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413章 露馬腳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413章 露馬腳字體大小: A+
     
      張弛瞪了方大航一眼:“你眼光能不能看長遠點,這個世界上的錢多了,你一個人能賺完?”

      路晉強大笑道:“我可沒想占你們便宜,得!你們倆的生意我不介入,我倒要看看這么大一攤子,你們怎么搞起來的。”

      他反將了方大航一軍,方大航讓表哥先走,準備和張弛留下來再好好考察考察,畢竟涉及到投資再發展的事情,萬一看走了眼,賠了不說,可能還要將此前賺的錢全都折進去,小本經營真賠不起。

      張弛和方大航兩人里里外外考察了兩個多小時,感覺地方的確不錯,可以他們現在的實力吃下來有點困難,初步算了一下投資,就算簡單裝修想把這里啟動起來估計至少也得準備二百萬,他們這半年是賺了些錢,可七七八八算下來,也沒那么大的利潤。

      張弛道:“要不就讓你表哥入股?”他覺得路晉強加入不是壞事,畢竟老路實力雄厚,在餐飲業有地位有人脈,他們的烤串店能有現在的生意也多靠老路的幫助。

      方大航搖了搖頭道:“我真不是怕他分錢,主要是吧,現在遇到什么事情咱們倆商量著來,他要是跟著摻和進來,又出這么多錢,不讓他當大股東吧,道理上說不過去,可讓他當了大股東,咱們豈不是凡事都得跟他商量,最后誰聽誰的啊?一個和尚挑水吃,兩個和尚抬水吃,三個和尚沒水吃。”

      張弛倒是不擔心路晉強干涉他們的經營,知道路晉強看不上這種小生意,人家只是想幫忙。

      不過他也愿意自力更生,畢竟開燒肉人生的初衷就是自主創業,路晉強已經是京城餐飲業的領軍人物之一,他要是加入肯定有好處,可白手起家創業的成就感就沒了。

      方大航道:“人員好辦,可哪兒找那么多錢去?最低二百萬,照好的搞可能還得翻一番,要不,咱們干脆放棄得了,守著咱們的小店,穩扎穩打,過兩年再考慮擴大在發展的事情?”

      張弛想了想道:“貸款!”

      方大航道:“貸款?你有關系?”

      張弛道:“馬達啊,他爸不就是銀行放貸的?連房地產商都找他爸貸款,這點小錢算什么?”

      方大航一聽兩只小眼睛頓時放光:“還是你思路開闊,哥們,這就打電話,貸個幾十上百億出來,咱們不干燒烤店了,直接干房地產,那多掙錢啊!”

      張弛看到這貨又發白日夢了,沒接他的茬兒,溜達一邊去給馬達打電話了。

      馬達那邊一聽張弛想貸款開分店,馬上就應承下來,拍著胸脯打包票說沒問題,回頭就去找他爸商量,最遲明天給張弛準信兒。

      張弛把好消息告訴了方大航,兩人出門打車的時候遇到了熟人,就是在江湖會館專門負責比武招親的尚連玉。方大航老遠就把人家給認出來了,看到尚連玉在路邊等車,趕緊湊了上去:“喲,這么巧啊!”

      尚連玉看了他一眼,覺得有些臉熟,只是想不起來名字了,畢竟每天都在江湖會館表演,見得客人太多了,再看到遠處的張弛,她想了起來,每晚來江湖會館的客人雖然很多,可在擂臺上打敗她的人并不多,她把張弛的名字記得很清楚,笑著朝張弛招了招手道:“張弛,是你啊!”

      方大航這個郁悶吶,明明是自己先看到了尚連玉,先跟她打了招呼,可尚連玉對自己一點反應都沒有,反而跟遠處的張弛打起了招呼,還準確叫出了他的名字,這個世界都不看內在了,全都看顏值,要說張弛的顏值比自己好像也強不了太多呢。

      張弛本來是沒打算去添亂,可尚連玉都點名了,也不好裝著不認識,于是走了過去笑著招呼道:“尚小姐。”

      尚連玉點了點頭道:“來吃飯嗎?”

      方大航道:“你們那里太貴,沒人請還真不敢來。”

      尚連玉這才多看了他一眼笑道:“你上次不是沒花錢還抱走了一臺豆漿機?”

      方大航見她想起自己來了,滿臉堆笑道:“我記得給你留電話了,一直等你電話呢。”

      尚連玉沒搭茬,又向張弛道:“去哪兒啊?”

      張弛把地方說了,他和方大航是要回燒肉人生的,尚連玉道:“巧了噯,我剛好跟朋友約那附近的新都匯。”

      這時候車來了,尚連玉主動邀請道:“一起走吧,反正順路。”

      方大航悄悄給張弛遞了個眼色,張大仙人明白著呢,搶著去副駕坐了,方大航心里這個舒坦,夠義氣。他做了個邀請的手勢,尚連玉現在沒選擇了,只能跟他一起坐在后座。

      方大航主動搭訕道:“你今晚沒上班啊?”

      尚連玉道:“我上班能出門嗎?”背后的意思是你沒話找話。

      方大航道:“你現在是不是每天都要比武招親啊?”

      尚連玉瞪了他一眼,這個方胖子簡直是哪壺不開提哪壺,把臉一扭望向車窗外面了。

      方大航有點尷尬了,他向張弛道:“張弛,我說尚小姐都到咱們店附近了,咱們請她去吃飯吧。”

      尚連玉道:“你想請我吃飯你問張弛干什么?”

      開車的司機都忍不住笑出聲來。

      方大航道:“我跟他是合伙人,我們事先約定好了,請客得兩人都同意,不然就自費埋單。”這貨腦子也夠靈活的。

      尚連玉道:“那你就自費請我一次唄,對了,我約了兩位朋友,都是吃貨,你不許心疼啊!”

      方大航笑道:“就怕你不來!”

      尚連玉在新都匯下了車,時間還早,她和兩位朋友先逛街,約好了晚上去燒肉人生吃飯。

      方大航和張弛乘車繼續往燒肉人生行去,等到了地方,方大航忍不住問張弛:“我說你晚上就沒點啥事嗎?”

      張弛真是服了他,這是要把自己趕走的節奏,張大仙人揣著明白裝糊涂道:“最近太忙了,我還是留下來干活吧。”

      “不忙,服務員都回來了,你不是開學了嗎,趕緊上學去,學業為重,不能為了生意就耽誤了正事兒。”方大航一臉的體貼,他也是個明白人,晚上只要張弛在,估計就沒自己啥事,尚連玉的關注度根本不在自己身上。

      張弛點了點頭:“那我先回去,晚上我過來吃飯。”

      “來回折騰啥啊,你吃食堂吧。”

      張弛盯著這重色輕友的貨色,這是要將可能產生的假想情敵扼殺于萌芽狀態。

      方大航被張弛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趕緊回去吧,這里有我頂著,你該干啥干啥去。”

      張弛沒回學校,直接去了小屋,繼續他的真火煉體,因為小還丹的輔佐,最近進展加快,真火煉體的副作用不斷減輕,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煉體的時間也從最初的三個小時變成了一個小時,張弛現在早晚各自修煉一次,他能夠明顯感覺到自己的耐力在持續增長。

      唯一不變得就是,每次完成煉體之后就渾身大汗,必須大量補充水分,必須洗澡。

      小屋雖然雅致,可也有個最大的缺點沒有洗手間,還好外面不遠就有間公共浴池。

      張弛煉體之后就去浴池泡澡,這些年來浴池的基本上都是一些老年人了,張弛舒舒服服泡了個熱水澡,用自己的茶杯泡了杯熱茶,買了個青蘿卜,這種小日子真是悠哉美哉。

      剛啃了幾口青蘿卜,聽到一旁發出鼾聲,轉身一看,那躺著睡覺的老頭居然是門房秦大爺。

      張大仙人有點納悶,這老頭不是說有病了嗎?什么時候回來的?不回學校報到,居然先來泡起了澡堂子,放眼周圍都是中老年,像他這種年輕人來泡池子的可真不多。

      張弛叫了倆敲背的過來,讓其中一個去給秦大爺捏捏腳敲敲背。

      秦大爺腳被人捏了一下馬上就醒過來了,睜開惺忪的睡眼道:“我沒要服務……”這才看到了張弛,笑道:“原來是你小子。”

      張弛樂呵呵道:“秦大爺,您只管享受,我請。”他又向那捏腳的師傅道:“師傅,還有啥特殊服務嗎?一并給老爺子送上。”

      捏腳師傅笑道:“小伙子,我們這是正規澡堂子。”

      張弛道:“您想多了,這老爺子都多大了,這里就算有特殊服務,他也有心無力。”

      秦大爺焉能聽不出他在寒磣自己,這小子夠壞的,還是裝著沒聽見。

      捏腳師傅道:“那可不一定,我看腳就知道,這位老爺子身體好著呢。”

      秦大爺道:“你算命的?人家看手相,你看腳?”

      捏腳師傅笑道:“算命其中就有摸骨的,我一摸您這腳就知道您是大富大貴之人。”

      張弛沒笑,秦大爺笑了:“你少在這兒忽悠,我就是一看大門的普通老頭。”

      “大爺,你可別蒙我,您這腳一看就貴氣,我干這行二十多年了,閉著眼睛一摸就能把對方的年齡猜個八九不離十,可你這雙腳我可拿不準,這皮膚,這彈性,這骨骼的韌度,說您三十歲我都相信,從趾甲修剪的程度就能看出您是個講究人。”

      言者無心聽者有意,張大仙人一旁聽著,難怪都說露馬腳,露馬腳,原來一雙腳上暴露的問題那么多。

      秦大爺不是個普通人物他早就知道,可單從腳上他是看不出來的。普通人逃脫不了生老病死的規律,所以秦君卿才找他煉制坎離丹,想要脫胎換骨。秦大爺的修為肯定不低,說不定早已完成了脫胎換骨的歷程,不然這位修腳師傅也不會這樣說。

      張弛故意道:“師傅,那依您看這老爺子是干什么的?”

      捏腳師傅道:“坐車的,反正這雙腳不像是經常走路的,不是有錢人就是當官的。”

      秦大爺道:“我要是大富大貴還來你們這種地方洗澡?”

      “大爺,您這話可不對啊,越是大富大貴越喜歡尋找這種老味兒,按照現在的話來說叫什么來著?”

      “不忘初心!”張弛補充道。

      “對,就是不忘初心,其實現在大澡堂子越來越少了,能來的人才是懂生活的,泡個熱水澡出來,沏一壺熱茶,弄兩根青蘿卜,敲背捏腳,談天說地,給個神仙都不換。”

      秦大爺哈哈大笑起來:“有點意思。”

      張弛啃了口蘿卜道:“您老身體好了?”

      秦大爺點了點頭。

      “啥時候回去上班啊?”

      秦大爺道:“下周吧。”

      張弛心中盤算著,下周,那豈不是和米小白同步?看來秦大爺就是米小白的守護者無疑,要說這個米小白究竟是什么厲害人物?居然有秦大爺這種深藏不露的大人物給她保駕護航?

      張弛道:“我們學院發生了一些變動,韓院長離開了,現在是陸院長當家。”

      秦大爺道:“跟你有關系嗎?”

      張弛正想說話,他的手機響了起來,卻是秦綠竹打來了電話,邀他一起去探望一下韓院長,張弛反正也沒什么事情,于是答應了下來。他起身把澡資給結了,先行離開。

      回到小屋門口,秦綠竹已經騎著摩托車在門外等著了。

      張弛笑道:“怎么突然要去探望韓院長?”

      秦綠竹道:“外公讓我過去的,我也是聽他說才知道韓院長生病了,已經出院了,剛才我跟她聯系了一下,她人在研究中心呢。”

      張弛先回小屋把洗澡的東西放下,跟著秦綠竹去了韓大川研發中心。

      秦綠竹告訴張弛,因為生命場系統升級遭遇意外,目前贊助商林朝龍已經停止了對研發中心的一切投入,等于和這里做了徹底切割。

      沒有了后續資金注入,研發中心自然無法繼續運行。雖然新世界集團的楚滄海表示愿意接手,可被韓老太拒絕了,所以研發中心只剩下一條路可選,那就是解散研究人員,徹底關閉。

      韓老太的這場病應該和關閉研究中心有著直接的關系,資本是無情的,林朝龍因為生命場系統升級遭遇了很大的損失,為了自保斬斷和研發中心的關系也無可厚非,可他這樣做畢竟違背了當初對韓大川院士的承諾。

      研發中心已經人去樓空,不久以后這里就會另做他用。

      韓老太獨自站在院落中,默默凝望著兄長的半身銅像,這尊銅像是研究中心成立的時候,林朝龍找雕塑名家特別定制的,是他送給研究中心的禮物,

      從明天起她就不會再來這里,這里也就不再以韓大川院士為名了,兄長的半身銅像留在這里也沒了意義。

      兄長一生淡泊名利,他就算在天有靈也不會介意的,可韓老太的內心仍然有個無法跨越的坎兒,那就是生命場系統的升級仍未完成,沒有完成兄長的遺愿。

      張弛和秦綠竹兩人沒有看到研發中心的警衛,秦綠竹道:“韓院長!”

      韓老太轉過身來,向她笑了笑道:“都說讓你別過來了。”

      “我外公讓我來看看,有什么可以幫忙的嗎,您住院的事情怎么沒說啊?”

      韓老太道:“只是住院檢查了一下身體,我這不是好端端的。”

      張弛也不好安慰老太太,只是問了一句還有沒有需要他幫忙的,自己有的是力氣。

      韓老太道:“也沒什么其他的事情,就是這尊銅像,這里已經不再是韓大川研發中心了,我兄長的銅像繼續留下也沒了意義。”

      秦綠竹道:“韓校長放心吧,這件事我來安排,把院士的銅像安放在水木的名人園如何?”

      韓老太點了點頭。

      此時秦綠竹的手機響了,她去一邊接了電話,回來后臉色有些不好看,告訴兩人,她有些急事要先走。

      張弛跟她車過來的,可說好了過來安慰安慰老太太,總不能這就走,他讓秦綠竹先走,自己陪著韓老太在聊一會兒。

      秦綠竹走后,韓老太道:“走,我帶你參觀參觀研究中心,明天這里的東西就全都搬走了。”

      一老一小走入了研究中心,上次張弛雖然來過一次,不過那次只進了韓老太的辦公室,至于研發中心的內部他是沒機會參觀的,現在研發中心已經停了,連值班人員都沒有一個,也談不上什么高度機密。

      韓老太逐一給他介紹了里面的研發部門,推開其中的一間辦公室道:“這里曾經是我兄長的辦公室,他走了這么多年,一切還是原來的樣子。”

      她指了指辦公桌旁的藤椅道:“他生前就坐在這張藤椅上,別人給他再符合人體工程學的椅子他都不要,你說他怪不怪?”

      張弛笑了起來,其實在任何領域能夠取得成就的人都肯定有他的堅持和個性,一個隨波逐流的人很難有創造力和開拓性。

      張弛道:“生命場系統就是在這里研發的?”

      韓老太點了點頭:“他幫助林朝龍設計了一套腦科醫療系統,作為回報,林朝龍答應會永遠為韓大川腦域科學研究中心提供贊助,而且他不會干涉這里的研究,也不要求數據共享,我哥去世的這幾年,林朝龍也一直遵守承諾。”

      張弛好奇道:“怎樣的腦科醫療系統?”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