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軍事歷史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29節 撲朔迷離, 各有所圖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29節 撲朔迷離, 各有所圖字體大小: A+
     

      馮紫英也沒太大把握,這事兒太大,沒誰能遮掩得住,王朝佐的確是無意造反,甚至就是有些人利用來造勢的一支槍,但既然士槍,卻沒有當槍的覺悟,又遇上了野心勃勃欲待借勢而起的白蓮教,這就悲哀了。

      “王朝佐,我沒法給你這個承諾,如果我給了,那也就是在騙你,我只能說,如果你們的確沒有加入白蓮教,那么你們就可能只算是附從,如果你們再能立功贖罪,證明自己不是造反,那么也許有一定機會脫罪。”

      馮紫英斟酌著言辭,既要讓王朝佐意識到自己沒有欺騙他,同時也要給對方留一線希望,同時也要給自己留一些余地。

      “如果你們再能提供一些其他方面的助力,那么我可以想辦法借此幫你們斡旋,……”

      雖然不敢全信,但是對方表現出來的態度還是要讓好生對待的,而且這等情況下,他也自感走投無路,任何一個可能他都不愿意失去,自家一條性命也就罷了,魏家胡同周近數百人,還有自己的妻兒老小,這都是他難以輕言割舍的。

      “馮公子,只是這等情形之下,我等還有生路么?”王朝佐語音也有些微微發顫,畢竟關系身家性命,饒是他早有一死了之的執念,但是還是免不了有求生的愿望。

      “若是我說有,你是否會相信呢?”馮紫英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反問了一句,然后才又道:“現在你沒得選擇,只能相信我,一切按照我剛才說得那樣來作,這個世界沒有誰無緣無故幫你,我也一樣,但我這個人有個好習慣,講規矩,守承諾,答應了的,就會盡力去做到,所以還是那句話我剛才說得,你要做到才有可能,……”

      “馮公子,恐怕沒那么簡單,這些白蓮教匪不單是我們臨清的,他們很多來自兗州那邊,……”王朝佐遲疑了一下,“而且這一次鬧出這么大的聲勢,肯定還有其他一些緣故,這臨清城里想要亂一亂出點兒事情的人很多,……”

      馮紫英當即制止了對方再說下去,“住嘴!你們要想活命,就把這一切吞進肚子里爛掉,從未有過這些,知道么?否則,誰都幫不了你們!”

      馮紫英想都能想到這里邊肯定有貓膩,但這絕對不是翻這張牌的時候,那只會招禍上身,哪怕是自己。

      現在他也沒有心思去考慮那么多,解決自家的事情,當然也順帶為王朝佐他們找一條出路,才是他要做的。

      “王伯,我叫你一聲王伯吧,你若是信我,我可以幫你們一把,嗯,我爹在左軍都督府和山東都司以及提刑按察使司這邊還有些同僚和朋友,還能說得上話。”馮紫英知道肯定要給對方吃一顆定心丸才行,“但這個前提是你們需要有立功贖罪的表現,……”

      王朝佐是真的不敢把眼前這個少年郎當做普通人來看待了,謀定而后動,肯定有所圖謀,深知他也能猜測出一二,但是對自己來說,那又如何?

      自己已經走投無路,哪怕有一絲希望,他也愿意去博這一把,而對方的身份也讓他增添了幾分信心。

      就在距離馮紫英和和王朝佐不到三里地之外的鼓樓東街一處臨街宅院里,燈火通明。

      廳堂里只剩下兩個人,門崗也在院里大廳三丈開外,黑魆魆的暗夜里似乎隱藏著巨獸,欲待擇人而噬。

      “那王朝佐還在躑躅不決?”端坐在上方官帽椅的青衫儒生悠悠的道。

      “首鼠兩端,成不了大器。”站在下首的另外一名青年男子輕蔑的一撇嘴,“總掌經,這等人何須如此看重?”

      “應臣,教尊此次專門從北直隸而來,自然有其道理,我等應當向其展示我們山東東大乘教的力量,……”青衫儒生淡淡一笑。

      “那總掌經為何不選擇在我們鄆城、巨野那邊?”青年男子大惑不解,“那情況肯定要比在這邊好得多吧?臨清這邊李國用大言炎炎,喜好浮華,看看他帶的這些弟子教眾,如何成事?”

      “應臣,我們弘法傳道,為人行事,都要看長遠,國用也很用心,不過不得其法而已,經此一役,他也許會汲取教訓,嗯,教尊那邊也自有安排,我等遠來是客,就聽國用他們安排就好,而且你也小看了國用,他也在東昌府這邊花了不少心思,并非你我看到的那么簡單。”青衫儒生折扇輕搖,目光卻有些幽邃。

      李國用當然不是那么簡單的角色,但他徐鴻儒更不會讓人,這一次倒是要讓教尊看看,究竟誰更高明一著,這山東這邊的教務還是得他徐鴻儒說了算。

      “那王朝佐那邊……”青年男子顯然對青衫儒生很尊重,點點頭問道。

      “不必掛懷,教尊恐怕此次也沒有多少心思在上邊,不過是李國用和大公子一番心思罷了。”青衫儒生冷笑,“只怕他們最終會自取其辱,倒是讓教尊大失所望了,我倒是不擔心這場事兒,只是有些可惜了李國用辛辛苦苦在這邊的籌劃準備,卻只是為了證明一下自己,太可惜了。”

      話雖如此說,徐鴻儒還是對李國用在這邊的潛勢力頗為忌憚。

      他一直以為自己在兗州府那邊的經營可謂根深蒂固了,但是沒想到在東昌府,李國用的滲透不比他遜色多少,只是李國用此人過于狂妄自大,做事太過毛糙,向這一次為了討好教尊大公子王好禮之舉就顯得太過放浪,只怕教尊大人未必會喜歡。

      日后倒是需要向這邊伸一伸手,東昌府這邊的富庶程度委實要比曹州、兗州那邊強不少,大戶林立,富紳云集,而且有運河碼頭之利,可謂得天獨厚,這其中可資利用之處太多了,若是被李國用這廝所用就太浪費了。

      青年男子還有些聽不明白,但他素來敬重對方,總掌經這個職務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得下來的,這桿大纛可不是隨便什么人都能扛得起的。

      “應臣,你在這邊還算熟悉吧?”青衫儒生的突然發問讓青年男子遲疑了一下,點點頭:“總掌經,我母舅便是東昌府人,幼年時候也曾經在母舅家住過一段時間,甚至也在這邊寄寓讀書,倒也認識一些人。”

      “教尊大人不遠千里從灤州過來,足見對我們山東這邊教務的看重,曹州、兗州那邊我倒是有些把握,但是東昌府這邊,李國用雖然有些手段,但是我擔心他性子過于粗疏,倒是需要人替他幫補一二。”

      青年男子高應臣聽出了青衫儒生的意思,訝然道:“總掌經,您的意思是讓我跟隨李國用傳道?”

      “倒也不必刻意追隨,應臣,既然你對東昌府也熟悉,可以自行傳教,若是那李國用找上門來,你亦可虛與委蛇,必要時便是跟隨他傳道也無妨,但卻需要把持好自身,我等弘法傳道非為自身,乃是秉承彌陀降世,締造真空家鄉,教尊亦言,內安九宮,內立八卦,此乃步入無極之樂的唯一途徑,內立八卦,我等以曹兗為根,八卦要立,便不能局限于曹兗,東昌府只是我們的第一步,……”

      “那教尊那邊……”高應臣頗為心動,但是又有些疑慮。

      “教尊不也是如此么?灤州石佛口為根,我等為八卦之一,但卦生萬象,滋養萬物,何須拘泥?”青衫儒生笑吟吟的道:“教尊那邊不會多說什么,一切有我,我等只要秉承教義,秉承彌陀降世真義,創建真空家鄉,便是最大的福緣。你不知那順天府張師姐下邊收得兩個好徒弟,劉米氏公然自稱米菩薩,真定府只聽菩薩之稱,不聞王師之名;張海量在霸州稱孤道寡,甚至把手跨過了河間府伸到了我們山東,呵呵,我也不知道教尊在想什么。”

      青衫儒生還是忍不住在自己心腹面前發了幾句牢騷。

      高應臣若有所思,都在謀發展擴大勢力啊。

      他還以為自己跟隨總掌經大人在這山東之地算是經營得法了,曹兗二州皆入己手,可謂一呼百應,但未曾想到這邊東昌府李國用亦有如此氣象不說,那北直隸更是風起云涌,看來總掌經大人說得對,還真的要早日做準備,未雨綢繆了。

      “呵呵,總掌經,我只是覺得臨清這邊這一次如果就此作罷,就太可惜了,……”高應臣道。

      “看教尊的意思吧,我們倒是也能開開眼界長長見識,知曉這種事情不是那么尋常簡單,李國用怕是囿于他在這邊的各種羈絆束縛,這有時候是助力,但有的時候就會成為繩索,這倒是我們需要好好琢磨的。”青衫儒生徐鴻儒目光里多了幾分沉靜。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