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98章 危險的想法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98章 危險的想法字體大小: A+
     
        看著燒肉人生的招牌,林朝龍笑了起來,其實生意無論大小,只要是門庭若市就會讓經營者產生滿足感和自豪感,他的事業雖然滾雪球一般做大,可現在再也找不回昔日賺取第一桶金的快樂。

        方大航受了張弛的委托就在門外站著,對出身北辰的人來說,遇到世界首富都不如親自接待林朝龍來得震撼,幾乎每個北辰的年輕人都想成為林朝龍。

        看到林朝龍從邁巴赫上下來,方大航趕緊迎上去,激動得都有點語無倫次了:“林……林……總……張……張弛在里面烤……烤串呢,讓……讓我來接您。”

        林朝龍笑著拍了拍方大航的肩膀:“方大航吧,我聽張弛提起過。”

        方大航受寵若驚,林朝龍居然知道自己的名字,他趕緊為林朝龍引路,將林朝龍請到了1號包間。

        林朝龍沒急著進去,先去操作間看了看正在烤串的張弛,張弛抬頭向林朝龍笑了笑,把手頭的工作交給其他員工,解下圍裙和林朝龍一起進了包間。

        林朝龍看了看桌上滿滿一盤肉串:“搞這么隆重干什么?”

        張弛道:“您可是貴客啊。”他把一盤自己烤好的肉串放在林朝龍面前:“叔,您嘗嘗,我剛剛烤好的。”

        林朝龍嘗了一串:“不錯!”

        張大仙人這次沒敢在酒里面下藥,老林狡猾透頂,萬一酒里面有什么不對,他肯定能嘗出來,茶也不行,想來想去還是把真言丹磨成粉和在孜然面里面灑在肉串上,就不信老陰貨不中招,這一盤子肉串里面足足下了三顆真言丹,不管你吃哪一根都得中招,份量管夠。

        林朝龍帶了兩瓶五十年的茅臺過來,喝茶人家有自帶的保溫杯。張弛心說得虧沒在酒水上打主意,不然就沒機會下藥了。

        兩人喝了口酒,林朝龍道:“你怎么不吃啊?”

        張弛道:“賣鹽的喝淡湯,種田的吃米糠。”

        林朝龍哈哈大笑起來:“我懂,你是整天守著燒烤攤吃膩了。”

        張弛點了點頭,這么好的真言丹當然得緊著您吃,我吃就浪費了。

        林朝龍吃了倆大腰子,一串羊球,又擼了五根肉串,張弛琢磨著這藥劑量也夠了,故意道:“林叔叔,您最近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煩了?”

        林朝龍并沒有生出疑心,畢竟最近關于他的負面消息滿天飛,張弛這么問也很正常,他點了點頭道:“生意上的事情,競爭對手詆毀我。等你以后進了商場就會明白了,商場如戰場,有些人無所不用其極。”

        張弛道:“是新世界集團的楚滄海吧?”

        “你小子知道的不少。”

        張弛道:“我最近經常看新聞,我還知道咱們見面當晚您被請到了警局。”

        林朝龍笑道:“連你也調查我?”

        張弛道:“他們也調查我了,找我落實香爐的事情。”

        林朝龍道:“你找我要回去的那個香爐?”

        張弛點了點頭。

        林朝龍又吃了根肉串:“味道真不錯,想不到你還有這一手啊。”

        張弛道:“你要是喜歡吃以后隨時都可以過來,我不收您錢。”

        “說得跟我缺錢似的,對了,警方找你落實什么?”

        張弛就是想他問自己:“那香爐我帶著過來上學,在來京的過車上被人給偷了,偷我爐子的就是馮老三,后來他自殺了。”

        林朝龍點了點頭道:“這事兒我知道,馮老三自殺當天去過我公司,警方找我主要就是調查這事兒,還有一件事,他們居然懷疑我和鄭警官的意外死亡有關,真是可笑。”

        張弛有點納悶,林朝龍怎么絲毫不像藥性發作的樣子,難道這真言丹對他沒用?眼看著半盤子肉串都被老陰貨給吃了,算起來至少也磕了一顆半真言丹,按理說普通人早就把腸子都倒出來,可林朝龍好像還很正常。

        張弛道:“林叔,有件事我一直想問您,就是不好意思開口。”

        “沒事兒,你說!”

        “您跟黃阿姨為什么要離婚啊?”知道面對得是一只老狐貍,所以問話只能由淺入深,當然這些問題都是張弛所關心的。

        林朝龍道:“感情不和!”他端起酒杯跟張弛碰了一杯,喝完這杯酒,壓低聲音道:“她背著我在外面有個兒子。”

        張大仙人倒吸了一口冷氣,心中暗喜,臥槽,終究還是見效了,不然老林絕不會把戴綠帽子的事情告訴自己,他趁熱打鐵追問道:“林叔,這事兒不可能吧?我看黃阿姨不是那種人。”

        林朝龍道:“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啊?你就是她兒子!”

        張大仙人被林朝龍的直白給嚇著了,本來他覺得這件事有詐,想從林朝龍嘴里套出實話,可林朝龍直接一棍子把他打懵了,敢情這事兒是真的,自己和林黛雨真是同母異父的兄妹,咋就不能給我點驚喜呢?

        林朝龍道:“你不知道?”

        張弛搖了搖頭,知道也不能說,陪著笑道:“叔您喝多了!”

        林朝龍道:“我沒喝多,你現在明白為什么我要反對你和小雨在一起了吧?”

        張弛很尷尬,終于挑明了,實在太尷尬,明明是林朝龍吃了真言丹,明明是自己審問他,可怎么感覺被動了呢。

        張弛干咳了一聲道:“叔,咱不聊這事兒。”

        林朝龍道:“沒什么好逃避的,我剛開始知道的時候也很不開心,可現在想想也沒什么,你放心,我對你沒有任何偏見,我還很欣賞你喜歡你,對小雨也是好事,以后就算我不在了,你這個當哥哥的也會照顧她是不是?”

        張大仙人點了點頭,老陰貨連點希望都不給我,盡瞎說啥實話?這個鑒定還要不要做?

        林朝龍道:“千萬別往外說。”

        張弛一臉郁悶地望著林朝龍,他倒是想得開,知道給我們造成多大傷害嗎?其實這事兒真不能賴林朝龍,全都是老媽惹得禍。張弛也沒忘自己最主要的人物:“林叔,外面關于您的那些謠言。”

        “都說是謠言了,全都是假的,只要有腦子的人都會明白,我不可能做那種損人不利己的事情,張弛啊,你以后就會明白,一個人的位置越高就越愛惜羽毛,越尊重法律。”

        林朝龍竟然吃光了一盤肉串,張弛準備再去給他烤的時候,林朝龍擺了擺手道:“我吃飽了,得走了,最近的事情真是太多了。”

        張弛恭送林朝龍出門,林朝龍上車之前拍了拍張弛的肩膀道:“其實如果沒有這件事,你和小雨真是般配。”

        張大仙人認為老陰貨是故意往自己心口又插了一刀,今晚有點偷雞不成蝕把米,擠出笑容道:“林叔慢走!”

        林朝龍上了汽車。

        老徐恭敬道:“林總回家嗎?”

        “實驗室!”

        林朝龍靠在后座上,雙目之中紫氣隱現,他閉上雙目:“老徐,楚滄海最大的弱點是什么?”

        “他有個兒子叫楚江河。”

        林朝龍輕聲道:“我也有個女兒啊,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老徐道:“何東來已經落案,現在狀況對您不利。”

        林朝龍道:“楚滄海很久以前就開始布局了,我可以肯定,鄭秋山的案子跟他有關。”

        老徐道:“他早就開始準備對付您了?”

        林朝龍道:“他手里的牌雖然有很多,可是沒有王炸,想要打敗我沒那么容易。”

        老徐道:“其實有個最簡單的辦法。”

        林朝龍搖了搖頭:“不到最后一步,不可輕舉妄動。老徐,放出消息,楚滄海就是向天行和楚紅舟的兒子!”

        一旦開戰就沒有和局,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

        楚滄海從兒子的表情就知道他有話想問自己,古時交戰兵馬未動糧草先行,當今時代卻是兵馬未動輿論先行,他在對林朝龍出手之前并沒有想到這場仗會這么難打。

        楚江河終于道:“爸,外面的傳言是不是真的?我是不是應該姓向?”

        楚滄海道:“你自小修煉,還能被外界的流言亂了心境,真是讓我失望。”

        “爸,這些謠言是不是那個林朝龍放出來的?”

        楚滄海微笑道:“林朝龍雖然是個偽君子,可畢竟還有些君子的味道。”

        楚江河道:“爸,他的女兒在歐洲讀書。”

        楚滄海冷冷望著楚江河:“永遠不要有這樣的想法,對你會很危險!”

        張弛將林朝龍當晚的表現歸結為兩個可能,一是真言丹對林朝龍起不到任何的作用,二是林朝龍說得都是實話,至少從他目前掌握的狀況來看,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張弛回去之后馬上跟小黎通了個電話,把他得到的信息說了說。

        小黎告訴張弛,她目前正在辦理何東來的移交手續,這幾天就會親自去京城押解何東來,張弛讓她調查一下楚文熙,不知為何總覺得這個人非常的關鍵。

        雖然是假期,可是張弛并未疏于訓練,除了每天固定的體能訓練之外,重點放在真火煉體上面,因為在中州墟吸收了噬魂者的不少怒火值,他必須抓緊時間將體內積蓄的火力值消耗掉,雖然在不斷的煉體過程中,他對真火的容納上限有所提高,可終究有飽和的時候,萬一達到上限,就會發生真火反噬的兇險狀況,說不定一次就足以讓他灰飛湮滅。

        
    高速文字手打 天降我才必有用章節列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