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401章 逃之夭夭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401章 逃之夭夭字體大小: A+
     
        何東來聞到濃烈刺鼻的汽油味,意識到那輛押解他的囚車開始漏油,他將車內因車禍受傷昏迷的三名刑警拖了出來,把他們先后送到了安全地點,又來到小黎身邊,將暈頭轉向的小黎抱起,帶著她脫離險境,剛剛來到完全地點,身后囚車就起火爆炸,驚天動地的爆炸聲中,車門和輪胎被氣浪掀到了半空中。

        因為這條道路的突發狀況,車輛紛紛緊急剎車,造成一連串的接連追尾事件。

        何東來放下小黎,向應急車道旁的隔離帶逃去。

        小黎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她的頭在車禍中撞傷,滿臉都是鮮血,小黎掙扎著叫道:“你站住……你站住……”

        何東來轉身看了她一眼,然后繼續向隔離帶逃去,小黎摁下了手中的遙控,觸發電子腳鐐的高壓電裝置,絕不可以眼睜睜看著何東來逃走。

        藍色的電光閃爍在何東來的足踝上,可何東來并沒有任何的反應,他猶如跨欄運動員一樣熟練地越過隔離帶,然后沿著高速公路的斜坡迅速爬上一旁的土丘,很快他魁梧的身軀就消失在小黎模糊的視野中。

        小黎蘇醒過來的時候已經躺在醫院,她想要坐起身來,卻被一旁負責陪護的女警阻止:“你頭部受傷,醫生說你現在要靜臥。”

        小黎抬起手摸了頭部,感覺到頭部包裹的紗布:“何東來,何東來跑了!”

        呂堅強的聲音從房門處響起:“你不用擔心,我們已經發出了通緝令,他逃不遠。”

        小黎道:“我的同事,他們……”

        呂堅強讓小黎放心,她的三名同事雖然都受了輕重不等的傷,可都沒有生命危險,前去劫囚車的四名匪徒全都葬身在囚車的爆炸中,確切地說應該是三人,其中一人應該死于利器所傷。

        小黎的槍也沒丟,只是在這場人為制造車禍的劫獄行動中,何東來逃了。

        雖然呂堅強表示他們可以在小黎身體恢復一些之后再調查情況,可小黎堅持現在就說明情況,她必須澄清真相。

        那四名死于囚車爆炸的匪徒應該和何東來不是一伙,今天如果沒有何東來,她和她的三名同事可能已經遇害了,是何東來擊敗匪徒,救了他們,又將他們先后拖到了安全地帶。

        小黎充滿沮喪道:“是我的責任,是我麻痹大意沒有盡到責任,在何東來逃走的事情上我要負全責。”

        呂堅強安慰了她幾句,離開了病房,這次的案情非常嚴重,還好警方人員沒有發生重大傷亡,根據小黎所說,是何東來的及時出手才阻止了悲劇發生,呂堅強主動申請調查這次的劫案,因為囚車發生爆炸,四名匪徒的尸體焚毀嚴重,為下一步的取證制造了許多的困難,至于他們留下的那輛商務車,已經查清屬于失竊車輛,對案情并沒有太大的幫助。

        呂堅強看到小黎的精神狀況不好,聯系了一下張弛,畢竟小黎在京城的朋友他所知道的也只有張弛一個。

        張弛聽說小黎出事第一時間就趕到了醫院,來醫院之前,他給李躍進打了個電話,李躍進在電話那頭緊張的腔調都變了,他告訴張弛馬上就買車票趕過來。

        因為不知小黎的情況怎么樣,而且考慮到小黎畢竟是個女同志,張弛就給蕭九九打了個電話,畢竟多個女伴陪著方便。

        蕭九九剛剛試鏡完畢,暫時還不知道結果,聽張弛說起這事,二話沒說就開車過來了,途中還買了鮮花和營養品,張弛看到她后座上的禮品,暗嘆這妮子有心,嘴上卻說自己已經買了,沒必要那么隆重。

        蕭九九道:“你是你,我是我,快點上車吧。”

        兩人來到病房,小黎的病房前有專人負責看守,張弛給呂堅強打了電話,這才獲許進入。

        小黎半躺在床上,頭上纏著繃帶,臉上也青一塊紫一塊的,看到他們兩人進來,小黎招呼道:“你們怎么來了?”

        張弛把禮品放在地上,蕭九九先確定小黎沒有花粉過敏癥,這才把鮮花放在床頭。

        小黎暗贊這女孩子心思很細,昨天認識蕭九九之后,她還特地查了查,發現蕭九九還真是一個小明星。

        張弛大概了解了小黎發生的事情,也沒問她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只是關心了一下她的傷勢。

        小黎道:“醫生給我檢查過了,沒什么大事,有點腦震蕩,其他都是皮外傷,休息幾天就沒事了。”

        蕭九九道:“小黎姐,您真勇敢。”

        小黎嘆了口氣道:“我從事的就是這個職業,必須要對得起這顆警徽,只是這次我把事情給辦砸了。”

        蕭九九道:“不怪您,是敵人太狡猾,您渴不渴,我給您削個蘋果。”

        小黎想起了一件事:“張弛,你千萬別把這件事告訴李躍進。”

        張弛嘿嘿笑了一聲,小黎一看就知道說晚了,張弛肯定已經把自己受傷的事情告訴了李躍進,李躍進那個火爆脾氣十有**已經在來京的路上了。

        小黎埋怨道:“我連爸媽都沒告訴,你倒好。”

        張弛道:“多個人關心你不好嗎?李大哥來了也能保護你啊。”

        小黎道:“他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要是知道我受了傷,不得紅著眼睛滿世界找人給我報仇。”無意中說出的話暴露了她目前和李躍進的關系。

        蕭九九和張弛對望了一眼,兩人都笑了笑,蕭九九將削好的蘋果分成幾半遞給小黎。

        蕭九九主動請纓道:“我今天剛好沒什么事,要不今晚我在這里陪小黎姐吧。”

        小黎慌忙道:“不用,我又沒有多重的傷,自己能照顧自己。”

        蕭九九道:“剛才我們問過醫生了,24小時觀察期,你不能隨便下床,還是我來吧,咱們都是女孩子照顧起來也方便點。”

        小黎有些不好意思了,昨天還對蕭九九非常冷淡呢,想不到人家一點都不介意,相比而言還是自己小氣了,小黎道:“真不用,你一個大明星這么忙。”

        張弛笑道:“小黎姐,九九一片心意,你就別推辭了,她現在也算不上什么大明星,真是大明星,你這兒早就被記者給圍上了,得嘞,你們姐倆聊著,我去南站接李大哥,他那暴脾氣我還真不放心,回頭直接把他給帶過來。”

        小黎點了點頭道:“你跟他說我沒事兒。”

        李躍進以最快的速度趕到了京城,出站的時候兩只眼睛都是血紅的,見到張弛,一雙大手馬上把他的肩膀給捏住了,用力搖晃道:“她怎么樣?有沒有事?”

        張弛道:“你別晃我,這么用力晃我把我也晃成腦震蕩了。”

        李躍進放開張弛:“都腦震蕩了,誰干的?我要為小黎報仇。”

        張弛道:“讓你過來是送溫暖的,別殺氣騰騰的,傷害我小黎姐的人全都當場死亡,輪不著你報仇,再說還有人民警察呢,你怎么不長記性啊?”

        李躍進的情緒總算平復了一點,兩人上了地鐵,這個點出行地鐵雖然堵了點,可畢竟能夠保證及時到達。

        兩人到了醫院,遇到給小黎買了晚餐回來的蕭九九,蕭九九做了順水人情直接把飯盒遞給了李躍進。

        李躍進來得匆忙什么都沒帶,張弛提醒他去買束花,老李覺得送花就是求愛,面子上過不去,激烈的思想斗爭之后,還是拎著蕭九九給他的飯盒進去了。

        呂堅強和胡依琳剛好在病房,看到李躍進過來,呂堅強也覺得有點驚奇,在看到李躍進拎著飯盒,眼睛紅紅的,馬上就明白怎么回事了,看來上次李躍進和小黎因為那場生死追擊而產生了患難之情,呂堅強對李躍進印象不錯,打了個招呼,他們都出去了。

        只剩下李躍進一個人在病房內,李躍進拎著飯盒站在那里,心疼地望著小黎,可不知道怎么開口。

        小黎看了看他手里的飯盒道:“給我送飯來了?”

        李躍進老老實實道:“蕭九九塞給我的。”

        小黎莞爾笑道:“傻子!”

        李躍進望著小黎纏著紗布的額頭,真是心疼:“疼不?”

        小黎搖了搖頭,心頭暖暖的。

        “對不起!”

        小黎道:“你跟我說什么對不起?這事兒跟你又沒關系。”

        “我說過要保護你的,可是我沒做好。”

        “你啥時候說過?”

        “我跟我自己說過!”

        小黎咬了咬嘴唇,鼻子有些發酸,自從出事之后,她連一滴眼淚都沒掉過,可李躍進出現在她面前之后,她竟然有些想哭,抬頭看了看李躍進寫滿關切的面龐,眼淚終于還是忍不住落了下來。

        李躍進將飯盒放在床頭柜上,手足無措道:“是不是我說錯話了,小黎對不起,我以后不胡說八道了,我明天就去找領導打報告,我也當警察,我調去跟你一個單位,就跟你搭檔,以后有什么任務我跟著你,有危險我頂著……我……”

        小黎抓住他的衣襟輕輕把他拉到身邊,李躍進哆嗦了一下,想往后退,小黎怒道:“老實站著!”

        李躍進乖乖站著,小黎輕輕靠在他的身上,李躍進就算再麻木不仁也知道什么情況,兩只大手在衣服上搓了搓,終于勇敢地落在小黎的肩頭,低聲道:“以后我不會讓任何人欺負你。”

        林朝龍剛剛來到公司,呂堅強就前來拜訪。他已經聽說了何東來在轉移北辰的過程中逃脫的事情,估計警方的來訪和這件事有關。林朝龍將會面的地點選在會議室,同時也讓公司的法務陪同他出席,風雨飄搖之時,凡事都需多一分小心。

        呂堅強帶著助手在會議室等了二十分鐘,林朝龍才進來,林朝龍笑道:“不好意思,今天是公司上班第一天,有許多事情要處理,所以讓兩位久等了。”

        呂堅強微笑道:“林總愿意配合我們調查就好,反正我們上午也沒什么其他事。”

        林朝龍坐下,首先聲明自己十點半還有個會,也就是說他可以給呂堅強半個小時的時間。

        呂堅強道:“其實我們這次來主要是為了林總的個人安全著想,有件事想通報一下,昨天有個叫何東來的犯人在從京城轉移前往北辰的過程中逃脫,林總應該認識他吧?”

        林朝龍點了點頭道:“我和他曾經是好朋友,不過后來因為理念不合產生了矛盾,再后來他犯了法,我們就再也沒有聯系過了。”

        “根據我們目前對何東來的審訊記錄,他多次指認您剽竊了他的科研成果,對您恨之入骨。”

        林朝龍微笑道:“十六年前他案發被抓的時候就詆毀我,事實證明了我的清白,同行相忌,這種事情很正常,這方面我也無需解釋,事實勝于雄辯。”

        呂堅強笑道:“林總不要誤會,我們今天來并不是想調查這件陳年舊案的,何東來越獄屬實,他是個極度危險的人物,在這次逃脫的過程中,共有四人死在他的手下。”

        林朝龍皺了皺眉頭:“警察嗎?”

        呂堅強道:“此事屬于警方機密,目前不便公布。”

        林朝龍點了點頭表示理解。

        呂堅強道:“根據我們的分析,不排除何東來潛逃后對您圖謀報復的可能,所以我們警方會對林總采取一些相應的保護措施,希望林總能夠理解并配合。”

        林朝龍道:“理解,可我還是覺得沒這種必要,因為我的安防措施一向完善,如果何東來敢來找我,我會把他抓住交給公安機關。”

        呂堅強笑道:“真希望多幾位林總這樣的正義之士,這樣我們警察的工作也會輕松許多。”

        林朝龍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

        呂堅強道:“那好,我們就不耽誤林總太多的時間了,林總最近還是盡量多提高警惕,有什么異常情況希望您能第一時間聯系我們,我們也一定會盡最大的努力保障林總的安全。”

        林朝龍起身相送,和呂堅強握手道別,他似乎想起了一件事:“對了,你們可以從何東來的親朋好友方面入手。”

        呂堅強微笑道:“謝謝林總提醒。”

        呂堅強上了警車,小劉啟動引擎之后道:“呂隊,咱們下一站去什么地方?”

        呂堅強道:“你沒聽林朝龍說嗎?”

        “那去北辰啊?是不是得先向局里申請啊?”

        呂堅強瞪了他一眼道:“你小子就不能多動點腦子,新世界集團!”

        現在關于何東來是楚滄海妹夫的消息滿天飛,雖然這消息并不確實,可呂堅強卻從林朝龍的故意引導中得到了啟發。輿論真真假假,可未必沒有參考價值,楚滄海和林朝龍的商業競爭甚至連呂堅強這個局外人都有所耳聞,最近兩人的負面新聞出現的頻率很高。

        呂堅強對商業競爭并不感興趣,他感興趣得是自己的工作,目前的當務之急就是將何東來緝拿歸案。他之所以能夠從同事中脫穎而出,和他堅韌不拔的性情有關,他不會放過任何一個線索。

        真正到了楚滄海和林朝龍這種級數的大人物,反倒比多數成功者要平易近人,聽說警方來了解情況,楚滄海馬上抽出時間和他們見面,剛好是午飯時間,楚滄海邀請兩位刑警一起來公司食堂吃套餐。

        楚滄海笑道:“兩位覺得我們公司的伙食如何?”

        呂堅強贊道:“比我們食堂強多了,以后我要是不干警察了就來你們公司當保安。”

        楚滄海道:“你現在就可以來,我聘你當保安部長,條件待遇肯定讓你滿意。”

        呂堅強笑道:“承蒙楚總厚愛,我們在體制中干久了已經不能適應這種工作強度了。”

        楚滄海道:“你是說我們公司強度大還是小啊?”

        他們都笑了起來。

        楚滄海道:“說吧,我跟呂隊也不是沒打過交道,有什么話只管直說。”

        呂堅強把何東來的案子說了。

        楚滄海道:“呂隊是不是找錯了地方,我和這件案子沒什么關系啊,而且我根本就不認識何東來這個人。”

        呂堅強道:“根據我們了解到的情況,何東來是您的妹夫。”

        楚滄海笑了起來:“呂隊從什么地方了解到得情況?該不是外面風傳的一些小道消息吧?”

        呂堅強道:“所以我才當面向楚先生證實這個情況。”

        楚滄海搖了搖頭道:“沒有的事情,其實對你們來說查我的家庭關系是非常簡單的事情,這事兒不需要我再向你們說明了吧。”

        呂堅強道:“楚總這么一說,謠言不攻自破。”

        “人言可畏啊,你們兩個吃了我的嘴軟,可不能像外面的人那樣說沒根據的事情啊。”

        呂堅強笑道:“楚總這么一說,我回頭還真得把帳結了。”

        他們又一起笑了起來。

        呂堅強沒有提起楚滄海幫何東來請律師辯護的事情,楚滄海肯定沒說實話,就算他跟何東來沒有這層關系,他也肯定對何東來有過不少了解,利用何東來打壓林朝龍?呂堅強心中已經將楚滄海列為高速劫囚案的嫌疑人之一。

        
    高速文字手打 天降我才必有用章節列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