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軍事歷史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齊魯青未了 第9節 第1次偶然相逢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齊魯青未了 第9節 第1次偶然相逢字體大小: A+
     

      賈雨村在看見那從對面小巷里沖出來的二人上門哀求時,就知道機會來了。

      這等大戶人家,等閑不會讓外人進門,縱使去敲開門,也未必能獲得庇護,未曾想到這卻先有二人打頭陣,居然還獲得了應允入內。

      有些后悔的同時賈雨村卻是半點都不猶豫,健步如飛奔上臺階,一邊示意婆子牽著小丫頭趕緊跟上。

      馮紫英也沒想到這一開口子,居然就來了兩撥人,這特么敢情都把自己家宅當成了庇護所不成?

      馮佑和福伯臉色都不好看,只是這個時候卻不是猶豫躊躇的時候,馮紫英也懶得多說,甚至沒等后來者開口,便一揮手:“讓他們都進來,趕緊關門!”

      諒這后來三人也做不了什么,一個青年男子帶著一老一少兩名婦孺,若是那亂匪真的有如此周全的準備要來臥底,他也認了。

      伴隨著大門嘎吱一聲關閉,一行人才算是稍微松了一口氣。

      馮佑把腰刀入鞘,目光凌厲的在外來的幾人身上逡巡。

      先前哀求的一人此時又是抱拳一個鞠躬作揖,這才言辭懇切的道:“多謝貴家出手相救,薛峻無以為報,若是……”

      賈雨村也沒有多言,只是上前微微躬身,拱手作揖一禮。

      馮佑看了一眼皺著眉頭一時間沒有說話的鏗哥兒,這才沉聲道:“你們是何等人,為何來此地?”

      “在下乃是金陵人薛峻,世代經商,久聞臨清盛名,本欲來臨清打探一番,看看是否有合適的營生,未曾想到卻遇上這等事情,……”

      馮紫英站在游廊處觀察著這個中年男子,一身灰綢長袍,說起話來雖非咬文嚼字,但是也算斯文有禮,看得出來不是尋常商賈之流。

      本朝太祖便是商賈出身,對商賈歧視態度遠好于前明,但畢竟商賈之流上不得大堂這一觀念根深蒂固,所以士紳階層對商賈依然有先天的輕蔑鄙視。

      江南乃是商賈云集之地,徽州、蘇州、龍游等地商賈勢力頗大,徽商和晉商也是大周勢力最大的兩大商幫。

      “尊駕呢?”馮佑目光落在眼前這個三十來歲的年輕男子身上。

      他也算是久見世面之人,在京城里廝混幾年,也多少見識過些大場面,一看此人劍眉星目,直鼻方腮,氣度儒雅不凡,馮佑的觀感便好了幾分。

      “在下湖州賈化,此趟本是送東翁女公子上京,久聞南有蘇杭,北有臨張,欲登岸一觀,順帶購些物件,未曾料到光天化日之下……”賈雨村并未暴露林家小姐的身份,只談自己。

      東翁林海乃是揚州巡鹽御史,官尊位顯,且執握鹽引大權,雖說這北地鹽多來自山陜,但這運河一線水運極便,亦有不少膽大鹽販私下運鹽到這臨清州。

      雖說這家人不類商賈,但也說不得有親朋故眷干些商賈營生,若是知曉這林家關系,免不了又要替林家無端招些紛擾。

      自己此次上京本來就是要借助林賈兩家關系再謀起復,自然不能再添麻煩。

      馮紫英還在觀察著賈姓男子,一時間竟然沒有反應過來,還琢磨著此人怕是讀書人出身,更有幾分官宦氣息。

      卻聽得他說送東翁女公子上京,這等人居然還有東翁,難道是某個官宦幕友?

      大周沿襲明制,尤其是周太祖一族商賈出身,所以對讀書人更看重,從立朝開始便新開科舉。

      縣試府試鄉試會試殿試,基本上是和前明一脈相承,縣試府試為資格試,過了府試基本上就是秀才,確定了讀書人身份,但卻仍然和做官無緣。

      鄉試最為激烈,過了鄉試便是舉人,確立做官資格,一般說來只要稍微磨一磨資歷,基本上都能做官了。

      一旦過了會試,那就真的是魚躍龍門截然不同了,哪怕是最落魄的,都能弄個七品知縣一當,至于說能不能留京進翰林或者搏一把庶吉士,那就要看機緣和人脈了。

      大周慣例,非翰林不能入閣,也就是說未曾在翰林院打磨過的,便是無緣進入大周朝最核心的內閣任職,哪怕能任六部或者督撫,但要跨入內閣學士,卻是不能。

      馮紫英憑借著這具身體遺留下來的在國子監浸淫下來的感覺,覺察到這位賈雨村恐怕不是一般的童生秀才那么簡單,最起碼都應該過了鄉試的舉人,這從對方流露出來那種不卑不亢氣勢就能感覺得出來,哪怕是這等危難光景,居然也能保持著一番風范,不簡單。

      “看來賈先生還是讀書人哪。”馮紫英不咸不淡的來了一句。

      賈雨村也是一愣,雖然知道這少年當時此宅主人,但畢竟是不過十一二歲的稚氣少年,這等情形下,顯然當是這一位氣勢生猛的壯年男子做主才對,沒想到卻是這少年先行接話了。

      “不敢,的確讀過幾年書,不過半生顛沛流離,不提也罷。”賈雨村不愿意提及自己以前過往,實在是有些羞于提起,進士出身居然為官一年便被罷免,也破了該科同年中的記錄。

      “那如何證明你們不是亂匪一黨?”馮紫英卻沒有輕易放過對方,起碼也要摸摸對方的底。

      賈雨村也沒有想到對方小小年紀卻是若此咄咄逼人,楞了一下,才緩緩道:“今日城中匪亂小哥也應該有所知曉才對,我若是亂匪內應,豈會帶著一老一少兩個婦道人家?而且小哥怕是也能聽得出來在下口音,吾觀今日城內賊匪皆為魯地口音,賊匪再是愚笨,亦不可能選在下這等江南口音且帶著一老一少者來充當內應吧?”

      其實馮紫英也從未想過這三人是亂匪內應,他只是下意識的想要多了解一下對方的底細。

      只是這廝倒也是巧舌如簧,把自己瓜葛洗得干干凈凈,卻又讓自己不好深問其來歷。

      “那你們二位呢?”馮紫英轉頭向另外二人。

      “我等二人系金陵人士,臨清為北地商貿口岸,本欲考察一番,但剛來幾天就遇上這等事情,我們暫居碧霞宮胡同的匯福樓,今日本打算到果子巷和馬市街了解一下行情,沒想到……”

      那名自稱叫薛峻的中年男子氣度也很雍容淡定,只是缺少一些書卷氣,給馮紫英的感覺更像是久歷商場的人物。

      這二人一看就是一主一仆的搭配,自稱是金陵商人,但在臨清的南直隸商人中金陵商人還排不上,徽商和洞庭商幫才是其中翹楚。

      徽商不用說,自然是來自徽州府的,而洞庭商幫可不是來自湖廣洞庭湖,而是來自太湖洞庭山,尤其是洞庭東山人稠地窄,東山人南北轉轂,四處設肆,有“鉆天洞庭”的美譽。

      一時間吃不準對方所言是否屬實,雖然也基本能確定對方應該不應該和賊匪有瓜葛,但不了解對方底細,始終難以釋懷。

      他總感覺這個薛姓商人氣概還是不同于等閑商賈,雖說可能和亂匪無關,但應該是有些來歷的角色。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