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軍事歷史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18節 總要面對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18節 總要面對字體大小: A+
     

      “現在想這些也沒有意義,咱們現在該怎么辦?”馮佑搖搖頭,目光仍然通過瞭望孔向外觀察著。

      院子里仍然很熱鬧,但這邊隔著一個石磨坊,所以在一開始來人搜查檢視了一兩遍之后,便再無人往這邊來,倒也不虞被發現。

      “不知道衛軍出城究竟是干什么去了?照說,衛軍出城,磚城內頂多也就是能剩下百十人吧?”馮佑也在分析。

      “現在入城的賊匪起碼在數千人,哪怕再是烏合之眾,那要拿下磚城,靠人堆都能把那百十人衛軍給堆死,為何這幫家伙卻止步不前了?是怕打不下來,白白折損了人馬舍不得?”

      在大同和韃靼人打了這么多年,馮佑對軍務這一塊他還是很熟悉的,內地衛所駐軍情況他也是了解的。

      除了江浙沿海衛所因為需要御倭,尚有幾分戰斗力,其他內陸地區的衛所真的就是外強中干徒有虛名了,一個衛所指揮使手下能有三五百能拉得出來一用的士卒已經很難得了。

      “我看沒那么簡單。”馮紫英思索了一陣,“既然要造反,豈會懼怕折損人馬?這白蓮教慣能蠱惑人心,煽動無知愚夫愚婦為其效命,這磚城雖然高峻,但若是從西南兩面同時發起進攻,估計要不了一兩個時辰就能拿下來,能折損多少人?”

      “那鏗哥兒你覺得這里邊有什么古怪?”馮佑搓揉著下頜,他對這位鏗哥兒的變化是越來越好奇,越來越驚訝。

      “佑叔,你注意到沒有?這里邊有幾個問題,一是這幫教匪和城內那些起事的潑皮無賴以及那些個尋常力夫、窯工都還有些不一樣,要有紀律得多,而且也有他們自家的規律,那啥掌經、會頭和傳頭,分明就代表他們內部的尊卑高下,也算是他們內部分工吧。”

      馮紫英話語也放慢了不少,這個時候賈雨村和薛峻二人也都悄悄的來到了樓梯邊上,聽著馮紫英和馮佑二人的對話。

      “有這樣的氣象,怕也就成了氣候,要打下這磚城,不是難事,更何況他們能準確的了解衛軍出城時間,甚至可能衛軍就是被他們調動出去的,如果真想要攻城,怎么可能拿不下一座只有百十人守的磚城?”

      馮紫英的語速也越發緩慢。

      這段時間他也從左良玉那里知曉了一些臨清衛的情況,對這臨清左近的情況也了解了一個大概,他也開始恢復了原來前世中的邏輯思維,開始用這個時代人的觀念思維來考慮問題。

      “鏗哥兒,你的意思是……”馮佑搓揉著臉頰的手動作也越發慢了。

      “只能說明兩種可能性,要么他們內部還有分歧,對打不打磚城還有分歧,要么就是他們還在等什么。”馮紫英字斟句酌的道。

      “有分歧?等什么?”馮佑不解,“這都扯旗造反了,還有啥分歧?要等誰?”

      “佑叔,我們現在就了解到這點兒東西,只能憑借著這點兒東西來推斷,至于分歧是啥,等誰,這就不知道了。”馮紫英語氣低沉,“我看到他們先前在內院堂屋里聲音忽高忽低,顯然是在爭吵什么,但是聽不清楚具體說什么。”

      “那鏗哥兒你覺得我們現在該怎么辦?”馮佑也有些著急,“總不能就在這里一直窩著吧?天知道這幫該死的什么時候離開?”

      馮紫英也有些猶豫。

      他感覺這幫白蓮教匪的行徑也有些古怪。

      就算是城內那些個力夫窯工和潑皮無賴和他們不是一伙兒的,但是憑著他們從城外帶進來的這些人,要拿下磚城應該不是問題。

      那些個臨清城邊兒上的窯工、力夫對于他們來說只要進了城就已經沒多大用處,從剛才那個趙蒼松的一些舉動就能看得出來,這些白蓮教匪還在忍耐,但為何忍耐,有什么圖謀,就不好說了。

      再有高超的智慧,再有敏銳的思維,問題是才懵懵懂懂的來到這個世界沒多久,哪怕是繼承了這個馮紫英的記憶,但是一個十二歲不到的男孩,哪怕有家庭因素的影響,你要說對這個時空中的種種內情了解多少,也實在是太為難他了。

      而馮佑雖然也精悍可靠,但是他更多地還是跟隨父親在大同打仗,對朝中情況略有知曉,但是對山東這邊的“社情民意”恐怕就知之不多了,甚至可能還比不上左良玉這小子。

      問題是左良玉也因為年齡原因,只能是一些表面的感性的認知,再深層次的東西,他自己也說不清楚了。

      低頭垂眉苦苦思考,無意間看到了同樣滿臉焦急緊張的賈雨村和薛峻,馮紫英心中微微一動。

      他印象中《紅樓夢》里賈雨村送林黛玉進京時已經是他考中進士并被授官干了一段時間之后因為貪酷被免職的事情了。

      這廝是個官迷,當過一段時間知府,哪怕是在給林黛玉當家教西席時都還隨時了解朝中情況,不也就是通過和冷子興的閑聊才知道了林如海的背景么?

      也才那么賣力的替林如海教授女兒,無外乎也就是想通過林如海替他牽線搭橋,攀上賈、王二家的門路么?

      這家伙在官場上浸淫過,要說估計還是有些本事的,敢貪酷,沒點兒能耐不行,大概運氣不好,遇到了某位鐵面御史了。

      這廝又在京中考過進士,在揚州林家府上也隨時在了解京中朝里的情況,應該是一直存著要謀起復的事兒,對各地的社情政情恐怕也多少有些了解,沒準兒還能對這山東這邊情況知曉一些。

      還有這薛峻,他也問過了,應該就是那薛蝌薛寶琴的父親才對。

      按照《紅樓夢》所書,這家伙應該是一個短命鬼才對,沒幾年就要病死,比薛蟠薛寶釵的老爹也多活不到幾年,怎么現在看起來這家伙似乎身體狀況并不差啊。

      按照《紅樓夢》書中所寫,這薛峻走南闖北做生意,連薛寶琴都跟隨著他跑了不少地方,見識不淺,說不定也能對臨清這邊情況有什么了解。

      “賈夫子,薛先生,你們二位覺得我們現在當如何是好?”

      馮紫英把目光從瞭望孔中收回,落到二人身上,緩緩道。

      此時已經賈薛二人都再沒有敢把他當做小孩子了,馮紫英先前表現出來的種種,足以讓人信服。

      “現在我們需要同舟共濟,群策群力,外邊賊匪盤踞,我們卻又不知其意圖何在,既不攻打磚城,也不轉戰他方,不知二位可有什么見解?”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