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軍事歷史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30節 野心,叵測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30節 野心,叵測字體大小: A+
     

      “前面就是東水門了。”王朝佐表面穩如狗,但是內心還是有些擔心。

      這一片已經是白蓮教那邊的控制區了,這一次進城之后白蓮教和己方三撥人迅速達成了一致意見,但是僅僅是某些方面。

      己方的想法很單純,就是要一個示威行為,要求稅監減輕過往稅金,不能毫無標準的漫天要價,這樣來往商家越來越少,商戶生意也越來越清淡,臨清城內城外這么多靠著來往客商吃飯的人就沒法過了。

      雖然知道這個行徑是冒險,但是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又能如何?

      但白蓮教這幫人卷進來就讓王朝佐他們驚慌失措了。

      他們不知道這幫人是怎么闖進來的,甚至之前根本就沒有和他們打招呼,一直到進城前一刻,他們才從某些人那里獲知這個消息,但他們已經沒有了左右局面的力量,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些白蓮教徒如洪水一般漫卷入城。

      現在局面已經被對方控制,而王朝佐根本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但現在他心里居然有了幾分主心骨,而這份主心骨竟然是身旁這個少年郎帶來的,王朝佐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豬油蒙了心會相信這個家伙的大言。

      “王傳頭這是要往哪里去啊?”從側面的小巷里傳出來的聲音讓王朝佐竦然一驚。

      火把下,幾個身影從橫巷里鉆了出來,當先一人更是目光清冷,如毒蛇吐信一般尋找著什么。

      見對方似笑非笑的目光落在自己背后的人身上,王朝佐只感覺一陣汗意從脊背上涌出,定了定神才漫聲道:“原來是高傳頭,王某可未曾答應加入你們,怎么這么晚了高傳頭還沒休息?”

      “睡不著啊,出來走走,王傳頭還沒回答高某的話呢。”高應臣脧了一眼王朝佐背后的三個小孩子,都只有十二三歲的模樣,只是這么晚了這廝卻帶著幾個小孩子來著東水門干什么?

      “哦,我渾家又犯病了,這不讓我侄兒來叫我。”王朝佐打起精神,這高應臣是曹州那邊來的,還好一些,若是那李國用的人,就麻煩了。

      “哦,怎么,高傳頭倒是個憐惜人啊,要回去一趟?今夜怕是不得清靜啊。”高應臣目光如刺,始終不離他背后的馮紫英三人。

      左良玉和王培安倒也罷了,那馮紫英明顯不像是窮苦人家,雖然換了一身衣衫,但瞞不過久在江湖闖蕩的高應臣的眼睛,這應該是一個大戶人家的孩子,莫不是這廝要做人情,想要放人出城?

      “不敢,高某的確要回去看一看,也和李總傳頭打過招呼了。”王朝佐倒也不怕謊話被戳穿,他已經安排人在自己送馮紫英三人過來時去向李國用報備一聲,等到李國用知曉,這邊早已經出城,自己也假模假樣回去一趟,倒也不懼。

      這幫白蓮教人不說自己是白蓮教,卻說自己是什么東大乘教,一會兒又說是羅教,什么傳頭總傳頭掌經總掌經,各色名號倒是紛繁復雜,那李國用已經幾度攛掇自己入教,并隱約透露連濟南府里和布政使司里都有人入了教,倒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呵呵,那高傳頭可要早去早歸啊。”高應臣雖然起疑,但是卻也找不出合適理由來刁難對方,存著某種心思,他也無意深究對方。

      “謝謝高傳頭的記掛,某家知道。”王朝佐輕輕一甩手,徑直而行。

      馮紫英緊隨其后,他已經感覺到了對面這個青年男子對自己幾人起疑了,不過聽口音對方倒不像是地道臨清口音,更像是魯南口音,而王朝臣似乎也并不太懼怕對方,所以他也只是裝出一副畏畏縮縮的模樣跟隨在王朝佐身后。

      “傳頭,咱們跟上?”高應臣站定,看著王朝佐帶著三人消失在東水門旁的路邊上,若有所思:“讓人去問問,高傳頭家住哪里。”

      “啊?”身后隨從訝然,“不用跟上去么?”

      “哼,這是人家地盤,我們何須操心?只是這位王傳頭有點兒意思。”高應臣目光漸冷。

      這個王朝臣在臨清城里倒也有些身份和威信,尤其是在那幫編戶和左近織工中,自己下午間一稱呼對方為傳頭,便引起對方激烈的反抗,斷不肯接受這一稱呼,但今晚雖然也反對,但卻沒有那么激烈了,這絕對不是幾個時辰就能轉了性子,而是對方不愿意和自己再在這個問題上發生爭執糾纏,對方是在擔心些什么。

      擔心什么?當然就是他背后那幾個小孩子了,看樣子應該是要送那個小孩子出城躲難。

      高應臣背負雙手一直注視著前方,這倒是一個契機,日后倒是要好好摸摸對方的底。

      王朝佐不知道自己在不經意間已經露了破綻,此時他恨不能立即加快速度,但是卻又不能不裝出一副尋常模樣,只是現在他不敢再直接讓馮紫英和左良玉下水,還得要繞一圈回來,再在東水門旁找合適處。

      “馮公子,記住你說的話。”王朝佐臉色復雜,看著對方,此時他也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對方身上了。

      “王伯,馮某年齡雖小,但是卻也知道人無信不立的道理,只要你按照馮某所言,屆時自然有你等一條生路。”馮紫英也冷聲道:“只是這幾日里卻莫要去同流合污,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便不可活。”

      話畢,馮紫英便和左良玉換好戲水短衣,悄然入水,左良玉還專門尋來一塊泡桐木板以備不時之需。

      夏夜的運河水依然涼意十足,一下水便打了一個寒噤,但很快馮紫英便適應了。

      前世中他便是游泳健將,甚至在被雙規之前一個小時才從溫水游泳館里出來,這也是他為數不多養成的良好習慣,煙酒茶,女人,過多的消耗了他的精力,所以即便是他很喜好游泳也沒能幫助他擺脫三高的困境。

      從東水門下水向東,水門上方有哨卡,但是這已經是下半夜了,只需要在城墻上和岸上布防,倒也不虞糧幫那幾個人敢進來,所以防范并不算嚴密,而王朝佐也適時上了城墻頭吸引了城墻上哨卡的注意力。

      在聽到城墻頭上王朝佐的笑聲時,一直潛伏在水邊的馮紫英和左良玉便奮力潛游,連續幾次扎猛子,一口氣游出百十米開外,這才算是真正脫離了險境。

      “你是說那王朝佐可疑?”燈下的青衫儒生徐鴻儒放下手中的那卷《嘆世無為經》,挑眉問道。

      “是的,總掌經,那王朝佐形色詭秘,跟隨他的孩童中有一人不類常人,倒像是官宦士紳子弟,某懷疑其是要送那孩童去某處藏身或者出城。”高應臣躬身一禮道。“僅此而已?”

      高應臣又說了自己另一點懷疑,青袍儒生徐鴻儒點點頭。

      “應臣,你的判斷應該是對的,這王朝佐怕是有了異心,在為自己找后路了。”青袍儒生徐鴻儒摩挲著下頜,一字一句的道只是李國用已經有些對我們有了防范,我等若是再要插言,只怕他就要懷疑我們是不是在其中想要做些什么了。”

      “那是否需要稟告教尊?”

      “教尊此時正是想要大用李國用之際,這等言辭若無確鑿的依據,怕是最好不要再提,否則只會徒招是非。”徐鴻儒搖搖頭,目光閃爍,“也罷,我找機會提醒一下李國用,至于說他肯不肯信,就不好說了。”

      “那我們呢?”高應臣心中一緊。

      “我們也得做些準備,別真的事到臨頭我等卻沒有任何準備,我本來就不看好這樣一出,可教尊和大公子非要來這么一下子,又有李國用這蠢物一味逢迎,出點兒事兒也好,也讓他們長長心,別以為朝廷就真的是一群祿蠡了,內里也還是有些人物的。”

      徐鴻儒放下手,重新恢復先前的淡然,背負雙手起身踱步一圈,“我們的人盡早準備離開,也算是見識了一番這邊的動員之力,日后也好對照咱們那邊逐一彌補。”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