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400章 驚心動魄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400章 驚心動魄字體大小: A+
     
        蕭九九這才想起她找張弛的確是有事情的,可中間發生了這么一件事情弄得她都給忘了,她擺了擺手道:“也不是什么急事兒,回頭打電話說吧,我還有事,先走了。”

        張弛望著遠去的車影無奈搖了搖頭,他去旁邊的超市買了條內褲,去賓館開了鐘點房洗個澡換了內褲,感覺渾身上下都清爽了許多。

        躺在床上,給蕭九九打了個電話,蕭九九這次沒接,估計是尷尬后遺癥發作了,沒幾天消化不過來。

        張大仙人雙手扯著內褲低頭研究了一下,自言自語道:“難道被我嚇著了?

        既然開了房就沒理由浪費,訂了鬧鐘,躺在床上補了一覺,沒到點就被呂堅強的電話給吵醒了,卻是小黎今天就到京城辦理何東來的移交手續,作為朋友呂堅強認為該請她吃飯,他在菊寶源訂了位子,邀請張弛作陪。

        張弛讓呂堅強把菊寶源那邊退了,來自己燒烤店就行,本身他這邊的肉品就是菊寶源提供的,除了環境差點兒,可畢竟方便,他知道呂堅強也是不想讓自己破費,告訴呂堅強一樣收錢,讓他只管放心。

        一骨碌從床上爬起來,現在畢竟是高鐵時代了,城市和城市之間的距離越來越短,時間還早,又去沖了個澡,然后給蕭九九發了個信息,告訴她北辰來朋友了,希望她能過來作陪。

        其實張弛是想盡快把今天的事情給翻篇兒,發生了這種事越是相互躲著越是尷尬,多見幾面,尷尬自然而然就化解了,一旦習慣了,自己跟她的關系就可以晉升新階段了。

        呂堅強叫上了胡依琳,畢竟今天是私人宴請,小黎這次和三名同事一起過來的,不過她是坐高鐵先過來的,其余三名同事從北辰開著囚車過來,要稍晚一些才能抵達京城,明天才去辦理正式移交手續。

        小黎事先聲明今晚不喝酒,呂堅強也沒喝,張弛因為煉腑的事情也變得謹慎,也沒敢碰白酒,他喝扎啤,給其他人弄了一箱王老吉。

        寒暄了幾句,不由自主又聊到了工作上,呂堅強是個工作狂,在何東來的審訊上他有點耿耿于懷,很少見到這么強硬的對手,審了兩次沒有取得任何的進展。

        小黎聽呂堅強說完道:“何東來這個人很厲害的,當年他妻子楚文熙去世的時候,北辰警方幾乎出動了一個區的警力進行布控,還是被他從容逃脫,更讓人不可思議得是,他居然還大搖大擺地參加了楚文熙的葬禮。”

        呂堅強已經領教了何東來的狡詐,他有些不解道:“我看了你傳給我的資料,何東來當年所犯的罪行并不算重,他沒必要拿下半生的命運去賭。”

        小黎道:“其實我們也不知道他的動機,根據我們現在的調查,何東來當年的學術造假和貪污都是被人舉報的,不過我也發現很巧合的一點,何東來當初的研究方向和后來林朝龍大獲成功的成果相同,只是兩人的命運迥異,林朝龍因為藥物的研發成功從此一帆風順,事業蒸蒸日上,何東來卻因為學術造假而被釘在了恥辱柱上。”

        張弛和胡依琳碰了碰杯,他倆算是局外人,專業人士探討案情的時候不方便插嘴。

        張弛看了看時間,已經是七點半,估計蕭九九不會來了。

        呂堅強道:“不知你有沒有留意最近的新聞,新世界集團的楚滄海和何東來的妻子楚文熙是兄妹關系。”

        小黎道:“這件事我還沒有來得及證實,不過我已經查出楚文熙當年和林朝龍是同學關系。”從鄭秋山留下的錄音來看,林朝龍和楚文熙的關系遠不止同學那么簡單,應該是戀人。

        呂堅強道:“很復雜啊,林朝龍和楚滄海是競爭對手,楚滄海是楚文熙的哥哥,何東來是楚文熙的丈夫,而林朝龍又是楚文熙的同學。”

        小黎補充道:“林朝龍和何東來過去曾經是很好的朋友。”

        呂堅強道:“如果說這其中沒有秘密我都不相信。”

        張弛抗議道:“我說兩位大忙人,今天是私人飯局,你們要探討工作能不能明天去局里?搞得我們倆跟二傻子似的。”

        胡依琳笑道:“你才是個二傻子,我是該聽的聽,不該聽的不聽。”

        這時候蕭九九來了,她在張弛的身邊坐下。

        呂堅強笑道:“喲,女朋友來了,也不早說。”

        蕭九九道:“呂隊,沒證據的事情可別亂說,我們就是普通朋友。”

        看了張弛一眼,臉就不由得紅了起來,現在說普通朋友連她自己都不相信,啥都看到了,蕭九九也佩服自己的心理素質,今天能過來就很勇敢,她更佩服張弛的心理素質,臉不紅心不跳,跟沒事人似的,咋就那么不要臉呢。

        張弛把蕭九九介紹給小黎認識。

        小黎從事刑偵專業,一打眼就看出兩人之間的曖昧,小黎心中有些不爽,每個人都有先入為主的概念。

        雖然她承認蕭九九非常優秀非常漂亮,舉止也非常得體,可她畢竟認識林黛雨在先,非常懷疑林黛雨的出走歐洲和張弛的三心二意有關系,這一點就不如至情至性的李躍進,想起李躍進,小黎心中暖融融的。

        蕭九九主動敬小黎道:“小黎姐,我敬您一杯。”

        小黎道:“我不能喝酒的。”

        蕭九九道:“那您喝飲料我喝酒。”

        張大仙人也能夠察覺到小黎對蕭九九的冷淡,趕緊端起酒杯道:“一起,我陪著。”

        小黎瞪了他一眼道:“我們倆喝你湊什么熱鬧,邊兒去。”

        張弛趕緊道:“警察同志教育的對。”

        小黎端起王老吉淺嘗輒止,蕭九九把那杯扎啤喝了表示誠意。

        胡依琳道:“九九,最近有什么新戲要上?”

        蕭九九跟她早就認識了,笑道:“有個綜藝要播,下周六首播,目前在談兩部電影,還沒簽約。”

        小黎這才知道蕭九九是演員,看她的條件不當明星可惜了,只是演藝圈的女孩子都很復雜,沒想到張弛喜歡這種類型的。

        蕭九九非常聰明,看出小黎對自己的態度冷漠,也沒有再主動去碰壁,多數時間都是在跟胡依琳說話。

        晚上的氣氛總體還算和諧,可能因為沒喝酒,也可能因為大家彼此還有些生疏,八點半飯局就結束了。

        小黎提出離開的理由也很充分,明天要辦理犯人的移交手續,這件事非常重要,她必須早點休息養精蓄銳。

        呂堅強和胡依琳兩人送小黎回去,小黎臨行之前和張弛道別,告訴他這次公務在身,明天走的時候就不跟他打招呼了。

        送走了他們三個,張弛提出送蕭九九回去,蕭九九住在叔叔家,離這里幾步路的事兒。

        蕭九九也沒反對,兩人回去的路上,蕭九九打破沉默道:“我發現你那個小黎姐不喜歡我。”

        張弛笑道:“沒有吧,你這么漂亮誰不喜歡啊。”

        蕭九九道:“你跟她該不會有事兒吧?”

        張弛哭笑不得道:“你這腦袋瓜子是怎么長得?外皮挺好看,里面是空膛的嗎?”

        蕭九九聽他拐彎抹角的罵自己腦子不好用,呸了一聲道:“那她對我愛理不理的。”

        張弛道:“她跟李躍進挺好的。”

        蕭九九有些詫異,實在想不出什么人能跟李躍進搭成一對兒,想想那畫風就覺得奇特,其實李躍進跟任何人達成一對畫風都奇特。

        張弛又補充了一句:“她跟林黛雨也挺好的。”重點在這里。

        蕭九九明白了,怪不得小黎看她不順眼,一定是以為自己橫刀奪愛,張弛喜新厭舊,所以才導致林黛雨遠走歐洲,嘆了口氣道:“張弛,我是不是挺無辜的,你也不幫我解釋。”

        張弛道:“解釋啥?咱倆這關系不是越描越黑?”

        “咱倆啥關系?”

        張弛道:“好友,能坦誠相見的好友!”

        蕭九九瞪了他一眼:“不要臉你!”

        張弛道:“那就是推心置腹的好友,我對你能推心,你對我能置腹。”

        蕭九九仔細品味了一下這句話,好像還是有點流氓,轉念一想,不流氓就不是他了。

        想起今天在醫院誤打誤撞看到的場景,俏臉又熱了起來,趕緊轉移話題道:“其實你跟林黛雨挺合適的,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兒,解釋清楚不就完了,還真打算一輩子老死不相往來嗎?”

        張弛瞄了一眼道:“你胸襟蠻大啊!”

        蕭九九啐道:“我跟你說正事兒,你少給我耍流氓。”

        張弛道:“我跟她沒可能了。”自從聽林朝龍吃過真言丹當面告訴他林黛雨跟他的關系,張大仙人的心就死了一多半,原本滋生出來的那么點野望也被老陰貨掐死在襁褓中了。

        蕭九九道:“所以你就打起了我的主意?”

        張弛道:“一個巴掌拍不響。”

        蕭九九道:“我的意思你還不明白?”

        張弛點了點頭道:“明白,不就是咱倆搞地下情嘛。”

        蕭九九紅著臉道:“你說話真難聽。”

        張弛道:“要是有一天我真遇到合適的了,結婚了,你還真打算給我當那啥?”

        蕭九九道:“你要是有那膽,我就答應。”

        張大仙人嘆了口氣道:“你是不是故意考驗我的道德和良心啊?”

        “你有良心嗎?別送了,站住!”

        張弛原地站住。

        蕭九九準備走,看了看張弛的樣子忍不住又想笑:“對了,葉華程投資的電影聯系梁姐了,居然是真的,霍啟良的項目,已經通知我去試鏡了。”

        “好事啊!”

        蕭九九道:“可我有點猶豫,真要被選上了,那不是又欠你人情了。”

        張弛道:“肉償唄!”

        蕭九九紅了臉:“你能不能正經點,我跟你聊正事呢,梁姐還不知道是你的關系。”

        張弛道:“去吧,跟我關系不大,你要是真不行,人家也不會選你,真要選上了那不剛好證明了你的實力?”

        蕭九九點了點頭:“晚安!”轉身就走。

        張弛叫住她:“你等等。”

        蕭九九停下腳步,有些警惕地看著他,周圍人來人往的,頓時放下心來,他應該不敢在大庭廣眾下騷擾自己。

        張弛道:“有言在先啊,床戲不能拍,太暴露的不能拍,吻戲不能拍!”

        蕭九九抿著嘴唇終于還是忍不住笑了出來:“知道了!我跟他們聲明,他們不同意就不簽唄。”

        張弛道:“真要是不同意,我幫你說去。”既然認了干爹就得派上用場。

        蕭九九快走了幾步,轉過身給了他一個飛吻,張弛做了個一把抓住的假動作,然后道:“還有一事兒。”

        蕭九九皺了皺鼻翼道:“你可真啰嗦,趕緊說。”

        “今天你看到的事兒千萬別往外說。”

        蕭九九的臉徹底紅到了脖子根,感覺腳指頭都熱了,跺了跺腳,轉身風一樣逃走了。

        張大仙人一臉壞笑的轉身邁步,腳步踉蹌,媽耶,別了一下呢。

        小黎一早就前往看守所辦理何東來的交接手續,他們一共來了四個人,包括一名司機,因為何東來的案情特殊,逃逸多年,所以北辰方面非常重視,配備得都是好手。

        交接手續非常順利,何東來在兩名警員的押解下來到囚車前,何東來抬頭看了看灰蒙蒙的天空,用力吸了口空氣。

        小黎調侃道:“多呼吸幾口自由的空氣吧,以后恐怕機會不多了。”

        何東來微笑望著小黎:“一個小姑娘做什么警察?風險太大了。”

        “總得有人做,不然誰來抓壞人?”

        何東來點了點頭,在兩名刑警的押解下上了囚車,其中一人給何東來的右腳上帶上了電子腳鐐,何東來用戲謔的口吻道:“太隆重了,這腳鐐是不是帶定位?”

        小黎在副駕坐下,轉身道:“不止帶定位,還帶高壓電,你敢逃跑,我就會摁下觸發裝置,電到你懷疑人生。”

        “厲害,現代科技都發展到這種地步了。”

        小黎沒搭理他,落下車窗和前來配合辦理交接手續的警察揮手再見,如果一切順利,他們在八個小時后能夠回到北辰。

        何東來坐在囚車內神情輕松,他通過小窗向駕駛室內的小黎道:“為什么一定要把我帶回北辰呢?完全可以在這里審理。”

        小黎道:“你當年作案地點在北辰,現在帶你回去故地重游,一分錢不花,專車專送,知足吧。”

        何東來道:“聽你這么一說還真是要感謝你們,要不咱們在車上聊聊,這一路太久了,你把該問的問完,我回北辰之后就能睡覺了。”

        小黎道:“你這么配合啊?”

        何東來道:“早晚都要說,跟誰說還不是一樣?我看你這小姑娘蠻順眼的,立功的機會送給你了。”

        小黎道:“我會錄音的!”

        何東來笑道:“你們什么時候不錄音啊?”

        小黎道:“當年你是不是學術造假?是不是貪污了研發基金?”

        “你們追捕我那么多年,應該了解我的一些資料,我發表了那么多篇的國際論文,有過那么多的研究成果,是什么驅動我去造假?即便是造假成功,我又能獲得多大的好處?至于貪污研發基金,區區五十萬,我隨便拿出一個專利去賣都不止這個數目吧。”

        小黎道:“既然你認為自己被冤枉了,為什么要逃?”

        何東來道:“因為我當時認為警方沒有保護我的能力,我的生命安全受到了威脅,留下證明清白就得死,背著罪名逃亡還有一線生機,換成你會做怎樣的選擇?”

        小黎道:“你逃亡了十六年,這十六年中難道就沒想過要洗刷你所謂的冤情嗎?”

        何東來道:“想過,可后來發現這種逃亡的生活倒也不錯,一個一無所有的人最怕就是靜下來,如果沒有你們不懈的追擊,我都不知道怎么熬過這十六年。”

        小黎真是佩服這個人的思維,這個世界上居然有人享受當逃犯的生活。

        “您覺得是誰冤枉了你啊?”

        何東來抬起手,撫摸了一下下頜鋼針一樣的胡須:“林朝龍,是盜走了我研究成果,又污蔑我造假剽竊,當年我被捕的時候,都提供過啊,十六年了,難道你們還沒有查清這件事?”

        小黎道:“根據我們警方的調查,林朝龍沒問題啊,他的研究成果和專利所有手續都合情合理合法。”

        何東來重復道:“合景合理合法。”

        “你還有什么話說?”

        何東來搖了搖頭道:“無話可說,我既沒有證據也沒有證人,所以只能承認現實,我承認你們所指控的一切罪行,我可以馬上簽字,接受任何判決。”

        小黎道:“楚文熙是你的妻子吧?”

        何東來點了點頭,目光變得迷惘起來。

        小黎道:“你知不知道她和林朝龍是怎樣的關系?”

        何東來道:“你想說什么?”

        小黎道:“根據我們的調查,楚文熙曾經是林朝龍的初戀情人。”

        何東來道:“她不可能愛任何人,她喜歡的人只是她自己,我和林朝龍都是她利用的工具罷了,你知不知道當年我為什么要冒險回來參加遺體告別,不是因為我有多愛她,是因為我想親眼看看她是不是真得死了。”

        他說這番話的時候,聲音仍然平淡,可話里透出的冷意卻讓人不寒而栗。

        囚車在高速上平穩的行駛著,前面一輛載重貨車占據了行車道,司機變換方向駛入超車道,準備超車,超車道有一輛銀色的商務車。

        司機鳴笛打轉向燈之后,那輛商務車切入了行車道,可就在他開始超車到中途的時候,那輛商務車突然從行車道又回到了超車道,突然拉近的距離讓司機趕緊剎車,在這時候那輛大貨卻向超車道擠壓過來。

        小黎發出一聲驚呼,一場車禍難以避免。

        司機在千鈞一發的時候,只能選擇撞向一旁的護欄,否則就只能承受那輛右側大貨的側面撞擊。

        囚車撞擊在護欄上,慣性讓囚車整個翻向空中,越過護欄,底兒朝天摔落在對面的車道上,一輛急速駛來的黑色寶馬慌忙變向,留下數道黑色的輪胎印記沖向應急車道旁的護欄。

        大貨繼續向前方駛去,銀色商務車在應急車道停下,四名戴著帽子口罩的男子迅速橫穿高速公路翻過中心的隔離帶。

        小黎在沖撞中頭昏腦脹,呼吸困難,她解開安全帶,用腳踹開業已變形的車門,拿著手槍搖搖晃晃地站起身來,視野中整個世界都在劇烈晃動。

        她用槍指著那幾名橫跨隔離帶的劫犯大聲道:“舉起手來,否則我開槍了!”

        她的頸后遭到了一次重擊,小黎摔倒在地上,手槍被人搶走,有人舉槍瞄準了她的頭。

        那名匪徒正準備開槍,忽然一件閃亮的物體從車內扔了出來,卻是半截被擰斷的手銬,堅硬的手銬砸在他握槍的手背上,疼痛讓他發出殺豬一樣的慘叫。

        兩名剛剛拉開車門的同伙吃了一驚,循聲去看發生了什么事情的時候,一個魁梧的身影從傾覆的囚車內沖了出來。

        何東來猶如一頭雄獅,一拳重擊在其中一名匪徒的面門之上,隨后又閃電般用手肘砸在另外一名匪徒的咽喉。

        身材最為高大的匪徒握著軍刺從何東來的側方沖出,揚起軍刺向何東來的后腰刺去。

        何東來如同腦后長了眼睛一樣,身體一擰躲過軍刺的致命一擊,左手抓住對方的右腕,用力一擰,喀嚓一聲,竟然將對方的腕骨擰斷,然后用右手抓住對方的脖子,狠狠將他的頭撞擊在車門上。

        咚!的一聲車門憋下去一塊,足見何東來手臂的力量何其強大。

        被砸中手背的匪徒強忍疼痛沒有丟下手槍,他將槍從右手換到了左手,舉槍準備瞄準何東來射擊,何東來出手更快,奪下軍刺就甩了出去。

        一道寒光直奔那名匪徒的胸膛,噗!貫胸而入,穿糖葫蘆一樣將那名匪徒穿了個透心涼。

        匪徒惶恐地望著胸膛,手槍也掉落下去。

        本章六千,求推薦票!

        (本章完)

        
    高速文字手打 天降我才必有用章節列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