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軍事歷史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21節 兄弟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21節 兄弟字體大小: A+
     

      馮紫英和左良玉從密道里鉆出來時,已經是亥時了。

      那幫賊匪仍然盤踞在大宅中,先是吵吵嚷嚷,后來慢慢歸于平靜。

      馮紫英一直希冀聽到一些什么內幕消息,但是卻未能如愿,一來崗哨林立,二來他們都在內院正房中閉門商議。

      密道是一條四尺高的暗道,兩個曲折之后,通道了東面圍墻外一處灌木從中,幾塊亂石和灌木混雜在一起形成了一個很好的出口,從外向內很難看出什么,但從內出外,只需要用力向上一推,一塊石頭脫落,便能留出一個出口。

      呼吸到清新的空氣,讓還有些緊張的馮紫英稍微放松了一下,倒是左良玉這小子一出來便恢復了活力。

      “馮大哥,現在我們怎么走?”在獲知了馮紫英的身份之后,左良玉內心是充滿了艷羨和喜悅的。

      他自幼失怙,母親也在五歲時逝去,一直依靠在鐵匠鋪里打鐵的叔父為生,也受盡了白眼品足了人間辛酸。

      因為自幼無人管教,也養成了天不怕地不怕的悍野驍勇性子,但又善于隱忍,所以也才有之前在小巷中用磚塊怒擊那個搶過那好不容易攢起來的一兩銀子的潑皮。

      左家是衛所軍戶出身,不過早在左父那一輩就已經被衛所裁汰,淪為了主要為軍戶服務的匠戶,好在左良玉的叔父打鐵倒也是一把好手,倒是也能對左良玉照拂一二。

      在獲知了馮紫英乃是神武將軍嫡子、國子監貢生之后,左良玉的心思也熱了幾分,對他來說,大概是他長到十一歲以來能遇上的最大的貴人了。

      論年齡他只比馮紫英小月份,論身份他只能稱呼馮紫英為鏗大爺,但馮紫英卻不太在意這一點,或許是穿越而來的這份人生而平等的心境尚未完全消退,所以他也只讓左良玉叫他馮大哥。

      馮紫英根本沒想到這一做法會讓左良玉刻骨銘心感激涕零。

      自幼嘗盡人間冷暖的左良玉還從未遇到過這樣的殊遇,別看他年齡小,但也算是這臨清城里的頑劣少年了,只不過內心的自卑敏感卻一直深藏。

      面對臨清城中其他同類時或許還沒什么,但是在面對馮紫英這種標準大周軍三代加官二代,甚至還是“中央黨校”在讀生,左良玉是真的有些想要跪拜的沖動。

      “該怎么走,該你來幫我策劃才對。”瞥了一眼左良玉,馮紫英穩了穩心神。

      馮紫英一離開大人們的視線,內心也還是輕松了許多。

      畢竟在馮佑、賈雨村和薛峻的視線下,自己一個十二歲不到的男孩要真的表現得出太過妖孽,委實讓人起疑。

      尤其是馮佑,這幾乎是伴隨著自己長大的,也就是這半年自己到國子監混日子才算是稍微脫離了對方的視線,即便這樣這半年國子監生涯就不可能讓自己脫胎換骨。

      先前馮佑就不斷的用一種探究的目光在觀察自己,這讓馮紫英也有些毛骨悚然。

      倒不是擔心馮佑看出自己的來歷,畢竟魂穿這種事情,放誰身上都不可能相信,他只是擔心馮佑突然覺得自己是大言不慚不靠譜,不肯接受自己的這個建議了。

      “馮大哥,那薛先生說漕運李督帥估計應該已經過了濟寧,我盤算過時間如果,李督帥日夜兼程,怕是應該已經到了咱們臨清,但看現在的情形肯定不是,那李督帥恐怕就只是白日里行船,這么算下來,如果李督帥走得快,應該也已經到了聊城,就算是走得慢,也應該過了張秋,呃,大概在七級,周店或者李海務這一帶。”

      見馮紫英如此重視自己的意見,左良玉也是振作精神,殫精竭慮的思考一番才說出自己的看法。

      馮紫英卻搖搖頭,“呃,二郎,李督帥總管漕運,七級、周店和李海務這一線,雖然是河運碼頭要處,但是卻非他必須要駐留之地,東昌府聊城和張秋均有水次倉,尤其是張秋水次倉,乃是儲運北直隸和山東粟麥緊要所在,李督帥過濟寧北上視察,要么在張秋駐留,要么在聊城停駐。”

      這個觀點他也和馮佑、賈雨村以及薛峻探討過,馮佑不太清楚這漕運事宜,但是賈雨村和薛峻,尤其是和漕糧頗有瓜葛深知內情的薛峻卻是大為贊同。

      漕運總督只負責漕務,但這漕務所轄甚寬,只要是和漕糧儲運相關的事宜,他都可以過問,所以這才有都察院右僉都御史這一職務的兼任,否則這總管漕運,何以服眾?尤其是沿運河一線的地方官員豈肯低眉折首?

      “那馮大哥的意思是李督帥要么在聊城,要么在張秋?”左良玉摩拳擦掌,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

      他在碼頭邊上長大,這運河上下他是經常爬船嬉玩,最遠北邊出省到過滄州,南邊最遠到過夏鎮,上半年春荒的時候他還爬船去過德州,所以對這條水路他是相當的熟悉,只要能在碼頭上登船,其他就不是事兒。

      “這是我估測,不過究竟是不是如此,還要待我們去了聊城才知道了。”

      馮紫英估算了一下,如果晚上能趁著夜色出城,那么走水路到聊城一百里左右,估計步行走陸路,起碼要一天一夜才能抵達,這還要在十分順利的情況下。

      如果是走水路倒是要快一些,一艘山梭來得快,一個時辰能跑出十多里地,三四個時辰就能到聊城。

      問題是水路需要船,這個時候哪里去找船?

      不過現在還不是考慮這個問題的時候,如何出城才是最大的難題。

      “馮大哥,如果我們要出城,最便捷的路徑是沿著永清門的東梯街那一帶走,但是我擔心那幫狗賊肯定要也擔心衛軍出來,所以肯定在沿永清門一線埋伏有暗哨,我們去恐怕就會被逮個正著。”

      左良玉這個時候就顯示出來他的優勢了,從小到大這臨清城大街小巷都被他鉆了一個遍,沒有他不熟悉的地方,他也意識到馮紫英是在有意考察他,所以也是格外盡心賣力。

      “不能北邊,就只有走南邊,南邊有兩條路,一是沿著永清大街出去,走鼓樓鉆過去,但是鼓樓肯定有賊匪把守,過不去,那就繞著走火神廟那邊,可以到運河邊兒上,那一線原來都是糧幫的碼頭,只不過之前我們看到糧幫的人都被賊匪給圍著砍殺,死了不少人,退下河坐船跑了,估計碼頭都被賊匪占了。”

      馮紫英有些焦躁起來,“那豈不是我們走投無路了?”

      “也不是,還有一條路,只不過就要冒些險了。”左良玉眼睛里閃動著光芒,“可以走還沒到鼓樓前時,不走火神廟那邊,而是走另一邊的板井街,那邊后面都是尋常窮苦人家,我估摸著這幫賊匪若是有內應,肯定不會花心思在那一片,我們從板井街背后的胡同里鉆過去,一直可以潛行到鼓樓東街的街口,也就是東水門邊兒上,……”

      馮紫英立即明白過來,“你是說,咱們從東水門潛出去?可是鼓樓東街和東水門賊匪會不守么?”

      “肯定有賊匪把守,但是賊匪沒船,即便是他們從糧幫手里搶得幾條船,但他們也絕對不敢出東水門去和糧幫搏命,糧幫養著那幫人水路旱路都能行,若不是賊匪太多,只怕他們還不肯退走,鼓樓街上的店鋪糧食可是糧幫的身家所在,所以只要我們從東水門潛出去,就算是大功告成了。”左良玉很有把握,“只是馮大哥,你水性怎么樣?若是不行,便得要尋塊木板。”

      馮紫英本尊水性一般,但前世他讀大學時卻是游泳健將,這游泳就講求一個習慣,換了一具身體也根本不是問題,更別說現在還只是一個十二歲的小身板兒,那就更沒問題了。

      “還行。”馮紫英點點頭。

      時間太緊,出門之前二人也沒有多商議,現在也是一邊走一邊商議。

      “壞了!怎么賊匪都跑到這邊來了?”剛一出橫街,左良玉一探頭,就趕緊縮了回來,驚聲道:“之前他們根本就沒敢到這邊來,我還以為他們怕城里衛軍出來呢。”

      “哼,他們肯定知道城里衛軍是不會出來,怎么可能不會沿線布防?”馮紫英也有些懊惱,再早一點兒出來就好了,可是出來太早,天還沒黑盡,很容易被人覺察,所以他們也不敢冒這個險。

      “二郎,有沒有其他辦法繞過去?”馮紫英皺起眉頭打量。

      “那就只有試試石牌坊那邊了,可我們得倒回去繞一大圈兒,走蝎子坑背后的關帝廟那邊,時間可能來不及了。”左良玉也沒有把握,搖搖頭。

      馮紫英心里一沉,繞關帝廟那邊一樣可能被賊軍控制了,走過去沒準兒還得要退回來。

      “還有其他辦法么?”左良玉垂頭喪氣的搖搖頭,“就只有這兩條路。”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