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軍事歷史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齊魯青未了 第8節 還有搶先的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齊魯青未了 第8節 還有搶先的字體大小: A+
     

      “賈先生,我們現在如何是好?”那婆子雖然驚懼,但好歹也還有些擔待,把小丫頭死死抱住。

      “怕是難得回去了。”賈雨村縮著身子藏在這夾巷中,小心翼翼的將兩堆秸稈遮掩在三人身前,先前已然有兩個無賴奔過,全賴這兩堆秸稈作遮掩,方才躲過對方視線。

      秸稈碎末粘在身上,加上這一路逃命奔行下來,汗水幾乎浸潤透了整個衣衫,那滋味是真不好受,但要想逃得性命,卻是半點都不敢妄為,只能死死的藏匿在這秸稈堆中一動不動。

      賈雨村目光落在前方那一處兩尊石獅的烏黑大門上。

      青條石的門檻倒是打掃得干凈,這一家看似大戶人家,只是大門緊閉,先前卻敲門也無人應答。

      再想要去尋別處,這一段幾乎都是院墻,再無舍門,若是要再往前去,又怕遭遇不測,只能蜷縮在這夾巷里暫時存身。

      “先生,您是想要到這家大宅里去藏身么?”躲在婆子懷中的小丫頭突然怯怯的開口問道。

      賈雨村略感詫異,給這丫頭當了一年多的先生,也知道這丫頭雖然話語不多,但是卻很有主見,不愧是世家出身,只是再怎么的也只有七歲,遇上這等潑天的禍事,連自己都沒有了抓拿,遑論一個小丫頭?

      “嗯,這民亂怕不是一時半會兒能消停下來的,咱們這一路逃來,可曾看見半個兵丁?”

      把身體微微向內里擠了擠,緊貼在夾墻上,賈雨村捋了捋頷下一縷黑須,沉吟著道。

      “不知道為何這本該有幾千兵丁的臨清衛竟然這等情形下也不出兵,坐視這民亂蔓延,縱然鈔關和官署都在磚城內,但這臨清城里的坐商只怕也都是有些來頭的,便是皇商也有幾家才對,為何這衛軍卻不肯出城?若是這衛軍始終不肯出城的話,這城里邊哪里都不得安穩,……”

      “先生是說這等大戶人家難道就能安穩?”小丫頭巴掌大的粉嫩面頰上目若點漆,眼瞳如墨,眨了眨,顯然不太認可先生的看法。

      “怕是先前那些亂匪遲早要找上這等大戶人家才是,我們若是尋上門去,只怕才是自投羅網吧?”

      賈雨村知道這丫頭脾氣素來執拗,倒是很有些體著他那個有些孤傲不群的父親,卻沒想到如此情勢下居然也能有這樣一番思量。

      賈雨村驚訝之余也沒多想,也只是苦笑著解釋:“莫小看這等大戶人家,臨清城乃是北地有數的水陸碼頭,豪商巨賈云集縱然比不得蘇揚,也不比尋常州府了,這等大宅,要么就是豪商居所,要么就是本地大家望族家宅,狡兔三窟,估摸著多少還有些許藏身之道,匿身之所,但求能拉上幾分關系,予我等一條生路。”

      “若是如此,我等和他們素不相識,這等人家豈肯輕易予我等方便?”忽閃著明眸,小丫頭牙尖舌利,倒是挺多疑的性子。

      “總得要試試才行,莫不是就只能在這里坐以待斃?你小小年紀,事關身家性命,還真以為這是過家家?”

      賈雨村心中也是有些懊惱,臉色一肅,平時授書時也是覺得這丫頭靈動機敏,所以便有些放縱,卻養成了這般性子。

      見老師臉色不好看,小丫頭吐了吐舌頭,不敢多言了。

      馮佑轉過身子來,手中窄鋒腰刀悄然出鞘貼在背后。

      馮宅正對著街面大門,驕陽似火,曬得地面滾燙,雖然現下看起來這一片還算冷清,但是沒準兒就有那等窺探之徒藏匿在這街面上某一處,就等著你露出破綻,只是現下他也沒有多耽誤的時間,只能硬著頭皮博這一把了。

      健步而出,幾個起落馮佑便已經貼緊大門,猛地晃動獸頭銅環,“老福,老福,快開門!”

      馮家祖籍揚州,但這一大支前明正統年間便已經搬遷到臨清,于是揚州馮氏便分為南北兩支。

      后大周立國,臨清馮氏的一支,也就是馮紫英曾祖父這一輩因為太祖北伐時主動投效,立下戰功后被封爵,便自此留在了京城。

      只是這一支卻在馮紫英父輩這一代中在邊塞戰事里折損慘重,一門三兄弟馮秦、馮漢、馮唐三人,僅存馮紫英之父馮唐一人,而馮唐膝下更是只有馮紫英這嫡子一人,

      現今這馮唐一支在臨清的老宅早已經無人居住,便是京城馮家人也經年難得回來一趟,只留下老福這一對老兒守門,尋常倒也無甚事。

      朱漆大門迅速打開,蒼頭老兒忙不迭應道:“馮佑,少爺呢?”

      “在后邊。”馮佑也懶得多說,一個箭步躥下臺階,手中按刀游目四顧,保持警戒姿態,另一只手早已經揮手招呼躲藏在夾墻小巷中的馮紫英一行人趕緊過來。

      馮紫英三人立即疾步跑來,剛來得及上臺階,卻見從對面的小巷內也竄出了兩人奔行過來。

      馮佑大吃一驚,窄鋒腰刀陡然揚起,便要收買人命,卻聽得對面二人中當先一人忙不迭的抱拳哀求:“英雄且慢,我等不是匪人,因街面匪亂無法返回,只求一藏身之處,定當厚報。”

      馮佑沒想到居然還能遇上這種事情,很顯然馮家大宅也是招人耳目的所在,想到這里馮佑就更是心煩意亂,這意味著恐怕馮家大宅是難以躲過亂匪的光臨,遲早要有一劫。

      見馮佑陰沉得嚇人,手中的窄鋒腰刀更是微微揚起,稍不留意只怕就要橫刀相向,那中年男子越發謙卑哀求,幾乎要跪下來了。

      “求行個方便,我等本是金陵客商,久聞臨清盛景,專程來看一看,沒想到一來卻遭遇此等禍端,……”

      馮紫英等人已經踏入門檻,福伯忙不迭的準備關門,卻沒曾想到遇上這個情況,馮佑也不好做主,畢竟這馮宅主人還是鏗哥兒,這要放人進去日后出了什么事情,他也不好交差。

      正遲疑間,馮紫英已經沉聲發話:“佑叔,先讓他們進去再說,堵在門上反為不美。”

      馮紫英見那馮佑眼露兇光,估摸著是擔心對方泄露了機密,但這等時候,你在這門上大開殺戒,只怕更是麻煩,真要斷絕禍根也該把人引入院中再說。

      馮佑一想也是,讓這二人哭哭啼啼的在門口糾纏不休,被外人窺探了虛實,那才是禍事。

      聽得小主人發了話,福伯也心里雖是不愿,也只能讓開大門,讓二人進門。

      新書打榜,求推薦票支持!兄弟們能否給點書評章評,加入你們的書單?老瑞致謝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