么走路到聊城,起碼也得要一天時間,而如果能夠得到糧幫幫助,那就要輕松許多。

      雖然糧幫現在被白蓮教這幫人給攆出了城,但是馮紫英也早就聽聞過糧幫這些人勢力很大,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甚至懷疑王朝佐的柳編匠戶以及碼頭力夫、城外窯工這些人的鬧事兒也許就有糧幫在背后使勁兒。

      稅監在臨清設卡對整個臨清的商業打擊都是致命的,所有生意都起碼銳減了三成以上,尤其是像糧幫這種大宗生意,更是銳減了一半以上,恐怕任何人都難以忍受。

      而且這稅監一設似乎還有長期化的模樣,再這樣下去,只怕糧幫就真的只有喝西北風了,那么有些小動作也就是在所難免的了,只不過大概他們也沒有想到會讓白蓮教這幫人找到了機會鉆了進來。

      錦袍男子的目光只是略微在左良玉身上停留了一下就重新回到了馮紫英的身上,閱人良多的他一眼就能看出這個少年郎恐怕才是二人中的為首者,而且表現出來的那種淡然風度還真有點兒不俗。

      “少年郎,你和左二郎為何出城?”

      “教匪作亂,當然要出城。”馮紫英也很簡單的回答道,他知道這不過是些過場話,很快就要步入正題,糧幫遭此大劫,恐怕也是心有不甘,多少也要有些打算。

      “哦,城門早已經被封,就算是那東水門,也有亂匪把守,你如何能出來?”錦袍男子聲音有些陰柔,配合著面白無須的形象,若非這人分明就是糧商一脈,馮紫英簡直就要懷疑對方是否就是那位常公公了。

      “偌大一條運河橫亙過城,哪里找不到下水之處?”馮紫英無意和對方斗嘴皮子,但是他也清楚若是要贏得對方的信重認可,卻又只能在嘴皮子上花些工夫了。

      錦袍男子輕笑,背負雙手更是悠然,“喲,說的這般輕巧,小郎君莫不是浪里白條?”

      鼓樓東西街這一段就有二三里,而這一段乃是糧商云集所在,也是教匪駐防重點,要想在這一段下水可不容易,而且在這運河中要想游出來,也極易被賊匪覺察,只能是在東水門附近下水才有可能。

      馮紫英知道這《水滸傳》在大周上下還是很流行的。

      這茶樓酒肆里說書人截取其中一段來作為自己經典曲目來說書者甚眾。

      這具身體的記憶中也還保留著一些,啥武二郎、花和尚、黑旋風和鼓上蚤這類英武角色是頗受下層百姓的歡迎,便是這臨清城中亦有不少茶館中的說書人講這《水滸傳》段子。

      馮紫英也沒想到對方如此牙尖嘴利,略作沉吟便道:“尊駕可是糧幫主事之人?”

      錦袍男子略感驚詫,但是隨即轉念一想,此子氣度不凡,能看出自己身份也屬尋常,點點頭:“算是吧,不知小郎君是何人啊?”

      馮紫英也不客氣,徑直道:“家父神武將軍馮公,小可現在京師國子監就讀。”

      錦袍男子微微一震。

      臨清三大家的名頭他還是知曉的,這馮家之所以能名列三大家之中,就是因為其一支在本朝初建時追隨太祖皇帝打江山,成為當年的從龍一族。

      只是這馮家一支好像從龍時間晚了一點兒,所以遠不及當年的四王八公那么風光,但也算武家勛貴了,起碼在這臨清州算是遮奢豪門了。

      “在下倒是失敬了,原來是馮公子。”錦袍男子面色變得溫潤親和,“在下洪洞王紹全,忝為臨清山陜會館執事。”

      果然是晉商,馮紫英心情有些復雜。

      歷史上明清易代時的晉商名聲可是臭名昭著了。

      馮紫英雖然對其具體情況不太了解,但是也知道晉商一直是中國商幫中的一股重要力量,而其與塞外的韃靼人和關外的建州女真免不了也有千絲萬縷的聯系,但同樣像自己老爹當大同鎮總兵時,不也一樣要和晉商打交道?

      沒有他們運來的糧食,這九邊之地幾十萬邊軍吃什么?

      “哦,馮紫英有禮了。”馮紫英倒也不敢輕慢,山陜會館也是臨清山陜商幫的核心,馮紫英不清楚其內部架構,但是想必那執事也不是尋常角色了。

      “馮公子可是才從城中脫困?這可真是邀天之幸。”王紹全對馮家并不陌生,畢竟馮唐也是當過多年大同總兵的人物,知道馮紫英是馮唐嫡子。

      山陜糧幫和九邊軍將皆有很深的淵源,每年開中法運送到邊鎮上的糧食太半皆是山陜糧幫承攬,哪怕是皇商也未能從中搶下他們的主導位置。

      只不過近一二十年來皇商和一些與朝中重臣瓜葛勾連頗深的巨賈開始滲入鹽引發放權,使得開中法效果大打折扣。

      這也極大的破壞了邊塞地區的商屯積極性,運糧積極性也大受打擊,所以局面日緊。

      “僥幸脫身,但是我還有一些家人受困于城中。”馮紫英一邊揣摩對方,一邊問道:“鼓樓東西街皆被教匪占領,倉庫中的糧食亦被教匪據作糧秣,不知道王先生可有應對之策?”

      王紹全打了個哈哈,“衛軍都毫無反應,王某不過是一介商賈,奈何?”

      “山陜糧幫可不是尋常商賈,執掌臨清乃至北地商賈牛耳,難道說就這么任由教匪肆虐?”馮紫英知道肯定是覺得自己小孩子,不愿意和自己多談這些,現在和自己廢話,也就是看在馮家的面子上而已,所以他也直接步入正題,“小可可否與王先生單獨一談?”

      王紹全詫異之下一時間居然沒有回應,直到馮紫英稚嫩的面孔上都有些不耐,才反應過來:“哦,馮公子有何事?可是要王某幫忙,但這教匪勢大,我等也無能為力啊。”

      馮紫英不語,只是微笑,王紹全這才訕訕的道:“當然可以,……”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