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軍事歷史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24節 出路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24節 出路字體大小: A+
     

      一炷香時間,兩個黑影便從隨著門咯吱一聲響竄了出來。

      “馮大哥,這就是,你叫他四郎或者安哥兒都行。”左良玉一邊替自己伙伴引薦,一邊道:“四郎,這是馮大哥,蝎子坑那邊馮家知道不?在京里當將軍,馮大哥就是他家嫡子!”

      馮紫英也有些好笑,這家伙也學會狐假虎威了,先把架勢撐起來,拉起虎皮當大旗。

      “見過馮大哥。”論個頭這比左良玉還要高出半個頭,居然給馮紫英唱了一個肥喏。

      “安哥兒不必客氣,你我年齡相仿,就以兄弟相稱吧。”

      馮紫英可沒這個世界里這些人那么多講究,能多結交一些有用之人都是好的。

      起碼左良玉在前世歷史中也是一個人物,哪怕是南明軍閥,但人家能混到執掌幾十萬大軍的份兒上,肯定也是有幾分本事的,現在給自己當小弟,自己又憑什么仗著家世不能折節下交的?

      這個時候一切以保住性命為主,只要能脫得了身,哪怕是真的遭遇了賊匪,下跪作揖都沒問題,誰讓自己現在這么脆弱?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其他的一概不論。

      “四郎,趕緊前頭帶路,咱們要出城去。”左良玉見馮紫英對甚是禮遇,心里歡喜,覺得是自己面子夠大,所以更加賣力:“這城里不安全,馮大哥千金之軀坐不垂堂,必須要出去,你有啥法子?”

      “二郎,現在要出門恐怕只有走東水門出去了,傍晚糧幫的人和進來的那些人打了一仗,糧幫死了十幾個人,這邊也倒了一大片,我都沒敢過去看,我看我我大伯好像也在那邊,……”

      “你大伯也在那邊?”馮紫英吃了一驚,站住腳步,他大伯怎么會在那邊,難道也是白蓮教匪?那自己豈不是自投羅網?

      左良玉也吃了一驚,瞪大眼睛,雙手握拳,差點兒就要上前揪住對方了,“四郎,你大伯怎么會在那里?莫非……”

      “二郎,你也知道我大伯他們這半年來過的是啥營生,稀粥都喝不上了,這稅監天天守在碼頭上,過往的船要么深更半夜來偷摸著下貨,但這還是經常被逮住,那就是得活剮一層皮,可要納稅要交雜稅,就別想生活了,這沒人來,編織匠戶們咋過?”

      雖然都只是十一二歲的少年郎,但是馮紫英覺得無論是這還是左良玉都表現出了超出他們這個年齡段的成熟,窮人的孩子早當家,這缺爹少媽的孩子要想生存下去,那就更得要學會適應這個世道了。

      “那你大伯就敢去造反當賊匪?”左良玉臉色不善,語氣更是狠厲。

      “二郎,我大伯是肯定不會去當賊匪的,先前他大概只是想要幫著這魏家胡同背后的一大幫子人求個生活吧。”被左良玉有些兇戾的語氣給逼得有些膽怯,囁嚅著道:“我大伯不是那種人,你知道的,……”

      “我知道有個屁用,他和那幫賊匪攪在一起,衛所兵一來,就只有死路一條,……”左良玉惡狠狠的道。

      “我大伯聽人說衛所兵南下去兗州了,聽說兗州那邊也起了匪亂,所以兵備道柳憲臺才調動衛所兵一起南下了,東昌府千戶所的兵也南下了。”顯然是從他大伯那里聽到一些消息,而他大伯的消息也肯定是從一些有心人那里獲知的。

      臨清兵備道管東昌府和兗州府兩府軍務治安,一旦有匪亂,地方衙門和巡檢司彈壓不住,那邊要向兵備道稟明情況,兵備道就需要做出對策。

      這一次顯然是兗州方面匪情嚴重,方才會動用了臨清衛和東昌府千戶所的衛軍,只是沒想到這究竟是該巧了臨清還爆發了更大的匪亂,而且是教匪,還是中了白蓮教的調虎離山之計,就不好說了。

      “柳憲臺也南下了?”馮紫英心里更是擔心,柳憲臺就是臨清兵備道兵備副使,負責整個臨清衛以及東昌府和兗州府兩府的軍務治安。

      “我聽我大伯說是南下了,已經走了好幾日了。”王培安也有些惴惴不安。

      他感覺眼前這一位和自己差不多大小的馮大哥身上似乎有一種與生俱來的威壓氣質,或許是神武將軍之子的地位,又或者是國子監貢生的特殊身份,讓他下意識就有點兒膽怯。

      “也是走水路走的?”很多情況馮紫英都是一無所知,現在才來臨時了解,加上對這個大周朝官府內部的運行規制也不甚了解,只能依靠原來這具身體中殘存的一些記憶來做出判斷,委實太為難了。

      也幸虧算是家學淵源,自己便宜父親好歹算是大周王朝高級軍事官員,大同鎮總兵可不是尋常兵備副使所能比的,所以耳濡目染之下,也算對這些方面有所了解。

      “是,聽說是夜里乘船走的,是從東昌府那邊來的船。”王培安回答道。

      馮紫英現在也顧不得想許多了,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出城,去找漕運的李督帥。

      這兵備道副使都被調到了兗州去了,這一去一回沒有十天半個月根本別想,現在唯一寄希望就是李三才已經到了聊城或者張秋了,只有這樣時間才來得及。

      “算了,四郎,你最好找機會去告訴你大伯,這可不是一般的民變,有羅教和聞香教的人攪和在里邊,朝廷不會輕易放過。”馮紫英盯著對方,“現在抽身還來得及,到時候我找人替你大伯疏通一下,或許還能免罪。”

      馮紫英不得不說這一番話。

      讓人家替自己帶路賣命,卻又不給人家半點念想,這說不過去。

      至于說托人去疏通倒也不是假話,馮家在臨清這邊也還是有些人脈的,只不過他沒那能耐,只能等時候托父親從中說和疏通了。

      左良玉一聽也是心中大定,踢了一腳王培安,狠聲道:“還不謝謝馮大哥,你還真想你家大郎二郎也和你一樣?”

      王培安也趕緊作揖道謝,馮紫英倒不在意,擺擺手:“走吧,想辦法出城,出不了城說這些都是白搭。”

      三人轉出胡同,便沿著小巷潛行,時而走溝邊,時而走墻后,總而言之盡可能的避開大街和十字路口,這樣可以減少遭遇賊匪的可能性。

      “馮大哥,那邊就是慈育庵了,我們可以繞過慈育庵,沿著城墻邊上的下去,就可以到東水門,那樣最快,但那邊肯定有人把守,要么我們就走蟋蟀胡同鉆出去,那邊岔路多,要繞來繞去,就得要半個時辰才能過得去。”

      走到一處矮房背后,王培安伏下身體,“而且我擔心蟋蟀胡同口肯定也有人把守,而且……”

      “而且什么?”馮紫英聽出對方話里有話。

      “蟋蟀胡同對著就是鼓樓東街了,先前他們在那里打了一仗,死了不少人,都是您說的教匪在那里把守,怕是很難過去,如果我們走慈育庵南邊,城墻邊上我倒是也許能過,……”

      王培安的話讓馮紫英心中生出一絲希望,“城墻邊上可是你大伯他們在把守?”

      “馮大哥,我大伯他們真的不是要造反,他們也是被那常稅監給逼得沒辦法了,我們魏家胡同這一片都是靠編織柳條筐和草袋為生,好幾百戶,兩三千人靠這個吃飯,原來都還靠著生意好湊活著過,現在我聽我大伯說,現在來了客人連前兩年的三成都不到,這讓大家怎么活?”

      官場養成文,就是主角的成長過程,請兄弟們多支持,多發表意見,QQ群581470234里歡迎多建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