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408章 嚇著了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408章 嚇著了字體大小: A+
     
      “你嫉妒了?”

      “嫉妒死了,我連輛報廢的都沒有。”

      張弛指了指路對面那一排整整齊齊的小黃車:“馬路是車多了,掃碼支付隨便騎!”

      “我有潔癖,別人騎過的我不要!”

      張弛道:“真有潔癖那就得勤洗手!”

      方大航滿臉迷惘地望著張弛,沒明白這事兒跟勤洗手有啥關系,愣了一會兒才回過神來,罵道:“張弛,你丫太損了,不帶這么寒磣人的!”

      齊冰這次回來帶得行李比走得時候還多,張弛真是服了她,看到她推著兩個大箱子,箱子上分別掛著兩個大旅行袋,身上還背了一個70L的登山包,腰上還圍著腰包,看到張弛在出站口外,齊冰笑著朝他招手。

      張弛迎上去接過她手中的倆大箱子,感嘆道:“喲,你這是趕著搬家呢?”

      齊冰嘆了口氣道:“都怪我媽,吃的喝的用得全都給我帶著,我要是不帶就跟我翻臉,怎么都是老人的一片心意,只能忍著了。”

      張弛有先見之明,提前叫了一輛商務等著她呢,把行李搬上車,從齊冰肩頭拿下那大包的時候隨手掂量了一下,得有五十斤,別說齊冰這身板兒還夠硬朗的,大包小行李的真不知道她一個人怎么扛過來的。

      齊冰上車坐好,舒了口氣道:“累死我了。”隨手拿起車上提供的免費蘇打水喝了一口,皺了皺眉頭道:“師傅,您就不能換點礦泉水,這栗子園喝不慣。”

      司機笑了起來:“我們單位過節發了幾箱,我也喝不慣,免費提供給乘客引用。”

      張弛打趣道:“您喝不慣就拿給乘客喝,可真有您的,不知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司機哈哈大笑起來:“我拉這么多人說喝不慣的你們還是頭一個。”

      齊冰從腰包里取出一和田玉的手串兒遞給了張弛:“送給你的。”

      張弛一看這手串的玉質就知道不便宜:“喲,太貴重了吧?”

      齊冰道:“我爸玉雕廠的,家里就是玉器多,這手串是我用他雕刻的下腳料做得,你留著玩唄。”

      張弛聽她說得輕描淡寫,可他對玉多少也有些了解,這手串是貨真價實的羊脂玉,無論潤度還是油度都屬于上等,齊冰對他還真是大方,女孩子不會平白無故送你這么貴重的東西的,張大仙人感覺可能是個坑,正琢磨著怎么謝絕。

      齊冰道:“別多想,你不要我就扔了,大過年的讓我有個好心情行不?”

      張弛點了點頭收了下來,來接齊冰之前張弛還是做了一些心理準備的,畢竟節前送她的時候,遇到了高永健那幫人,當時還鬧了點不愉快,還好這次順利,路上沒有遇到打劫的。

      張弛想起距離開學還有一個星期,問起齊冰怎么提前那么久就來了,齊冰告訴他,他們學院有個電視臺的見習活動,后天開始為期一周,所以才提前過來。

      張弛把齊冰送回了女生宿舍,來到門口又被宿管大媽給攔下了,這位宿管大媽是新換的,做事一絲不茍,齊冰幫著說話也沒用,張弛只能把行李給放在宿舍樓下,讓齊冰自己一趟趟搬上去,齊冰約張弛晚上一起吃飯,張弛婉言謝絕了,理由很充分,他得去燒肉人生當主烤官。

      既然回了學校,沒理由不回自己的宿舍看看,張弛來到13號樓,想著給秦大爺打個招呼,還沒進宿舍樓的大門就聽到里面傳來郭德綱的聲音,估計秦大爺正抱著小愛同學聽相聲呢。

      張弛叫了聲秦大爺,傳達室的窗口卻露出一張陌生的面孔,想不到男生宿舍也換了宿管。

      張弛有點奇怪,怎么秦大爺不在?

      新來的看門老頭姓楊,他告訴張弛秦大爺生病了,請假回老家休息去了,估計要到開學才能回來,他是臨時替班的。

      張弛回自己宿舍看了看,發現宿舍被人動過,乍看上去好像和過去一模一樣,可他在離開的時候留下的幾處標記都被動過,張弛敢斷定有人趁著自己不在的時候搜查過這間宿舍,最大的疑點就是秦大爺。

      張弛暗自慶幸,幸虧自己已經掌握了乾坤如意金丹爐的奧妙,現在丹爐都隨身帶著,不然可能早就被人識破了秘密,丟失丹爐的事情很可能會重演。

      坐在床上想起秦君卿委托自己煉丹的事情,這事兒到底應不應該告訴秦老?

      以他對秦君卿的了解,這個女人喜怒無常,性情冷酷自私,如果激怒了她,保不齊會干出對自己不利的事情,就算將這件事告訴秦老好像也沒什么用處,秦君卿連過節都肯登門給親爹拜年,從這一點來看,他們父女關系也不怎么樣,告訴秦老也是給老人家平添心事。

      張弛也想出了應對秦君卿的辦法,對她的事情能推就推,實在推不掉的就跟她慢慢拖,這世上多半的事情都能給拖黃了。

      好像目前自己也沒多大損失,至少秦君卿能提供不少的珍稀材料。

      整理了一下房間,重新留下暗記,看看時間已經六點了,張弛給方大航打了個電話,告訴他自己今天可能要稍晚才過去。

      方大航那邊告訴他剛剛收到通知,區里突擊檢查,從今天起要關門三天,讓他只管歇著了,干燒烤這一行突發的事情很多,他們現在已經干出了經驗,遇到這種大檢查最好還是關門大吉,別看證照齊全,只要檢查總能查出毛病,為了避免麻煩還是關門最省心。

      好不容易有了幾天自由的時間,張弛打算跟蕭九九來個趁熱打鐵,電話打過去,才知道蕭九九已經動身去了滬海,據說是要到某國際高中提前體驗生活。

      張弛總覺得蕭九九有躲開自己的意思,這妮子表面上大大咧咧,可風險意識很強,一旦感到危險就會果斷選擇逃離,這讓張大仙人有些不解,既然對我產生了感情,為什么要逃避?你要逃避就徹底逃避,時不時地撩我一下這算什么意思?難不成一早就把自己當成了備胎,準備騎驢找馬?

      已經吃飯的點了,張弛端著飯盒去了食堂,因為還在假期,來食堂吃飯的人很少,一樓大廳沒開,只是二樓小餐廳留值。

      張弛打飯的時候遇到了同樣過來吃飯的齊冰,迎面遇上難免有些尷尬,齊冰笑道:“你不是去當主烤官了嗎?”

      張弛笑了笑,把燒烤店臨時關門的事情說了,齊冰將信將疑。

      兩人坐在一起吃了頓晚飯,齊冰的手機不停地響,不過她只是看了看就掛上,到最后干脆就關了機。

      張弛埋頭吃飯也沒過問她的事情,齊冰主動道:“高永健,我都煩死了。”

      張弛笑道:“他對你倒是蠻癡情的。”

      齊冰道:“我明兒就換卡。”

      張弛道:“換卡不是辦法,只要想找總能找到你。”

      齊冰滿懷歉意道:“對不起啊!”

      張弛道:“這從何說起?”

      齊冰道:“上次你送我的時候,我為了讓他死心跟他說你是我男朋友,高永健肯定恨上你了,那個人心眼小,我擔心他可能會找你麻煩。”

      張弛笑道:“我這人就是不怕麻煩,他要是真敢來找我,我就打到他懷疑人生。”

      齊冰道:“暴力可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

      “心疼啊,怕我傷著他?”

      齊冰啐了一聲道:“我對他現在就剩下討厭了,有那份心疼我還不如放你身上。”

      張大仙人看到齊冰說這番話的時候面不改色,暗忖齊冰這話擺明了有勾引自己的意思,這妮子是個情場老手,自己得警惕,他笑道:“你們女孩子是不是都很善變?容易移情別戀呢?”

      齊冰想了想道:“我不清楚別人,不過我可能是這樣,高中的時候,我就覺得高永健特別帥氣陽光,他體育成績好,又會唱歌,在我們學校很討女生喜歡,我那時候真迷他,他主動約我看電影溜冰啥的,我也沒拒絕,剛開始還覺得他人不錯,可慢慢就發現這個人跟我看上去不一樣。”

      張弛道:“就把他給甩了?”

      齊冰笑道:“那時候根本不懂感情,就是情竇初開的青春萌動,也就是牽了牽手。”她倒是直白。

      張弛想起了林黛雨,高中的時候,他倆好像連這層窗戶紙都沒捅破,彼此都看對方不順眼。

      齊冰道:“等上了大學,我又特別迷咱們學生會主席。”

      張弛道:“楚江河?”

      齊冰點了點頭道:“是啊,就是他,許婉秋的男朋友,我當時就拿他和高永健對比,想想我過去那眼光也真是低到塵埃了,我怎么能看上高永健那家伙。”

      張弛笑了起來,齊冰直爽的性格倒是蠻歡樂的。

      “可楚江河是許婉秋的男朋友,我和許婉秋關系特別好,因為許婉秋跟楚江河也接觸了幾次。”

      張大仙人暗忖,防火防盜防閨蜜,齊冰結識許婉秋的動機可能不單純吧。

      齊冰道:“有些人只適合遠觀,楚江河就是,認識他之后在我心中的形象頓時幻滅,他為人太孤傲,太不近人情,打我第一次認識他就知道他根本不愛許婉秋,那個人太無情,太自私。”

      張弛道:“你跟許婉秋關系這么好,沒提醒過她?”

      齊冰道:“戀愛中的女人就是個傻子,我要是提醒她,她肯定懷疑我有動機。”她望著張弛道:“她直到現在還沒從過去的感情里走出來呢,其實沈嘉偉不錯,對她那么癡心,她都不肯接受人家。”

      張弛道:“她不是想把你介紹給沈嘉偉。”

      齊冰笑了起來:“我跟沈嘉偉根本不合適,我不喜歡不成熟的男人。”說完又道:“要是在你們兩個之中選,我肯定選你。”

      張大仙人低頭喝了口湯:“你是說我老嗎?”

      齊冰道:“你這人特別狡猾世故,就是一只老狐貍,表面上嘻嘻哈哈,可心里明白著呢。”

      “照你這么說我是不是有點陰險啊!”

      齊冰點了點頭:“不過陰險的男人討喜,說好聽了這叫深度,女人都喜歡有深度的男人。”

      張大仙人覺得她這話有點流氓,可仔細品品,人家說的是實話,膚淺的男人誰都不喜歡,大言不慚地承認道:“我有深度!”

      齊冰的臉居然有些紅了:“你是不是覺得我在追你啊?”

      張弛笑道:“你條件這么好,又不缺人追,怎么可能對我產生興趣呢,就是臨時拿我當擋箭牌。”

      齊冰道:“這么妄自菲薄啊!其實我對你還真是有興趣。”

      張大仙人愣了一下,現在的女生都是這么直接嗎?

      齊冰道:“嚇著了?我知道我不是你喜歡的類型,不過我蠻喜歡你的,你別怕,喜歡不代表愛,愛上一個人沒那么容易,談戀愛就跟購物似的,不是看到商品就得花錢購買的,嘗試一下又不花錢,不多多嘗試怎么知道合不合適?”

      張弛笑道:“你思想夠開放的啊!”

      齊冰道:“那得分對誰,咱們這年齡沒有說誰跟誰談戀愛就一定要結婚的吧?人生多點經歷不是壞事啊。”

      張大仙人低頭又喝了口雞蛋湯:“在感情上我還是蠻傳統的。”

      齊冰笑了起來,一雙明眸彎成了月牙形,很好看。

      “你這個人還是挺虛偽的,我能看出來,你眼睛特別不老實,特不安分,普通女人可拴不住你。”

      張弛道:“那你還躍躍欲試?”

      齊冰道:“我叫什么?”

      “齊冰!”

      “對了,我這人征服欲特別強,看到烈馬就想馴服,就算沒那本事,被甩下來摔個鼻青臉腫我也認了。”

      張大仙人心說壞了,自己可能讓女流氓給盯上了,齊冰這語氣分明是要騎自己,太主動了,我怎么有點想打退堂鼓呢?

      齊冰忽然想起東西還沒收拾:“壞了,只顧著跟你聊,我連采訪記錄都沒整理,走了!”

      張弛也沒起身送她,跟她擺了擺手,望著齊冰的背影,這腰身這屁股結合起來還真是動人,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她是不是覺得我太善良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