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92章 嫌疑人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92章 嫌疑人字體大小: A+
     
        黃春麗回到林朝龍身邊,輕聲道:“不知怎么,這兩天總是會想起過去的事情,想起父母,想起姐姐。”

        林朝龍道:“我和你姐已經分開了。”

        黃春麗并沒有表現出驚奇:“我已經很久沒見過她了。”

        “她很疼你的。”林朝龍莫名其妙說了這句話。

        黃春麗點了點頭。

        ”小時候我和姐姐幾乎每天都在院子里玩,我總是欺負她,什么都要跟她爭,都要比她強。”

        林朝龍笑了起來,心中很酸澀。

        黃春麗道:“不知為什么,現在長大了,懂事了,我們姐妹之間卻再也沒有過去的親切感……”她抬起頭盯住林朝龍的眼睛:“在我失去記憶的那些年,我和姐姐是不是很好?”

        林朝龍有些不敢面對黃春麗的目光,他抬起頭,夜空中漫卷的雪花越來越多,黃春麗發生緊急狀況的時候,他人在京城,楚文熙才是第一時間讀取黃春麗記憶的那一個。

        池中一條紅色的錦鯉突然躥出了水面,宛如一團火焰般燃燒在夜空,又迅速沒入水中。

        林朝龍忽然驚醒,按照楚滄海的說法,當年楚文熙應該找岳父索要過通天經,楚文熙的死難道和此事有關?

        黃春麗參觀之后來到林朝龍的身邊,輕聲道:“姐夫,我回去了。”

        林朝龍道:“這房子本來就是你的,門鎖密碼你也知道,你可以隨時搬過來。”

        黃春麗搖了搖頭。

        林朝龍道:“以后我應該不會來北辰了。”

        黃春麗道:“我走了!”

        林朝龍望著她的背影消失在院門外,點燃了一支煙,他的手機響了起來,楚滄海終于打來了電話。

        林朝龍并沒有馬上接,電話鈴響了幾聲之后,方才接聽:“滄海兄!”

        楚滄海微笑道:“林總,考慮得如何?”

        林朝龍道:“我在北辰,這里雪下得很大,讓人透不過氣來。”

        楚滄海哈哈笑了起來:“林總一語雙關吶。”

        林朝龍道:“我明天回去,一定給滄海兄一個滿意的答復。”商場上討價還價原本就是最正常的事情,對被動中的林朝龍而言,贏得時間就是贏的機會。

        楚滄海道:“好!那我在京城備好酒宴,等著林總回來。”

        林朝龍一語雙關道:“希望不會是鴻門宴。”

        楚滄海道:“鴻門宴也是要花費本錢的。”

        林朝龍掛上了電話,離開故宅,走出小巷的時候,看到警燈閃爍,林朝龍心中頓時生出不祥的念頭,他看到兩名裝備整齊的警察向自己走了過來,其中一人道:“林朝龍先生嗎?”

        林朝龍點了點頭:“是我!”他用力抽了口煙,然后將還剩半截的煙蒂扔在了雪地里。

        “有件案子想請您協助調查,希望您能配合。”對方的語氣還很客氣,可林朝龍卻知道事態并不樂觀,他點了點頭道:“我可以先給律師打個電話嗎?”

        林朝龍坐在警局的審訊室內,神情鎮定自若,他知道被警方的傳喚并非偶然,楚滄海終究還是對自己出手了,不給自己任何的喘息之機,林朝龍欣賞這樣的對手,換成自己同樣不會給對手留有任何的余地,由此可見楚滄海手里的牌不止一張。

        小黎在助手的陪同下走了進來,林朝龍對她有印象,當初鄭秋山來自己辦公室的時候,小黎曾經是他的助手。

        小黎向林朝龍道:“林先生,您好,您是準備等律師過來,還是打算現在就配合我們的調查?”

        林朝龍道:“反正也是等著,隨便聊幾句吧。”

        小黎在林朝龍的對面坐了下來,首先聲明他們會對現場進行錄音,林朝龍表示并不介意。

        小黎翻開文件夾,從中取出一張照片遞給林朝龍道:“這個人你認識吧?”

        林朝龍拿起照片看了一眼,點了點頭道:“馮老三,我認識,一個老騙子,過去曾經去我岳父的診所行騙,還被我打過一頓。”

        小黎道:“去年八月五號,你是不是見過他?”

        林朝龍裝出一副苦思冥想的樣子,過了一會兒又搖了搖頭道:“想不起來了,我上次見他好像是幾年前了,他碰瓷我的車,我本來想報警的,可后來看到是他就沒追究他的責任。”

        小黎道:“根據我們掌握的資料,去年八月五號當天,他去過天宇總部。”

        林朝龍笑了起來:“這我倒不記得了。”

        “林先生,他去你公司總部,你居然說不記得?”

        林朝龍道:“小姑娘,你對一家上市公司的了解有多少?我記得你去過我的辦公室,不是什么人都能見到我的,通常的接見至少要排一個星期,我的生意很忙,你以為我會抽時間去見一個品行不良的騙子?”

        小黎道:“這個人離開你公司之后就從天橋上跳下去了,當時他的身上帶了不少的錢。”

        林朝龍反問道:“你想說明什么?”

        小黎道:“尸檢報告在他的體內發現了大量違禁藥物。”

        林朝龍道:“對這種五毒俱全的人來說很正常啊,你是想說藥物跟我有關,還是錢跟我有關?”

        小黎道:“林先生,我并沒有這樣說。”

        林朝龍笑了起來,警方居然派出這樣一個黃毛丫頭來調查自己,真是太敷衍了,他向小黎道:“我能抽一支煙嗎?”

        小黎點了點頭。

        林朝龍掏出香煙點燃,抽了一口道:“你比我女兒大不了多少吧?”

        “根據我們掌握的情況,死者生前曾經盜走了一尊香爐,那尊香爐本來是屬于您岳父的,他那天是不是前往公司總部將香爐賣給您?”

        林朝龍皺了皺眉頭,將煙灰彈落在煙灰缸內:“需要我提醒你,沒有證據的事情千萬不能亂說嗎?”

        小黎道:“你記得鄭秋山嗎?”

        林朝龍抬頭望著小黎:“記得,鄭警官,一個好人!”

        小黎道:“他出意外的當天去過你的公司。”

        林朝龍道:“接著說。”

        小黎道:“酒后肇事的司機是一個肝癌患者,他死后沒多久,他的妻子和女兒就出了國,有人給了他一大筆錢,那次不是普通的交通肇事,是謀殺!”

        林朝龍道:“你選錯了職業,你不該當警察,應該去當一個家,蹩腳的偵探家。”

        “你……”

        林朝龍將煙蒂摁滅,望著小黎道:“我特別喜歡看偵探,雖然我不是警察,可我也知道任何事都需要證據,你如果懷疑我和馮老三見過面,可以調查我公司當天所有的監控錄像,甚至可以調查公司當天值班的所有人,這需要花費一點時間,可不難辦到,馮老三的體內發現了違禁藥品,你們可以循著這條線索去找,說不定還能挖出一個販毒集團。至于他身上的錢,來路肯定不正,以你們目前的調查能力,可以細化到每一張鈔票的來源,為什么不去調查?如果證明這些錢是從我的手中流通出去的,那么我就成了嫌疑人。”

        小黎咬住嘴唇。

        林朝龍道:“至于鄭警官的事情,肇事司機雖然死了,可是他家人在,誰給他們的錢,追根溯源這件事非常簡單。”

        小黎道:“她們中了彩票!”

        林朝龍笑了起來:“如果說有人通過這種方式給錢,手段還真是高妙啊!”

        小黎道:“我師父生前正在調查黃春麗的案子!”

        林朝龍道:“不錯,的確如此,他甚至將我列為了嫌疑人,懷疑黃春麗的受傷跟我有關,可現實呢?是我救了黃春麗!如果是我做了那件事,為什么我不急著殺人滅口,而要千方百計不惜代價地救活她?”

        小黎被林朝龍問住了。

        林朝龍嘆了口氣道:“小姑娘,我是個正當的商人,你知不知道今晚把我這里會給我的公司帶來多大的損失?知不知道會給我個人的聲譽帶來多大的影響?你上司知道你這么冒昧嗎?只要我打一個電話,恐怕你就要為今晚的所為承擔責任。”

        小黎道:“我師父跟你見面的時候說了什么?”

        林朝龍道:“例行調查,選擇警察作為職業就不能夾雜太多的感**彩,你對鄭秋山師徒情深我非常欣賞也很感動,不過不能因為這樣,就喪失起碼的判斷力,證據!只要有足夠說服力的證據,完全可以將一個好人送入監獄。”

        小黎怒道:“我才不會做那種事!”

        此時林朝龍的律師來了,林朝龍微笑道:“我可以走了嗎?”

        小黎沒有跟他說話,今晚的交鋒讓她領略到了林朝龍的厲害,她簡直是一敗涂地。

        林朝龍走出分局的時候,看到外面的世界已經是一片潔白,深深吸了一口清冷的空氣,馬東海開車停在他的身邊,林朝龍上了車,點燃一支煙。

        馬東海道:“林總,有人將公司的監控寄給了警方。”

        林朝龍道:“能說明什么問題?就憑著監控想污蔑一個好人嗎?”

        一旁律師道:“林總,我會向警方提起抗議,追責相關人員的責任。”

        林朝龍搖了搖頭道:“算了,大過年的,人家也是職責所在,對了,跟媒體方面打聲招呼,今晚的事情不許他們大肆報道,有人想利用這些事敗壞我的名聲。”

        
    高速文字手打 天降我才必有用章節列表


    上一章    下一章