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軍事歷史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齊魯青未了 第10節 “成熟”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齊魯青未了 第10節 “成熟”字體大小: A+
     

      “薛先生到臨清來是準備做些哪方面的生意啊?”馮紫英不為所動,繼續問道。

      院中大槐樹下,倒也陰涼,馮紫英站在游廊上,而這幾人則站在槐樹下。

      馮佑則靠在大門和院墻邊的臺階上,一直沒做聲,只是手壓在腰間窄鋒刀柄上,冷冷的注視著這一切。

      說實話,鏗哥兒的表現讓他很驚訝,印象中這位小少爺完全不是這樣的。

      雖說在老爺的強壓下跟隨著自己幾人自小習武,但說實話畢竟就這個年齡,而且也吃不了多少苦,花架子居多,倒是那位和三老爺關系密切的張太醫很是喜歡鏗哥兒,平常倒是傳授了一些醫術給鏗哥兒。

      這練武么,頂多也就是強身健體勉強打了一個基礎罷了。

      給馮佑的感覺馮紫英今日里就像是變了一個人。

      他知道馮紫英去了國子監幾個月了,但是幾個月國子監就能讓馮紫英脫胎換骨?

      無論是待人接物還是談吐應對,都一下子成熟了許多似的,似乎前幾日路上也不像是如此,難道大病一場就讓鏗哥兒醒悟了?

      這一問一答間,鏗哥兒還真的有些有條不紊有理有據,所以馮佑也就由得對方去。

      反正這幾人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下,若是有啥變故,自己可以隨時以一招制敵。

      薛姓商人對于一個小孩子的質問倒是不太在意,好歹人家給你提供了一個庇護之地,尤其是這等情形下,有些要求也很正常。

      “嗯,哥兒這么一問,我還不好回答,不瞞哥兒,我們薛家在金陵也算是小有名氣,只不過近年來生意不好做,我們薛家也希望另外開拓一些門路,北地這邊我們接觸一些,這臨清素來是北地水旱碼頭之最,以前我們也曾經來路過,但未曾多接觸,這一次家里也希望我們先來了解一下,看看有那些生意可做。”薛姓男子回答也中規中矩。

      “雖說是來打前站,但起碼也應當有一個大概范圍吧?糧食,布匹,鹽,鐵器,骨董,絲綢,藥材,……?”馮紫英隨口問道:“總不成你們薛家樣樣都做吧?”

      “哥兒說得也是,金陵家里那邊銀錢和綢緞營生素有薄名,另外在藥材營生上也和湖廣巴蜀那邊有些門路,所以……”

      薛姓男子一拱手,坦然回答道。

      馮紫英略作思索,卻看見那黑瘦少年站在一旁,便一招手。

      那少年愣怔了一下,似乎是感覺到馮紫英的態度不容拒絕,想到這偌大馮宅主人,便是有些不情愿,但還是過來了。

      “那果子巷和馬市街是做些什么營生的?”馮紫英的問話聲音不低,周圍人都能聽見。

      少年略加思索,便道:“果子巷都是賣綢緞的,馬市街就賣得雜了,皮貨,果子,還有那海味,當然馬市街街頭那一段也是當鋪最多。”

      馮紫英微微點頭。

      銀錢生意無外乎就是錢莊和當鋪,若是新來臨清,便說要開錢莊那是不現實的,沒有幾年的生意交往和名聲積累,根本不會有人相信。

      倒是當鋪相對簡單,這臨清城典當一行大大小小少說也有七八十家,一年開門關門的起碼也有十家八家。

      果子巷是臨清城最負盛名的綢緞一條街,來自金陵和蘇杭兩地的絲綢買賣都云集在這條街上。

      馮紫英初來時也曾經買了五匹織金妝花緞,足足花去四十金,也是為了回京孝敬父母。

      這問話不能說明什么,但起碼能證明對方沒撒謊。

      如果說這些小細節上都撒謊,那只能說明此人肯定有問題。

      沒撒謊不能說對方沒問題,但撒謊則肯定有問題。

      “佑叔,我這沒事兒了。”馮紫英不再多問,徑直道。

      “那鏗哥兒,這幾人如何安頓?”若是往日,馮佑便直接安排了,但今日,他覺得時候應該征求一下鏗哥兒的意見。

      “佑叔打算如何做?”馮紫英略作思索,“這城中匪亂,何時能休?”

      馮佑搖頭,“鏗哥兒,這卻不知,但我以為不易,衛軍不在,光是巡檢司那幫人怕是城門都不敢出的,況且也不知道這究竟是怎么折騰出這么大一場亂子來?”

      馮紫英觀察到薛姓商人欲言又止,便目視對方:“薛先生可是知曉?”

      “呃,略知一二。”薛姓男子倒也沒有遮掩,“這幾日里我本來就在城中走動,聽聞宮中稅監意欲再加一成雜稅,為年底太后賀壽,原本自常公公來臨清這幾年里,榷稅日增,來往生意蕭條,城中機工和城外磚工生計難以為繼,便是怨氣甚大,未曾想到現在又要再加雜稅,不少機房和窯場便只有關門,直接影響到無數人生計,所以……”

      臨清并非單純的水旱碼頭,本地亦是特產著稱,臨清北花(棉花)和臨清貢磚便是最大的兩大貨物。

      自前明以來,冀魯豫交匯之地的棉花種植便是日益興盛,棉紡業也有所發展,但卻不及江南松江,所以棉布北運,北花南輸便成慣例。

      而臨清貢磚自前明便是京城宮城首選,但隨著大周立朝,臨清貢磚日益出名,與蘇州燒制的金磚齊名,規模越發龐大。

      沿運河一線,從自南邊的戴家灣到北面的王家淺一路窯場不計其數,窯戶(窯主)極盛時期多達兩三百戶,而以燒制貢磚為生者不下數萬人。

      “蘇州金磚”和“臨清青磚”成為皇室貢品,金磚墁地和青磚砌墻更成為皇家宮殿和陵寢用磚的慣例。

      臨清青磚固然是京城宮廷御用大戶,但是一樣也為京城和其他地區的豪門望族們燒制青磚,每年輸往運河沿線各地的青磚也為臨清鈔關帶來豐厚的收入。

      可以說一旦棉花和貢磚生意受到影響,不僅僅是商人們怒火中燒,包括棉田田主和農戶,窯場場主和窯工,碼頭上的力夫,沿線的船主,都受到了極大影響。

      聽得薛姓商人這么一說,馮紫英也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如果只是商人們因為生意受到影響,那也罷了,好歹他們也能忍受,但像是農戶和窯工、力夫這些一家人全靠力氣養活一家人的,那就真的是把他們往死里逼了。

      真要到了走投無路的時候,再有一些別有用心者從中煽動,只怕就真的難以控制了。

      “若是這樣,這場禍亂怕是難得收尾啊。”馮紫英遲疑了一下,“佑叔,要不就讓他們現在外院屋里歇著,不得喧嘩出聲,只是……”

      馮佑也不多言,指揮福伯安排這些人找房間安頓,這才和馮紫英道:“鏗哥兒,只怕這場禍亂一時半刻還真收拾不了,而且我擔心一旦城外亂民進來,只怕還要更亂,到時候被這些亂民窺破了虛實,只怕咱們這里也難以幸免,我打算出去看一看虛實,順帶找一找能否出城的門路。”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