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軍事歷史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23節 找路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23節 找路字體大小: A+
     

      這一番話聽得馮紫英膽戰心驚之余又是越發震撼。

      文祿慶長之役?這就是壬辰倭亂了。

      難道這段歷史也沒有改變,豐臣秀吉最終還是啟動了他的大陸戰役?碧蹄館之戰?蔚山之戰?

      碧蹄館之戰那不是李如柏和小早川隆景的一場勝敗難論的惡戰么?蔚山之戰馮紫英也知道,楊鎬、麻貴加上朝鮮的柳如龍惡戰日本方面的加藤清正、黑田長政等悍將,也是打得尸山血海。

      這么說壬辰倭亂已經結束了,在馮紫英印象中,壬辰倭亂之后,由于豐臣秀吉的死去,豐臣秀賴的無能,加上德川家康實力絲毫未損,所以德川迅速成為日本的新領袖。

      雖然遭到石田三成的反對,但是這沒有影響到德川家康迅速向日本第一人地位的攀登,而這個時候的德川家康現在差不多應該既沒有精力,也沒有意愿來過問中國之事吧?

      中國之事也輪不到他德川家康來過問才對,但這只是建立在前世的歷史前提下,今世歷史大變,大明已經變成了大周,而壬辰倭亂雖然結束,但是情況還是不是像前世那樣,其中有沒有一些不一樣的變化,就真的不好說了。

      而一旦有變化,以倭人的野心,未嘗不會再度把魔爪伸向大陸,嗯,當然更大可能性應該是伸向朝鮮半島。

      聯想到現在關外正在迅速崛起的女真人和塞外仍然不斷襲擾大周九邊的蒙古人,馮紫英真的有些頭皮發麻,這個世道真的和前世完全不一樣了。

      “利吉,中國太大了,這幾年我等四處游歷刺探,雖說中國兵事虛弱不堪,但是太大了,一旦他們動員起來,我們沒有希望的,……”

      “哼,你以為將軍他們不清楚這一點?”被叫做“利吉”的男子輕哼了一聲,似乎已經從先前的激動情緒中慢慢恢復過來了。

      “可若無中國之支持,幾年前我們就該在平壤城里耀武了,或許將軍他們只希望讓中國無暇他顧,我們才能重新進軍朝鮮,……,好了這不是我們考慮的事情,我們只需要按照秀次課下的要求完成我們的任務就行了,比你這樣在中國游蕩,我寧肯回到軍中,但秀次閣下也告訴我,我們在中國的任務比我們自身的生死更重要,……”

      “但秀次閣下的設想太遙遠,呃,太宏大了,我覺得……”那個叫做“健次郎”的家伙被對方打斷,“你不需要你覺得,你只需要服從命令,你以為你比秀次閣下更聰明?”

      “嘿!”

      健次郎不再言語,而另外一人似乎也陷入了沉思。

      馮紫英和左良玉都屏住呼吸,雙方相距的距離實在太近了,隔著假山的一個斜彎處,由于天色太黑,這個斜彎正好如同一個拱形把馮紫英和左良玉二人遮掩住,兩人都盡可能的把身體貼緊假山石,雖然硌得人難受,但此時卻是半點兒聲音都不敢發出。

      “走吧,咱們是客人,還是要講規矩的,也順便在了解一下他們京畿那邊來觀摩的人,正好可以接觸一下,……”

      兩個身影慢慢伴隨著腳步聲慢慢消失,馮紫英只覺得自己全身都已經濕透了,如果被對方發現,他相信自己和左良玉二人立時就得要變成兩具尸體,也幸虧這二人應該不是什么文學小說中傳說的伊賀或者甲賀忍者,否則只怕早就察覺自己二人藏身之所了。

      一直看到兩個身影消失在池塘對岸的燈影中,左良玉才松了一口大氣道:“馮大哥,這兩個人像是倭人啊。”

      “你也知道倭人?”馮紫英頗感吃驚,若是南直隸和閩浙那邊知道倭人不足為奇,但是這臨清地處山東內陸,左良玉居然也知道倭人,就讓他大為驚訝了。

      “馮大哥,這臨清碼頭上啥人沒見過,還有那紅眉綠目的西夷,漆黑的昆侖奴,我都見過,何況這倭人也不新鮮,早些年我聽我叔父說,咱們臨清衛的衛兵也曾經在那朝鮮和倭人打過仗,也沒見什么大不了,說他們就是關起門來逞威風,其實也就那樣,……”

      馮紫英再度吃了一驚,臨清衛的兵都能去參加壬辰之戰?這么牛?

      見馮紫英意似不信,左良玉趕緊解釋道:“咱們臨清衛的兵也有被德州和濟寧抽去輪值為營兵的,聽說當年正好趕上了去朝鮮打仗,……”

      馮紫英這才反應過來,這駐鎮營兵都是從各衛所精銳中抽調,這也是為啥衛所兵現在也發孱弱凋落的緣故。

      隔上幾年,各軍都督府的調令就要來割一茬韭菜,要么到邊鎮上去戍邊,要么就到各鎮營兵,前者隨時都可能上戰場和蒙古人或者女真人交鋒,后者則是一旦有大的戰事,立馬就要抽調上前線,不管天南海北,都得要去。

      二人一邊說一邊沿著圍墻繼續前行,很快來到了任園的東墻耳房旁。

      耳房旁邊的門廊下一個抱著一支竹竿槍的賊匪正在打著哈欠昏昏欲睡,很顯然一天的興奮之后還是讓這些遠道而來的農夫或者窯工們有些吃不消了,再加上這一日里無比順利也讓他們放松了許多。

      二人不敢太靠近,但是東墻這邊找不到合適的可以依托上墻的地方,好在旁邊有一堆廢置的石頭,二人想要去搬過來卻又怕弄出聲響,只能悄悄的等待著那個一直在不停打著呵欠的家伙看看是否會入睡或者離開。

      天從人愿,那家伙最終還是沒能熬住困頓,找了個合適的門柱背后靠著睡覺去了,二人這才趕緊搬起幾塊石頭小心疊好,悄悄爬出墻外。

      一翻出門,沿著橫巷悄悄溜出去,對著就是石牌坊斜對面,這個時候石牌坊那般已經開始有人影在走動了。

      左良玉對這一片情況太熟悉了,從永清大街到板井街,只是兩個躲閃,繞過了在石牌坊已經開始布防的賊匪,便鉆進了板井街后面的破爛胡同堆子里。

      從對方開始在石牌坊布防也能看得出來,賊匪中還是有些懂軍事的人才,如果自己二人再慢一步,只怕石牌坊那里就繞不過了,而且賊匪雖然也對板井街那一片的窮人街區不感興趣,但是卻也知道那里是一個不安全的所在。

      城內情況并未完全肅清,尤其是內城還在衛軍手中的情況下,一旦衛軍潛處藏匿于板井街內,隨時都可能給駐扎在石牌坊和永清街這一線的賊軍以突襲,所以他們迅速在石牌坊到板井街這一線布設哨卡。

      終于鉆進了板井街背后的胡同里,二人才可以終于松一口氣了。

      到了這里,起碼相對安全許多了,賊匪也不會輕易進入這一類道路復雜、情況不明的區域。

      說句不客氣的話,三五個人進來真要遇上什么事情,被人堵在里邊被悶死了估計都未必能有人發現,而且這一片都知道是窮人居住區,沒有油水,誰愿意來?

      “馮大哥,這邊是魏家胡同,我一個朋友就在這里住著,要不……”

      馮紫英搖搖頭:“二郎,不用了,我們要急著出城,還是不要去拖累別人了,再說了,你現在找你那位朋友干什么?”

      “嘿嘿,馮大哥,那可有大用,從這一路到慈育庵他路況最熟悉,而且沿著慈育庵走外城墻內,我估摸著他肯定知道這一路哪些地方有賊匪,我們得想辦法避過賊匪,走東水門溜出去。”

      左良玉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

      馮紫英也沒想到這家伙這么多幺蛾子,但是自己人生地不熟,還真的不敢冒險,想了想道:“你這位兄弟可靠么?”

      “絕對可靠,王和尚他爹去年歿了,他娘慈育庵當了姑子,他就跟著他大伯生活,他大伯王朝佐可是咱們這邊最有名的柳條筐編制匠,這邊的編織戶都奉他為尊,……”

      左良玉話語里沒有半點兒難受或者痛苦,或許是多年這樣的生活,或者周圍太多這樣的情形讓早熟的他對此已經熟視無睹了。

      馮紫英覺得王朝佐這個名字也有些耳熟,但是卻想不起來了,或許自己是真的有些敏感了,隨便聽到一個人名字都覺得是歷史上的名人,沒準兒其實就是自己前世中遇到的一個普通人名字。

      “嗯,你覺得沒問題那就去找一找,不過這個時候都子時了,你能喊得應?”馮紫英還是有些不太放心,“別把他家大人給驚動了。”

      “這幾天他那個大伯好像不在家,在外邊兒忙乎著什么,我和他有暗號,……”左良玉興沖沖的帶著馮紫英在小巷里穿行著,很快就到了一處破敗不堪的矮圍墻外。

      一個輕盈的翻身就進了院子,把馮紫英就丟在了外邊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