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軍事歷史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齊魯青未了 第7節 粉墨登場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齊魯青未了 第7節 粉墨登場字體大小: A+
     

      馮佑和馮紫英都是瞥了對方一眼,心里都在嘀咕。

      這家伙看上去也不過十一二歲,沒準兒比馮紫英還小些,居然腦瓜子卻如此靈性,加上先前表現出來的兇悍,還真有些不同尋常。

      “走北面關帝廟,鉆出去就是南門街了,那永清城門正對南門街,面挨著面,縱然進不去城,但那城樓上也有些官軍把守,若是不知死活的賊匪要去撩撥,怕是也要挨一頓箭矢。”

      黑瘦少年的一番話也是說得有理有據,讓馮佑和馮紫英二人都是刮目相看。

      便是馮紫英自認為若非有穿越來的靈魂,哪怕是自幼家世熏陶,怕也難以有這般邏輯分析能力和見識。

      “那也未必,萬一那賊匪就守在那南門街口以防官軍出來,我等不是枉自尋死?”

      說話的卻是那瑞祥,臉有不忿之意,約莫是對這一個不知何處來的野小子有些不服氣。

      年齡也就和自己差不多,居然能在人面前這般顯擺?倒顯得平素機靈活泛的自己不如了。

      馮佑馮紫英二人都不搭話,卻要看這黑瘦小子如何回答。

      對方倒是不在意,自顧自的道:“關帝廟和南門街對面就是石牌坊,那一片敞露無遮,要設伏唯有在那魏家胡同口上。只是那魏家胡同忒短,與那臥牛巷并排,而臥牛巷幾乎就在那永清門上了,若是官軍出來,只消沿著臥牛巷向西出來再拐過來,就能把賊匪賭個正著。這幫賊匪多不過是些城里的無賴潑皮,熟悉地況,卻無甚膽量,如何敢這般行事?”

      這一番話說得連久經戰陣的馮佑都是大為稱奇,瑞祥更是張口結舌,無言以對。

      這番說辭雖說是仗著地理情況熟悉,但是能分析得如此透徹,而且還是一個十余歲的小丐,無論如何都不同尋常了。

      馮紫英還自詡穿越而來,依仗著自己頭腦智慧能混出個紈绔樣,沒想到居然被眼前這乞丐般的小子給打擊了。

      莫非自己真的和瑞祥一般,也是個嘴尖皮厚腹中空的角色?

      “那邊走吧。”馮佑也不廢話,一揮手,黑瘦小子前頭帶路,沿著這湖沼邊的葦草叢里,便快速向北游走而去。

      這蝎子坑水面甚大,略呈琵琶形,北小南大,中間那長頸處,不過區區十余丈,抬眼望去,便能透過葦草縫隙看得到馮家的院墻,白色的粉墻上桶瓦泥鰍脊,偶有一兩處隆起的所在,也是地勢略有起伏,倒顯得馮家老宅地勢不凡。

      一行人只圖逃命,卻也能聽得城里城外喧鬧一時,濃煙蔽日,顯然是整個外城都亂了起來。

      也不清楚這馮氏老宅里情況如何,馮佑心里越發焦躁。

      好容易繞過湖沼北面,沿著那葦草叢里,貼到院墻北段,馮佑探手便按住那黑瘦小子的肩頭,由不得黑瘦小子掙扎,扭過頭來:“鏗哥兒,你和瑞祥在這里伏著,切莫出聲,我和這小子先去看看。”

      馮紫英也知道過去也是無用,白白讓馮佑擔心,只得應道:“佑叔小心。”

      “哼,放心吧,你佑叔還死不到這里。”扶了扶腰間的窄鋒腰刀,馮佑傲然俯身,一只手推著那黑瘦小子便沿著院墻悄悄過去了。

      馮紫英和瑞祥二人便縮在在院墻邊上的草叢后,先前緊張之下,倒也不覺得,這個時候一放松下來,頓時覺得全身酸軟。

      馮紫英胳膊和手背上都被那草葉鋸齒割傷不少,血絲遍布,此時方才感覺到疼痛。

      “大爺,可要包裹一下?”瑞祥這方面倒是機靈,見到馮紫英靠在院墻邊上閉目養神,涎著臉過來問道。

      “哪有那么嬌貴?此時拿甚包裹?”馮紫英沒好氣的道。

      這瑞祥也是父親替自己選的小廝,小聰明不少,從京里一路上行來,倒也是鞍前馬后甚是殷勤,這幾日里馮紫英也是慢慢回憶起自家事情,

      這馮家好像也不像《紅樓夢》里說的那么光鮮,雖說與賈家是世交,但很顯然是落了幾個面兒的。

      那賈家人家是一門兩國公,馮家先祖卻不過是一子爵。

      按照大周襲降規制,到馮紫英父親這一代便之落得個勛貴之家的名頭再無爵位,父親一門三兄弟拼死在邊塞苦熬二十年,大伯二伯為此捐軀也不過為父親掙得個不入流的雜號神武將軍的虛銜。

      而賈家雖然也是日趨沒落,但卻已然覺察到了這般變化。

      那賈敬、賈珠都是讀書人出身,兩人都中了一班進士,這賈家顯然都是要從勛貴往那文官路徑走了,一門心思要轉換門庭博個詩禮簪纓之族,鐘鳴鼎食之家。

      而這馮家顯然就還不太清醒,仗著這勛貴頭銜,一門心思還在這軍功武勛上掙扎。

      自己這個便宜父親好像現在也還在謀劃復起,希冀重返大同鎮,卻沒見到這大周朝沿襲前明之勢不變,對武人百般猜忌制約。

      隨著文官越發勢大,武官地位越發卑下,便是勛貴出身也一樣難以與文官抗衡。

      眼下每每出征都是那文官擔任主官,再是高幾個品秩也一樣只能為副,打了勝仗,頭功歸他,打了敗仗,背鍋歸你。

      “爺,佑叔怕是不會出啥事兒吧?咋去了這么久還不回來?”有些抖抖索索的探頭向去向打望了一番,瑞祥吞了一口唾沫道。

      “你就老實呆著,佑叔水里火里去過無數了,這對他來都是尋常事兒。”馮紫英一邊給對方打氣,一邊也是自我鼓氣。

      這等兵荒馬亂,真要遭遇上那亂匪,只怕容不得自己賣弄嘴皮子就得要命,原本在前世倒是不覺得,到了這邊馮紫英才是越發感覺到這個世道的危險。

      馮佑他們回來的很快,招呼馮紫英二人立即起身,壓著院墻便從側面繞了過去。

      “佑叔,永清門……?”馮紫英望向馮佑的目光在馮佑面無表情的搖了搖頭迅即暗淡下來。

      “鏗哥兒,永清門早就關閉了,上邊的衛軍根本不理,誰要靠近甕城,他們就要放箭。”

      馮佑語氣里沒有多少感情色彩,換了是他,這等情況下,也只能先求自保,怎么敢開門放人進去?“我們恐怕只能先回老宅了。”

      好在老宅這一帶距離永清門甕城較近,雖然早已經是關門閉戶,街面上空無一人,可見這混亂局面尚未波及到這邊來,但人人都已經覺察到了危險,躲藏了起來。

      賈雨村幾乎要絕望了。

      本身就手無縛雞之力,卻還帶著一老一少兩個婦道人家,怎么就趕巧遇上了民亂?

      若非是見機得快,只怕先前就要被那幫暴民給擄掠走了。

      只是這躲得了初一,如何躲得過十五?眼前這臨清州城里亂成一片,幾撥暴民險險撞上,且不說那碼頭上的包船是否還等著,就算是還在,這卻如何能過得去?

      想到這里賈雨村也有些氣惱的看了一眼這一老一小。

      婆子早已經臉色煞白,瑟瑟發抖,且還好,把女孩子緊緊摟住,一身淡素脂粉色裙裝的女孩也是滿臉驚駭,死死咬住嘴唇,不敢做聲。

      若非這丫頭聽說這臨清獅貓有名,想要選個上等獅貓,自己也不能陪著上岸來走這一遭,若是還在船上,見勢不妙便能解纜走人,可現在……

      新書打榜求推薦票,兄弟們支持一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