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403章 我是你舅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403章 我是你舅舅字體大小: A+
     
      楚滄海來到水月庵的時候,月亮剛剛升起,秦君卿就站在那棵巨大的銀杏樹下,仰望空中的明月,整個人如同雕塑一般一動不動,月光灑在她的俏臉上,讓她的肌膚呈現出半透明的質地,如果不是看到她星辰般閃爍的目光,楚滄海甚至會以為她被人施加了定身術。

      秦君卿道:“你來做什么?”她的聲音無喜無憂,冷漠得就像面對一個陌生人。

      楚滄海道:“我遇到了一些事,所以特地向師妹請教。”

      秦君卿道:“我父親已經將你逐出師門,你無需再這樣稱呼我。”

      楚滄海道:“師妹可知道黃洗塵?”

      “向天行最好的朋友,被成為一代宗師的那個?”

      楚滄海點了點頭道:“我一直懷疑通天經落在了他的手里,最近我得到了一些資料,深感不解,所以特地拿來請師妹一觀。”

      秦君卿道:“這么珍貴的資料你怎么舍得與我分享?”

      楚滄海道:“當世之中眼界比我高明的人不多,師妹恰恰就是其中的一個,我今天前來是誠心請教,還望師妹不吝賜教。”

      秦君卿指了指自己修煉的禪房道:“請!”

      李躍進清晨就帶著燉好的雞湯去了醫院,為了給小黎燉雞湯,他天還沒亮就去買了菜,又借了景通旅社的廚房忙活了兩個小時,小黎嘴里說著不要,可還是配合地喝了一大碗。

      蕭九九道:“我走了,這里就交給李大哥了。”

      李躍進道:“喝碗雞湯再走,我燉了一鍋呢。”

      蕭九九笑道:“我可不能分了你的愛心。”

      小黎道:“你急什么,等著張弛過來接你唄。”

      蕭九九道:“他哪顧得上我啊?”看到別人這么幸福心里有些羨慕,同時還感到有些酸澀,擺了擺手走了,從昨晚到現在張弛連一個電話都沒有,敢情是把她當成臨時保姆了。

      小黎讓李躍進出去送送,蕭九九又把李躍進趕了回去。

      一個人來到停車場,看到張弛坐在汽車引擎蓋上笑瞇瞇看著她。

      蕭九九道:“你坐我車干什么?小心把我引擎蓋給坐癟了。”

      張弛道:“火氣蠻大,累了?”

      蕭九九打了個哈欠道:“還成,睡了六個多小時,小黎姐沒事了,李大哥陪著她呢。”

      說完才意識到張弛應該是和李躍進一起過來的,瞪了他一眼,這廝的套路就是多,剛才也不跟著一起進去。

      張弛道:“我請你吃早點。”

      蕭九九搖了搖頭,在醫院睡得不踏實,沒什么食欲。

      張弛道:“那我請你睡覺。”

      蕭九九臉紅了:“你怎么就這么不要臉呢,我憑啥要你請,我自己不能睡啊?”

      張弛哈哈笑了起來,跟著蕭九九上了車,提議道:“去我小屋吧,我給你買好早點了,熱著呢。”

      “不去!”

      “床都給你鋪好了,熱著呢。”

      蕭九九一踩油門,去就去,你還能吃了我。

      兩人開車回去的路上,蕭九九又接到了梁秀媛的電話,梁秀媛在電話里明顯有些不高興,是因為蕭九九昨天和錦城談新片合同的事情。

      蕭九九提出了不少的要求,不拍床戲、不裸露、不拍吻戲,搞得錦城很不高興。

      梁秀媛本來是想陪著蕭九九過去的,是錦城那邊要求蕭九九一個人過去,她就擔心這小妮子個性太強,把大好的機會給錯過了,畢竟錦城掌握著國內的最大的院線,而霍啟良又是拍青春片的扛鼎人物,不知多少年輕演員巴巴地想上他的戲呢。

      梁秀媛的情緒有些激動:“九九,搞清你現在的位置,你還是個新人,沒到耍大牌的時候,哪有那么多要求啊,人家拍得是青春片又不是三級片,你不說人家也不會拍這種內容啊。”

      張弛一旁聽著想笑。

      蕭九九道:“梁姐,我還是把事情所在前頭為好,總比以后再因為這種事情發生矛盾。”

      梁秀媛道:“機會難得,我已經跟錦城那邊溝通過了,這些條件不用寫到合約里面,霍導還是很看好你的。”

      蕭九九有些火了:“我讓你溝通了嗎?你這么喜歡溝通你自己去拍唄!”說完就掛上了電話。

      張弛向蕭九九豎起了拇指:“必須的,做人就應該有原則。”

      蕭九九道:“反正是人家也是看在你的面上,不然誰找我這個小演員啊,他們愛用不用,愛簽不簽。”

      張弛道:“他們敢刁難你?我給葉華程打個電話問問。”正說著話呢,他的手機也響了起來。

      張弛接通電話:“喂,誰啊?”

      對方樂呵呵道:“聽出來了嗎?我是你領導,你來我辦公室一趟。”

      張大仙人的第一反應就是騙子,這種套路太多了,最近這種電話接了好幾個,他笑道:“局長啊,別急,我把案子審完就過去。”

      對方趕緊把電話給掛上了。

      張弛暗嘆,現在騙子都這么膽小,好歹也跟我過兩招嘛。

      沒等他說話,手機又響了,接通之后,沒等他說話,對方就道:“我是你舅舅,你來我辦公室一趟。”

      張大仙人有點郁悶了,現在騙子都這么沒品,大過年的就占人家便宜,加上他這次開得免提,蕭九九在旁邊聽著呢,面子可不能丟,他大聲道:“我是你舅舅!你丫大過年的找抽啊!”

      對方愣了一下,張弛憤憤然把電話給掛上了。

      蕭九九一臉同情道:“最近手機詐騙太多了。”

      張弛忽然回過神來,拿起手機看了看電話號碼,臥槽!這號碼不是宗寶元的嗎?

      宗寶元是葉錦堂的小舅子,也是錦城影業的總經理,葉洗眉給過張弛號碼,可張弛沒把名字輸上去,也沒打算主動去拜訪這個干舅舅,想不到人家居然主動把電話打過來了。

      張大仙人尷尬了,這事兒鬧得,也怪宗寶元怎么說話跟騙子一個語氣。

      張弛準備打電話回去的時候,宗寶元又把電話打過來了:“張弛!我真是你舅舅!”

      張弛額頭都冒汗了,尷尬道:“舅舅,剛不好意思啊,我還以為……”

      “以為我是個騙子?”宗寶元哈哈大笑道:“沒事兒,你趕緊過來吧,直接來錦城影業,公司地址你應該知道吧?”

      張弛道:“舅舅,您找我有啥事?”

      “來了就知道了。”

      張弛掛上電話,向蕭九九道:“宗寶元,他讓我現在就過去。”

      蕭九九道:“我把你放前面地鐵站,我回去睡覺去,真有點困。”

      張弛道:“一起去唄,估計跟你有關。”

      蕭九九搖了搖頭道:“你舅舅找你跟我什么關系?趕緊去吧,十有八九給你發過年紅包呢。”

      她把車就近停在地鐵站,她昨天剛去過錦城影業,在東城,如果開車過去可不近,更何況現在到處都在堵車,還是地鐵方便。

      張弛見蕭九九不肯去,也只能由著她,把房門鑰匙遞給蕭九九道:“你去我那兒睡吧,早點給你買好了,別浪費。”

      蕭九九點了點頭:“你不許突然回來打襲擊啊!”

      張弛道:“放心吧,我要是進村的時候先開一槍。”

      蕭九九笑道:“敲門就行,瞎浪費什么子彈。”說完臉紅了,感覺又被他給套路了。

      “趕緊給我死滾!”蕭九九拿起紙巾盒照著他砸了過去,張弛一把接住,又放回原處,笑瞇瞇叮囑道:“開車小心點啊,我忙完了給你電話。”

      位于向陽區的錦城影業雖然不是總部,可辦公區也占據了六層,這里主要是負責院線統籌和業務洽談。到底是娛樂行業的龍頭企業之一,前臺負責接待的小姐姐都非常漂亮,跟明星似的。

      張弛把自己的名字告訴前臺,她通報之后,向張弛甜甜笑道:“張先生請!”引著張弛來到了里面的電梯前,親自把張弛帶到了19層的。

      宗寶元正在辦公室里看春節檔期的業績報告呢,身穿黑色套裝的漂亮女助理米娜正在給他做匯報,張弛進門之后,他起身迎了出來。

      宗寶元身材不高,剃著板寸,皮膚黧黑,人非常精神,笑著向張弛伸出手去:“張弛,來得挺快啊!”

      張弛因為此前罵了他,于心有愧,趕上兩步雙手握住宗寶元的右手,躬著身子道:“舅舅,新年好,新年好,我怕您等急了,坐地鐵過來的。”

      宗寶元笑道:“這個點也就是地鐵還快點。”他向女助理道:“米娜,去給我們來兩杯拿鐵,我的那杯不放糖。”

      米娜一雙嫵媚的眼睛望著張弛:“張先生呢?”

      “我也不放糖!”

      米娜婷婷裊裊去了,腰臀擺動得幅度真不小,水蛇一樣。

      宗寶元發現張弛盯著女助理的屁股看,故意咳嗽了一聲,張大仙人趕緊收回目光,向宗寶元笑了笑道:“舅舅,你這里員工顏值都很高啊。”

      宗寶元笑道:“娛樂行業最多得就是靚男俊女,看久了就沒感覺了。”他從口袋里掏出一個紅包給張弛。

      張弛道:“這我不能收,今兒都初七了。”

      宗寶元道:“拿著!圖個吉利。”

      張弛只能收了,一摸手感就是一萬塊,宗寶元出手也挺大方,沖著這一萬塊多喊幾聲舅舅也不虧。

      張弛本以為宗寶元找自己過來是因為蕭九九簽約的事情,問過之后才知道是因為干媽宗寶珠跟他打過了招呼。

      張弛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道理,以宗寶元的位置來說他根本不可能去關心某部電影的選角問題,而且蕭九九只不過是個新人,宗寶元連她是誰都不知道。

      宗寶元跟張弛聊了會家常,米娜進來通知他有個會要開。

      張弛趕緊提出告辭,宗寶元卻讓他在辦公室等著,他這個會議不會太長,開完會之后請張弛去吃飯,還說已經訂好了。

      張弛無奈只能留下,一個人坐在宗寶元的大辦公室里有點無聊,想起可能去了他小屋等著的蕭九九,等中午飯吃完估計蕭九九都變成望夫石了,他給蕭九九打了個電話。

      蕭九九壓根就沒去他的小屋,從一開始就懷疑張弛動機不良,所以直接回了叔叔家。

      張弛聽到電話那頭背景音里有蕭楚南呼呼哈哈的聲音就全明白了,本來想道歉呢,馬上就變成了興師問罪

      “你對得起我嗎?我為了陪你從西城跑到東城,又從東城趕回了西城,累得跟狗一樣,啊!你居然放我鴿子。”

      蕭九九以為真害得他撲了個空,心中得意極了,電話中咯咯笑了起來,好不容易才占了一次上風,打心底高興。

      “誰讓你存心不良的。”

      張弛道:“我發現你思想很不單純,我就是請你吃個早點,你想太多了。”

      蕭九九道:“你的德性我還不了解?得虧是我警惕,不然……”

      “不然怎么著?”

      蕭九九道:“你想什么以為我真不知道?”

      張弛道:“你說,我想什么?”

      兩人這邊曖昧著呢,后面傳來蕭楚南的大叫:“姐,陪我打游戲,快啊!”

      張弛暗嘆這小東西真是敗興,沒看見你姐陪我撩騷呢?

      蕭九九那邊掛上了電話。

      張弛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水蛇腰的米娜扭著屁股走了進來,向張弛嫵媚一笑:“張先生,要不要再來一杯?”

      張弛搖了搖頭道:“不用,我還沒喝幾口呢。”

      米娜道:“搞了半天您是葉總的義子啊!”

      張弛笑道:“開過發布會了,你不知道?”

      米娜愣了一下,認干兒子還要開發布會那么隆重?馬上又明白這小子是故意逗自己的,朝張弛拋了個媚眼兒道:“騙人!”

      張弛心說這個米娜看著就很有風塵味兒,要說女人還真是不一樣,宗寶元找了這樣的助理,整天在他面前扭腰擺屁股的,根本就是對自身意志的一種鍛煉。

      米娜道:“張先生做什么工作啊?”

      張弛道:“烤串的!”

      “什么?”

      張弛道:“羊肉串,烤串!”

      米娜捂著嘴咯咯笑了起來:“騙人!”

      張大仙人這次可沒騙她,說真話說假話她都認為你騙她,騙她她還笑得那么開心,所以說多半女人都很好騙,越是漂亮的女人越好騙,因為漂亮的女人通常都自信,女人太自信絕不是什么好事。

      米娜認為董事長的干兒子怎么都不可能是個烤串的,能讓董事長看中的年輕人肯定不簡單。

      雖然張弛穿著普通,可手腕上戴著得可是貨真價實的鸚鵡螺,這小子不是官二代就是富二代,米娜不但對自己的美貌有信心,而且對自己的眼光有信心。

      她嬌滴滴道:“張先生一定是從事餐飲業的。”

      張弛點了點頭,可不是餐飲業嘛。

      他對米娜這種款型興趣不大,還是喜歡清純的女孩子。

      米娜卻對他產生了興趣,主動道:“其實我聽說過您,昨天有位試鏡的新人叫蕭九九,就是張先生推薦的吧?”

      張弛道:“有這回事,對了,她試鏡的結果怎么樣啊?”

      米娜道:“她個人條件挺好的,導演也非常滿意,不過就是提出的條件苛刻了一些。”

      張弛道:“是不是黃了?”

      米娜笑了起來:“怎么可能啊,你親自推薦,這片子又是葉公子投資的,霍導就是再不高興也得答應啊,對了今兒中午霍導也去吃飯,您跟他多喝兩杯,霍導那個人好酒,只要喝高興了,什么毛病都沒了。”

      張弛發現這個米娜還很厲害,別看就是個助理,可具體的事務應該都是她在辦,縣官不如現管,得跟她搞好關系。

      張弛道:“看你年齡還沒我大呢,就身居高位,能力非同一般啊。”

      女人都喜歡被別人夸年輕,米娜咯咯笑道:“騙人,我都二十七了,你才多大啊。”

      張弛道:“喲,真看不出來,我以為你是我妹妹呢。”

      “叫姐!”

      張弛道:“姐,您坐。”

      米娜道:“這是老總的辦公室,我可不敢坐。”她去宗寶元的辦公桌旁收拾了一下。

      張弛道:“姐,中午一起吃飯嗎?”

      米娜笑道:“飯店倒是我給訂的,你們這種高層的飯局我還夠不上。”

      張弛道:“那改天我請姐吃飯,留個聯系方式。”

      米娜點了點頭,兩人互留了聯系方式。

      米娜道:“蕭九九是你女朋友吧?”

      張弛本來想點頭,可想起蕭九九的人設,畢竟娛樂圈講究這個,馬上搖了搖頭道:“不是,我們是好朋友,我覺得她特別有才華,所以非常欣賞她。”

      “條件的確不錯,不過想在圈里出人頭地,就得會做事兒,脾氣不能太臭。”說完米娜又笑了起來:“當然,有人撐著就另當別論。”

      張弛道:“梁秀媛是她經紀人。”

      米娜道:“再厲害的經紀人在資本面前也只是個討飯的,梁秀媛這幾年做得也不怎么樣,手下幾個當紅的藝人都走了,官司還沒打完呢,要是有人用,她才不急著捧新人呢。”

      張弛不是圈里的人,自然不關心這圈子里的事情,聽米娜一說才明白,難怪梁秀媛這么急著捧蕭九九,原來她的處境也不妙啊。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