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軍事歷史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27節 艱難時世,更需風雨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27節 艱難時世,更需風雨字體大小: A+
     

      王朝佐臉色微微一變,下意識的看了一眼四周,這才深吸了一口氣,他沒想到這兩個少年郎背后還真的有大人物,是柳憲臺,還是張府臺?

      作為魏家胡同左近這幾條街面上編織匠戶的帶頭大哥,王朝佐的確沒想到局面會演變到現在這種局面,當羅教的教徒們卷入進來時,他就已經意識到了出大事兒了,弄不好王家滅三族只怕都是輕松的了,問題是他現在能有退路么?

      最早的挑頭不就是編織匠戶們、碼頭的力夫加上城外的窯工們鬧騰起來的么?他這個時候已經覺察到這是有人極為隱秘巧妙的把自己引到了一條不歸路上。

      民變都不算個啥事兒,哪年收租收稅不鬧出點兒事兒來,只要有大戶在其中遮掩調和,官府不會當真,頂多也就是囚枷幾天,找幾個人去州獄里去呆上一段時間,在上下打點一番,就了事大吉了。

      他王朝佐手底下啥都沒有,就是有人,好幾百戶人都在靠著這柳編糊口,可這常稅監實在太可惡了,弄得天怒人怨,沒有了客商來,就沒有人要這柳編筐和草袋,這拖兒帶女的兩三千號人吶,要么就只有外出逃荒賣身為奴,要么就只有活生生餓死。

      王朝佐不是沒有經歷過餓死人的光景,元熙十七年,山東大旱,餓殍遍野,三月初三臨清城一下子涌入超過兩萬人的流民,光是三月十二一日便餓死數十人,城外野狗吃人,眼珠子都吃得由紅變紫了。

      話說回來,哪朝哪代不餓死人?當今太上皇親政四十年,號稱風調雨順國泰民安,那不也一樣有元熙九年,元熙十七年,元熙二十九年,元熙三十三年,元熙三十八年的五次大災么?

      元熙九年北直隸起旱蝗并起,光是保定府逃荒到山東的就超過十萬人,后來回去能有一半沒?不是路上餓死,就是得病而死。

      近的這元熙三十八年,河南發大水,緊接著又起瘟疫,逃荒者甚眾,開封府和歸德府災民涌入山東,山東三司不得不在兩省交界處設置哨卡禁止災民入境,最后引發大規模民變甚至變了叛亂。

      后來還是京城來了巡按,調動周近營兵,甚至差點就動用京師三大營的兵,才算把民亂壓下來。

      餓死人在王朝佐看來也很正常,可是要餓死自己這街坊鄰居甚至包括自己一家人,就沒有人愿意了。

      有人出主意而且還能幫著打點斡旋,王朝佐知道自己沒得選,只能去當這個出頭椽子。

      問題是他以為當個出頭椽子也就是去經點兒風雨罷了,爛一截也就爛一截吧,他準備認命,幾年牢獄飯吃得起,他也早就安排好了人,但何曾想到會走到現在這一步?

      這就不是出頭椽子先爛的問題,這是要把整個魏家胡同所有匠戶生計給毀了不少,還得要收多少人命啊。

      他意識到了危險,但是卻無力改變,這個時候他能怎么辦?他無計可施,甚至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手底下一幫人都是粗漢,而那羅教來人更是隨時盯著自己,若非是兩個少年,其中還有一個自己侄兒假托家事來尋,只怕還會跟著自己。

      王朝佐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身體微微前傾,壓低聲音道:“左二郎,我知道你些本事,但是這等事情不是你能插嘴的,你告訴我誰讓你來的,意欲如何?”

      “王伯,我會告訴你,但只限于你一人知道,你得跟我走。”左良玉心中涌蕩著一股子難以表達的氣兒,在他心間四處亂竄。

      讓他王伯眼中那份鄭重其事是他從來沒見過的,起碼從來沒對自己如此過,好歹王伯也是幾百戶匠戶的頭兒,在外城也算是一個人物,平素從未正眼看過自己,但今日之后,王伯再不敢小覷自己。

      “哦?”王朝佐驚疑不定,難道真的還有什么不得了的大人物在左家二郎背后?“二郎,你若是不告訴我是何人,我如何能與你走?那人在何處?”

      “王伯,你若是信我,便跟我走,只是你一人,四郎也是見過的,你當相信四郎不會害你吧?”覺察到對方意動,左良玉心中也稍微松了一口氣。

      若是這王朝佐堅持要自己說是誰指使而來,他還有些猶豫,萬一透露了馮大哥的身份,卻又被王朝佐出賣,那自己可就百死莫贖了。

      看見自己侄兒用力的點點頭,卻一語不發,王朝佐也有些好奇,是何許人如此本事,居然能把自己侄兒和左家二郎這兩個臨清外城的浪蕩子如此折服住?

      問題是自己一人跟隨而去,這邊的事情又當如何?還有那羅教來的人該如何應付?

      思考再三,王朝佐有上下打量了一下這兩個少年郎,最終還是下了決心,“二郎,我頂多能以回家為名騰出半個時辰時間,那人在何處?”

      “半個時辰夠了,半刻時間便可到。”左良玉遲疑了一下,“只是王伯萬不可將此事向他人言。”

      “你這小子,這等事情還需要你來教你王伯么?”王朝佐冷笑道。

      把手里的事情交代給魏相童,也是魏家胡同的老人,只說自己家里有點兒急事半個時辰就回來,對羅教來人則稱是家里媳婦人不好得回家去看看,這也是實話,周圍人都知道,羅教來人雖然也有些不情不愿,但是還是沒說什么,只說要盡快回來。

      王朝佐倒也不怕左良玉和自己耍什么花招,真要對自己不利,王培安不會這么坦然,這點兒底細王朝佐還是看得出來,他覺得應該真是有什么大人物在背后,只不過藏身在暗處,才會唆使這兩個家伙來找自己。

      只是不知道這隱藏的人物究竟是哪個來路。

      這臨清州乃是東昌府下最重要的州縣,沿襲明制,臨清州屬于散州,隸屬于東昌府,但是地位高于其他縣,加之臨清兵備道、臨清衛和臨清鈔關設立于此,再加上臨清特殊的地理位置,使得臨清州的地位直線上升。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臨清州的知州已經不比省屬直隸州差多少了,朝中也有過建議要將臨清州升格為直隸州,但一直未能如愿。

      如若論權力,毫無疑問應該是兵備道柳憲臺的權力最大,但是柳憲臺已經率軍南下兗州了,不可能是他;其次就是章府臺,但章府臺素來懦弱,王朝佐估摸著對方怕是沒有這份膽魄。

      其實臨清內城中還有一個大人物,那就是常稅監,可以通天的人物,可以說一切原委都是因他而起,只是這等人物根本不屑于和下邊人打交道,便是憲臺、府臺和學臺和衛所指揮使幾位大人都難得結交。

      這廝眼里只認銀子,若非這廝在這里胡作非為,弄得天怒人怨,又如何會引發今日這場風波?

      半刻時間不到,王朝佐已經跟著左良玉和王培安二人到了碧霞宮外的南壇處。

      “就在這里?”王朝佐有些疑惑,這里距離魏家胡同不遠,照理說如果是內城出來的人,是不應該選擇這種地方作為見面地點的,反倒是更遠一些的琉璃井一帶可能還要更隱秘一些。

      左良玉找了一圈,沒見著馮紫英,也有些急了,約定在這里,也沒有超時,怎么會人沒見了?難道就這一會兒還出事兒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