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軍事歷史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16節 烏合之眾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16節 烏合之眾字體大小: A+
     

      “嘣!”的一聲傳來,半掩著的大門被一下子撞了開來。

      潑喇喇的一群人揮舞著竹槍和柴刀沖了進來,一眼就看見了躺在門檻下血肉模糊的那名青衣男子,臉上被砍了兩刀,猙獰的刀傷讓人不敢直視。

      “怎么回事?”

      “銀子!”

      散落在石臺階下的一錠五兩元寶一下子被率先搶入的那一人給發現,一個餓虎撲食搶在了疾步而入的另一伙伴之前按在懷里。

      “我先發現的,胡二,趕緊拿出來!”

      “誰看到就是誰的?那永清門上的東西你都能看見,都是你的?你咋不去抱著呢?”撲倒在地的男子起身,珍惜的把銀子攥在手上,側身用牙咬了咬,這才小心放入懷中,“想要也行,把你背上那幾匹綢緞分我兩匹,這錠銀子便歸你!”

      “胡二,你在做清秋大夢!”那名男子眼珠子都要紅了,他知道對方一直在打自己背上這幾匹綢緞的主意,這可是自己拼著挨了一刀才從那名綢緞行護衛手中奪下的,一匹便能值上十兩銀子以上,怎么可能分于旁人?

      “哼,趙蒼松,也不知道誰在做夢?有本事自個兒去找去,少在我面前發癲!”

      一把推開對方,那胡二領著背后幾個唯他馬首是瞻的兄弟便大大咧咧的闖了進去,看見早已火勢升騰的廂房,忍不住搖搖頭:“直娘賊,是誰先下了手?馮家這大宅怕是花了不下五千兩銀子吧,真是可惜了,便是拆了也能賣不少錢吧?”

      壓了壓手中的薄鐵腰刀,趙蒼松略微有些蒼白的面孔泛起一抹紅潮,眼眸中掠過一絲陰狠。

      背后幾個跟隨他的漢子早已經按捺不住,就要上前,但是卻被他攔住了,“不急,祖師爺和師傅他們都在后邊,剛進城,看這樣子馮宅也是早就被人洗劫一空了,這錠銀子怕就是人家走得匆忙落下的。”

      “會頭,那咱們也得要占個先,把氣勢拿起來,否則傳頭他們到了,怕是會覺得咱們連一幫窯工都不如,豈不是墜了我們彌陀的威風?”跟隨在羅蒼松身后的一名魁梧男子兀自不忿。

      羅蒼松便是那名被叫做“會頭”的人,遲疑了一下,最終還是搖搖頭:“暫時還是不要撕破臉,傳頭的意思還是要借助他們,小不忍則亂大謀,等到傳頭和掌經他們到了,自有計較,不過咱們也不能示弱,若是真要欺上門來,也不須退讓。對了,有人在的時候,不得叫我教中職務!”

      很快兩撥人便在后花園地窟門口刀兵相向,險些就要火并起來。

      只可惜進來的人越來越多,而且明顯有主事者,很快就控制住了局面,看得在東側暗房透過飛檐下一處隱蔽的瞭望孔向外觀察的馮佑和馮紫英都是扼腕不已。

      被捆綁在一起的福伯兩口子也很快在角落里被發現了,帶了出來,幾個頭目首領般的人一番粗略審問之后,也沒有多大價值。

      馮紫英都不得不承認福伯絕對稱得上是影帝級別的,那份涕泗橫流呼天搶地的表現真的是把一個年邁體弱的門房老者在遭遇賊匪之后的懼怕、驚嚇和不甘表現得淋漓盡致。

      馮宅夾墻背后的暗房建造得相當隱蔽精致,不得不說這等豪門大宅在設計建造這類密室暗房上是下了大功夫的。

      從最不起眼的石磨坊內的一處石柜旁邊有一個完全看不出的活動門推開,便可進入一處夾道,而夾道可供一人通行,需經過兩個曲折方能抵達密室,而密室還可向上沿著一處樓梯通道直抵半掩著的一個暗房內。

      暗房用飛檐挑瓦遮掩得十分隱秘,從外部根本看不出任何端倪,即便是走到面前也頂多是覺得這大宅圍墻和間隔略微厚實寬敞了一些,完全想不到這其實是一處夾墻所在。

      飛檐下一連串用木雕繪出的彩色暗質圖案,因為久經風雨,已經斑駁不堪,甚至也還有許多苔蘚長在上邊,黑黝黝的孔洞在木雕上完全看不出任何異常來,這卻是馮宅這暗房的觀察孔。

      這一處L型的飛檐不太起眼,但是略微高于周圍廂房的高度可以走好沿著游廊看到內院所有動靜,而另外一面則可以看到從內院到前院的整個情形。

      這也是當初馮宅在設計時專門有針對性的布設安排。

      福伯兩口子被這一大幫子賊匪圍住威嚇半晌,翻來覆去也就是那幾句話,倒是問起這馮宅之事,福伯倒是斷斷續續的說了一個大概明白,只是究竟是誰搶先一步來把這馮宅洗劫一空,卻說不清楚了。

      眼見得這入院的人越來越多,馮佑和馮紫英也都有些緊張起來,這前面進來的數十人里慢慢都被趕了出去,隨后又有幾番交涉,才慢慢安靜下來。

      大門上加了雙重門禁,而甚至在院墻四角上也都加派了崗哨,而且各個都是滿面精悍,孔武有力,一看就和先前遭遇的那些窯工、力夫和潑皮一類的角色不類。

      后面進來的人一看身份都不一般,相互之間都是拱手行禮,“會頭”、“傳頭”、“掌經”之類的稱呼不絕于耳。

      半弓著身子的馮佑臉色難看得嚇人。

      毫無疑問這是真正的匪亂,白蓮教匪!

      根本就不是什么窯工或者力夫為了討生活的尋常鬧事兒!

      或許之前引火索的確是宮里來的稅監恣意勒索,但是到現在肯定不是單單的為了生計而鬧事兒那么簡單了。

      在大同鎮和邊墻外的蒙古韃子打生打死十多年,自己臉上這一箭就是拜蒙古韃子所賜,而助紂為虐最為厲害的就是板升地區的白蓮教徒!

      當年那些從內地逃亡板升地區的白蓮教徒在俺答汗和三娘子的庇護下已經成為蒙古韃子最兇惡的爪牙,其武裝起來的精銳“白蓮圣軍”對邊塞的危害性甚至已經超過了韃子騎兵。

      畢竟韃子騎兵來去如風,占著也就是機動能力,而白蓮軍中的精銳在板升地區胡化數十年,不但善騎射,對于自家老本行的攻城拔寨本事一樣精熟。

      正因為如此,馮佑才是對這些教匪如此忌憚。

      只是他怎么也沒想到怎么白蓮教在山東大地,尤其是在這運河兩岸堪稱大周精華腹地也是如此猖獗?

      臨清衛所究竟在干什么?

      刑部山東清吏司和兵部職方司又在干什么?

      龍禁尉又在干什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