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96章 不談感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96章 不談感情字體大小: A+
     
        張弛返京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去文明巷秦家給秦老拜年,秦老一個人在家,因為過年,就連保姆徐翠花也回了家,說好了明天才回來。

        張弛來的時候,老爺子正在諾大的院子里孤單遛著彎兒,房子太大也不好。張弛進來之后二話不說,跪倒在秦老的面前梆梆梆先磕了三個響頭:“師公,徒孫給您拜年了。”

        秦老道:“都大年初四了,你這頭磕得有點晚,起來吧。”

        張弛起身笑道:“不過十五都是年,師公,我給您帶了一些清屏山的地道山貨。”

        秦老看了他一眼,也算這小子有心,掏出早就準備好的紅包遞給他。

        張大仙人有點不好意思:“師公,我怎么能要您錢呢,您都離休了。”

        秦老道:“拿著。”

        張弛把紅包揣兜里,要說今年過節收獲頗豐。發現家里只有秦老一個人,張弛問過才知道,師父謝忠軍一大早就去聚會了,秦綠竹單位加班,晚上會回來做飯。

        張弛極有眼色,馬上就鉆進了廚房,在秦老面前必須要好好表現。

        干活的時候,蕭九九過來拜年了,她比張弛早回來了幾天,不過也是今天才回到了文明巷家里。聽說張弛也來了,蕭九九就來到了廚房。

        因為在衡店拋棄張弛獨自回京的事情有點不好意思,輕聲道:“嗨!什么時候回來的?也不給我電話。”

        張弛道:“你來的正好,幫我把蒜剝剝。”

        蕭九九道:“我就是過來給秦爺爺拜年,馬上走。”

        話沒說完,外面傳來秦老的聲音:“九九,晚上留下來吃飯啊,你綠竹姐馬上就回來。”

        蕭九九應了一聲,答應完才想起自己剛才的話頓時臉有點紅了,一言不發地去剝蒜。

        蹲著剝蒜的時候,有人過來拍了拍她的屁股。

        蕭九九不看都知道是誰,這房間里就兩個人,除了張弛那個流氓還能有誰?她正想發作,張弛把小板凳塞到她屁股下面:“坐著剝,回頭把蔥姜也準備一下。”這貨拍完就轉身回去了。

        蕭九九眨了眨眼睛,一時間搞不準他是不是故意的,以這廝的人品來說肯定是故意的,可他干得那么自然,又有點拿不準了。

        張弛道:“晚上我做個瓦罐魚,紅燒老公雞,你喜歡吃**?”

        蕭九九小聲罵了句:“不要臉!”

        張弛道:“大過年的別惡語傷人啊,好心搭個驢肝肺,我做飯給你吃,你還罵我。”

        蕭九九道:“你要是有好心才怪,我都怕你在菜里下藥。”

        張弛道:“去,冰箱里把羊肉拿出來化凍,再弄個紅燜羊肉。”

        蕭九九道:“都是肉啊,你也弄點素菜。”她湊了過去,看到張弛正切著土豆絲,手法熟練,發現張弛沒戴圍裙,去一邊拿了圍裙給他圍上,張大仙人動作慢了下來,節奏有點亂,萬一切了手就不好。

        蕭九九給他系好圍裙沒走,兩只手臂從后面抱住了他。

        張弛道:“你占我便宜。”

        蕭九九沒說話,反而抱得更加緊了,俏臉貼在他肩頭,抽抽噎噎道:“想你……”

        張大仙人因為她的這聲想你骨頭都有點發酥了,放下菜刀,開心成了一尊歡喜佛,準備轉身回應一下蕭九九,蕭九九已經放開手離開了,表情風波不驚,哪有半點的深情和寵愛,沒事人一樣風騷的一撅屁股坐在小板凳上:“煩死了,馬上要接一部青春愛情片,我都沒這方面的經驗。”

        張大仙人一臉怨念地望著她,娘希匹的,你玩我啊!

        蕭九九回過頭,看了看張弛:“你是不是罵我了?”

        “昂!”

        蕭九九甜甜笑了起來:“我不介意。”

        張弛轉過身,滿腔的激情全都發泄在小土豆上,篤篤篤……

        “哎呦!”

        蕭九九一聽就壞了,第一時間沖了過去:“怎么了?切手了?”她抓住張弛的手,發現壓根沒事,這才知道上當,想逃,被張弛雙臂一圈正面給壓在櫥柜臺面上了,怎么有點硌得慌。

        蕭九九紅著俏臉道:“你放開我,不然我叫了。”

        張弛道:“就興你耍流氓啊?我又不是不會,你不是要體驗生活嗎?那就好好體驗體驗。”

        蕭九九叫道:“秦爺爺!”

        老頭沒聽見。

        張弛指了指自己的嘴,蕭九九難為情地皺了皺鼻子,蜻蜓點水在他嘴唇上啄了一下,張弛還想得寸進尺,外面傳來秦綠竹的聲音:“九九來了嗎?”

        兩人趕緊分開,蕭九九答應了一聲,跑到小板凳上坐著,低頭繼續剝蒜。

        秦綠竹拎著買來的鹵菜走了進來,看到他們兩人在廚房里忙活,笑道:“我正愁怎么給老爺子做飯呢,你們倆來了,太好了。”

        蕭九九這會兒臉還熱著,不敢抬頭,小聲道:“我就打打下手。”

        秦綠竹敏銳地覺察到了房間內的曖昧氣息,將鹵菜往櫥柜上一放:“看來我來得不是時候。”

        張弛道:“您要是在晚來一會兒,生米都做成熟飯了。”

        蕭九九抓起一塊黃姜照著他腦袋砸了過去,張弛伸手一把抓住。

        秦綠竹道:“配合默契啊,得,別膩歪我,把這里交給你們了,我出去陪老爺子。”

        秦老讓秦綠竹給謝忠軍打電話,讓他晚上回家吃飯。

        謝忠軍接到電話也沒敢說別的,一年就這么幾天團聚,如果違抗老爺子的命令,有他的苦頭吃。

        秦老聽說后深感滿意,心中唯一的遺憾就是女兒了,如果女兒肯來就再好不過,這個年就過得圓滿了。

        張弛把涼菜先上桌,那邊謝忠軍也回來了,讓眾人意外的是,這次謝忠軍居然把舒蘭給帶來了,主要這次過年總被老爺子數落,帶個女朋友回來多少也能寬寬老爺子的心,要說謝忠軍也是個孝子,對待老爺子真沒說得。

        秦老和謝忠軍的關系跟葉錦堂和張弛不同,葉錦堂對張弛沒有養育之恩,秦老卻是從小把謝忠軍養大,跟親生的沒有任何差別。看著這不省心的干兒子總算帶來了一位女朋友,秦老的臉上總算露出了一絲笑意,特地包了個紅包給舒蘭。

        舒蘭也是見慣場面的人物,落落大方沒給謝忠軍丟份兒。

        張弛按照規矩給謝忠軍磕頭,謝忠軍給了他一個大紅包,足足一萬塊。

        一家人圍著秦老吃了頓團圓飯,晚飯后,舒蘭搶著去廚房刷碗了,蕭九九也跟著過去幫忙。

        秦老拉著謝忠軍、張弛、秦綠竹一起打起了麻將。

        謝忠軍這方面是個高手,不停給秦老點炮,老爺子連胡了好幾把,樂得眉開眼笑,張弛和秦綠竹也趁機跟著撈了不少的好處。

        打了一圈已經是晚上十點半了,秦老提議結束。

        張弛主動提出送蕭九九回家,他本以為蕭九九要回文明巷的家,可沒想到蕭九九還是去她叔叔家。

        從蕭九九不喜歡回家就能推斷出她和家人的關系不怎么樣,蕭九九指了指路邊停著的墨綠色mini,這是經紀人梁秀媛剛獎勵她的車,她嬸子已經研學歸來,那輛白色甲殼蟲也物歸原主了。

        蕭九九道:“還是我送你吧。”

        張弛跟著她上了車,把副駕的座椅往后放了放,兩人對望了一眼,表情都有點古怪。

        蕭九九啟動汽車駛入主干道,張弛道:“你是不是怕我啊?”

        蕭九九道:“怕你什么?你還能吃了我?”

        張弛道:“那天晚上你說的事情我想了好半天,可還是有點鬧不明白。”

        “有什么不明白的?”

        張弛道:“你是不是擔心我影響你星途?”

        蕭九九道:“咱能別提這事兒嗎?現在不是挺好,當個朋友有什么不可以的?非得讓我向全世界都宣布,我是你女朋友?”

        張弛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就是覺得……”

        “覺得什么?你什么心事我不知道?你就是想理直氣壯地占我便宜唄,我要是你女朋友你就師出有名了,卑鄙!”

        張大仙人有點臊得慌:“九九,我是個傳統的人!”

        蕭九九道:“你傳不傳統跟我有什么關系?我又沒準備跟你戀愛,我也沒準備嫁給你,咱們現在不是挺好,我不想咱們成為彼此的束縛,你懂不懂?”

        張弛點了點頭:“懂!”

        “你懂個屁!”蕭九九沒好氣地懟道。

        張弛道:“你的意思是,咱倆搞地下唄,彼此滿足,不談感情。”

        蕭九九猛一踩剎車,張大仙人沒系安全帶,身體因慣性一個前傾,趕緊雙手扶住中控臺。

        蕭九九朝他努努嘴,張大仙人誤會了,心頭一熱,把嘴一撅往上湊,蕭九九伸手把他的嘴給封上了:“到站了!”

        張弛在她掌心上嘬了一口。

        蕭九九揮手在他頭上拍了一巴掌:“趕緊下車,別耍流氓。”

        張弛點了點頭,推門下車,蕭九九開著車一溜煙走了。張弛望著遠去的小車,心中對蕭九九忽然產生了捉摸不透的感覺,這妮子到底什么情況,明明喜歡自己,可非得要跟自己劃清界限,劃界限吧劃得還不徹底,欲拒還迎的,不談戀愛、不結婚、那就只剩下搞曖昧耍流氓了,咱也是有道德情操的人,只占便宜不負責,天下有這樣的好事嗎?保不齊又是一個坑。

        
    高速文字手打 天降我才必有用章節列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